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731章 陳北玄,你是誰?

    對陳凡來說。

    他入昆墟界只為三件事。

    一救回陸燕雪。二尋找天路,三壓服昆墟,殺到他們不敢小瞧覬覦地球為止。而這一切,都需要恢復修為,甚至更進一層才行。

    空間通道的風暴亂流太恐怖,盡管過去半個月,陳凡也僅僅恢復一半,想要徹底修復,至少還要兩三個月。所以他迫切需要尋找足夠的靈藥,以煉制出無上大藥,重臨巔峰。

    “天元草?九鳳龍誕果?冰魄雪蓮?這些可都是寶藥或準寶藥啊,放眼整個昆墟界,都寥寥無幾。除了幾大上宗或禁地中還保存著,我們師兄弟幾個,這輩子不要說見過,連聽都沒聽說過。”

    聽到陳凡報出的幾株靈藥,東河派三人,臉都綠了。

    “這也不知,那也不知,要你等有何用?”

    陳凡眼睛一瞇,殺氣騰騰。

    “等等,陳仙師,那冰魄雪蓮我聽過,據說雪神宮深處,栽種著一株萬載雪蓮,五百年一花開,乃是雪神宮的鎮宗寶藥,無比奇特,可肉人白骨,活死人命。”為首中年人趕緊叫道。

    他叫青和,是東河派這一代大師兄,旁邊兩人分別是他的師弟,青元、青楓。

    聽了青和的描述,陳凡微微皺眉。萬載不朽,開花時閃耀極光,人一靠近就凍成冰塊,這些確實像冰魄雪蓮的跡象。

    “看來去雪神宮時,得去后山一趟。”

    陳凡摸了摸下巴。

    東河三人,猜破腦袋,都不敢想陳凡竟然在惦記雪神宮的寶物。那可是堂堂上宗,昆墟七大教之一,有無上巨頭坐鎮的。

    在將東河三人壓榨干凈后,陳凡隨手一個咒法施加在他們身上,然后就放掉了。三人狼狽出了祁山城后,最年輕的青楓頓時面現狠:

    “今日之辱,我一定要報,還有祁家那群混蛋,竟然敢對我等拔劍,該下地獄!”

    “此時從長計議,還要稟報師長才是。我宗下轄,出現一位神境仙師,而且近似上宗弟子,不可不報。”青和老成持重,不過眼中也露出一絲仇恨。

    等三人走后,祁家眾人從狂喜中恢復過來,漸漸又露出憂。

    “陳仙師,他們都是東河派的仙長。您是上宗仙師,自然不懼,但我祁山城,可擋不住東河派仙長們的一怒啊。”

    祁沐風苦笑道。

    “爹爹,怕他們干嘛。我們有陳仙師在呢。而且姐姐是混元門弟子,同樣出自上宗,等姐姐回來,直接滅了東河派。”

    祁秀兒道。

    陳凡抬了抬眼角,這是他第n次聽到祁秀兒的姐姐了。據說她天賦驚人,從小被上宗仙師帶走,修行數十年鮮少還家,上一次回來,就已經化境巔峰了,現在修為更是不可測,而且為人無比美艷漂亮,連東河派的幾個長老,都在打她主意。

    “哎,你姐姐終究離的太遠。”

    祁沐風搖頭。

    不過他之后不再說什么,反而對陳凡越發恭敬。幫陳凡忙里忙外,需要什么靈藥,都發動全部力量區搜尋,無比殷勤。

    直到有一天,陳凡攔住他,問他到底所求何事時,祁沐風才吞吞吐吐道:

    “小女秀兒,從小頑劣,要是能拜在陳仙師門下,得仙師教誨,我祁家必然傾盡全力,為仙師效勞。”

    陳凡好笑,目光斜睨祁秀兒。

    紅衣少女在一旁,嬌嫩雙手背在身后,扭過臉去,裝作沒聽見的樣子。但一雙晶瑩剔透的小耳朵,支棱著,顯然無比緊張期待。

    “這個嘛...”

    陳凡正要說話時,外面突然傳來一個清冷的聲音:

    “父親,秀兒我直接帶回混元門,無需勞煩他人。”

    說著,只見一個清冷絕艷的女子,推門而入。她一進來,滿室生輝,仿佛月宮仙子謫落,龍宮龍女臨塵般,一襲白衣如雪,絕世出塵。

    “清薇,你回來了。”

    祁沐風強笑。

    連祁秀兒見了女子,也大氣不敢出,低聲叫著:

    “姐姐。”

    “我路過祁山,聽說有貴客降臨,所以特地回來一趟,順便帶走秀兒。”祁清薇淡淡說著,她清冷的目光,掃向陳凡:

    “不知道友是哪一宗的高足?七大上宗,云天宮、青玄道、雷音山、天雷宗、雪神宮、混元門以及大世教的核心弟子,我都認識。能像道友這般,年紀輕輕,修為有成者,應該很面熟才對,為何之前,從未見過?”

    “我閉關潛修,鮮少露面,你沒見過很正常。”

    陳凡淡淡回應。

    “是嗎?”

    祁清薇不置可否。

    早在她一入城內,陳凡就已經發覺了。讓陳凡有些詫異的是,祁清薇年齡不比他大幾歲,一身修為,已經達到神境巔峰,與青玄少主、千夜雪等人不相伯仲。

    這必然是混元門嫡系真傳了。

    陳凡心中想著。

    也確實如此,只見兩個混元門弟子入內恭敬道:

    “大師姐,已經警告過東河派。他們宗主向我等保證,絕不會再騷擾祁山城分毫,并且已經責罰上一次前來的三人。”

    “姐姐,你成混元門大師姐了?”祁秀兒詫異道。

    連祁沐風也驚詫抬頭。

    “大師姐三年前,在宗門大比上,橫掃宗門內前十的所有師兄,登臨第一,已經被掌教收為關門弟子,等登仙后,就要傳以宗主之位了。”其中一位弟子傲然道。

    室內眾人,頓時都倒吸一口涼氣。

    混元門為昆墟界七大教之一,與青玄道、云天宮并列。傳承無比古老,足有數千上萬年之久。連葉擎蒼在葬仙谷內,都曾得過混元門的道統。

    祁清薇能力壓混元門這一代弟子,登臨第一,未來更要執掌混元門,這是何等絕艷天資?

    “我祁家,終于要出真龍...哦不,真鳳了!”祁沐風激動的手都顫抖,諸多趕來的宿老們,更是熱淚盈眶。

    一些本來左右搖擺,不看好祁沐風的人,無不凜然低頭。

    “東河派雖有地仙,但東河地仙已存世四百余歲,沒幾年好活了。他此時求得門派傳承下去,就是邀天之幸,絕不敢再招惹我祁家,父親放心就是。”

    祁清薇平靜說著,再未看陳凡,反而轉頭望向祁秀兒:

    “秀兒你立刻去收拾一下,馬上隨我動身。”

    “我此去赴九月九的蘭臺之會。到時候,整個昆墟各大教精英弟子,都會齊聚怒龍江邊,論道斗劍,分出這一屆的魁首,更搶奪怒龍江的仙緣。你跟在旁邊,見識一下這昆墟界真正的風流人物是什么樣。”

    “啊?蘭臺之會開始了嗎?”祁秀兒頓時眼睛一亮,但掃向陳凡,不由露出三分不舍:“可是,人家很想拜陳仙師為師,陳仙師真的很厲害,會很多法術呢...”

    “嗯?”

    祁清薇聞言鳳目一瞇,一股威嚴撲面而來,祁秀兒頓時嚇得不敢再言,只是眼角噙淚。

    “你也隨我等一行,以你修為,勉強可登蘭臺一觀。”

    祁清薇終究疼愛妹妹,開口道。

    陳凡嗤笑一聲,正要搖頭拒絕,他堂堂北玄仙尊,哪會聽一個女子的命令?

    但紅衣少女已小跑過來,拉著陳凡的衣袖,就一陣搖晃。望著祁秀兒那仿佛小狗向主人撒嬌的表情,陳凡無奈的拍著她小腦袋道:

    “行行行,我跟你去。”

    “陳哥哥最好了。”

    祁秀兒破涕為笑,一雙大眼,笑成月牙。

    祁清薇在旁邊,微微蹙眉,終究沒說什么。

    由于時間緊急,眾人收拾一下就啟程了。陳凡有養劍葫,隨身物品直接塞進去,赤手而來。祁秀兒就不一樣,她要千里迢迢去混元門拜師學藝,祁沐風恨不得把家都搬過去,行禮足足帶了七大包。

    還好祁清薇騎著一頭神境巨獸。

    巨獸渾身鱗甲,四足粗如門柱,身長數十米,就像移動的小山峰,每一腳落地,都震天動地,據說是上古異種震地獸。它上面背著一個房子,似移動宮殿。由這代步坐騎,就能看出祁清薇在混元門中的地位。

    眾人一路走走停停。

    凡是路過的城市,城中城主無不開門迎接,恭敬拜倒。沿途宗派,也都派人前來拜見。一路行來,通行無阻。徹底展現出上宗的霸氣。

    陳凡也乘此機會,下去買了不少靈藥。

    昆墟界靈氣充沛,靈藥種類遠勝地球。他想要煉絕世大藥,以求突破。各種配藥是少不了的。祁清薇望在眼中,并未說什么。

    倒是兩個隨行的混元門弟子,在背后嘲笑:

    “煉丹之術艱難,非什么人都能煉制。而且買那么多靈藥,雜而無用,煉丹并非種類越多越好。”

    陳凡理都未理,仙家煉丹術,豈是這些昆墟弟子能明白的?他們若知道,這些靈藥,只占開爐煉丹的一小半時,主藥更是用光明族天使時,還不得嚇死?

    只有祁秀兒,每天跑過來,幫他打理下手,興致勃勃等陳凡煉藥成功。

    一天、兩天、三天...他傷勢一日日復原,距離大藥的煉成,也快不遠了。

    大約十天后,離蘭臺山只剩下最后一段路時,眾人正停下來休息,陳凡照例尋個地方打坐時,一個清影幽然而來:

    “陳北玄,你到底是什么人?”

    黑暗中,現出祁清薇冰冷如雪的絕世容貌。

    她目光冷冽,宛如利劍!

    ps:第四更奉上。這些天有些卡文了,總算理清楚。接下來會盡量恢復四更的,求下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