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816章 前恭后倨

    天荒星,千丈高峰林立、兇獸咆哮、無比枯寂荒蕪的山脈深處,有一座山谷。

    而山谷內有古老的祭壇聳立著。祭壇五方,各立著五根高大的石柱,上面刻繪著眾多符文,一股蒼茫荒涼的氣息,從中傳出。

    這座祭壇,占地百丈,可見當年是何等極盛。但現在,雜草叢生,斷井頹垣遍地,顯然有無數人,沒人到過此地。

    “嗡!”

    忽的,一道五彩光芒亮起。

    虛空現出一個巨大的黑洞,從中走出一個黑衣黑發黑瞳的青年,青年一出現,就閉上眼睛,深深吸了口氣。

    “轟隆。”

    就像太古暴龍喘息般,他這一口氣,足足吸了一刻鐘,才慢慢停止。整個山谷內,都回蕩著激烈的風暴,宛如十二級大風刮起。

    “好濃郁的靈氣,是昆墟的十倍,是地球百倍。我終于來到天荒星了。”

    陳凡緩緩睜開眼。

    他全身璀璨,每一個細胞,每一處神竅,都在貪婪的吸收著外界的磅礴精氣,幾乎彈指間,就能感到陳凡的氣息強盛了一絲。

    陳凡此前,就像一個饑餓已久的人,長期處于缺乏營養狀態。地球的靈氣,根本不夠用,所以修行慌忙。這一踏入天荒星,修為立刻開始暴漲,幾乎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向上攀升。

    他每戶一口氣,靈氣都凝聚為實質,化作雨滴。

    “若我重生在天荒,恐怕一年就能修成先天,三年內就能成金丹。”

    陳凡搖了搖頭。

    他打量周圍,忽的輕咦一聲。

    “奇怪,這里應該是古華夏修士重地,他們若想重回地球,必然要保護好傳送陣,怎么感覺無比荒蕪,廢棄已久?”

    陳凡眉頭微皺,心中閃過一絲不妙。

    從天路走來,尤其最后這幾程露,陳凡已感覺到不對。古華夏修士們,仿佛徹底放棄了天路,但這不應該。地球還有神寶,還有云天宮,還有眾多后裔。連瑪雅族都萬里迢迢回來,華族修士,怎么如此干脆放棄?

    “莫非出事了?”

    陳凡目光一閃,將神念釋放出去。

    邁入凝丹期后,陳凡的神念何等浩瀚,足以籠罩方圓五百里。他的神識肆無忌憚向周圍蔓延,立刻感應到,許多兇獸在奔跑咆哮,甚至有先天靈獸的氣息,但陳凡并未理會,繼續探索。

    “東方,三百里處,有打斗的氣息,看樣子,其中一方是人族。”

    陳凡一頓,直接沖天而起,化作一道金虹向東方飛去。

    他速度極快,達到十倍音速,幾乎彈指間,就來到三百里外。此時不用神識,陳凡都能看到,正有七八個男女,在被狼群圍攻。

    這些兇狼,各個都有三四米長,壯如犀牛,渾身銀白色,可以口吐冰刃,駕馭風雪。每一頭實力,都媲美通玄期修士。而且數量眾多,足有上百頭。而那七八個男女,年齡都不大,不過二十左右,面對上百頭兇狼,卻絲毫不慌。

    他們都有通玄修為,各自祭出法寶。

    一道道火球、風刃、金箭,牢牢抵御住狼群的攻擊。舉止很有章法,配合默契。尤其為首一男一女,都是神海期修為,每一擊劈出,都擊斃一頭通玄兇狼。

    “修仙者。”

    陳凡眼睛一瞇。

    這群少男少女,若放在昆墟界,都算得上七大上宗精英弟子,但陳凡隨便荒郊野外,卻能遇見,不愧是天荒星域。

    不過陳凡看出,盡管這些少男少女,還能抵抗。但長久拖下去,終究有法力耗盡的一刻,到時候,恐怕除了為首男女外,所有人都要死在狼群手中。

    想了想,陳凡直接沖下去。

    他不是什么樂于助人的好人,但初到天荒,總得找幾個人了解消息。

    “嘭。”

    一個十六七歲,穿著雪白貂裘,嬌俏可愛的少女,揮手祭出火符,打出一道十丈長的火芒,將兩頭兇狼逼退后,忍不住大口喘氣,嬌聲道:

    “紅提姐,我手上的符箓只剩下三張了,法力也快用光了,家族的支援什么時候到啊?”

    另一邊的幾個青年男女,也連忙道:

    “是啊,凌少,紅提姐,我們的法力也只剩小半了。才擊殺三四十頭冰狼,剩下還有一百多頭呢。若家族支援不到,我們恐怕撐不了太久。”

    為首身材高挑,容貌清冷絕艷的女子,輕蹙秀眉:

    “信號已經發出去,以朱魘城到這里上千里的距離,家族高手想趕來,還要半個時辰。”

    “什么?”

    眾人絕望。

    他們才支撐十分鐘,就快油盡燈枯了,根本支撐不了半個時辰。

    貂裘少女不由絕望:“紅提姐,你和凌哥兩人突圍吧,不照顧我們。這些冰狼完全擋不住你們。”

    其他幾人,盡皆沉默,顯然不希望叫紅提的女子獨自逃離。

    名叫凌少的華服男子,也望來,眼露詢問之意。

    穆紅提眼底現出一絲掙扎。

    以她和凌少神海境修為,完全可以御器飛行,直接離開。這些冰狼完全沒法奈何她們。但想要帶著其他五人平安離開,顯是奢望。

    ‘罷了,再拖一下吧,實在不行,我就將小云救走。’

    穆紅提心中暗嘆。

    眾人正氣氛沉寂時,叫小云的少女,忽的叫了出來:

    “你們快開!”

    眾人抬頭,就見到一道金芒,從極遠處風馳電掣而來,帶起轟鳴聲響。那金芒一頓,從中現出一個黑衣青年。只見青年抬手一指。

    漫天元氣,化作無數道風刃,鋪天蓋地降下。

    “噗噗噗。”

    足有四米長的風刃,足足數百道,瞬間就把百丈范圍全數籠罩。上百頭冰狼,幾乎未發一聲,就被眾多風刃切成碎片,鮮血滿地。便是那頭神海境的冰狼王,也沒支撐多久,也頃刻嗚呼而死。

    “先天修士!”

    諸人眼瞳一縮。

    有這種威能,抬手操控天地的,除了先天還有誰?

    穆紅提微微一頓,驚訝陳凡的年輕,但還是立刻上前,躬身道:“朱魘城穆家穆紅提,拜見前輩,多謝前輩救命之恩。穆家必有重謝。”

    其他人也反應過來,慌忙上前。

    陳凡眸光掃過。發現其他男女,都很恭敬。但為首的華服男子,卻顯得態度有些散漫,對陳凡只是微微一拱手,語氣也不咸不淡。

    不過陳凡并未計較些,問道:

    “本座名陳北玄,剛剛出關,不知道這里是什么地方?附近有何人族聚集地?”

    眾人都是一愣,沒想到陳凡問這個。

    穆紅提落落大方道:

    “稟告前輩,這里是北寒域朱魘城附近的絕寒山脈,離得最近的朱魘城,據此有一千里,我等就來自朱魘城,前輩若不棄的話,可以隨我們一同回去。我家族一定對前輩感激不盡。”

    “好。”

    陳凡干脆點頭。

    接下來,眾人收拾了一下,開始返程。

    從交流中,陳凡知道。

    北寒域方圓數十萬里,便是一位先天強者,也得不眠不休飛行一個月。北寒域中,各族林立,宗派云集,還有諸多修仙家族。但地位最高的,則是北寒王城中的北寒王。

    北寒王坐鎮北寒域,據說修為功參造化,已存世數千年,無人敢敵。整個北寒域都是他的領地。各城城城主,都由北寒王城冊封。

    而這群人,則來自朱魘城的修仙家族。穆家、張家、云家等等,皆有先天強者坐鎮,修仙者輩出。他們本來帶著一大批侍衛,出來游玩,卻一不小心遇見冰狼群。

    在戰斗中,眾多凡人侍衛都死亡,他們一路逃出數十里,還是被冰狼群追上。

    除了穆紅提外,以為首華服青年地位最高,名叫張凌風,乃是朱魘城城主之子。據說朱魘城城主,有先天后期修為,已活了三百多歲。

    “陳前輩沒有家族、宗門?不如來我城主府做供奉。我父乃是北寒王親封的朱魘城主,這方圓三千里,都是我父轄地。各種靈石、丹藥絕對不缺,若立下大功,還可賜予金丹級功法。”

    知道陳凡是散修后,張凌風立刻熱情起來。

    但他哪怕招攬,語氣中還帶著一絲高高在上,仿佛讓陳凡當供奉,是一種恩賜般。

    ‘城主就是先天后期。那幾個修仙家族,也有先天坐鎮,區區一城就有不下十個先天,這天荒星的高手,看來比我想象的多。’

    陳凡想著。

    不止張凌風,其他幾大家族的后輩,也向陳凡拋出橄欖枝,包括穆紅提,都明里暗里給出條件。不過他們顯然和財大氣粗的城主府有些差距。張凌風露出矜持笑容,勝券在握。

    ‘翻閱金丹級功法的機會,除了那些修仙大派,只有我城主府才能給出來。只要是散修,絕對沒法拒絕。他們這輩子,恐怕都沒摸過金丹級功法。’

    張凌風傲然。

    其他幾人,顯然也清楚,很快就默然。

    陳凡正笑著要拒絕時。

    穿著雪白貂裘,名叫云依兒的可愛少女,忽的開口:

    “前輩...是華族人嗎?”

    所有人頓時一靜。眾人的目光齊齊望來,帶著驚疑震撼。陳凡微楞,華族是華國人自稱,天荒星域的人怎么知道?莫非與古華夏修士有關?他想了想,點頭道:

    “不錯,我是華族人。”

    陳凡話一出。

    他明顯感到,這群男女看他的目光,瞬間變化。原先殷勤招攬陳凡的各家族大少,立刻態度冷淡下來。張凌風更是搖頭走開,明顯不屑,便是穆紅提,都不由露出一絲遺憾。

    這種態度轉變,讓陳凡眉頭輕皺,越發感覺不對。

    這時,天空中,一道道光芒浮現。朱魘城各大修仙家族的支援來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