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827章 滾出去,否則死

    “你是誰...咦,你不是那個華族先天嗎?剛才化作金虹的那人在哪里?”

    林舞華上前一步,寒聲質問,忽的輕咦。

    她認識陳凡,曾在城主府中見過,是以驚詫。

    剛才那道金虹,橫貫天地,撕裂長空,無比囂張桀驁。至少也是凝丹期以上修為。林舞華已將那人視為不世大敵,根本不相信,陳凡就是那人。

    陳凡背對她,一言不發,抬頭望著百丈仙殿,眸中無數道符文閃耀。他已將神念滲透入虛空,在參悟仙殿周圍的法陣。

    “找死。”

    林舞華眸光一冷。

    她作為玄冥洞天行走,劍試天下,便是修仙家族的老祖見她,都畢恭畢敬。區區一個華族先天,怎敢不答話?

    一道黑水真勁,在她掌中徘徊,要化作鎖鏈將陳凡束住。

    這時,虛空中,又一道劇烈聲響。只聽噼里啪啦的聲音,林舞華轉頭,看到無窮罡風寒潮中,一個銀色身影猛地沖進來。

    古靈子!

    他竟然也來了。

    古靈子籠罩在銀輝中,一身銀甲,雙翅璀璨,發須如白銀鑄造。但他身上,一道道深可見骨的傷痕,密布體表。顯然是誤入殺陣,被金丹禁制斬傷。

    但哪怕這樣,古靈子依舊脊背挺直,雙瞳冷冽。

    ‘先殺古靈子。’

    林舞華迅速做出決斷。

    比起陳凡,古靈子才是她大敵。這位銀靈族的年輕王者,身負絕世血脈,天生就掌控四大神通。雖然受了重創,但依然可怕。林舞華深知他的潛力,上一次若非依仗天冥劍神威,自己恐怕還要弱半籌。

    “哐當。”

    虛空劍鳴,一道幽冥劍影在林舞華背后浮現,殺氣森森。

    古靈子瞳孔一縮,他沒想到。仙殿中竟然只有自己三人,尤其還有死對頭林舞華。不過古靈子絲毫不懼,冷笑一聲,手中一道銀輝亮起,化作丈許長,凝成一柄絕世神矛。

    大戰一觸即發。

    但緊接著,再次響起咔嚓咔嚓的聲音。

    一個三米大漢,猛地擊穿罡風,他渾身肌肉虬結,宛如鐵鑄,帶著百戰余生的鐵血之氣。天芒洞天行走,莽古!

    一見莽古到,無論是林舞華還是古靈子,都投鼠忌器,怕被人漁翁得利。三人正想開口,一道道人形,接連沖破罡風。

    王城楚家少主,楚天域。

    陰陽洞天行走,白秋兒。

    北寒王族,趙清塵...

    到最后,數十位先天修士聯手,直接破開法陣,同樣踏入。一時間,仙殿前,天驕云集,修士如雨。在這里,修為最弱的,也是先天后期,張洞虛稱霸一城,此時在人群中,默默無名。

    “林舞華,看來你我一戰,只能壓后了。”

    古靈子一笑,收回手中長矛。

    林舞華冷哼一聲,背后劍影同樣斂入虛空。

    “之前那人呢?”

    莽古沉聲道。

    大家本準備按部就班,一層層掃蕩過整個洞天,最后再踏入仙殿,一爭寶珠。卻被陳凡打亂了所有計劃,怕被搶先,不得不提前沖來。

    許多人身上都如古靈子般,傷痕道道,如林舞華這樣身具空間秘寶終究是少數。張洞虛等人臉色更不好看,為了沖破外層法陣,他們至少隕落了七八個先天。

    “我來此時,那人就消失了,只剩下他。”

    林舞華惜字如金。

    眾人隨著她的目光,望向陳凡。

    面對諸多天驕、強者,陳凡仿佛毫不在意,依舊背負雙手,站在仙殿大門前。神念似八爪魚般,一層層解析仙殿法陣。

    看到陳凡氣息低微,又一副華族面孔,許多人都目現輕視。

    “眾所周知,這座仙殿乃是絕寒真君,以無上法力鑄造,其上遍布禁制殺陣。曾經有一位金丹真君硬闖,被絕寒冥氣凍成冰雕。那人絕不可能在指掌間,就沖入仙殿。”趙清塵侃侃而談。他威嚴深重,雙瞳直視陳凡,以命令語氣:

    “告訴本座,那人去了哪?有什么陰謀?”

    陳凡絲毫不理。

    趙清塵臉色一僵,他作為北寒王族,什么時候吃過這種癟。

    白秋兒在旁邊捂嘴一笑,她笑的花枝招展,雪白的胸脯,從胸口紗衣中露出,纖細腰肢迎風彎折,似要斷掉般,引來無數目光。

    “小兄弟,你若告訴我們,之前那道金虹到哪里去,姐姐有好處給你哦。”白秋兒聲音嬌媚,拖著長長尾音,像貓爪般,輕輕撓著人心臟。

    陰陽洞天,修習魅惑之術,白秋兒作為洞天行走,略施小技,就能讓先天俯首。

    可惜陳凡依舊不答,始終背對眾人。

    這一次,連白秋兒臉色都微變,冷了下來。見白秋兒也碰了一鼻子灰,林舞華反倒對這華族青年,高看了一眼。

    “不知死活的東西,連十七王孫殿下和白仙子問話,都敢不答。”

    一位紫袍老者,冷哼一聲,雙手如鷹爪般,拉出十道長長的紫黑色芒光,帶著陣陣腥風,猛地抓向陳凡。

    沼山城毒龍紫家老祖。

    這位名叫紫驚鴻的老者,修為已達先天后期,一手毒龍勁,無比狠辣。他曾經憑借毒龍勁,生生毒斃了一尊絕世先天,立下毒龍紫家的威名。

    “嘭。”

    十道指芒,一撞入陳凡十丈虛空,就憑空消散。

    “這是?”

    眾人瞳孔一縮。

    諸多天驕都是年輕一輩最頂尖人物,眼光何等毒辣?楚天域眉頭一皺:

    “領域?你已凝聚元丹,是一位凝丹修士?”

    許多人臉色瞬間難看。凝丹修士罕見,便是一個宗派中,都不超過十人。如朱魘城之類,更幾十城都未必出一個。更何況,陳凡還是華族人。

    “好,看來本王低估你了,之前那道金虹,就是你吧。”

    趙清塵聲音中,壓抑著一絲怒氣。

    林舞華、古靈子等人臉色都不好看,沒想到她們竟然被陳凡外表欺騙了。這個華族少年,扮豬吃老虎,竟是一位凝丹修士。

    不過他們并不懼怕,身為北寒域年輕一輩最強者,凝丹他們又不是沒戰過。

    “立刻退開!”

    莽古踏前一步,聲如雷震。

    諸多天驕,同樣眸光冷冽,直視陳凡。

    在這么多年輕一輩王者面前,若是普通凝丹修士,恐怕早大汗淋漓,慌忙后退。但陳凡卻毫不變色,反而淡淡道:

    “我給你們半刻鐘時間,從我面前消失,否則,都要死。”

    他說話語氣,就好像吃飯喝水般。眾人先是一愣,然后發出哄堂大笑。楚天域嗤笑:

    “你以為你是誰?金丹真君嗎?便是一位真君在此,面對我等諸人,也得退讓三分,何況你區區一華族凝丹。若你是北寒王,或六大洞天掌教,我等自當恭從,可惜你什么都不是,只是一下等種族罷了。”

    “不錯,小兄弟,人貴在認清自己。”

    白球兒搖頭。

    其他人盡皆冷笑。

    仙殿前,數十位先天后期大修士云集,再加上七八位年輕天驕。這樣恐怖的戰力,一般金丹真未必能戰過。畢竟他們都非普通先天,各個都站在先天之境的巔峰。

    “哼。”

    陳凡直接出手。

    在他面前,眼前這些人,宛如一只小蟲子般。人什么時候會和蟲子講道理?只見一只十丈大小的青金巨掌,憑空凝聚,猛地一掌拍在紫驚鴻身上。

    這位紫家老祖,剛放出一聲驚呼,整個人就被巨掌凌空拍成肉餅。

    一掌,殺先天!

    “你在找死!”

    趙清塵等大怒。他們沒想到陳凡當著眾人面,還敢動手。

    “真龍秘術。”

    楚天域臉色一變,雙手猛地捏訣,打出一條仙光璀璨的天龍,這天龍足有上百丈,發須皆閃耀神輝,片片鱗甲凝聚,宛如真實般。猛地發出一聲震天龍吟,向著陳凡沖去。

    王城楚家,號稱有真龍血脈。

    盡管這只是臉上貼金,真龍乃是神獸仙獸,血脈怎會遺落區區天荒星呢?但楚家確實傳承龍族秘術,一旦打出,山崩地裂,撼動天地,霸道至極。

    “嘭。”

    陳凡一手負在身后,另一手屈指一彈。

    “咔嚓。”

    百丈天龍,瞬間如被重錘擊中,猛地在空中一頓,然后寸寸炸裂開來,無數仙光化作流螢,恐怖的力量,更傳遞到楚天域身上,把他打的身軀亂顫,倒退數百米。

    “不好,這人真元太過恐怖,已不遜色金丹。”

    楚天域駭然。

    他直面陳凡時,就仿佛一拳打在泰山上面,那股山崩地裂的恐怖氣勁,差點沒把他肉身都給震裂了。這樣的強者,楚天域只在族中老祖身上遇見過。

    “一起出手。”

    趙清塵神情一變,爆喝一聲。一條吞天白蟒,猛地從他背后浮現,足有兩三百丈高,化作絕世巨蛇,俯瞰陳凡。

    緊接著。

    數十道浩瀚先天威勢,瞬間拔地而起,充塞虛空,把周圍的法陣,都撞擊的咔吱咔吱作響。這些氣息匯聚,比金丹還要恐怖,似要沖破天地。

    林舞華周身浮現滔天黑浪,宛如執掌幽冥的女王。古靈子沖天而起,雙翅驚天,神矛冷冽。莽古搖身一變,化作十米巨人,腳踏天地,仿佛來自莽荒...

    一剎那間,陳凡陷入殺局。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