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756章 臣服或者死

    云天宮。

    作為昆墟第一大教,它建立在昆墟界的中心。那里有一座無比宏偉的大城,名叫‘天都’,是昆墟第一大城,人口超過數百萬,云天宮就在其上,高高懸浮,如同天庭般,俯瞰天都市。

    此時,無數的修煉者從昆墟界各地,匯聚而來。

    天都城內摩肩接踵,不僅有各大世家門派,還包括七大上宗的人。整個天都城,已經化成一座沸騰的海洋的,被修士們擠滿。

    “陳北玄真要來?”

    “我聽雪神宮的道友傳音,陳北玄已經架著白蛟,向南飛來了。”

    “千古罕見的一戰,此戰若敗了,我整個昆墟,恐怕都要被他踩在腳下。”

    無數昆墟修士交頭接耳。

    “你們說世俗界,怎么會誕生陳北玄這樣的強者?那里不是蠻荒地帶,靈氣枯竭,無人修行嗎?據說地仙絕跡,連神境都非常罕見。”

    有人疑惑。

    “這個誰知道呢,也許真是天授吧,不知道云天宮準備如何迎戰。”

    另一人嘆氣道。

    許多人都憂心忡忡。

    陳凡實在太強了,敗青玄道主,赤手撼靈寶,壓雪神宮。這等強者,放眼昆墟,千年未見。很多人對云天宮是否能擊敗陳凡,表示異議。

    “呵呵,云天宮的底蘊,豈是你們能想象?它能坐穩昆墟第一大教,單單無上巨頭就有三位,鎮教至寶更是昆墟最強,更傳說,云天宮有天仙老祖坐鎮,陳北玄只要敢來,必死無疑。”

    一人冷笑。

    眾人正想反駁,見到那人一頭紫發,眼中噴火,無不色變。

    “小心,是焚天谷紫家的人,沒想到紫家也來了,看來兩位天驕隕落,紫家也很不滿。”眾人都低頭匆匆而去。

    不僅僅紫家。

    很快,一道道華光,從四面八方降落而來。

    雷音山、混元門、大世教...一位位大教強者趕到,很快,七大上宗除了雪神宮外,盡數到來。大部分弟子戰兵都留在天都市內,而地仙們,則被云天宮人迎入宮中。

    “一位、兩位、三位...我的天,單單地仙,就來了五十多位啊。再加上云天宮自身的地仙,豈不是有超過七十位地仙?”

    一位老門主砸舌道。

    “此戰關乎昆墟命運,便是有些隱世地仙,也破關而出,前來參戰。”

    面對這群仙云集的璀璨場面,無數人窒息。哪怕之前對陳凡好看的人,見到如此華麗的陣容,也紛紛認為陳凡輸定了。

    “陳北玄太過自大。”

    “七大上宗掌教、長老,數十位地仙云集于此,便是天仙降世,也得退避三分,他想一個人過來,挑戰我整個昆墟,簡直螳臂當車。”

    一位天雷宗弟子冷笑。

    若說整個昆墟界,誰對陳凡仇恨最大,毫無疑問就是天雷宗的人。

    天上還不時有華光閃過,每一道光芒,都代表一位地仙前來。到最后,地仙的數量已經接近百位。云天宮上,氣息澎湃,奇光異彩,把這座仙家宮殿,承托的越發璀璨。

    “百仙齊聚啊!我昆墟有多少年,沒有這等盛況了。”

    無數人感慨。

    很多人心中,都充塞著一種自豪。

    這就是昆墟的至強力量,在這股力量面前,任何強者,都要被撕成粉碎。

    祁沐風帶著祁家姐妹,也到了天都市,只是他們進不了云天宮,只能找了一個離近的酒樓住下。祁秀兒呆呆的看著天宮,不知道到在想什么。

    祁清薇見她妹子如此,只能搖頭嘆氣:

    ‘秀兒,這一戰,陳北玄兇多吉少。我讓父親將你帶離他身邊,也是為你好。否則我們整個祁家,都得給陳北玄陪葬。’

    沒人看好陳凡。

    面對一界強者,而陳凡只有一人,如何是對手?

    云天宮內。

    數十丈的仙家大殿,一根根十人合抱的龍柱撐起,無數清麗秀美的侍女,如流水般而來,奉上各種各樣的仙家靈果與精致點心。

    而大殿中,則坐著近百位地仙。

    他們身上,或紫焰騰空,或金光璀璨,或劍氣沖天,每一個,都氣息澎湃到極點。尤其以最上首坐著的十個人,氣勢最為恐怖,具都籠罩在神輝中,舉手投足都能毀城滅地,赫然是十尊無上巨頭,青玄道主與太陰仙子,都在其中。

    “感謝諸位道友,千里迢迢,來我云天宮助陣,云某不勝榮幸。”

    主位上,一個穿著鎏金龍袍,上繡云紋,氣度威嚴的中年男子,緩緩起身。他和帝子容貌有七分相似,但氣息卻強大何止十倍,坐在那,如同遠古帝王般,主宰神魔兩界。

    云天帝!

    云天宮之主,整個昆墟界前三的強者。

    “帝尊說笑了,陳北玄犯我大教,欺我昆墟無人。我等怎能不來。”九冥地仙開口道。他聲音宛如滾雷,震得大殿都一片轟鳴。

    “不錯不錯,若我等不聯合起來,恐怕要被陳北玄各個擊破。”

    一位混元門地仙開口。

    眾仙連聲迎合,具都冷笑。

    上百位地仙云集于此,便是大教都能踏平,何況陳凡呢?只要不入天仙,陳凡終究是人,雙拳難敵死手。何況還有那么多無上巨頭在此。

    昆墟界眾仙,從沒有像今日之般,對自己的力量信心滿滿。

    “陳北玄,你沒想到,自己激起了多少仇怨了吧。在整個昆墟的力量面前,區區一人之力,算得了什么”

    云天帝哼了聲,志得意滿。

    青玄道主坐在那,一杯一杯的喝著酒,他越喝越精神,眸光似有劍光醞釀。旁邊的太陰仙子臉色決然,宛如萬載寒冰,殺意凝聚。

    眾人正高談闊論時。

    忽然聽到一陣山呼海嘯的驚呼聲。這驚呼聲越來越大,充塞整個蒼冥,似數百萬人同時在呼喊。他們心中一凜,知道陳北玄到了。

    陳凡來了。

    他腳踩上百米長的白蛟,憑虛御風,在空中拉出一道長長的白虹氣浪,帶著陸燕雪,一路南來,終于到了云天宮之前。

    云天宮無比巍峨,大約有上千米長。

    它整座天宮,都懸浮在白云之上,宛如遠古天庭般。整個天宮連成一片,宛如一體,被無數華光與仙霧籠罩,還沒靠近,就能感受到其中蘊藏的恐怖力量。

    而在天宮下,則是一座巍峨的大城,占地數十里,比古代最雄偉的城市,還要龐大十倍。

    白蛟一出現,就引起腳下無數人的驚呼。龐大的聲浪,震天動地。陳凡理都未理,抬頭仰望元天空,舌綻春雷:

    “地球陳北玄,前來拜會云天宮主!”

    他每吐出一字,都如巨炮轟鳴,驚雷炸響,百里為之撼動。

    如同實質化的音波,從陳凡口中傳出,轟然撞擊在了云天宮的表面,頓時激起一道道符箓,云天宮的護山法陣迅速開啟,凝成一片云霧,將聲浪擋在外面。但地面上人,卻沒有這種好機會,許多修為弱的人,被震得頭痛欲裂,暈闕過去。

    甚至地面都被震出一道道裂縫,宛如臺風過境般。

    許多人面色駭然。

    這就是陳凡的恐怖!沒動用任何法術神通,僅僅靠聲音,就撼動天地,可讓山河陸沉。

    “老師來了。”

    祁秀兒欣喜抬頭。

    祁清薇、白素仙、南國公主等,也紛紛仰望去,見到那個站在蛟龍頭頂,黑衣獵獵的青年,無不心中復雜莫名。

    “陳道友,請入內一見。”

    一個平靜如水的聲音,從天宮中傳來,這聲音如水一般,迅速滋潤過無數人心田,讓他們頭痛減輕。云天宮上的法陣,更是裂出一道縫隙。

    云天帝出手了。

    他僅憑這一手雄渾功力,就不比青玄道主弱多少。

    陳凡絲毫不懼,帶著陸燕雪,腳踩蛟龍,降在云天宮的演武場前。巨大的廣場上,如今上百位地仙,已經齊聚,走在最前端的十人,更是如神如魔,氣勢震天。

    面對這樣華麗的陣容。

    陸燕雪不由神情微變,小手緊緊抓著陳凡袖子。白蛟更是嚇得縮回兩米長,躲在角落瑟瑟發抖。

    “陳北玄,你還真敢來?”

    一位天雷宗長老冷笑。

    “你算什么東西,也配和我說話?”

    陳凡眼睛微瞇。

    那天雷宗長老,聞言頓時大怒,臉色漲成青紫,如同豬肝一般。最前端的九冥地仙冷笑:“他不夠資格,我夠了嗎?陳北玄,你殺我宗主,屠我弟子,此仇此恨,就在今天了解吧。”

    作為天雷宗太上長老,此時九冥地仙,就代表天雷宗的意志。

    “其他上宗,也是這個意見?”

    陳凡背著手,目光掃過一圈。

    “若陳道友愿意自囚于我雷音山,三百年不出山,并且交出煉體法訣。我可以做主,讓道友今日平安離去。”

    龍象禪師道一聲佛號。

    “老禿驢打的好算盤,陳北玄,我不要你的煉體法訣,只要你火焰化神兵的神通,你交出此神通,并且立誓永不入昆墟,我也可做主保你。”

    紫家家主開口。

    其他上宗宗主,各個開口。或要陳凡的法寶,或要道訣,或要神通。有些胃口大的,更盯上了陳凡的鯤鵬神圖。

    這些大宗宗主們,視陳凡如砧板上的咸魚,眼中止不住的貪婪。

    只有青玄道主和云天帝沒有說話,眸光冰冷,如鷹鷲盯著獵物。

    “你們說完了嗎?”

    陳凡忽然開口,他臉上浮現一絲輕蔑的笑容:“我不要你們的任何神通、法寶、道術。只有一個要求。”

    “昆墟界臣服于我腳下,否則,我就屠滅整個昆墟!”

    此言一出,全場為之寂靜。

    所有人不可思議望來,如同看著一個瘋子般。

    ps:今天就三更了,明天會一口氣把這個寫完o(n_n)o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