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694章 血海之秘

    古老大門?

    這個詞一出現,頓時讓陳凡精神高度集中。

    因為在各大種族,各大文明中。傳送陣的外在表現,都是不一樣的。比如修仙界,就是一個刻繪法陣的仙臺。通過仙臺開辟空間通道,傳送到另外一個仙臺上。

    但其他文明或修煉體系則未必,如蟲族,就是開辟蟲洞。神靈與惡魔等,則是構筑傳送大門,類似于昆侖‘仙門’那種。這個古老大門,極有可能是離開地球的傳送門。

    陳凡指尖,劃過那段文字:

    “黑暗血族的始祖,遭受前所未有的重創...”

    “決議離開世俗界,前往最初之地...它們用鮮血與生命,修筑起一座古老大門...那道大門,通往星空深處,遙遠的原初之所...始祖在世間,留下七個血裔,以鎮守大門,等待重回世間的機會...”

    “不錯不錯,通往星空深處,這絕對是一座星空傳送門。”

    陳凡眼睛,直接亮了起來。

    重回地球五年,陳凡終尋到離開地球的方法了。

    “看來黑暗血族的始祖,非常強大,至少也是金丹乃至元嬰級,否則無法修筑星空傳送門,將整個族群帶走。這道門,看樣子,就在血海深處了。等等,它上面寫著,有七個血裔鎮守大門?”

    陳凡眉頭一皺。

    他一直以為,黑暗血族在地球,只有血祖一人。現在看來,并非如此。

    “這么說來,血海深處,可能有六只純血黑暗血族,在守護著大門?難怪教廷千百年來,始終沒有攻入血海深處。但它們為什么不現世呢,難道受到什么限制,不能離開血海太久?”

    陳凡搖了搖頭,不想這些。

    他如今修成先天,吞天圖大成。不要說區區六只血族,便是再來十只,都不夠陳凡殺的。尤其黑暗血族,血脈純凈,擁有強大的天賦,陳凡吞噬了,說不定能再修成一門天賦神通。

    “繼續看下去,看看到底還有什么。”

    陳凡邁入資料中。

    教廷提供給他的資料,不知為何,講述血族史是最多的。

    根據資料上寫,在上古時代,地球是非常璀璨輝煌的修煉大星。東方仙人,西方神靈并立。甚至有天外種族,千里迢迢,跨越星空古路,來到地球。黑暗血族、狼族等,就是其中之一。

    當時東方立起了天庭,管理天下群仙。西方各大神系并立,眾神交輝。只是突然有一天,地球發生異變,靈氣漸漸枯竭,不夠諸多神靈仙人生存的。

    于是殘酷的血戰爆發。

    眾多神靈仙人,紛紛廝殺,戰斗席卷地球所有角落,沒有任何人能夠逃離。無數文明被打裂,諸多古城古國被沉入江海。璀璨輝煌的修煉世界,瞬間付之一炬。

    這就是諸神黃昏之戰,東方稱作‘仙隕之戰’。

    “仙隕之戰,持續了上百年,戰到后期,各大神系準備罷手言和時。突然,外域大敵入侵,更殘酷的血戰掀起...”

    陳凡之間劃過羊皮紙。

    “外域?”

    他忽的眉頭一皺。

    在形容這個詞的時候,教廷用了‘異域’一詞。這個詞語,在古希伯來文的解釋中,有著地獄、深淵、天外的諸多含義。敵人到底來自哪里,陳凡無法分辨。

    而且寫到這里,教廷的資料,突然語焉不詳起來。

    關于外域大敵到底是什么,并未記載,只提無比可怕。筆鋒很快就轉到敵人退卻,血族的始祖,開始修筑‘鮮血大門’,離開地球。

    “大門由鮮血鑄造,億萬生靈的白骨構建,無數生命的魂魄依附于上。它立在血海最深處,需要真神的血液才能開啟,通往最邪惡的源頭...”

    “七大血裔,是始祖的使者,它們在血海中沉睡,鎮壓著大門。當它們被喚醒的時候,整個世間都會淹沒在鮮血里...”

    “永遠不要在血海里,與它們作戰,它們是不死的...”

    資料到此,戛然而止。

    接下來,就是近幾百年,教廷不斷派人,探測血海的信息。不過都是一些化境、神境的小家伙,進了血海根本無法深入,就匆匆返回。只是一些外部資料,陳凡一眼就掃過了。

    “不死的?”

    陳凡摸了摸下巴:“黑暗血族確實有些秘法,在祖地或鮮血旺盛之處,擁有近乎不死之身,根本無法殺死。那頭血祖,是自己愚蠢,千里迢迢跑到青城山來,才被我練成大藥。”

    雖這樣想著,但陳凡毫不擔心。

    他身為渡劫期大修士轉世,秘術禁法無數,破區區不死之身,太容易了。

    “資料看完,準備出發。”

    陳凡啪的合起羊皮書,長身而起。

    盡管還有一些關于巴比倫魔窟、瑪雅神廟、長白天池的資料,但既然知道血海深處,有星空傳送門,陳凡自然是前往血海。

    血海位于歐洲東部,羅馬尼亞深處,一個荒蕪的平原上。

    那個平原方圓千里,無比荒涼,寸草不生,生命到了此處,似乎就止步了。數百年來,有諸多探險家,前往傳說中的血海,探尋吸血鬼祖先的來,可惜大多無功而返。

    梅卡瓦小鎮。

    是一座立在血海邊,無比古老的小鎮。它自從千年前,就在此屹立,仿佛沙漠中的綠洲般。眾多探險團隊,前往血海時,都會路過這里。

    “最近幾年,來血海探險的人,越來越多了,他們不會真以為,血海里有吸血鬼吧?”

    酒館內,一群光頭大漢聚在那,喝著啤酒閑聊。

    “都是一群少年少女,網絡上多了,被什么吸血文化給洗腦了。那血海也就水紅了一點,專家不是說,因為含鐵量太高嗎?有某種紅色藻類,他們就以為血海里面全是血?”

    此話一出,眾人轟然大笑。

    血海的奇特,早就引起科學家注意。但分析來分析去,都找不到因由,可是確定。這海水絕不是由鮮血組成的。

    “但傳說,血海深處,確實是有血族沉睡。前幾個月,布拉村、安大略村、格林鎮都被人血洗了,所有人加畜牲全被掠走,整個村鎮空空一片。他們都在說,是有人要舉行祭祀,喚醒沉睡在血海中的吸血鬼。”

    一人突然低聲說道。

    頓時,整個酒館內為之一靜。

    那幾個村落,就在梅卡瓦鎮附近,環繞血海而立。突然人員消失,已經引起整個羅馬尼亞政府的注意。因此,關于血族存在的傳言,又甚上塵囂,引來諸多探險隊。

    ‘看來是黑公爵喚醒血祖留下的手筆。’

    陳凡坐在酒吧深處,一邊喝著酒,一邊若有所思。

    他從意大利趕到羅馬尼亞,沒費多長時間,歐洲的交通四通發達。陳凡也不急著,他一邊走,一邊游覽各處風景。

    “那只是意外罷了。”

    光頭大漢強笑道。

    “但我聽說,昨天夜里,丁湖村再次有人員失蹤,整個村鎮上百人,同時消失了。”另一個人低聲開口。

    這一次,所有人臉色都變了。

    這接二連三的消失,宛如詛咒一般,讓人心中發毛。

    “又有人消失?就在昨天?”

    陳凡端著酒杯的手,忽然一頓。

    血祖已被他煉成丹藥,黑公爵也被他一指斬殺。這丁湖村的失蹤,絕不是黑公爵所謂。

    “難道有人,想要喚醒血海中,剩下的六尊純血血族?”

    陳凡放下酒杯,眼中眸光閃爍不定。

    他扔下幾歐元,身形一晃,就從酒館中消失,化作一道淡淡的虛影,向血海奔去。血海非常遼闊,足有方圓數百里大小,海水赤紅如血,沒有任何魚類在其中生存。

    “刺啦。”

    陳凡貼著海面奔馳,宛如一艘汽艇般,越往血海深處行去,周圍的霧氣越濃,到了最后,幾乎伸手不見五指。

    “好濃烈的陰煞之氣,看來這座血海,是建立在一座陰煞地脈之上。”

    陳凡抬起眼,眸中金光閃耀。

    這些陰煞霧氣,哪可能阻攔他的雙瞳。只見白色霧氣中,兩道金色燈柱掃過,頓時霧氣紛紛消散開來。

    “我感受到,一股濃郁的黑暗力量,看來我距離目的地,很近了。”

    陳凡奔馳更快。

    他腳下的赤色海水,漸漸濃稠起來,到最后,仿佛化作鮮血。

    “轟。”

    陳凡闖出迷霧,一片巨大的鮮血湖泊,現在陳凡眼前,這座鮮血湖泊足有方圓數十里,里面翻騰著濃稠的血液,一股股血煞之氣凝聚。整片湖泊,竟然是用真的血液組成!

    “這里才是真正的血海,用億萬生靈的鮮血澆灌,凝聚而成的血海。”

    陳凡眼中寒芒冷冽。

    這樣一座方圓數十里的血湖,得用多少人類的血液才能填滿?一千萬?一個億?可想而知,上古時代,到底發生何等血案,那時候的人類是何等可憐。與血族的始祖們相比,血魔達蒙只是個娃娃罷了。

    “這筆債,我會替他們討回來的。”

    陳凡抬起頭,遠方隱約現出一座巍峨古老的城堡。

    血海深處終于到了。

    血族沉睡之地,是建立在整片血海之上,恰好處于血海的正中心。(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