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833章 掌控空間

    北寒域,朱魘城內。

    陳凡一襲黑袍,黑發披肩,氣息無比平凡,如同一個普通人,一步步走在這座邊荒城池中。他這一閉關,已經是五個月之后了,與五個月前相比,朱魘城沒多大變化,無數行人摩肩接踵,不時有修士擦肩而過。

    只不過那些修士,面色都有些凝重,腳步匆匆,眼中似畏懼什么。

    陳凡走著,不知不覺,到了穆家府邸。他此來,是準備和朱魘城的幾個故人辭別,然后就前往華族聚集地的。但陳凡忽的發現,高大聳立,巍峨百米的穆府,竟然化作一片廢墟。

    “這是怎么回事?”

    陳凡微微皺眉。

    他隨手抓住一個行人詢問。

    “你不知道?五個月前,一群王都的大人到來,擊殺了穆家老祖,然后把整個穆家盡數抓走了。據說穆家嫡系數百個,無一人逃脫,那叫一個凄涼。”

    書生打扮的行人長嘆。

    “什么?”

    陳凡眉頭一跳。

    朱魘城只是邊荒小城,在整個北寒域,有成千上萬座這樣的城市,根本不起眼。王城強者,怎么會萬里迢迢來此,而且抓走了穆家人呢?

    他心中有種感覺,是不是與自己有關,但不敢肯定。

    “哎,當時的情景,我是親眼所見。不止穆家,凡是咱們朱魘城有名有姓的修仙家族。如云家、吳家、張家等,全部被抓走。他們那些先天老祖,好不容易從絕寒山脈中逃出一命,卻死在了王都大人們的手中。整個朱魘城被殺得血流成河,尸橫遍地,死了不知多少人。無數修士被抓,據說運輸的百丈飛舟,都塞滿了好幾艘。”

    書生搖頭晃腦。

    “連張家、吳家都被抓了?”陳凡這時遲疑了。“知道有什么原因嗎?”

    若抓走穆紅提一家,還可以說與他有關聯。那城主張家,和他不但無怨,還有仇。抓他們做什么?

    “不太清楚,據說王都那些大人們,在尋找一個華族人。你說咱們這朱魘小城,哪有什么華族人?這不是開玩笑嘛?大部分華族人,不都聚在極北的古華城,與這里相隔數萬里呢...”

    書生失笑,眼睛忽的掃在陳凡臉上,猛地一僵。

    “華...華族?”

    陳凡眸光一閃,神念秘術發動,就將這段對話從書生腦海中抹去。對付這種毫無修為的凡人,陳凡一個彈指,就可以扭轉他所有記憶。

    等書生清醒過來,眼前早沒了陳凡。他搖了搖頭,繼續提著食盒,向書院走去。

    而陳凡已經快速行走在人群中,臉色有些嚴肅。抓了這么多修士,又搜捕華族人,顯然是沖著他而來。

    “莫非是趙清塵一事?看來我有些低估北寒王族的反應了。”

    陳凡眸光森冷。

    盡管他和穆紅提沒什么交情,但那女孩贈他青陽宗長老的信息,又屢次好心提醒他。北玄仙尊歷來有恩必還。

    “若你被北寒王族所殺,那我就屠北寒王族一千修士,以祭奠你。”

    陳凡心下覺醒。

    他縮地成寸,幾步之后,就來到了金烏堂的總部。這座百丈大廈,依舊巍峨高聳,兩只巨大的三足金烏,展翅欲飛。

    “誰?”

    立在門口的侍衛,各個氣息精悍,赫然是通玄修士。

    但陳凡根本未理會他們,直接一步穿梭空間,來到了地下數十米深的一處囚牢中。在囚牢里,他感應到了故人的氣息。

    “陳真君?”

    一襲青衣,手上戴著道法鎖鏈的丁老,看到陳凡。猛地激動站起來。

    “你是什么人,怎敢擅闖金烏地牢?不知道這乃是我金烏堂禁地嗎?”看守地牢的,是五個陌生的神海境修士,各個面色肅然。此前陳凡從未在金烏堂見過他們。

    要知道,朱魘城的金烏分堂,也就堂主和丁老兩個神海修士罷了。這五人聯手,幾乎僅次于各大修仙世家。

    “聒噪。”

    陳凡輕輕一彈指。

    無形巨力就滾滾碾壓而來,把其中四人憑空碾成血沫。最后一人驚駭,當即就要祭出法寶,化作一道赤霞逃竄而去。

    “在我面前,憑你也能逃走?”

    陳凡輕哼。

    他動都未動,百丈空間所有元氣,猛地凝成一塊鐵板。包括這逃竄的神海修士在內的數十個侍衛,當場被無窮元氣,壓成肉餅。金丹真君掌控天空,一念可主宰千丈內的所有生命,生殺予奪,宛如神靈。

    “老朽,參見真君。”

    丁老顫巍巍拜下,老淚縱橫。

    他幾乎已經絕望,認為要老死在這片地牢中,沒想到又再見到陳凡。

    “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才離開幾個月,朱魘城就變成這樣?連穆紅提都被抓走了。”陳凡抬手一指,丁老四肢的道法鎖鏈,瞬間靈光消失,化作凡鐵,被丁老輕易震斷。

    “稟真君,這一切,都是白蟒衛所為。”

    丁老解釋道。

    據他所言,白蟒衛是北寒王庭九大禁衛之一,乃一支神軍,普通士兵由神海境組成。各部都統,都是先天修士,據說統領是金丹真君,而且是真君中強者。

    “因為十七王孫一時,王庭震怒,劍君命三衛窮搜天下。白蟒衛在找不到您的情況下,就大開殺戒,抓走了朱魘城幾乎所有高層修仙者。穆家、云家、張家、吳家沒一個放過。不過真君莫擔心,紅提小姐和依兒姑娘,并沒有被白蟒衛抓走。”

    “玄冥洞天的林舞華仙子,出言保下來她們,據說已將她們帶回了玄冥洞天。”

    聽了丁老所說,陳凡微微詫異。

    “林舞華?那個玄冥魔女?”

    白蟒衛找不到陳凡很正常。他掌控絕寒仙殿,可以操控整個洞天,把天門一閉。除非元嬰真君來,否則誰都找不到絕寒洞天。

    但陳凡沒想到,林舞華竟然出手護住穆紅提。要知道天冥劍,可還在陳凡手中。

    關于玄冥洞天打的注意,陳凡瞬間就想通了。無非想和陳凡交好,賣個情面罷了。

    “若下次遇見玄冥洞天的人,本尊手下留情。”

    陳凡點頭。知道穆紅提等人沒事,他就放下心來。至于穆家、張家等嫡系,和陳凡毫無交情,他懶得出頭。可以說,以這幾大修仙家族在朱魘城的數百年間,不知道造下多少殺戮冤孽,這些就當贖罪了。

    “那你呢?怎么沒被抓走?反而關在這里?”

    陳凡問道。

    “老朽只是區區一個煉丹師傅,哪入白蟒衛眼中。倒是總部發現丹使死去一事,派一位大人追查,認定老朽背叛金烏堂,所以將老朽下獄。”

    丁老苦笑。

    “金烏總堂?”

    陳凡剛皺眉。

    一聲爆喝,忽然從天上傳來。

    “誰人膽敢擅闖我金烏堂?”

    一團金光猛地擊穿數十米厚的地面,出現在地牢中。

    來人渾身籠罩在金色火焰中,周身神焰熊熊燃燒,灼燒十丈方圓。他金發金瞳,身著金衣,神威赫赫,氣息甚至在林舞華等人之上,充塞整個地牢,壓的空氣都為之凝結。赫然是一尊凝丹期修士,而且明顯凝丹大成,距離凝聚金丹,只差半步。

    “就是他,六大金烏使之首的火焰使玄丹清,總部第一高手。”

    丁老瞳孔一縮,被威勢壓的彎腰。

    “火焰使?”

    陳凡饒有興趣的望來。

    那玄丹清降下來時,兇焰滔天,但等他一眼看到陳凡容貌時,猛地就變了。雙眼圓瞪,不可思議:“陳...陳北玄?你不是被三衛追殺,早就逃出北寒域了嗎?怎敢回朱魘城?”

    “誰說我逃出北寒域了?”

    陳凡似笑非笑,負手而來。

    玄丹清顫栗。

    眼前這人,可是一手碾壓無數天驕,廢掉十七王孫趙清塵的絕世兇人。甚至有傳說,他是某位金丹老祖變形化身。玄丹清雖然自認為不比那些天驕差多少,但哪敢和這等兇人為敵?

    “逃!”

    玄丹清一跺腳,化作一道貫穿天地的金色火柱,就要逃竄而去。他速度極快,更燃燒精血,催動了《金烏曜日功》中的禁忌火遁。

    金烏火遁乃是陰陽洞天赫赫幽冥的遁術,號稱彈指百里,一般金丹真未必能留下他。

    但陳凡豈是普通金丹?

    “凝。”

    陳凡伸手,往虛空一抓。

    五枚元丹在他體內微微一跳,一股無形的波動,瞬間傳遍千丈虛空。

    剎那間,整個空間猛的凝結。不僅僅是各種元氣,連虛空都凍成一塊鐵板。玄丹清只覺得,自己忽然從空氣,沖入水泥中,寸步難行。他仿佛落入琥珀的蚊子,連一根小指頭都動不了,連火焰都被凍結在空中。

    “掌控空間!”

    這是比掌控天地,更高一層次的能力。

    以自身之力,操控空間,一般只有晉升元嬰,才有這等大神通。但陳凡修成五枚神丹,也勉強可以小范圍動用這門大神通。

    “碎。”

    陳凡輕輕一握爪。

    咔嚓。

    無形的聲音響起,千丈空間一抖,如同一幅靜止的玻璃畫猛地破碎般。包括玄丹清在內,所有地牢的犯人、侍衛、囚徒,盡數化作一塊塊碎片,瞬間被空間風暴撕裂。整個金烏大廈地下,化作一個巨大的空間黑洞,吞噬一切。至于玄丹清,早就神魂俱滅。

    “這...”

    丁老看到眼前這宛如天威的一幕,人都傻掉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