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754章 昆墟驚駭

    殺人者,陳北玄!

    這六個字,如果在一個月前,眾守門者聽了,只會摸不著頭腦,疑惑不解。你什么意思啊,沒頭沒尾的傳來一個名字,讓我們去猜嗎?我們又不知道這陳北玄是胖是矮,是高是瘦,是男是女。

    但現在。

    這個名字,高懸于昆墟之上,凡太陽所照之地,誰不知陳凡的大名?一人壓一宗,昆墟第一人。不知道多少人聞陳凡之名而震怖!

    所以大家才會如此駭然,不敢相信!

    “這...這是巧合吧,說不定世俗界...也有一個陳北玄。”

    過了許久,一個守門者才尷尬說道。

    但周圍人全部一言不發,面沉如水,似雕塑一般。

    世俗界有個陳北玄,戰力無邊,可斬天雷宗主。昆墟界有個陳北玄,無敵當世,拳敗青玄道主。偏偏這個陳北玄,仿佛從石頭縫里蹦出來,之前的過往經,一切都沒有。

    “這樣就能說的通了,他來自世俗界,所以上宗都查不到他的過去。在我等還想去世俗報復時,人家已經攻入我昆墟了...”

    年老的守門者雙手顫抖道。

    眾人都不由自主小腿打顫,他們感覺到自己好像知曉一個天大秘密般。這個秘密一旦揭露,足以撼動整個昆墟,讓所有人都驚掉眼球。

    “這是大事,驚天動地的大事。我要立刻去云天宮,面見宗主。”

    守門者首領鄭重收起神識令牌,架起飛遁,化作一道華光,匆匆而去。

    其他人都面面相覷,知道一個驚天風暴,要席卷昆墟了。

    陳凡救出陸燕雪后,就在雪神宮住了下來。雪神宮眾仙,雖然盼著這個兇神趕緊離開,卻一點反對的話都不敢說。

    陳凡赤手撼靈寶的神威,實在嚇壞她們。

    “這就是你們雪神宮的全部古籍?”

    陳凡背著手,站在一個龐大的書庫前。這個書庫足有十個足球場大小,一排排的架子,數十米高,直插天空,上面擺滿了無數書籍。那些書籍有紙質的、竹質、玉質、金質等等,汗牛充棟,不知有幾十上百萬卷。

    “整個雪神宮所有不涉及功法的書,全在這個秘聞閣里,它記錄了從昆墟界開界以來,到今天數千年的所有史進程與秘聞。經常有弟子,在翻書時,無意發現前輩寶藏所在。”

    雪神宮主聲音清冷道。

    她離陳凡很遠,足足有十丈距離。一個半月型的光輪,在她頭頂沉浮,垂下道道清冷月光,將雪神宮主護在其中,戒備森嚴。

    “你別害怕,你那靈寶雖材質不錯,但還不放在我眼中。至于你們雪神宮的破爛功法,在我眼里,還不如這些書籍一半重要。”

    陳凡目不斜視,語氣淡然。

    雪神宮主聞言頓怒,氣的差點把銀牙咬碎。

    偏偏她奈何不了陳凡,只能強顏歡笑,巴不得陳凡早早滾蛋。

    “嘭。”

    只見陳凡一捏法訣,額頭豎起一道金線,宛如第三只眼般。一道璀璨的金光光柱從金線中噴薄而出,陳凡轉動光柱,掃過一個個書架。

    那金色光柱,由最純凈的神念組成。

    它如同激光掃描般,沒掠過一個書架、書架上數百本書的內容,瞬間就被陳凡掌控住。這種閱讀速度,是凡人的千百倍以上,宛如電腦計算機般。

    這就是修仙者優勢所在,修仙者神念越強,則閱讀和處理信息的能力越強。化神大能,可一念分化億萬念頭,同時處理億萬件事情,不遜色最頂級的光腦計算機。陳凡此時雖未到這個程度,但一念讀百書卻非難事。

    “中古時代篇、諸子百家篇、八卦風月篇、閑情軼事篇...”

    一部部古籍內容,從陳凡心中流淌而過。整個昆墟界的史,漸漸在陳凡面前打開。七大上宗的由來,數千年歲月的變遷,無數天驕崛起和隕落,此時陳凡都了然于心。

    “可是,我找的,不是它們。”

    陳凡眉頭微皺。

    他已經掃描過大半個書庫了,但依舊沒找到想要的。

    “我此來昆墟三個目標,如今完成兩個,只剩最后一個...尋求天路,離開地球!”陳凡眸光一閃,金色光柱越發璀璨,加快掃描速度。

    他本以為,雪神宮主作為上宗宗主,應該知道天路消息。

    卻沒想,雪神宮主一臉懵懂,對天路的了解,比千夜雪也就多一些,同樣來自神話傳說。顯然數千年沒有金丹出世,昆墟界對天路已經漸漸遺忘了。

    “連上宗宗主都不知道,估計只有在那些古籍中還有一絲蛛絲馬跡。如果雪神宮找不到,我就逐一擺放各大上宗,登門求看他們的古籍,想來他們應該識趣,不敢反抗。”

    陳凡一邊翻閱,一邊想著。

    突的。

    他身形一頓,勐的扭頭,望向一個方向。在那里,有一本骨質的古籍,擺在書架第三排,落滿灰塵,顯然無數年沒人翻動過。

    這是一本游記,乃初代的雪神宮長老所留,里面記錄他生平的一些事,和游見聞。整本書的內容,瞬間浮現在陳凡腦海中,尤其是一句話,讓他瞳孔一縮。

    “...上古眾仙,登天路而去后,留云天宮,鎮守天路大門,以定昆墟...”

    這沒頭沒尾的一句話,夾雜在諸多散亂的記錄中,大部分人一翻而過,根本不會在意。但對陳凡來說,卻宛如黑夜中的燈塔,瞬間亮起。

    “云天宮負責鎮守天路大門?”

    “這么說,天路就在云天宮之中?”

    陳凡眼睛漸漸明亮起來。

    數分鐘之后,又一段話,更加堅定了陳凡想法:

    “天庭眾仙離開后,為防異域大敵通過天路,一路追擊到星空彼岸。特命云天君留守,于天路外,修建天宮,以鎮守天路。必要時,可炸毀天路,永絕后患。”

    這是云天宮一位副宗主,與雪神宮某代宮主閑聊時,透露的話。

    顯然,天路就在云天宮之中。云天宮之所以存在,就是為了守護天路。只不過數千年過去,異域大敵一直沒來。云天宮漸漸遺忘掉自己責任,成了昆墟第一大教,開始以昆墟之主自居了。

    “這樣看來,我該去云天宮一趟了。”

    陳凡收回神念,若有所思。

    不過此時不急,陸燕雪這兩年過的很苦,無比思念他。見到陳凡,仿佛看見親人般。如一只樹袋熊粘著他,絲毫不放開。

    陳凡心中歉疚,就留在雪神宮,多陪陪少女。

    尤其是雪神宮靈氣充沛,更有冰魄雪蓮這樣的寶藥,非常適合修行。還有阿秀的修為,也需要他指點。頓時雪神宮眾仙,無奈發現,陳凡似乎賴著不走了。

    就在陳凡在雪神宮,安詳住下,沒事逗逗小徒弟,享受美人侍奉時。

    一個石破天驚的消息,忽然流傳出來。

    ‘陳凡不是昆墟界的人,而是來自世俗界,他此來昆墟,乃是要毀滅昆墟界的!’

    這消息太過聳人聽聞,一傳出,大部分人根本不信,一笑而過。但隨著消息越傳越廣,愈演愈烈,許多人開始將信將疑起來。

    畢竟陳凡身上疑點重重。

    他仿佛從石頭縫中蹦出,最早見到陳凡的,是祁家父女,在此之前,整個昆墟都找不到陳凡的蹤跡。他一身修為,似天授般。說找個地方苦練幾十年,就能打敗青玄道主,所有人都不信。

    很多人都懷疑,陳凡是不是哪個天仙真君轉世,最近才覺醒的。

    這個消息,在昆墟界引起大幅度爭議,無數人分成兩派,有力挺陳凡的,有反對陳凡的。互相攻擊,誰都沒法說服誰。

    但此時,云天宮一位長老透露。

    他們曾派遣一位真傳弟子,前往世俗界。那位真傳弟子最后傳回的信息,就只有六個字:“殺人者,陳北玄!”

    而偏偏真傳弟子前往世俗界時,陳凡還默默無聞,不可能知道他。

    云天宮長老此言一出,頓時昆墟撼動了。

    這可是七大上宗出來作證,證明之前的消息,并非空穴來風。緊接著,其他上宗皆有信息流出。證明此事非虛,因為看守仙門的人,來自各大上宗。

    諸多上宗,同時表態,無數人驚駭。

    莫非陳凡真是世俗界人?

    哪怕力挺陳凡的人,現在也猶豫不決了。一個宗門可能是陷害陳凡,所有上宗信誓旦旦,一齊出來作證,顯然是掌握實質證據。

    這時,天雷宗出面,放出話來:

    “請陳上仙作出解釋。此事涉及昆墟安危,尤其和天雷宗宗主死亡之事有關,不可不查。若最后證明陳凡無辜,天雷宗愿賠禮道歉。”

    接著。

    混元門、大世教、焚天谷...眾多大教,或是宗主出面,或是太上長老發言,皆要求陳凡作出明確解釋,證明自己。

    連青玄道主,也開口:

    “陳上仙,您只要說出您的來,就足以洗脫一切罪名。”

    一時間,無數目光匯聚到雪神宮,匯聚到陳凡身上。整個昆墟界都屏住唿吸,等待著陳凡的答案。(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