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845章 陳凡的來歷

    祖廟大殿內,粗如兒臂的巨大鯨油火炬,熊熊燃燒,照徹的百丈大殿,燈火輝明。小說但此時,盤腿而坐的數十位先天,卻通體發寒,靜靜坐在那,不敢發出一聲。

    包括秦洛在內,都用震撼目光望向陳凡。

    “大爺爺,你這話什么意思?哥哥怎么會是那個王庭通緝犯陳北玄呢?”

    小蠻有些焦急道。

    也許陳凡的名號,在炎州傳播不廣,畢竟炎州與朱魘城相距數十萬里,一南一北。但華族不少人,都曾聽聞過陳凡名號。

    秦洛等默然。

    謝長纓開口前,他們從未想過。畢竟傳聞陳北玄已死,但等謝長纓一說,陳凡身上的諸多疑點,頓時浮現在眾人眼前。

    陳凡來歷不明,自稱隨州人士,卻無父無母。

    陳凡實力強悍,抬指可殺真君,之前卻默默無聞。

    陳凡姓陳,而那傳聞中的陳北玄,也姓陳...

    當這些線索綜合起來,真相幾乎呼之欲出。

    小蠻抬頭,期盼望來。

    就看到陳凡平靜點頭:“不錯,我就是陳北玄。”

    他此言一出,祖廟大殿內的呼吸聲,都粗了幾分。陳凡可是北寒王庭的通緝犯,劍君指名要殺的人。無論是龍蠻族,還是北極宗,與北寒王庭趙家相比,就差距太遠了。

    過了良久,謝長纓才道:

    “大家不用過份擔心,陳真君法力絕世。便是北寒王庭,也不愿輕易招惹一位當世巨頭吧。況且,這消息,只有我等知曉,老夫也只是猜測,北寒王庭未必知曉。”

    “無論如何,多謝真君護我華族,長纓再次拜謝。”謝長纓躬身行禮。

    盡管知道謝長纓此言安慰居多,但眾人還是微松一口氣。

    是啊。

    哪怕是北寒王庭,也不至于為了一個子嗣,就貿然開罪一位強大真君吧。只有小蠻,心中依舊心中緊繃著,隱隱不安。

    接下來,大家徹底暢談。

    “聽說真君得到了絕寒遺藏,并且被三衛暗中擊殺了。難道那些傳聞都是假的?”有長老疑惑。

    “我當日在絕寒洞天中閉關,并未見到那些王庭禁衛。”陳凡搖頭。

    “那真君的來歷呢?莫非真是隨州人士?真君是怎么突破血脈桎梏,修成金丹的?之前為何從未聽聞過?”秦洛開口。

    眾人頓時一靜,目光紛紛落向陳凡,等他回答。

    身為華族先天,他們最關心的,就是陳凡為何能突破金丹,成就真君。要知道,華族千百年來,誕生過不知多少絕世天驕,但最終都卡在凝丹哪一步,絕望逝去。

    正因為始終無法誕生金丹,才有傳聞,是初代北寒王下了血咒。

    陳凡端杯,品嘗美酒,過許久,才緩緩道:

    “我沒有血脈桎梏。”

    “怎么可能?”

    祖廟震動。

    所有人都不信。包括大長老謝長纓在內,都目現疑惑。華族的修行桎梏,是存在于血脈中,只要具備華族血統,就一定受到限制,無論傳承多少代,和多少異族通婚,都依舊存在。

    ‘莫非,他不是華族人?’

    有些長老驚疑,想到傳聞,看著陳凡的目光帶著一絲忌憚。

    “是啊,哥哥,只要是天荒星域的華族人,都有血脈桎梏。修行時,必然會阻攔重重,甚至連一絲靈氣都感應不到。無論距離多遠,無論存在哪里,都無法避免。”

    小蠻也開口。

    她從小在華族長大,耳渲目染,血脈桎梏已經成為真理。

    “天荒星域的華族人,都有血脈桎梏。但假如...我不是天荒星域的人呢?”陳凡放下酒杯,忽的一笑。

    “不是天荒星域的?”

    眾人一愣。

    這什么意思?在他們意識中,天荒就是一切,一切就是天荒,這片天地比宇宙還浩瀚。許多人一生都未出過北寒域,更何況天荒呢。華族更是天荒星域土生土長的種族,從不曾聽聞,天荒星域之外,還有其他華族存在。

    只有大長老謝長纓,猛地手一抖,目光驚駭的望來,宛如看著外星人般。

    “大長老明白了。”

    陳凡似笑非笑。

    眾人目光,頓時匯聚到謝長纓頭上,盡皆不解。

    大長老只是死死盯著陳凡,越來越激動,最后連坐都坐不穩,顫巍巍起身道:“你...你來自中土?”

    “不錯。”

    陳凡點頭。

    “中土是什么?”

    眾人不解。卻看到,大長老如巔如瘋,老淚縱橫:“先祖在上,我族終于等到故鄉來人了。天君們的犧牲,沒有白費...”

    他匆匆走來,抓著陳凡的手,急聲道:

    “你出自混元門,青玄道,還是焚天谷的,又或者云天宮?器靈大人和云霄真君還好嗎?”

    “都不是。我來自世俗界。”陳凡搖頭。

    “世俗界?古籍上不是說,世俗界已經化作絕靈之地了嗎?怎么還有人修成金丹?”謝長纓目現疑惑,不過這疑問一閃即逝,他苦笑道:

    “沒想到,當年我族拋棄了中土。數千年后,拯救我族的,竟然是故鄉后裔。”

    諸多長老盤腿坐在那,有幾個最資深,最年老的長老,已經想到了什么,無不用驚駭目光望向陳凡。

    “大長老,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秦洛沉聲道。

    眾多華族先天,都滿心疑惑。

    “罷了,有些事情,該告訴你們了。”謝長纓搖頭:“我華族...其實并非天荒土著,而是來自遙遠的星空彼岸,一個名為‘中土星域’的地方。只是數千年前,因中土巨變,不再適合修行。我族才在真君們的帶領下,橫渡宇宙星空,費盡千辛萬苦,來到天荒星域。”

    “什么?”

    祖廟沸騰。

    這一次,大家不止驚訝,而是駭然了。

    諸多長老,都瞪大眼睛,不可思議的望來。至于小蠻,更是雙眼圓瞪,櫻桃小嘴張大,可愛到極點。

    “這不可能,我族怎是來自異域?”不少人無法接受,這太顛覆他們三觀了。華族在炎州,已經存活數千年,上千代人過來,突然說他們不是本地人,一些古板的先天,無法理解。

    “等等,大長老。我族當年能橫渡宇宙星空,莫非有真君坐鎮,而且不止一位?”秦洛突然叫道。

    眾人聞言,頓時一震。

    “不止真君,華族最極盛的時候,稱霸中土星域,連元嬰天君都有。當年齊天君一劍橫絕天路,將星空都分開,劍氣數千年不竭,更斬殺了異域元嬰大敵,縱橫絕世。”陳凡說道。

    眾先天聽著,只覺得熱血沸騰,忍不住雙拳攥緊,渾身都興奮的發抖。

    那可是天君啊,整個北寒域,都無一人。只有傳說中,初代北寒王可能達到這個境界。便是放眼天荒,元嬰天君都是站在最絕巔的存在。華族竟出過元嬰天君,而且還如此強大?

    “我族竟出過天君,我族竟出過天君?”

    連秦洛都激動的,忍不住站起身來。

    他們被北寒域各大種族,污蔑為下等種族,廢物種族,卻無力反駁,現在知道真相,頓覺得揚眉吐氣,再也不用佝僂著腰做人。

    大家望著陳凡的目光,頓時柔和下來。

    “原來我們的祖輩,不僅不弱,反而強絕到巔峰。比北寒王族還要強大。但為什么,我們這些后輩,始終無法修煉?連金丹都沒一位?”有長老不解望來。

    連陳凡也有些疑惑。

    “莫非真是初代北寒王下的血脈詛咒?但以他的修為,哪怕修成元嬰,也未必是齊天君的對手,哪有能力下此大咒?”

    大長老沉默了許久,才緩緩說道:

    “是否是初代北寒王下的詛咒,我也不清楚。古籍中關于這一段,語焉不詳。”

    “只知道,當年我華族初臨天荒時,本來無比極盛,整個北寒域都是我華族地盤,并非趙家領地。那時,北寒域還不叫這個名字,而名為‘齊天域’,現在的赤蛟族、暴猿族等等,都是我華族下屬種族。”

    “但后來,有一天,突然天崩地裂,天空有神人現身,億萬丈高,口吐天言。我華族都城,當場崩塌,緊接著,包括齊天君在內的所有華族真君,全部消失。然后我華族就失去了修煉天賦。從此被趕到炎州最南端。”大長老忽的苦笑:

    “那是一段苦難日子。沒有了真君坐鎮。我族被諸多強族、宗派夾擊。億萬族民,死傷大半,最后只剩下一小部,龜縮在古華城中。其后數千年,華族先輩一步步向外開括,才重新建立起三十二城...”

    聽著大長老所言,所有人都沉默下來。

    包括陳凡,心情都有些沉重

    小蠻更是淚眼汪汪,緊緊攥著陳凡雙手。

    從一域主宰,跌落到偏距一城。華族先輩當年到底遭遇了何等苦難,何等艱辛?幾乎無法想象。陳凡能想到,現在的十大強族,諸多宗派世家,當年恐怕都沾染了華族的血。

    尤其是北寒王族。

    華族的位置,被它所得,幾乎可以肯定。那血脈詛咒,哪怕不是初代北寒王親自下的。也必然與他有關,至少北寒王族,必然知道一些內幕。

    “大長老,你放心,有些仇,我會和他們慢慢清算的。”

    陳凡輕輕握著小蠻的手,淡淡道。

    “長纓...代列祖列宗,拜謝真君。”

    大長老聞言,身軀一顫,然后重重拜下,頭一直觸碰到地面。在他身后,眾多先天,齊齊跪下,誠心誠意的禮敬。

    大殿莊嚴,氣氛肅穆。

    只有陳凡立在那,雙眸冷冽,殺氣騰騰。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