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836章 兩個世界

    “修仙?”

    小蠻淚眼朦朧抬起小腦袋。

    對華族而言,成為一名修仙者,無遺是最榮耀,最輝煌,最光宗震祖的事情。數千年來,華族之所以還能屹立在北寒大地,靠的就是一代代華族修士,與無數異族敵人交手,和北海水妖血戰,才換來的安平。

    小蠻知道陳凡是修仙者。當時水妖來襲時,滿船人盡死,只有她被陳凡救下。當時陳凡一彈指,殺一妖獸,在小蠻心中,已是天人。

    “可是哥哥...我已經被祖廟的長老們,確定沒法修仙了啊。”

    小蠻低頭難過道。

    “他們看走眼了,我家小蠻乃天上地下,最厲害的奇才,怎么會沒有修煉天賦呢?不信你再運轉筑基功法。”

    陳凡輕輕笑著。

    他手掌拂過小蠻頭頂,晶瑩剔透的的手指,輕輕彈動,如抹琴弦。

    “砰砰砰。”

    虛空中發出無聲的波動,陳凡的五指,每一根都如絕世神刀,帶著無窮的法力,將一道道法則神鏈,憑空斬斷。

    一根、兩根、三根...

    一開始還很輕松,但到了后來,抬指幾如泰山壓下。但陳凡絲毫不在意,眸光一閃,體內的五枚元丹輕輕震。

    “噼里啪啦。”

    瞬間。

    所有的法則神鏈,全部被震斷。無形的龍影,從小蠻身體內透出,當空飛舞,發出無聲的長吟,歡喜快暢。

    而這一切,小蠻并不清楚。她懵懵懂懂的盤腿而坐,運轉祖廟長老們交傳的筑基法訣。這個法訣只有數百字,非常簡單,整個華族幾乎人人都會,只要有修仙天賦,很快就能修出‘氣感’。

    可是十幾年來,小蠻無數次修行,從未感受到傳說中的氣感所在。

    但這次,她忽的感覺不一樣了。

    幾乎才按照口訣運行,體內的丹竅、經脈處,就隱隱有一絲真氣在跳動。隨著功法運轉,這縷真氣繞著周天循環,不斷吸取外界的靈氣,越發壯大。一周天完成后,幾乎有拇指粗細。

    “這是?”

    小蠻已經驚呆了。

    她瞪大雙眼,不敢置信:“我修煉出真氣了?我有修仙天賦?”

    盡管小蠻不信,但體內的真氣卻告訴她真實不虛,她攥起拳頭,感受到真氣運行,小粉拳中充滿了力量,可以一拳打碎石頭。

    “謝謝哥哥,我太高興了。小蠻終于能像哥哥和秦洛大人一樣,成為修仙者,降妖除魔,保護族人了。”

    小蠻興奮到極點。

    她像一頭撒歡的小貓,在房間內又蹦又跳,最后更是撲入陳凡懷中,狠狠親了他一口。

    “我去把這好消息告訴劉嬸。”

    小蠻雀躍的跑了出去,很快,外面也傳來領居們的驚呼喜悅的聲音。

    陳凡微笑。

    也許針對整個華族的血脈詛咒,陳凡還想不出辦法,但僅僅破除小蠻一人的詛咒,對陳凡而言,并非難事。

    “一個真龍神脈的絕世天才,百年必成元嬰。這就當我送給此界華族的禮物吧。”

    他目光幽然。

    小蠻具備修仙天賦!

    這個消息,很快就震動了祖廟。因為整個華族的修煉功法、典籍,全部存在祖廟中。任何華族修仙者,想要繼續前行,都繞不開祖廟。

    一開始,祖廟的長老們只認為,是他們看走了眼。

    但等到。

    小蠻三天邁入筑基初期,半個月邁入筑基中期,一個月踏入筑基巔峰后。整個祖廟都沸騰了。掙脫枷鎖后,真龍神脈展現出來的修仙天賦,震撼了所有人。不要說和華族歷代天才,便是北寒域最頂尖的古靈子、林舞華等人,也遠遠那個小凡。

    “這是老天賜給華族的圣女啊。天佑我華族。”

    祖廟長老們喜極而泣。

    之后,小蠻就被祖廟的騎士們,匆忙接入祖廟中,每隔一星期才能回來一次。所有長老一同給她授課,讓她修行最好的功法,把整個族群,數千年來積蓄的所有靈果、寶藥統統取出來,不要錢的砸在小蠻身上。

    而與此同時,小蠻前后反常的天賦檢測,也引起了華族高層的注意。

    “主人,已經有好幾天沒看到小蠻丫頭了。家里少了她,感覺空空蕩蕩的。還好今天她該回來了。”

    丁老持著小剪子,剪著花枝,笑瞇瞇的道。

    “恩。”

    陳凡點頭。

    他正一邊神游,一邊運轉元丹,汲取虛空中的空間之力,不斷的壯大元丹。只不過這種方法,比較慢。想要修成神品元丹,至少得要十年時間。

    一段時間不見,連陳凡都有些想念小蠻了。盡管他神識籠罩全程,時刻都可以透入祖廟,看到小丫頭刻苦練功的身影。

    ‘奇怪,竟然連華族的祖廟中,都沒有記錄血脈詛咒,和齊天君等人的信息。但他們修行的功法,明明就傳自地球,有混元門、云天宮的影子。’

    陳凡不解。

    華族沒有金丹,修為最強的秦洛,也僅僅先天巔峰。根本察覺不到陳凡的神念。這一個多月來,整個祖廟都被陳凡翻了個底朝天,所有書籍看遍,始終沒找到關于地球的記載。只有幾處禁地,設下特殊法陣,一旦碰觸就會報警,陳凡沒有輕易嘗試。

    ‘難道,要我親自去祖廟一趟,探一探那幾個禁地?’

    陳凡摸了摸下巴。

    這時,敲門聲響起。丁老匆匆去開門,本以為是小蠻回來。沒想到確實一個身穿黑色寒甲,腰間配劍,身披血紅大氅、容貌冷峻的俊美男子,推開他大踏步入內。

    “對不起先生,這里是私人禁地...”

    丁老試圖阻攔。

    “讓他們進來吧。”

    陳凡聲音傳來。

    緊隨男子身后,一群華族騎士魚貫而入。他們散入小院,按劍而立,各個殺氣森森,都具備通玄境修為。

    “這就是傳說中的華族黑甲軍吧,而你則是黑甲軍首領,秦洛?”

    陳凡坐在搖椅上,緩緩說道。

    那黑甲男子,竟然就是華族第一強者秦洛!

    “大膽,既然知道我家大人,為何還不行禮?”有騎士上前怒斥。這些華族戰士,都把秦洛視為戰神般的存在,容不得一絲冒犯。

    秦洛毫不在意,反而開口:

    “陳凡,來歷未知,自稱隨州人士。家族是華族商販,早年去隨州經商,因父母去世才返回古華城,卻不專注經商,反而關心史料...帶一老仆,姓丁,北寒人,卻具備神海修為,而且精通醫藥與丹術。而你本人,同樣是一個修仙者,至少通玄期。在北海邊斬殺了十七頭筑基級水妖,救下了圣女,對不對?”

    陳凡來到古華城這三個多月間,所有的事情,竟然都被他知曉,如掌上觀紋般。

    丁老臉色有些難看,只覺赤果果的暴露在人前。

    “如你這般,行跡詭異者,很難讓人相信你是個隨州商人。”

    “不過這不重要,連你的身份、你的修為、你的來歷,都無關緊要。我甚至不關心你,到底怎么讓圣女的天賦展露出來。大千世界,秘術萬千。每個能修行的華族人,都有掙脫枷鎖的經驗,可惜只是個人,沒法推廣到千萬族人。我此來,只是想告訴你一句...”

    秦洛起身,雙瞳如劍,直視陳凡:

    “小蠻圣女,是我華族最寶貴的財富,更是數千年來,我族翻身的唯一依仗。我不允許任何人干擾到她,拖她后腿。若有,我必斬之!”

    哐當。

    隨著秦洛一言,他腰間長劍憑空出鞘三寸,劍氣森森,充塞整個房間,讓花枝凋零,眾人窒息。

    陳凡依舊微笑。

    秦洛說完后,就帶著諸多黑甲軍離開。丁老有些憤怒道:

    “主上,這人什么意思?”

    “警告罷了。”陳凡輕笑搖頭,眸中閃過一道寒芒:“看來祖廟中的有些人,看不得我和小蠻往來啊。”

    在祖廟中人看來。

    一個是未來成佛成圣,金丹元嬰有望的圣女。一個是來歷不明的修仙者。這兩人顯然是兩個世界的,有天壤之別,絕不應該有在一起的可能。哪怕小蠻的感情,僅僅是個萌芽,但以防萬一,也必須斬斷。

    果然。

    當天下午,祖廟中就傳來消息。小蠻要閉關沖擊通玄境,可能很長一段時間沒法回家了。聽到這消息,丁老長吁短嘆,日漸懶散,連花枝都不想剪了。

    陳凡默然。

    他本來就準備把小蠻留在華族,所以從頭到尾,都沒有傳授小蠻修仙功法。但聽到這個消息,還是有些傷感。

    一星期、兩星期、三星期...

    小蠻始終沒出現,祖廟里也沒有任何消息。除了院內小房間外,她仿佛憑空失蹤,從未出現在陳凡的生活中。

    陳凡也開始隔三差五的消失。

    他每一次都來去匆匆,連丁老都不知他去做什么。只看到,有時陳凡衣角會有雷電的焦痕,甚至身上現出傷疤,那傷疤光滑如鏡,似絕世神刃劈過。

    盡管每次回來,陳凡都有些狼狽,但他身上的氣息,越來越縹緲。若有元嬰修士在,就能看到,陳凡體表三根細神鏈,開始漸漸變粗,這代表著元丹在壯大。

    三個月后。

    陳凡剛回到小院不久,剛脫下衣服,忽的一頓。

    緊接著,大門打開,一個清麗絕世,風華無雙的紫衣少女,推門而入。

    “哥哥。”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