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735章 一掌捏爆

    “武騰山還真不要臉,堂堂天雷宗天驕,太上長老之子,竟然去挑戰一個無名小輩,簡直丟天雷宗的臉。”

    張御龍嗤笑。

    “天雷宗那位太上長老,不就以睚眥必報,不要面皮著稱嗎?不過他修為強悍,乃是無上巨頭,又與云天帝是至交好友,連撼世地仙都奈何不了他。”

    紫天域淡淡道。

    “小弟弟,快來姐姐這。你若愿意做姐姐的小情人,姐姐就保護你。”南國公主捂嘴輕笑。南域一向分氣開放,南國公主又以火辣大膽著稱,眾人也不意外。

    “不要臉。”

    祁秀兒吐了吐小舌頭。

    陳凡依舊坐在那,氣若游絲。他一呼一吸之間,仿佛八千里怒龍江,都隨之潮起潮落。但不要說武騰山,便是坐在側峰的諸多地仙,都未看出來。

    “怎么,怕了?你若怕了,就自承認輸,跪下給我叩首,然后從蘭臺上跳下去,從此不要出現在我面前。”

    武騰山猖狂道。

    一道道目光,匯聚到陳凡身上。有驚疑,有惋惜,有幸災樂禍。

    武騰山的實力,大家都看出來,雖然比起李問禪、祁清薇、張御龍三人略差一籌,但和長松道長、紫天域、云楓、白素仙都在伯仲之間,遠超其他人。

    陳凡依舊不答,閉目苦修。

    這一次,連李問禪等人都微微皺眉,李問禪睜眼望來:“這位道友,蘭臺之上,不能拒絕挑戰。你若不愿迎戰,可以就此下蘭臺,退出魁首之爭。”

    陳凡不言。

    他這副模樣,讓祁清薇見了,連連搖頭。這種不戰、不降、不走的態度,宛如橡皮糖一般,臉皮厚如城墻。

    連南國公主都有些不喜。

    她雖然欣賞陳凡的俊美容貌,但南國人更贊賞死戰到底,永不退縮的勇士。陳凡此時的表現,落在南國公主眼中,就是一個懦夫。

    “罷了,到此為止。”

    帝子開口。

    武騰山雖然桀驁,卻不敢駁帝子面子,于是微微躬身坐下,口中依舊在道:

    “這小子口出狂言,在下面辱及長河劍仙,說他一只手就能打爆長河劍仙。我氣不過,自然要教訓他一頓,給他點顏色看看,讓他知道大教以及上仙威嚴。”

    此言一出,連坐在側峰的諸位地仙,都睜眼望來。

    長河劍仙天資絕艷,曾在蘭臺上力壓群雄,劍伏白蛟,乃是何等尊貴人物?豈是小輩能辱。尤其武騰山知道,帝子最為崇拜長河劍仙,視其為前輩偶像,力爭超越的。最容不得人折辱長河劍仙。

    “哦?果真如此?”

    帝子眉頭一皺。

    青玄道首席的長松道長,更是面色肅然而起,兩袖勁氣如濤:“長河劍仙是我青玄師長,小輩安敢如此放肆!”

    這一次,連南國公主都不敢開口了。

    這涉及到上宗顏面,若不狠狠教訓陳凡的話,如何能維持上宗威嚴?

    “姐姐。”

    祁秀兒在旁邊看著,眼淚都快掉出來。

    祁清薇面色如冰道:“是他自己不知死活,沒有能耐,怎敢大放厥詞?我救得了他一時,救得了他一世嗎?”

    “可是...”祁秀兒急的快跳腳,她想說,陳仙師只是開玩笑的。

    可在場眾人,皆氣勁勃發,地位尊貴,哪有她一個筑基期少女插嘴的份。

    “慢來,長松道友,若有一戰,那也得先讓我來。”武騰山面現獰笑。

    這時,陳凡終于緩緩睜開眼睛。

    他起身,轉過頭來,直視武騰山道:“剛才,是你在叫囂?”

    “武師弟說,道友之前曾辱及我青玄道師長,可有此事?”長松道長面沉如水道。陳凡理都未理他,依舊看著武騰山:

    “你從山下,一直當我面放肆。我懶得理會,莫非你真以為我陳北玄好欺嗎?”

    “欺你又如何?”

    武騰山傲然而立,身上雷芒閃耀,氣勢沖天。

    陳凡不答話,只是一伸手,往武騰山遙遙一抓。

    “刺啦。”

    一股巨大的無形勁氣,憑空浮現。武騰山仿佛受到黑洞牽引般,瞬間被拉扯著,向陳凡沖去。

    “開!”

    武騰山臉色一變,雷芒炸響,全身真力提據到頂點,就要掙脫吞噬真元的吸引。但陳凡臉色無喜無悲,依舊保持那個姿勢。

    這時,武騰山才駭然發現,那無形吸力,竟然紋絲不動,仿佛泰山般堅強。而他整個人身不由己的投向陳凡手中。

    “嘭。”

    武騰山竟然被陳凡一抓,從百丈之外抓入掌中。

    接著,陳凡一腳踩在他頭上,面色淡然道:

    “現在呢?”

    “混蛋,你放開我!”

    武騰山雙眼,幾乎噴出火來,滿臉猙獰,璀璨的金色雷芒,在他身上爆炸開來,仿佛超巨星爆炸般,武騰山殺意如狂,他此生什么時候,受此折辱:

    “陳北玄,我發誓,我會把你抓起來,用天雷轟擊一千年,讓你神魂俱滅...”

    “咔嚓。”

    陳凡聞言,面色不動。只是腳上一吐,直接把武騰山的頭顱,踩入了地下,連臉骨都踩碎掉。

    眾人這時才從驚懼中清醒過來。

    紛紛用看怪物的目光,望向陳凡。

    武騰山可是堂堂天雷宗真傳。雖然論實力,在諸多天驕中墊底,比祁清薇、李問禪等人,差上一籌,但也是神境巔峰,什么時候如此好對付了?竟然被一個神境初期的人,踩在腳底下。

    尤其是祁清薇,更是瞳孔一縮。

    她完全沒料到,陳凡的實力如此強悍。之前那一手,雖然有偷襲的嫌疑,但僅憑這份修為,卻可以直入神境巔峰,與諸多天驕比肩并立。

    “道友,斗法論道,講究不傷顏面,還是先放了武師兄吧。”

    雷音山的李問禪,再次出來主持公道。

    “不錯,武騰山之前雖然語言不遜,但終究是為我宗長輩出頭。道友若想戰,老道完全可以陪你斗上一斗。”長松道長劍氣勃發道。

    “放了武騰山,重新比過。”

    帝子開口。

    “對,放開我。老子剛才是被你偷襲的,重新再戰一場,看我的神雷不把你尿都轟出來!”武騰山嘴里沒法說話,神念瘋狂叫囂。

    “嘭!”

    這一次,他被陳凡連頭帶人,全部踩入地面。堅硬的蘭臺上面,直接現出一個人形大坑。深達數米,武騰山四肢盡斷,胸口深深凹進去,內臟差點都被陳凡踩爆。

    但一層淡淡的白光,在武騰山身上浮現,那是他父親,天雷宗太上長老賜下的護符,無比堅韌,地仙都輕易無法破開。

    “大膽!”

    長松道長等勃然變色。

    他們明明已經好言相勸,陳凡卻率下重手,這完全是挑釁眾多天驕。連李問禪臉色都微微沉下來,他連續兩次開口,陳凡都未聽他的,讓李問禪只覺顏面受損。

    “道友莫非欺我七大上宗無人嗎?”

    李問禪緩緩起身。

    一股凝重如山,金剛不壞的意志,在他身上凝聚。他通體閃耀淡淡金光,似佛陀降世,羅漢臨塵般。赫然是金剛不壞身催動。

    長松道長一言不發,背后長劍,哐當一聲出鞘一截。

    “還不放人!”

    云楓爆喝!

    “陳北玄,你有本事殺了我,否則只要讓我脫困,我必要屠你滿門。”身陷地下的武騰山狂吼,發自內心的怨毒詛咒。他仗著護符護體,根本不懼怕陳凡的攻擊,反而越發猖狂。

    “是嗎?那好吧。”

    陳凡平靜回答著。

    他手掌一吸,把武騰山吸入掌中。眾人正以為,他要屈從于七大宗的威勢,準備放人時。只見陳凡勁氣一吐,將武騰山,連神魂帶肉身,盡數震成血霧。武騰山身上的白芒,直接被陳凡抬掌震碎,脆如薄紙般。

    武騰山臨死前,臉上還帶著駭然之色。

    他是堂堂天雷宗天驕,無上巨頭之子,神境巔峰!更身配無上巨頭護符。

    怎有人敢殺他?怎有人能殺他?

    整個蘭臺之上,一片死寂。

    連帝子等都瞳孔一變,誰都沒想到,陳凡竟然真敢殺武騰山!

    “這怎么可能!”

    南國公主等人,瞪大眼睛,不敢相信。

    之前的陳凡,在他們眼中,只是個普通神境高手,現在一出手,卻石破天驚,如今更是掌殺武騰山,宛如殺雞一般,這簡直打破他們的幻想。

    尤其以祁清薇,直接愣在當場。

    ‘他...他竟然殺了武騰山?’

    祁清薇美眸瞪得大大,如天上仙子,龍宮龍女般的皎潔俏臉上,寫滿不可思議。

    盡管祁清薇一直高估陳凡,但沒想到陳凡真實力量,強到如此地步。更讓祁清薇想不到的,是陳凡的狠辣手段,說殺就殺,根本沒有一絲拖泥帶水。

    “那可是天雷宗太上長老的寶貝兒子,上宗真傳,他一死,這下可麻煩大了。”

    紫天域苦笑道。

    誰不知道那位太上長老,睚眥必報,又實力強悍。否則以武騰山的桀驁不馴,早有人出手教訓他了。

    “小子找死!”

    緊接著,就聽一聲怒吼,從側峰上傳來。一道雷芒就要縱天而起沖了上來。赫然是天雷宗的地仙震怒,想要無視規則,直接出手了。.。

    ,歡迎訪問大家讀書院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