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819章 玄冥魔女

    當話音落下時。

    拍賣廳先是一靜,然后迅速沸騰,各大家族、商會、散修前仆后繼,瘋狂舉牌,甚至連先天強者都出手。

    “三萬靈石。”

    “三萬五千靈石”

    “四萬靈石...”

    幾乎彈指間,價格就突破五萬,向著十萬攀升,無數圍觀者咂舌。那些小家族、小商會的代表們,都面如土色。

    十萬靈石,純以資源算,足夠一位神海沖擊先天了。在朱魘城內,可以買下十畝地,建起千間樓房,更可以雇傭一位先天修士做保鏢。除了修仙家族,和那些大型商會外,個人根本出不起,一般的先天修士都未必有這身價。

    陳凡放出神念,掃視拍賣廳。

    繪制在墻壁上,屏蔽神念的法陣,根本無法阻攔他。他的神識穿過一個又一個包廂,感受到一股又一股先天氣息。

    有熾熱如神火,有清冷似明月,有縹緲如云。顯然都是各大修仙家族的老祖們,他們悄然而來,陳凡甚至在其中,感應到與穆紅提氣息相似者,估計是穆家老祖。

    陳凡吞噬完精神核心后,如今神念大成,凌駕于金丹之上。這些人根本無法察覺。而此時,一個隱蔽包廂中。

    正有一個膚如凝脂,風華絕代,容貌傾世冷艷的黑裙女子端坐。

    在她背后站著一個老者,老者氣息陰冷,如龍涌動,赫然是一尊先天強者。但此時卻束手恭立,目光落在女子身上,無比敬畏。

    “沒想到小小朱魘城,竟有如此完美品質的靈丹,看這手法,不比王城的謝大師差多少。”

    黑裙女子淡淡道。

    女子只提了一句,就不再關注:“這一次,前來絕寒山脈的人,你查出來了嗎?”

    “稟大小姐,北寒域六大洞天中,除了我們玄冥洞天外,天芒殿、陰陽學宮都有嫡傳前來,據說,連北寒王族都有來人。”老者恭敬答道。

    “哼,都是沖著絕寒真君的遺藏而來。絕寒真君當年距離元嬰只差半步,乃是無敵北寒域的存在。他的遺藏,不知道多少人在打主意。”

    黑裙女子冷哼:“其他寶物都我不要,但誰敢和我爭古冥寒珠,我林舞華必殺之。”

    她聲音冰寒如雪,尤其最后一句時,眸射寒芒,周身有滾滾黑濤隱現,似極地寒風,凍人體魄,整個包廂都為之一寒。

    “是,大小姐。”

    老者深深低頭。

    天元丹的爭奪,在先天老祖們出手后,陷入白熱化。

    “十五萬靈石,老夫出十五萬靈石,請各位道友給云某一個面子。”

    一個蒼老的聲音,從包廂中傳來,只見那人推開門,現出皓首白須的容貌。他周身有云氣涌動,與天合一。

    “是云家老祖。”

    下面有人驚呼。

    這可是跺跺腳,朱魘城震動的大人物。云家老祖自從修成先天后,已經有幾十年沒有公開露面了。但他的修為,卻無人不知。

    其他包廂中的老祖們,互相對視,心中衡量。

    二十萬靈石已經翻倍,再加點都可以買一枚寶丹,再爭下去顯然不劃算,不如賣給云家老祖一個面子。

    云家老祖正露出笑容時,突然一個清冷聲音傳來:

    “三十萬。”

    “誰?”

    云家老祖驚怒。

    樓上樓下也詫異,這是公然打云家老祖的臉,誰敢這樣猖狂,而且一加就是加十萬,明顯志在必得。云家老祖也明白,他袖袍鼓起,眸光陰冷,怒視對面。

    “云老二,王城一別百年,怎么連故人都認不出來了?”

    對面包廂門推開,走出一個氣息陰冷的老者。他鷹鉤鼻,瘦長臉,掛著陰測測笑容。

    “陰先生?你不是王城林家供奉,追隨在林大小姐身邊嗎,怎在這里?莫非包廂里那位,就是林大小姐?”

    云家老祖一驚,猛地想到什么,頓時大汗淋漓。

    “不錯,我家大小姐要拍下此丹,作為成年禮物送給九小姐。怎么,云老二你要從大小姐手中橫刀奪愛?”古先生冷笑。

    “不敢,不敢。”

    云家老祖嚇得滿身冷汗。

    他堂堂先天強者,云家老祖,竟然因一句話,而如此驚懼。

    實際上,此時整個拍賣廳,都無人敢言。

    “王城林家的大小姐?那可是林舞華啊,傳說她拜入玄冥洞天大長老門下,是玄冥派這一代嫡傳,早修成先天,有玄冥魔女之稱,不少老牌先天都因為觸犯她,被她辣手殺了。”

    有人咂舌。

    穆紅提也臉色冷峻。

    林家本就是王城大族,有金丹老祖坐鎮。至于玄冥派,更是北寒域六大洞天之一,比之穆紅提拜入的青陽宗,不知強多少,乃是真正大宗。這樣的天驕魔女,豈是朱魘城的小家族敢招惹?

    最終,云家老祖滿臉賠笑,恭敬告退。

    十枚天元丹,被林舞華以三十萬靈石拍下。陳凡沒看接下來的拍賣,接過靈石就離開。只是走之前,金烏堂的人,看他的目光很是異樣。

    出了金烏堂,陳凡慢悠悠走著。

    這兩天,他主要熟悉環境,順便打探華族消息。

    ‘據說,華族是被放逐的種族,大部分居住在極北的古華城。生而體質懦弱,資質愚鈍,沒有修仙天賦。都說華族被上蒼詛咒,族中修仙者寥寥無幾,奇怪,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陳凡眉頭微皺。

    他決定過段時間,就起身去‘古華城’一趟。

    陳凡正走著,忽的步伐一頓,望著前方。這時周圍變得赤茫茫一片,全是霧氣。前一刻還在吵吵嚷嚷的街道,下一刻,就仿佛來到另一個世界。

    幻境!

    有人布下法陣,將陳凡拖入幻象中,與現實隔絕開來。

    “顧家顧韓辰,見過閣下。”

    紅霧中,走出一個高大魁偉的青年。

    青年眉毛如劍,發須皆紅,整個身體像一個火爐,向周圍熊熊燃燒,赫然是火系神通已成,直追先天。在青年背后,一位位通玄神海修為侍衛,自紅霧中魚貫而出。

    “你們想干什么?”

    陳凡不動聲色。

    “自然是為了閣下手中的三十萬靈石。這筆錢,足以拍下寶丹,非閣下能獨享。順便請閣下將剩余的天元丹交出,并且告知此丹來歷,我絕不相信閣下得此神丹,會全部賣掉,手中必有保留。”

    顧韓辰咧嘴一笑。

    “如果我不呢?”

    陳凡低眉。

    “那你只能隨本公子去天火城走一趟了。你也別想打著求救的主意。我天火顧家,以煉火布陣著稱。這法陣乃家族老祖親手布下,便是朱魘城主,都輕易沒法發覺。”

    顧韓辰臉色一冷。

    周圍的眾多顧家人,都虎視眈眈,一雙雙眼睛露出貪婪之色。

    三十萬靈石啊。

    這簡直是天文數字,便是一個修仙家族拿出來,都得元氣大傷。陳凡在他們眼中,就是個移動金庫,更不用說天元丹了。

    紅霧中,一股股氣息沖天而起,籠罩方圓百丈。

    在場足有數十位修仙者,陳凡只是一個凡人,似乎絕無抵抗之力。

    “你們來之前,金烏堂就沒有告訴你們,我的身份嗎?”陳凡忽的一嘆。

    “什么身份?”

    顧韓辰一楞。

    “關于...天元丹,是我自己親手煉制的身份。”

    陳凡燦爛一笑,露出潔白皓齒。

    他話一出,周圍人盡皆失笑,仿佛聽見什么天大笑話般。只有顧韓辰猛地臉色一變,心中不妙,但已經遲了,只見陳凡輕輕踏出一步。

    “轟!”

    整個法陣幻境,都為之一動。

    一股無比兇殘的氣息,從陳凡身上傳來,瞬間充塞虛空,他仿佛太古暴龍蘇醒般,無窮恐怖的威壓,在周身凝聚。

    “嘭嘭嘭。”

    幾乎剎那間。

    那些顧家侍衛,直接承受不住威壓,當場爆體。只有顧韓辰還勉強支撐著,跪趴在地上,渾身顫栗。

    顧韓辰勉強抬眼,就見到陳凡一步步而來,整個虛空在他腳下,都發出咔吱咔吱的聲音,明顯是法陣承受不住,要破碎。

    ‘該死的,這哪是什么凡人?明明是一位先天強者,而且是極其恐怖的先天,絕非我顧家能敵,金烏堂騙誤...’

    顧韓辰心中咆哮。

    他想求饒,可是陳凡怎會心軟,直接一道風刃打出,將顧韓辰凌空切成兩半。然后伸出雙手,往虛空一撕,幻境破碎,紅霧消散,陳凡眼前猛地現出一個赤袍老者。

    老者正盤腿而坐,注入法力進身前陣圖,運轉法陣,一見到陳凡,就滿臉駭然:

    “道友住手,請聽我一言...”

    “死。”

    陳凡絲毫不留手。

    他一掌拍出,璀璨的金光凝聚,化作丈許大小的掌印,如神金鑄造,凌空拍下。赤袍老者連一言都未發出,當場就被拍成肉餅,連神魂都化作齏粉。

    對付這樣的普通先天,陳凡根本不需要出第二招,吹口氣都能斬殺。

    殺了顧家老祖后,陳凡目光冷冷望向金烏堂方向:

    “交易全程,只有你們知道我身份,顧家卻找上門來,明顯是在借刀殺人。真以為我陳北玄好欺嗎?”

    陳凡身形一晃,直接從原地消失,向著金烏堂飛遁而去。

    他要大開殺戒。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