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780章 故人重逢

    “哦?”

    陳凡抬眼望去,就見大廳門口,一群人踏進來。其中還有陳凡的老朋友三井雄,但此時,這位三井財閥領袖,卻畢恭畢敬立于一青年身后。

    青年昂首闊步,黑色長發披肩,體魄健美欣長,顧盼間極有威儀,尤其一雙瞳孔,似豎起來,極為奇特。青年不過二十多歲,赫然已入神境,而且是巔峰神境。

    參加酒會的眾人,見到青年,紛紛涌上去行禮問好,口稱:

    ‘虛少。”

    “長白張家,張若虛。他是張家這一代最杰出的弟子,與我們北瓊屢次戰斗,連雪姐姐都在他手中吃過虧。”

    阿秀恨恨道。

    “是嗎?”

    陳凡不置可否。

    張若虛修為達到神境巔峰,論天資,不比天冥子、青玄少主等人差多少。更可能覺醒特殊血脈,才有豎瞳異狀。但他再強,又怎入陳凡眼中?

    “這個長白張家,和龍池有什么關系?”陳凡好奇。

    “據說張家的先祖,在千多年前,就出生自龍池。具備蛟龍血脈,屬于半人半龍,張家一直守衛龍池千百年。近兩三年中,龍池中的老龍和幾尊大妖沒怎么出過手,主要是張家為龍池奔走。他們的家主,就是曾與葉將軍交手的人。”

    阿秀給陳凡科普。

    而這時,只見張若虛理都未理眾人,直接昂首進了電梯,直升主樓。眾人也敢怒不敢言,紛紛擺出笑臉,恭送這位大少爺。

    “不愧是神境巔峰的虛少,我等連讓他停下腳步都不夠資格。”

    “呵呵,知足吧,虛少向來高傲,一般人根本懶得搭理。便是燕京那幾個最頂級世家大少,如蕭玄、韓俊圖等,也最多讓虛少點頭談幾句。他可是堂堂神境巔峰,張家大少,一般小國總統地位都不如他。不過我聽說,虛少好像對國民女神許蓉妃有興趣,一直在追求。”

    “真的?許蓉妃太幸運了...”

    大廳內,一片議論之聲。

    都進大廳的,都算一省有頭有臉的人物,動輒身價百億,又或者達官貴人。但與張若虛這等天之驕子相比,就差距太大了。

    “他在追求妃妃?”

    陳凡聽見,眼睛一瞇。

    “放心吧,老師。妃妃小姐一直受北瓊保護。張若虛雖然狂妄,終究忌憚我們北瓊的勢力,不敢太過騷擾妃妃小姐。”

    阿秀連忙道。

    “恩。”

    對此,陳凡點了點頭。

    像張若虛這等小事,他并未太關注。此時陳凡一邊吃著,享受數年未見的地球美食,一邊等待長白老龍、黃泉神等到來。對陳凡而言,真正的戰場,在天上,而非這個酒會中。

    “哎呀,對不起...”

    一個嬌軟的身體,匆匆而來,撞了陳凡一下,頓時發出一聲嬌呼。那人戴著大號墨鏡,將大半張臉都遮蓋住,只露出尖尖的下巴和一張櫻桃小嘴,盡管只是小半張臉,卻也充滿誘惑。

    女子道歉后,正準備低頭匆匆而去,忽的狐疑的掃了陳凡一眼,有些驚疑道:

    “陳...凡?”

    “你是?”陳凡感覺女子有些眼熟。

    “我是寧心啊,妃妃的舍友,你不認識我了?”

    女子摘下墨鏡,露出狐貍精般的容貌,尤其一雙美眸,又長又媚,笑著瞇起來時,似絕世妖孽,正是許蓉妃的大學同學寧心。幾年沒見,寧心越發妖嬈禍水。

    “你真是陳凡?她們都說,你已經...死在昆墟界了。沒想到你竟然回來了,我一定要告訴妃妃這個好消息,她等你都等瘋了。”

    寧心捂著小嘴,無比驚訝道。

    “妃妃還在等我?”

    陳凡有些默然,美人情重,讓人消瘦難安啊。

    “你回來后,也不通知妃妃一聲,她這三年,茶飯不思,每天都拼命工作拍戲,把自己累到極致,才能不想你。你是堂堂天人,總得給妃妃一個交代。”

    寧心打抱不平。

    陳凡搖了搖頭,一言不發。

    哪怕是仙尊,也斬不斷情思,理不斷情緣。上一世,他縱橫星空,同樣有許多紅顏知己,只是那時陳凡還沉寂在方瓊之死的愧疚中,那些大教圣女,圣地傳人只能黯然而去,但也有人苦苦相守,等待陳凡回眸的一天。

    寧心氣憤,正要繼續指責時,這時,門口再次傳來嘈雜聲。

    許蓉妃來了!

    作為國民女神,許蓉妃這幾年,風頭反倒越發更勝,已經壓到老一輩花旦,有成為國內第一女星的架勢。又有北瓊保駕護航,一般勢力根本不敢招惹,讓她名頭更大。

    “妃妃來了,我這就去告訴她好消息。”

    寧心跳起來道。

    陳凡站在那,默默看著門口,那風華絕代的女子。三年過去,許蓉妃仿佛褪去了青澀,越發顯得成熟動人。一舉一動,一顰一笑,都充滿韻味。一襲黑色長裙,陪上烈焰紅唇,似絕世妖嬈,冷冽中帶著誘惑。

    她一出現,就艷壓全場,如女王登場,旁邊禍水般的寧心,瞬間就被比了下來。

    寧心正要跑過去的時候,忽然就見頂樓,下來一群人,為首的一位麻衣老者,走到許蓉妃身邊,躬身道:“許小姐,我家公子知道您沒有請柬,特意派老奴來,請您去頂樓。”

    許蓉妃雖是大明星。

    但此時頂樓上,匯聚的都是頂級財閥、世家之主,又或者武道門派派主。論身份,她并不夠資格上去。

    “是長白張家的人,那老頭剛才跟在張若虛旁邊。”

    有眼尖的人,立刻叫道。

    許多人都心中一凜,看來張若虛追求許蓉妃的傳聞,并非空穴來風啊。否則區區一戲子,怎讓他堂堂張家大少,派人邀請。

    “很抱歉,我有朋友在,留在這里就可以了。”

    許蓉妃禮貌拒絕。她正好看見寧心,招手讓女孩過去。

    “如果許小姐為了朋友,那完全可以讓那位小姐一起上頂樓。想來,以我家公子的身份,銀峰主人,不敢不賣這個面子。”

    麻衣老者淡淡說著,眼中露出一絲傲然。

    長白張家作為東方第一世家,便是傳說中背靠地仙的銀峰大廈主人,也不會輕易招惹。

    “不用了。”

    這一次,許蓉妃明星冷淡,拒人之千里之外。

    她禁止走過去,挽住了寧心的手腕。許蓉妃身材高挑,一雙120厘米的大長腿,陪上鏤空細高跟鞋,美的驚心動魄。而寧心則小巧玲瓏,兩個大美女摟在一起,頓時奪盡了整個會場目光。

    “許小姐,沒有人能一而再,再而三的,不給我家公子面子。哪怕看在公子份上,您沒事。但您的朋友、親人、同事,則未必會無事。”

    麻衣老者平靜道。

    “你在威脅我們?”

    寧心一張小臉蛋,頓時拉下來。

    麻衣老者束著手,緩緩直起腰來。他佝僂著時,只是一普通奴仆。但此時一立身,頓如泰山聳立。撲面而來的壓迫氣息,充塞百米。老者身姿筆挺,雙眼閃耀神芒,威勢如濤,赫然是一尊世所罕見的神境大高手。

    “當世神話。”

    許多人驚呼出來,眼中帶著駭色。

    這麻衣老者乃是堂堂神境,放在任何國家或大勢力,都是最頂級的座上賓,僅次于地仙天人。在華國,基本都是一方霸主、門派派主級人物。偏偏卻只是張若虛的奴仆,眾人怎能不懼。

    “這長白張家,實在太恐怖,千年積累,遠超當世一切家族啊。更不用說,他們還背靠龍池,不愧是第一世家。”

    有化境宗師搖頭。

    “許蓉妃背后也有北瓊派,未必會輸。”

    另一人目光閃耀。

    果然,就見許蓉妃身后,轉出一位中年男子。陳凡認識,他似是龍堂謝家一位宗師,叫謝成。只見謝成臉色有些難看道:

    “許小姐由我北瓊庇護,張家難道要與北瓊開戰嗎?”

    “哼。”

    麻衣老者重哼一聲,目現不屑:“今日之后,世間還不知有沒有北瓊派。仙盟成立,老祖要一統東方。北瓊若干不遵從,直接踏滅。”

    他只哼了一聲,但謝成卻如遭重擊般,瞬間倒退十數步,鼻孔耳朵,都流出血來。

    那一剎那間,麻衣老者已動用神念,重創了謝成。這就是神境與化境區別。在神境面前,化境幾無還手之力,宛如兒童般。

    “請吧,許小姐,莫讓老奴難辦。”

    麻衣老者側開身,躬身示意。他瞬間又從絕世神境,化作一佝僂奴仆,慈眉善目。

    但背后,四位侍從,齊齊踏前一步。這是四人赫然都是武道宗師。各個氣血如龍,渾身筋脈似青蛟騰起,絲毫不遜色謝成。

    “許小姐...不要去。”

    謝成掙扎著起身,卻搖搖欲墜,他措不及防遭受老者偷襲,能堅持站起來,已經是神魂堅韌。

    許蓉妃孤零零的站在那。

    周圍獻殷情的男人,紛紛退讓開來,如躲瘟疫般,無一人敢伸出援手。面對長白張家的強勢,以及這五位宗師神境,誰敢上前半步?便是江山絕色,也不及自身性命重要。

    寧心都快氣哭了,小臉蛋憤怒的通紅。

    許蓉妃美眸一閃,目現堅毅之色,正要開口的時候。

    旁邊忽然傳來一個清朗聲音:

    “妃妃讓你們滾,就趕緊滾,否則....留下命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