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753章 一人壓一宗

    只見一個清冷如月宮仙子的女子,長袖飄揚,廣帶飛舞,從雪神宮中冉冉升起。她看起來不過三十歲,膚如雪質,不帶一絲瑕疵。尤其容貌絕艷傾城,甚至比千夜雪還勝過半籌。

    最恐怖的,是女子一身恢弘到極致的氣息,宛如冷月降世,充塞蒼穹。比青玄道主還有過之無不及。她立在那,整片天地似都自成一體,如同領域。

    “宮主。”

    眾多地仙紛紛躬身行禮,太寒仙子更是如見靠山般,輕舒一口氣,慌忙開口:“宮主,這人擅入我雪神宮,斬殺了容長老,來歷不明,實力極強...”

    “不用介紹了,這位是陳北玄陳上仙。”

    雪神宮主淡淡道。

    “陳北玄?”

    眾人一愣。

    對陳凡,她們自然不陌生。畢竟這個月來,陳凡的名頭幾乎響徹昆墟界。但陳凡此時,不應該在昆吾山,與青玄道主生死一戰嗎?怎么會出現在雪神宮,難道...

    “陳上仙在昆吾山頂,已拳敗青玄道主,登臨當世第一人之位。你們不是他對手,理所當然。”雪神宮主開口。

    這一次,不僅僅是諸位地仙,所有雪神宮弟子,都倒吸一口涼氣。

    敗青玄道主。

    登頂昆墟第一人?

    這個消息,宛如一枚核彈般,瞬間把所有人都炸蒙了。連太寒仙子都臉色狂變,越到她們這層次,越知道清玄道主的恐怖,那是真正的昆墟第一,三百年無敵的存在啊。

    武鴻雁更是嚇傻,心中止不住的悔恨。

    “陳上仙,不知我雪神宮如何得罪您,讓您含怒而來,痛下殺手?”雪神宮主微微躬身,身影清冷道。

    “你雪神宮弟子,欺我好友,莫非以為我陳北玄是死人?”

    陳凡冷哼一聲,隨手一抓。

    武鴻雁就被他凌空抓在手中。

    “宮主,我是冤枉的。是云天宮要拷問陸燕雪...”武鴻雁瘋狂叫道。

    “冤枉?”

    陳凡輕哼一聲,勁氣一吐,直接將武鴻雁震成一團血霧。他如此霸道絕橫,當眾殺人。諸多地仙臉上都現出怒色。

    便是雪神宮主都微微皺眉,聲音偏寒:

    “陳上仙,我等尊您是昆墟第一,但這不是你在我雪神宮肆意殺人,橫行無忌的依仗。我雪神宮乃是大教,七大上宗之一。宗中弟子哪怕犯錯,也該由執法堂處置,外人無權置喙。”

    她雖然容貌絕艷,但此時發起怒來,自有威嚴。

    尤其一身撼天動地的修為,更是讓天上的云層,都隨之攪動。

    一笑春風渡,一怒滄海寒。

    這便是至強天人的威能,普通地仙,只能望其項背,永生無法觸摸到。

    “呵呵,交由執法堂?陸燕雪不曾犯錯,你們為何要將她送與云天宮,更要搜魂煉神?”陳凡冷笑,眼中全是輕蔑。

    “這是七大上宗共議,為的是天雷宗主隕落在世俗界之事...”雪神宮主還未說完,就被陳凡揮斷:

    “廢話少說,你雪神宮若不給我一個交代,我今日就踏滅你山門,屠盡冰宮!”

    陳凡說話時,殺氣騰騰,眼中血焰如炬。

    “閣下難道真要與我雪神宮為敵?”雪神宮主也動怒了,天上雷霆大作。身上的氣息,越發澎湃,讓空間都為之顫抖。

    “為敵又如何?”

    陳凡哈哈一笑,面帶不屑:“你以為,憑著體內那件靈寶,就能擋我?若是青玄道主持靈寶到此,我還忌憚三分。你區區一個先天后期,連天雷宗主都不如,我一只手就可敗你。”

    陳凡眼中全是傲然。

    金丹大道,無比艱難。一百個先天中,未必有一個凝成金丹。哪怕是凝丹期,也鮮少有人邁入。青玄道主絕艷天才,千年一出,才凝成元丹。雪神宮主論真實修為,在無上巨頭中都墊底,怎么可能進凝丹期。

    她此時的恐怖氣息,大半是身上那件鎮教靈寶釋放出的。

    “閣下太自大了。”

    雪神宮主冷哼。

    七大上宗之所以屹立不倒,縱橫不敗,靠的就是鎮宗靈寶與法陣。靈寶在,就相當于有一尊凝丹期高手坐鎮。普通人持靈寶,都可以斬殺先天,何況在雪神宮主手中呢。

    “呵呵。”

    陳凡懶得解釋,直接凝聚真元,一拳打來。

    璀璨的金色神芒,在他背后化作丈許長的光輪,光輪耀世,如驕陽橫空。充滿著至剛至強的氣息,赫然是真武神拳。

    “叱!”

    雪神宮主輕喝一聲。

    只見她體內,似有一輪明月升起,凄美無比,這明月異常冷清,垂下道道光芒,寒徹透骨。明月一現,周圍的溫度瞬間爆降,眾人仿佛身處極寒絕地般。

    “這是?”

    無數人抬頭,望向那輪明月。

    “月精輪,我們雪神宮的鎮教至寶,傳說開派祖師親手煉制的至強寶物。數千年來,曾染過不知多少地仙的血液。”

    雪仙子吶吶道。

    果然,眾人瞪大眼睛望去,見到明月之中,有一個半月形的武器,在高速旋轉。它上面,繪制著無數復雜的花紋,綻放出璀璨的月光。那些月光,看著美麗,其實暗藏殺機,乃至凝聚到極點的冰魄神光。

    “宮主已經啟動月精輪,陳北玄死定了。”

    太寒仙子臉上剛露出笑容。

    “咚!”

    只聽一聲宛如洪鐘大呂的聲響,陳凡一拳砸在月精輪之上。在外人看來,就如同一輪金色大日與璀璨皎月撞擊在一起般。陳凡的拳頭,與月精輪互相碰撞,發出無數清脆的交鳴響聲。就似兩柄寶劍互相對砍般。

    叮叮叮!

    虛空炸裂。金日與明月撞擊,恐怖的氣息在天空中醞釀。月精輪每一擊,都足以媲美最巔峰的凝丹期強者,便是青玄道主都有所不如。

    但陳凡卻以一只手,硬撼月精輪。

    他的手掌,璀璨如黃金鑄造,充滿著不朽的韻味。足以割開天地,斬殺凝丹的月精輪,撞在陳凡拳頭上,只是激起一道道金色火星罷了,絲毫沒有切開。

    “便是龍象禪師,也不敢用肉身硬接靈寶啊,這人身體到底是什么做的?不朽仙金嗎?”

    雪神宮眾人,已經看傻了眼。

    靈寶無敵,乃是昆墟界公認。如陳凡這般兇殘猛人,恐怕數千年都沒見過。

    “開!”

    到最后,陳凡怒發飛揚,眼中血焰化作光柱。他整個人籠罩在金色焰光中,如同熊熊燃燒的大日,猛的撞在月精輪之上。

    月精輪再也扛不住,嘭的一聲倒飛了出去,撞在數千米外的一座冰山上。把冰山從中間切成兩截,直接削平了山峰。

    “嘶!”

    這一次,再無人發話。

    所有人都倒吸一口涼氣。

    赤手撼靈寶,而且還贏了!這等大能,誰能不懼。

    便是雪神宮主,都面色凝重如水,眼中露出驚駭的神色。

    “還要戰嗎?”

    陳凡怒焰如濤,身如滾雷,凌空爆喝。

    雪神宮主召回月精輪,眼中掙扎片刻,終究輕嘆口氣,低頭道:“上仙法力強大,在下自嘆不如。只請上仙看在那些弟子,年少無知的份上,輕點發落...”

    她話還未說完,陳凡已經一拍養劍葫,一道金色飛劍就勁射而去。

    陳凡早從陸燕雪口中,得到了這些年欺負她的人名,神念一掃之下,整個雪神宮都無所遁形。飛劍掠過,直接斬下她們的手機。

    那一日,雪神宮上空,劍色森森。

    足足有三十五位內門弟子,九位真傳弟子,以及兩位地仙長老,被陳凡揮劍斬殺,其中還有一尊先天中期的巨頭。

    雪神宮主只能眼睜睜看著,無可奈何,而其他弟子們,則噤若寒蟬,不敢發出一言。

    “一人壓一宗啊。我昆墟,有多少年,沒有這樣的無敵強者出世了。”

    太寒仙子抬頭,面露苦笑。

    其他地仙,盡數默然,心有戚戚。

    “這才是真正的無敵當世,天下第一。”

    祁清薇感嘆道。

    她望著那金焰璀璨的背影,知道,今日之后,昆墟界的格局,再也不被七大上宗掌控。一個更強大的存在,將會君臨昆墟。在陳凡面前,就算上宗也得低頭俯首。

    ‘可惜,她懷里的人,不是我...’

    想到這,祁清薇心中不由閃過一絲悔恨。

    陳凡先敗青玄道主,后壓雪神宮的消息,迅速傳遍整個昆墟界。

    頓時,昆墟為之動蕩。無數人一日兩驚,便是其他大教,都為之駭然。連雪神宮都低頭,這代表陳凡真正具備壓服上宗的力量了。

    “哎,從今天開啟,我昆墟界正式進入陳北玄的時代了。”

    無數人感慨道。

    而青玄道主聽聞此事,輕嘆口氣,直言再不和陳凡相爭。云天帝更是氣的,失碎了一件三千年前的古董。連七大上宗都無可奈何,其他人更是俯首帖耳。

    天下聞陳凡之名而震怖。

    而就在陳凡名震昆墟的時候。

    莽蒼山深處,一座古老高聳的石門前,正有幾個守門人,倚靠著石壁,無聊閑扯。這里正是昆墟仙門所在,昆墟界眾人能夠往來兩界,全靠這堵石門。

    但此時,石門上面,波光動蕩,風暴變幻,劇烈顫動。

    “這仙門,恐怕還要兩三年,才能漸漸穩定下來。自天雷宗主之后,便是動用鎮教至寶,恐怕也沒法強行打出通道了。前段時間,云天宮費盡萬苦,也僅將一個真傳弟子的神魂送過去,打探消息罷了,想肉身穿越,根本不可能。”

    一個年老的守門者打著哈欠道:“算算時間,那面應該有回復了。”

    他正說著。

    突然仙門上光芒一閃,一枚古樸的傳送令牌,突然從仙門中飛出。

    “真有消息來了?快看看,到底誰在世俗界殺了天雷宗主。”

    眾守門者精神一振,為首者接過令牌,發現里面是一段神識傳音,只有六個字。但聽到這六個字的剎那,所有守門者盡數呆立,如遭雷擊般。

    那六個字赫然是:

    “殺人者,陳北玄!”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