🏡
PTT小說網
x
    第692章 一人壓教廷

    相隔大半年,姜初然顯得越發成熟,氣質清麗。戴著茶色墨鏡,披肩長發,穿著寬大休閑蝙蝠衫,瘦腰牛仔褲,一副都市麗人打扮。

    上一次見面,還是陳凡在云霧山巔,連斬七位神境的時候。

    “好久不見,你也去歐洲?”

    陳凡笑著打招唿。

    兩人以前有許多恩怨,但隨著時間推移,早不放在陳凡眼中。那些只是小女孩的幼稚罷了。相反,剩下的故人越來越少,陳凡反倒珍惜起來。

    “是啊,真巧。”

    姜初然愣了愣,也露出燦爛笑容。

    她一邊笑,眸光復雜望著眼前這外表平凡的少年。誰能想到,他會是黑暗世界第一人,北瓊門主,也是網絡上沸沸揚揚的緬國神仙呢?

    ‘為什么我當年,沒有像妃妃那樣,看出他的出眾之處呢?’姜初然心中微嘆,但表面不露聲色。老同學見面,自然聊到了以往的同學舊人。

    “你上一次,踏湖而來,可把他們都給驚到了。李易峰、司迎夏他們都受你刺激,當晚就返回學校,拼命苦學。據說司迎夏以絕對成績,保送了哈佛商學院,還有楊超,更入選國家男籃主力隊員...”

    姜初然扳著青蔥玉指,興致勃勃說著。

    陳凡在一旁,笑著點頭,也不說話。

    “對了,還有那個叫林露露的小丫頭,超崇拜你,把你當成偶像一樣。問我要號碼要地址,還要各種性格愛好星座之類,簡直恨不得嫁給你當女朋友呢。”姜初然捂嘴偷笑,眼眸波光流轉:

    “你不考慮一下?以你現在身份地位,娶個三妻四妾,應該沒問題吧。”

    “是沒問題,但沒多大意義。凡人百年,紅顏白骨。我娶了她們,就得為她們負責,總不能眼睜睜看著她們百年之后,盡數成灰吧。”

    陳凡搖頭,輕嘆一聲。

    這一直是陳凡,以及每個大修士最顧忌的地方。

    上一世,陳凡縱橫宇宙,與萬族天驕爭輝,也有過幾個紅顏知己。但陳凡最終都沒有接受她們做道侶。

    道侶二字,最重要的就是陪伴。合道真仙動輒數十萬壽元,能做他們道侶的,要么也是合道真仙,要么就是神獸體質或血脈,否則早被無盡歲月磨去。現在只是先天,陳凡還可以采集寶藥,把父母、方瓊、安雅等推入先天。

    等修煉到合道乃至渡劫之境。便是仙藥都未必頂用。陳凡難道真眼睜睜看著他們老去,而無動于衷嗎?

    提到這沉重話題,姜初然也默然了。

    “算了,不說這些。你去歐洲做什么?按照時間,你應該大學畢業了吧。沒找男朋友?”陳凡問道。

    “我去歐洲那邊,參加一個聚會。歐洲那邊許多人,對超能者和緬國神仙很感興趣。我是網絡超能協會的秘書長,受歐洲幾個論壇的邀請,過去訪問的。”

    姜初然捋了捋長發,調整姿態道。

    “哦。”

    陳凡點頭。

    他知道,自從緬國一戰后。網絡上面群魔亂舞。

    各種超能論壇,吸血鬼網站,狼人之家之類,一窩窩冒出來,甚至形成了一個全世界性的潮流和風暴。最近因為昆墟界的事情,一絲風聲傳出來,更是讓2012世界末日的唿聲高漲。

    “您就是緬國神仙,我想采訪一下,2012不會真是世界末日吧。”姜初然半真半假笑道。

    “放心,哪怕真有世界末日,我也會一手鎮壓下去的。”

    陳凡咧嘴一笑,陽光燦爛。

    客機從金城飛出,降落在意大利的首都。金城沒有直飛羅馬尼亞的航班,而且陳凡也沒準備,直接就前往羅馬尼亞。

    “血祖雖然死了,但血海終究是黑暗血族遺地,里面說不準有什么危險。要是沉睡一個金丹級純血血族,那就麻煩大了。還是先打探清楚。”

    盡管陳凡知道,不太可能有金丹存在地球。

    以金丹的修為,完全可以肉身橫渡宇宙,離開這個荒蕪的星球,但終究做完全準備。

    而且他此行,不僅尋找天路,更要震懾世間的各大勢力與道統,免得他離開地球后,留在地球的親人受到威脅。

    “當今地球,除了昆墟界外,最古老的幾個道統,應該就屬西方教廷、非洲伏都教、印加黃金神廟、印度婆羅門等幾個。而其中最強的,毫無疑問就是教廷。”

    陳凡目光幽幽,望著羅馬西北的一個角落:

    “當年教廷鼎盛時,有圣者坐鎮,九大神境橫掃世界。一手壓制黑暗仲裁部,更把狼人和吸血鬼追殺至幾近滅族。血祖也被圣.奧古斯都重創,千年未有寸進。想要尋到血海之秘,詢問教廷是最簡單的。”

    教廷位于羅馬城的西北角。

    這是一個44萬平方米的地方,相當于大型商業小區,或高爾夫球場。但這里,卻也是世界六分之一人口的信仰中心。

    和姜初然告別后,陳凡就漫步在羅馬街頭,向梵蒂岡走去。

    他宛如一個游客般,走走停停,遇見意大利的美味小吃,往往會停下來品嘗一番。若有人要求拍照,陳凡也會欣然應允。

    大約兩三個小時候,陳凡踏入了梵蒂岡。

    “我在天上的父,愿人都尊你的名為圣...”

    教廷鮮花廣場上,來自世界各地的信徒和游客,川流不息。這里隨處可見超凡者的蹤跡,陳凡不用神識,都能感應到許多人身上,充沛著強大的能量。都是一方高手,或宗師級存在。

    但這些人在教廷內,卻非常老實,宛如見到貓的老鼠般。

    教廷鎮壓地球上千年,道統無比古老。是真正的霸主級存在,當年以美國持核武之強,也僅僅能逼它封山,誰敢輕易招惹?

    “親愛的孩子,我有什么能幫你的嗎?”

    陳凡一路深入,人煙減少,走到了一處戒備森嚴的大門前。一位穿著高階教袍的黑袍神甫走出來,面帶笑容的攔住陳凡問道。

    他雖然笑容祥和,但體內一絲絲光明之力在凝聚,顯然是教廷真正成員。

    “我要見你們的主事人。”

    陳凡背著手,淡淡道。

    “你要見教皇?很抱歉,教皇不在這里。每隔一個月,教皇會在圣彼得大殿內舉行禮拜儀式,到時候你可以去參加。”黑袍神甫皺了皺眉頭,回答道。

    “我要見的,不是世俗的那個傀儡教皇。而是你們教廷真正的主事者。”陳凡平靜說道。

    “你是什么人?”

    黑袍神甫聞言,頓時臉色冷下來,目光銳利如劍。體內澎湃的光明之力,沸騰翻涌。隱隱可以看到白芒在他身上凝聚,他赫然是一個近乎s級的超凡者。

    “我是什么人,你還不夠資格問,讓你們主事者出來。”

    陳凡立在教堂前,眸光冷淡。

    “敢來教廷犯事?狂妄無知!”

    “嗖。”

    黑袍神甫竟然直接出手,一劍噼向陳凡。

    他施展的,是教廷神術‘十字光劍術’,當年亞當也曾經施展過,一劍斬開了十數米山壁。神甫的威力雖遠不如亞當,但卻根基扎實,更加沉穩正宗。

    “當。”

    出乎黑袍神甫預料之外,陳凡絲毫未躲閃,只是屈指一彈,就以手指,擊碎了十字光劍,余勁順勢而來,宛如重錘擊中他的胸膛。

    “噗嗤。”

    黑袍神甫一口血吐出,向教堂內倒飛出去。

    他人在半空中,腦海中依舊在驚詫。十字光劍可是純粹的光明之力凝聚,足以斬金斷鐵,人怎么能用手指硬扛呢?除非是武道宗師,甚至更高境界?

    陳凡一指敗黑袍神甫,就再不掩蓋,直接橫行直入。

    路上有阻攔的,如穿著鋼鐵鎧甲的教廷衛隊,一襲黑衣戴著白手套的宗教裁判所成員,穿著古老修士服的苦修士等等,無論是誰,都被陳凡一指擊飛。

    其中甚至有一位紅衣主教,論修為,達到半步神境巔峰,但依舊擋不住陳凡一指。

    “教廷的實力挺強,普通的衛隊成員,都有內勁修為。整個梵蒂岡加起來,恐怕有上千名衛隊士兵,這就是上千個內勁高手啊。更不用說其他各種神術師、超凡者、宗教裁判所以及眾多主教。”

    陳凡一邊想著,一邊負手悠悠而去。

    在外人眼中,龍塘虎穴的教廷,他卻如入無人之境。

    “嘭。”

    在又一個神境紅衣主教,被陳凡一巴掌拍在墻上,半天沒下來后。眾多教廷成員,終于知道撞上鐵板了,不再上前,只是圍成一團,緊張望向陳凡。

    “咚咚咚。”

    警鐘在梵蒂岡上空敲響。

    那代表著大敵來訪,需要全員應戰。上一次警鐘敲響,還是五十年前,美軍陳兵百萬威壓教廷的時候。

    “咳咳。尊敬的陳北玄閣下,我們做錯了什么,致使您登門問罪?”

    一個麻衣老者,在一位金發騎士的攙扶下,率眾而出,對陳凡躬身道。

    “總算有人認出我了。”

    陳凡一笑,目光落在老者身上:“你就是教廷這一代的主事者?一個圣者,也確實夠資格主事了。沒想到這個年代,教廷還有圣者存在,藏的挺深啊。”

    陳凡此言一出,頓時所有人臉色大變。

    ps:第四更奉上,求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