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824章 誰是,陳北玄?

    宴會依舊在舉行。

    但陳凡所在一方,卻清冷寂寥,周圍人如避蛇蝎逃開,不愿沾染陳凡。青陽宗作為仙門,傲立北寒域足足有五千年之久,威震周圍數十城。代代真君輩出,修士如雨。

    這樣的大宗門,誰敢招惹?陳凡雖是先天,但在這等恐怖勢力面前,簡直彈指就被碾碎。

    吳家少主等人,更恨不得不認識陳凡,躲得遠遠,怕被牽連。連云依兒都雙眼通紅,被家中長輩拖走。

    “陳前輩,晚輩就祝您神威蓋世,力壓青陽了。”

    張凌風一拱手,大笑而去。

    等所有人都離開后,只剩下丁老與穆紅提還站在那。穆紅提皓齒明眸,清麗絕世,宛如搖曳的仙蓮。她一言不發,靜靜望著陳凡。

    “你怎么不走?”

    陳凡道。

    “你為什么要殺人?不知道那是青陽宗的弟子嗎?”

    穆紅提忽的開口。

    “以下犯上,辱我華族。殺了就殺了,若青陽宗敢來,一并屠滅就是。”陳凡淡淡道。別人以為他是口吐狂言,丁老卻微微一顫,想起陳凡身份。這可是一尊金丹真君啊,還如此年輕,說不定真能踏平青陽宗。

    穆紅提不再說話,只是眼眸中,不由露出一絲失望。

    “罷了,你既然不聽,那就算了。”

    穆紅提幽幽嘆了聲,轉身離去。

    最后,只剩陳凡獨坐。

    大殿深處。

    “那個華族的小家伙,有些能耐,不僅一掌殺了胡昆昊,還在張洞虛的威壓下,不退半步,膽色可以。”

    白秋兒紅唇如火,眸現秋波,體態妖嬈。

    臺下發生這么多事,這些坐在臺上的年輕一輩強者,怎么會不清楚?只不過他們俯瞰天地,淡然旁觀,絲毫不插手。

    “胡昆昊算什么?青陽宗這一代,只有玄青子勉強可看,但也就那樣。”古靈子輕蔑一笑。“倒是華族能修成先天,讓我驚訝。”

    他背后雙翅收起,神輝內斂,但根根發須依舊如銀芒鑄成,俊美似天神。

    “再成先天又如何?下等種族終究是下等種族,血脈限定,無法修成金丹。他再怎么修行,只會步步艱難,根本跟不上我等步伐。況且到時候玄青子一至,他是否有命活下來,還是兩說。”

    趙清塵淡淡道。

    他穿著黑色袍服,上面繡著一頭巨大的吞天蟒蛇,巨蟒通體雪白,在衣袍上盤起如山,巨嘴張開,似要吞噬天地。

    周圍眾天驕,近半注意力落在他身上。

    北寒王族傳說是上古兇獸‘吞天蟒’的后裔。那吞天蟒乃是至強兇獸,成年可力撼元嬰。血脈無比強悍,神通兇悍,趙家憑此力壓北寒域,被尊為王族。趙清塵在眾人中未必最強,但絕對最難招惹。

    “說起來,我們北寒域年輕一輩,除了那幾個變態妖孽外,泰半聚在這里。真君遺藏,基本就在我等之中誕生,不如大家商量,平分遺藏如何?”

    楚天域端酒笑道。

    “我只要古冥寒珠,誰敢搶就先問過我手中的天冥劍。”

    一襲黑衣似暗夜女王的林舞華冷聲。

    “古冥寒珠是遺藏中最珍貴寶物,可煉制天寶,憑什么歸你?”

    莽古冷笑。

    林舞華眼眸中寒芒一閃。

    哐當。

    虛空劍鳴,震動神魂。一絲絲陰寒劍氣,宛如來幽冥,纏繞在眾人心頭,就仿佛無形的寶劍出鞘般。

    天冥劍!

    有人面現忌憚。但更多人,卻躍躍欲試。

    如古靈子、莽古等,都目現神芒,臉帶冷笑,絲毫不退,恐怖的氣機在周圍凝聚。旁觀先天老祖們,不由感傷。

    與這些年輕王者、天驕比起來,他們雖多活幾百年,卻根本不夠資格做對手。

    至于陳凡,早無人理會。在諸多北寒域天驕眼中,他這等小卒,如螻蟻沒什么區別。只有白秋兒,不時眸光瞄向陳凡,饒有興趣。

    酒宴結束后,陳凡回到金烏堂。

    期間,穆紅提登門過一次,沉著臉一言不發,只是遞上一份名冊。上面是青陽宗從宗主到長老,以及各大頂尖先天的詳細資料,還有一份從朱魘城離開的地圖。

    “立刻離開朱魘城,越快越好,玄青子要來了。”

    穆紅提臨走前說了一句。

    陳凡知道,她這是在還自己救命的人情。

    “可惜,區區青陽宗,一兩個金丹,又怎讓我畏懼?”陳凡搖了搖頭,將資料隨手扔到一盤。繼續盤腿煉氣。

    周圍道道凝如實質的靈氣,化作白練,灌輸進陳凡體內。更有一株擎天神樹,在背后隱現,每一根枝干,都深入虛空,汲取其他世界的精氣。

    天荒星域確實是修煉大星。

    才在這里待上十幾天,陳凡就感覺比地球三個月收獲還多。宛如明珠的璀璨元丹,在他丹田中提溜溜旋轉,每時每刻,都在變大。甚至隱隱有一條鯤鵬,和一尊龍首神人浮現。

    他的修為,也在與日俱增。以現在速度,最多半年,元丹就會凝練到,到時陳凡就可歷經雷電洗禮,一舉凝成上上品金丹。

    ‘但這樣的金丹,不是我想要的。再是一品又如何?不修成神品乃至圣品,日后怎么和各大圣地神教的圣子、神女們比肩而戰?如何鑄道基渡仙劫?’

    陳凡眸光一閃,睜開眼望向絕寒山脈。

    那里有絕世天材‘古冥寒珠’,里面的萬載玄冥氣,足以讓他凝練超品金丹的把握提升一成。

    “但還不夠,我需要更多,更多的天材地寶!”

    陳凡閉上眼。

    若只是修成金丹,留在地球也可以,大不了多花十幾年功夫。但只有天荒星,才有那些天材地寶,絕世天料乃至神料,可鑄就無上道基。

    時間在陳凡修煉中,一分一秒過去。

    很快。

    消息傳來,絕寒山脈深處的寒潮,開始消退了。

    當這消息一到朱魘城。一道道浩瀚的氣息,就從朱魘城中沖出,化作貫穿天地的虹光,向絕寒山脈射去。顯然是那些天驕王者們出動了。

    不少人看到銀芒舞空,黑水滔滔,白練橫天。其中現出古靈子、林舞華等人身形。

    除了這些天驕們外,許多先天強者同樣跟著而去。最后,連普通修仙者都蠢蠢欲動,他們雖不敢奢望古冥寒珠之類靈寶天料,但撿到一兩件靈器,又或丹藥、功法,那就中大獎了。

    最后,整個朱魘城,近半的修仙者,傾巢而出。

    “真君,絕寒遺藏開啟了。”

    丁老前來報告。

    “好。”

    陳凡睜開眼,鯤鵬和雷澤虛影從他雙眸中一閃而過。真正的戰斗,終于要開始了。

    陳凡收起氣息,化作平凡,大步踏出金烏堂,向絕寒山脈行去。他沒有焦急,根據消息,每次遺藏開啟都需要時間。

    一路上。

    陳凡看到許多修仙者,其中甚至有筑基期的低級修士。

    駕著一輛角馬、虎獸,就敢深入絕寒山脈。天空中,更有一艘艘巨大的浮空船。動輒長達數十丈上百丈,上面氣息震天,威壓數里,顯然是先天老祖的座駕。浮空船上,有云家、吳家等標志,但更多的,則是陌生先天。

    陳凡一步步走著,他每一步都橫跨百米,宛如尺度丈量,穩定的向絕寒山脈而去。

    越往山脈深處,遇見的修仙者越少。敢到里面的,至少都是神海修為,不時還看到一道道虹光閃過天際。

    “殺!”

    到這里,戰斗廝殺開始出現。

    哪怕還沒見到真君遺藏,但也有些修仙者開始殺人奪寶,乃至一言不合都戰斗。陳凡氣息內斂,如同凡人。不少人見他可欺,就直接沖了上來,自然被陳凡隨手一巴掌拍死。

    半日之后,陳凡終于進入絕寒山脈核心。

    此時,一座高達百丈的天門,出現在陳凡面前。那天門古樸大氣,遠離地面,高懸在天空中。上面波光粼粼,閃耀空間波動,透過天門,還可以看到一片白茫茫,似連通著一個冰雪世界。

    而在天門下面,諸多修仙者正云集在那里,互相虎視眈眈望著。

    絕寒真君的洞府,終于到了。

    “陳前輩?”

    一聲嬌呼傳來。

    陳凡抬頭,就見嬌俏可愛的云依兒站在一個山峰上,對他招手。在她身邊,穆紅提、張凌風等人,正詫異望來。

    陳凡想了想,終究走過去。

    “你怎么來了?不是讓你立刻離開朱魘城,走的越遠越好嗎?玄青子已經對你發下追殺令,說遇見你必殺的。”

    穆紅提無比焦急,悄悄傳音。

    “他若敢來,殺了就是,無需當心。”

    陳凡淡然回應。

    穆紅提急的跳腳,差點就想砸破陳凡腦門,看他的腦袋是不是花崗巖做的,這么頑固不化。至于張凌風,則雙手抱胸冷笑,一旁看戲。

    “這是什么情況?”

    陳凡看了看頭頂天門,問道。

    “那里面,就是絕寒真君洞府。真君在虛空中尋到一個小洞天,然后建立大門聯通。非先天修為,不可邁入此門。各大天驕,以及我族老祖等,都已經進去了。里面估計早化作修羅場,你還是別入內了。”

    穆紅提雖然氣急,終究答道。

    “陳前輩小心,修為不夠的進去,十死無生的。”

    張凌風在旁邊嘿嘿笑道。

    陳凡不答,只是對穆紅提微微點頭,就要縱天而起,飛入天門中時。遠處,忽有一道青虹,宛如青龍舞空,極速爆射而來。

    見到那青虹的剎那,穆紅提臉色蒼白如雪,再無血色。

    “誰是...陳北玄?”

    一個聲音,伴隨青虹,震天動地。rw

    ,歡迎訪問大家讀書院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