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734章 武騰山的挑戰

    “刺啦。”

    遠處一座宮殿,冉冉飛來。那宮殿在云空之上,周圍霧氣繚繞,宛如仙山樓閣。隱隱還可見白紗侍女,在宮殿中打鬧嬉戲。

    “不愧是云天宮,我昆墟第一大教,連‘飛云閣’都拿出來給門下弟子使用。這可是價值上萬靈石的寶物。據說可以擋住地仙攻擊。”

    有人感嘆道。

    李問禪、紫天域、白素仙等人,都目光凝重,注視向宮殿前端一人。

    就見一個龍袍青年,負手站在飛云閣欄桿前,他長發散落,只是隨手用金冠束起,龍袍之上,繡著九條蛟龍圖案。青年威嚴深重,雙瞳如蒼天般浩渺,不怒自威,仿佛帝王降臨般。

    祁清薇見到來者,美眸中復雜莫名。

    帝子!

    昆墟界年輕一代第一人!

    當他到來時,代表著蘭臺之會,正式開啟。只見飛云閣根本沒有落下,直接降在千米蘭臺之上。一個威嚴般的聲音,從頭頂傳來:

    “諸位道友,請來蘭臺一會。”

    “好,本君倒要看看,你帝子是不是真的無敵當世!”紫天域哈哈一笑,背生紫火雙翅,直接沖天而起,飛上蘭臺。

    “阿彌陀佛。”

    李問禪道了聲佛號,一步踏出,腳踩虛空,如履平地般,步步登天而上,就這樣平靜的走上千米蘭臺。

    “是神足通,他果然修成佛門這頂上神通了。”

    許多人目光一凝。

    而白素仙、祁清薇、南國公主等人,接各施道法,沖天而起。尤其以大世教的張御龍,最為猖狂。直接腳踩一道念力長龍,龍吟九霄,浩蕩登天。

    蘭臺高達千米,陡峭無梯。能上去的,基本都是神境修士。其他人,根本無法飛行,只能呆在下面,靜等蘭臺之戰的結果。

    “小子,你別跑,等你武爺爺奪得魁首,下了蘭臺,就好好料理你。”

    武騰山陰冷一笑,一陣風雷將他卷起,騰空而去。

    “陳仙師,我們還是快走吧,乘他們上了蘭臺,短時間內不會下來。”祁秀兒小手拉著陳凡,低聲說道。

    “你想走,也未必能走掉。”

    陳凡搖頭。

    祁秀兒一愣,果然發現,武騰山的幾個隨從與同伴,正抱胸站在一旁,冷笑望來:“小子,你別想跑,膽敢招惹武師兄,哪怕天涯海角,你也死定了。”

    “我沒想跑,恰恰相反,我想看看那個武騰山有什么能耐,竟然敢威脅我。”陳凡咧嘴一笑。他伸手攬住祁秀兒:

    “小丫頭,你不是想看看蘭臺之會什么樣嗎?我帶你上去。”

    說完,陳凡摟著祁秀兒,飄飄而起,仿佛氣球般,向蘭臺慢慢飛去。

    周圍看笑話的人,頓時面色一凝。沒想到陳凡竟然也是一尊神境高手。要知道,如此年齡能修成神境,放在昆墟,也算年輕一代精英了。

    便是天雷宗的幾人,都眉頭微皺,不過迅速松開:

    “你哪怕是神境又如何?武師兄的實力,可不是區區神境可敵。”

    說完,他們臉上越發冷笑,等著看好戲。

    陳凡帶著祁秀兒,慢飄飄飛到蘭臺上時,頓時吸引了所有人目光。年輕一代的神境,屈指可數,基本大家都互相認識,如陳凡這般陌生者,就比較稀奇了。

    “他是誰?”

    南國公主饒有興趣望來。

    陳凡此時展露的氣息,只是神境初期,但皮囊不錯,容貌俊美,頓時讓南國公主起了三分好奇。

    “似是混元門的人,與祁清薇認識。之前在山下,據說招惹了武藤山。”紫天域坐在一旁,淡淡說道。

    “那真是太可惜了。惹上武藤山那瘋子,任你多帥氣漂亮,他都辣手摧花。”南國公主微微惋惜道。

    而祁清薇直接一愣,皺眉道:

    “秀兒,你快過來。”

    祁秀兒正處于震驚中,聽到姐姐的話,不由自主走了過去。

    陳凡扭頭,發現武騰山正獰笑望來,他并未在意,而是繼續掃過。整個蘭臺,寬達上百丈,零零散散坐了數十個人,都在神境之上,幾乎昆墟年輕一代精英,全數匯聚于此。

    陳凡目光掃過雪神宮幾女,見陸燕雪不在其中,皺了皺眉,找了個角落盤腿坐下,決定等蘭臺之會結束后,去問一下陸燕雪的行跡。

    “你怎么上來了。”

    祁清薇有些責難道。

    蘭臺之上有規矩,只要登臨蘭臺者,就視為魁首的競爭者,可以隨時被別人挑戰。所以祁清薇沒帶祁秀兒登臺,就在于此。

    “我也不知道,陳仙師說讓我上臺的。”

    祁秀兒迷迷糊糊,小臉一陣呆呆,可愛極了。

    “哼,他真是不知死活,我看過會,等武藤山找他時,他那什么收場。”祁清薇冷哼一聲,將祁秀兒拉到身后:

    “你呆在后身后,他們看在姐姐面上,不會挑戰你的。”

    “哦。”

    祁秀兒乖巧坐著。

    這時,天上轟隆幾道光芒降下,射在了蘭臺山其他八座山峰之上。眾人面色同時一凝,包括蘭臺山下的眾多觀眾,都大氣不敢出一個。

    地仙降臨了!

    光芒散去,現出一位位或威嚴肅立,或仙氣縹緲,或雷光環繞的仙人。一共八位,七大上宗與焚天谷紫家,各來一位。

    這些地仙來此,只是監督,并不會干擾。他們各盤坐于山峰上,一言不發,周圍也無人敢去打擾。地仙哪怕在昆墟界,也是至高無上的存在。

    “蘭臺之會,正式開始!”

    帝子起身,負手傲立道:“諸位有想挑戰者,盡管來,哪怕是挑戰我,也無所謂。”

    “呵呵,你帝子橫推無敵,不把所有對敗,養出無敵氣概,誰有把握挑戰你?”張御龍嘿嘿一笑。

    其他人都默默點頭。

    蘭臺之會的慣例,實力最強者,往往最后才被挑戰。

    “小妹先來,拋裝引玉,想領教一下雪神宮絕學。”南國公主起身,明眸善睞,嬌艷如火望向雪神宮方向。

    白素仙一言不發,走入場中。

    兩位絕世仙子交手,而起都是十大美女之一,容貌不相伯仲,家世身份也都很了得。頓時引爆全場,所有人都望來。

    “嘭嘭!”

    兩女瞬間戰成一團。南國公主駕馭一對金環,縱橫虛空,乃是一對成套中品靈器,威力不遜上品。而白素仙只是打出兩道白虹,以冰魄神光御敵。

    眾人都緊張看著。

    只有陳凡盤腿坐在角落,背對眾人,直面遼闊無邊的怒龍江,閉目苦修。他的氣息,隨著怒龍江的潮水,起起伏伏,似與整片天地,都合二為一。一條條斷裂的經脈、穴竅,在澎湃的靈氣滋潤下,逐漸修復。整個人向著一塊完美無瑕的寶玉進化。

    “咚。”

    終于,還是白素仙修為更勝一籌,南國公主金環被打飛出去。但她絲毫不氣餒,巧笑認輸。接下來,一個又一個年輕精英,站出來互相挑戰。

    無論是李問禪,還是祁清薇、張御龍,都被其他人挑戰過。

    但他們都各自展現出,站在大教之巔的絕世戰力。幾乎三五招,就把那些對手推平掉。尤其是李問禪,肉身不壞,站在那任飛劍亂劈,都絲毫不動,最后逼得對手器械投降。

    “昆墟年輕一代,雖然精英輩出,但還是以七大教與焚天谷的天驕為尊。”

    幾位地仙默默看著,其中一人開口。

    “他們畢竟沒有大教從小的培養,以及頂級秘法和法器。可惜玄羅、天冥子和千夜雪都失陷世俗界。否則他們若到,可以給帝子制造些麻煩。李問禪等幾個,終究太嫩了。”

    青玄道地仙說道。

    “對了,白道友,我聽說你雪神宮,曾在世俗界帶回一女,可有此事?”大世教地仙忽然問道。

    “確有此事。”

    雪神宮的白仙子道。

    “世俗界詭異莫測,連撼世地仙都隕落。七大掌教共議,準備動用秘寶,開啟仙門,把人送入其中,打探世俗界虛實。并且要你宮中那世俗女子,對她進行搜魂,徹底了解世俗界的情況。”云天宮人淡淡道。

    “謹遵法旨。”

    白仙子眉頭微皺,終究低頭道。

    與整個昆墟界的安危相比,區區一個陸燕雪算不得什么。只是一想到搜魂的下場,白仙子就有些為那少女惋惜。

    ‘哎,誰叫你是世俗界的呢?’

    白仙子輕嘆一身,然后眸光漸漸如鐵。

    “嘭嘭嘭。”

    蘭臺之上,戰斗依舊在進行著。

    經過大小數十場交戰,大家的實力大致都看出來了。

    帝子神秘莫測,從未出手,高高在上。

    其下,李問禪、祁清薇、白素仙、武藤山等為一級,都是大教最頂級的嫡傳精銳。修為達到神境巔峰,甚至人仙!

    而南國公主等神境中期,則為一個層次,屬于中等,和七大教的其他精銳真傳并立。

    最下面,則是神境初期的普通高手。

    在場中,竟然只有帝子、祁秀兒,以及陳凡未出過手。這時,只見武騰山站起身來,目光猙獰的望向角落:

    “陳北玄,我來挑戰你!”

    眾人紛紛望去,就見角落中,正有一人背對大家而坐,長發飄逸,氣若老龜。

    這是誰?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