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829章 名動北寒域

    強烈推薦:

    此時,絕寒仙殿前,六七位北寒域年輕一代強者,橫七豎八躺著,滿身血跡,狼狽不堪。只有陳凡一人,背負雙手,立在空中,似笑非笑。

    趙清塵通體一寒。

    他沒想到,才頃刻鐘時間,自己只是激發了吞天血脈,其他人竟然全敗了。那可是幾十位先天修士啊。

    “道友法力強悍,本王自愧不如。”

    趙清塵不愧是王族,能屈能伸,低頭服軟。

    但陳凡依舊望著他,眸光冷冽。之前這人屢次羞辱華族,陳凡可沒忘記。

    “之前只是誤會,絕寒遺藏乃無主之物,道友可以任取,我等毫無異議。”趙清塵說著,心都在顫抖。他身為北寒王族,什么時候受這樣羞辱?

    陳凡不聽,踏前一步,眼中似燃起血焰。

    “道友,我乃北寒王族。我祖是當代北寒王。這里每人,都出自洞天、大族。您真要斬盡殺絕嗎?”趙清塵忍氣吞聲。

    陳凡聞言,身形微頓。

    眾人心中浮現喜色,尤其是趙清塵,眼底更顯得意。在北寒域,北寒王就是天,任何強者招惹北寒王族,都得思慮再三。

    “一件靈寶或絕世靈材,我可以饒你們一命,否則殺無赦。”

    陳凡豎起手指,淡淡道。

    “你怎么不去搶?”

    古靈子大叫。

    靈寶在任何宗派中,都舉足輕重,乃鎮壓宗派氣運的寶物。很多金丹老祖,手中都未必有靈寶存在。這些天驕,因為他們前途廣大,宗門才賜下靈寶防身。若在這里失了靈寶,回去必要受重懲。

    “不交就死。”

    陳凡一彈指,一道勁氣激.射,瞬間把古靈子打飛出去,當空就銀血噴出,噼里啪啦的一陣骨頭斷裂聲。

    眾人皆寒。

    此時才想起陳凡殘酷手段,都選擇乖乖交出靈寶,畢竟與生命相比,靈寶終究次一點。

    “呼,還好。”

    只有趙清塵暗舒一口氣。

    以北寒王族的財大氣粗,失一件靈寶不算什么。況且他回去后,就會稟報祖王,調集王族強者,前來追殺陳凡。

    ‘小子,現在任你猖狂,等我出了洞天。不但要把你撕成粉碎,更要屠你滿門,滅你全族,才消我心頭之恨。’

    趙清塵眼底閃過怨毒,表面卻越發恭敬有加。

    “天冥劍、黃金矛、厚土盾...”

    林舞華等人,滿臉心痛的將靈寶,遞交給陳凡。他們還抱有一絲希望,畢竟靈寶都屬于宗門,其上有金丹烙印,外人無法操控。

    但陳凡伸手一抹,就將這些烙印全部抹除,徹底斷絕眾人念想。

    “小哥哥,你這么厲害,人家都愛上你了呢。”

    白秋兒乖乖遞上陰陽圖,眸光流轉,妖媚動人。她紅唇如火,眼眸似水,身段妖嬈,仿佛紅顏禍水般。勾的在場男性心中一跳。

    “等你年輕二十歲,我說不定考慮收你做侍女。”

    陳凡淡淡說著。

    白秋兒俏臉一僵,陳凡這話明顯諷刺她年齡太大。

    ‘老娘才三十多歲,在修仙者中,都算年少。’白秋兒心中咬牙,恨恨瞪了陳凡一眼,搖著翹團離去。

    最后,輪到趙清塵。

    趙清塵滿臉微笑,毫無氣惱的走來,從空間戒指中,取出一件通體雪白,帶著寒霜,上面隱有巨蟒盤旋的靈甲:

    “此甲名白蛟,乃是我祖上一位血脈化形的強者,以自身鱗甲著稱。在防御靈寶中,也非常強悍,可扛金丹一擊...”

    他話語中,還帶著一絲傲然。

    能夠血脈返祖化形,那實力之強悍,在金丹中都算最頂尖,說不定直追元嬰。這件白蛟甲,絕對是靈甲中上品。

    但趙清塵話音未完,陳凡揮斷:

    “把你的戒指也給我。”

    趙清塵臉上肌肉一跳。

    空間寶物,比之靈寶還要稀少。每一件空間寶物,必是靈寶。但靈寶未必是空間寶物。在場所有天驕,也只有財大氣粗的趙清塵,才配著空間戒指。

    他咬了咬牙,最終摘下戒指遞給陳凡,已迫不及待要出絕寒洞天,稟報王族追殺陳凡了。

    但趙清塵步伐剛邁出去,陳凡忽然道:

    “我讓你走了嗎?”

    “道友是什么意思?”趙清塵神情一變,笑容漸漸收斂。“你可是說一件靈寶就可以,我還多付出一枚空間戒指。”

    “那是他們,你辱我華族,對我起殺心,可不是區區一件靈寶能抹平的。”陳凡平靜道。

    “那你要怎樣?”

    趙清塵面沉如水,沉聲道。

    “很簡單,我要你身上的吞天蟒血脈。”陳凡咧嘴一笑,露出潔白皓齒。

    “妄想!”

    趙清塵勃然大怒。

    在天荒星域,血脈是任何強族最核心最重要的機密。北寒王族之所以能橫壓北寒域,歷代北寒王縱橫無敵,全靠的是一身‘吞天蟒’的血脈傳承。失了血脈,相當于宗派失了核心功法般。尤其沒血脈,趙清塵瞬間就會變成廢人,這比殺了他還難受。

    “我不是和你商量,只是告知你。”

    陳凡淡淡說著,抬手一爪籠罩而來。

    “退。”

    趙清塵直接捏碎胸前一塊玉符。轟隆,一道璀璨白光迅速把他籠罩,瞬間化作白虹,遁入空間縱天而去。

    “虛空秘符。”

    有人低聲叫道。

    這種秘符,必須要元嬰修士才能煉制,可以傳送空間,往來千里。在北寒域極為稀有,屬于用一塊少一塊的,比靈寶還貴重,不到萬不得已,趙清塵真不愿意動用。

    “你跑不掉的。”

    陳凡雙手,直接探入虛空。眾人只看到奇異一幕,陳凡的手掌,仿佛憑空消失般,只剩下手腕依舊在。緊接著,一聲慘叫傳來,一團白光猛地被陳凡從虛空中抓出。

    白光斂去,赫然是趙清塵滿臉驚恐的身影。

    “肉身撕裂虛空!”

    那一刻,所有天驕通體發寒。

    盡管金丹就觸摸空間之道,但能以肉身撕碎真空者,無不是金丹中的最強者,乃至元嬰修士。這等存在,一步踏出,縱橫千百里之外,往來無忌,任何法陣都無法限制,神出鬼沒。不要說北寒域,便是放在天荒星,都算頂級強者。

    “這人竟然已掌握虛空大道,莫非他是一位金丹或元嬰老怪化形,來逗我們玩得?”

    林舞華瞪大眼睛。

    她絕不相信,區區凝丹可以做到粉碎真空。林舞華甚至懷疑,陳凡的外表,乃至他的姓名、包括華族身份之類,統統都是騙人的。

    其他人顯然也是這樣想,無不發自內心畏懼低頭。

    “前輩饒命。”

    趙清塵苦苦求饒。

    但陳凡豈會留手?只見陳凡一掌虛浮,抓在他天靈蓋上,一個微型的黑色旋渦,瞬間出現在趙清塵頭頂。

    吞噬神通!

    “起!”

    “咔咔!”

    只見趙清塵眼睛猛地一瞪,滿臉血管迸發,青筋凸起,似受到巨大的痛苦。眾人看到,一條條血線,受到牽引,從趙清塵身上各個穴竅浮現,匯聚到陳凡掌中。那一條條血線,呈淡白色,寒氣四溢,把周圍地面,都凍出道道霜寒。

    這個情形,一直持續了半刻鐘。

    到最后,所有血線,盡數匯聚成拇指大一團。隱約可看見,一條透明的白色巨蟒,在血團中游動,一股兇殘莽荒氣息,從上面涌現。這赫然是吞天蟒精血。

    陳凡取出玉瓶,將精血收入其中,然后將趙清塵放開。

    “噗通。”

    趙清塵跪倒在地。

    他滿臉慘白,大汗淋漓,身上氣息全無。手掌顫抖,想要支撐著站起來都做不到。眾人通體發寒,知道失了血脈,趙清塵已經變作廢人,一身修為盡去,再無修煉的可能。

    “陳...陳北玄。你廢我血脈。我族...我族絕不會饒你!”

    趙清塵顫巍巍看著陳凡,眼中不加掩飾的怨毒。

    “是嗎?讓他們來吧。”

    陳凡毫不在意。

    他一拂袖,讓眾人離去,自己轉身面對仙殿。

    林舞華等人,默默的抬起趙清塵,走出洞天核心。有人最后回頭,正好看到法陣破碎,仙殿大門開啟,陳凡邁步入其中的景象。

    ‘這一趟,真是賠了夫人又折兵啊。’

    古靈子幾人對望一眼,都看到對方眼中的酸澀。

    本以為是天驕云聚,年輕一代王者爭雄,萬萬沒想到,出了陳凡這個變態。‘還好我們沒變成趙清塵一樣。’更多人看了行尸走肉的趙清塵一眼,心中后怕。

    對一個天才來說,剝奪他最驕傲的天賦,比殺了他還要難受。

    眾天驕垂頭喪氣的踏出洞天,這奇異一幕,根本無法瞞過其他人。很快,關于洞天內的真相迅速傳開。在外等候的數千修仙者,霎時沸騰了。

    “陳北玄進了絕寒洞天。”

    “陳北玄一人橫掃所有天驕,一掌拍殺數十先天。”

    “陳北玄奪得絕寒真君遺藏,并且廢掉了北寒王族十七王孫趙清塵...”

    這每一個消息,都如重磅炸彈般,把眾人砸的頭暈目眩。穆紅提等人,更是目瞪口呆,不敢相信。然后,這則消息迅速如暴風,席卷了半個北寒域。

    六大洞天、整個王城、無數修仙家族聽聞后,盡皆撼動。

    這一刻。

    陳凡名動北寒!166網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