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848章 絕境?

    第848章絕境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他是陳北玄?”

    “陳北玄不是說被白蟒衛擊殺了嗎?怎么在這里?變成了華族真君?”

    “我聽聞的消息,是陳北玄逃出北寒域了啊。”

    眾人嘩然,議論紛紛。

    無數宗門、世家的人,都只覺不可思議。這位新晉真君,竟然是那個北寒王庭的通緝犯。劍君指名道姓要的人?

    “祝統領,你哪怕是白蟒衛大統領,也不能信口雌黃污蔑我族真君。”秦洛眼睛一瞇,冷聲說道。

    “不錯,現在是我族陳真君的真君大典,祝統領若再搗亂,就是與我華族為敵,我族必與你不死不休。”脾氣最爆的慕春長老,也怒發沖冠。

    許多人臉上,都露出一絲不悅。

    真君大典,是一個宗門、一個種族最莊嚴神圣的時候。誰破壞大典,就是與那派接下生死大仇。祝九山再是王庭巨頭,也不能如此桀驁猖狂。

    諸多華族長老,義憤填膺,恨不得一頭撞死在華柱上,以血薦日月。

    “祝統領,此乃天大之事,沒有確鑿證據。便是劍君,也不能輕易污蔑一位金丹真君。更何況,這位真君還是當世巨頭,前途無量。”

    虛空教長老開口。

    幾大鎮域世家、十大強族的使者,也紛紛附和。

    他們背景深厚,論個人實力未必如祝九山,但并不懼怕他,大家也是有跟腳的。祝九山再兇殘,也不能隨意屠戮世家、洞天的弟子使節。

    “有法術影像作證。陳凡與曾出現的陳北玄,一摸一樣...”一位白蟒衛先天還未說完。秦洛就嗤笑一聲:

    “法術影像,大凡修為高深點,皆可偽造。祝統領若要,我完全可以造一份您是陳北玄同謀的影像。”

    不少人會心一笑。

    修仙世界,各種各樣秘術、道法、變化神通眾多。僅僅靠影像,實在太不靠譜了。經常有修士,變化模樣,然后冒充殺人,栽贓陷害。

    “在場的使節中,有幾位年輕一輩俊杰,曾在絕寒山脈,見過陳真君。他們應該不會說謊吧。”赤焚空淡淡道。

    眾人一驚,正互相抬頭打量時。

    就見楚天域排眾而出,滿臉微笑:

    “不錯,我卻在朱魘城,與陳真君同席。陳真君與一年前比起來,真是一般無二啊。”

    他一現,許多人都驚呼。

    “是八大鎮域世家之一,真龍楚家的楚天域。據說他身具天脈,可直指金丹。這可是年輕一輩,最頂尖的強者啊。”

    楚天域的出現,頓時讓很多人開始動搖。

    緊接著。

    銀靈族的古靈子,陰陽洞天的白靈兒等。都出來指認陳凡。白靈兒一邊說,一邊還美眸驚嘆詫異,似沒想到陳凡如今這般強大。

    這么多天驕奇才站出來,勝利的天平頓時向祝九山一方傾斜,許多人已經開始懷疑陳凡,認同鑄就上所言。

    “陳真君,你還有什么狡辯嗎?”

    祝九山背負雙手,智珠在握。

    “以你們王庭的實力,想要讓幾位年輕強者說謊,是輕而易舉的事情。”秦洛還在嘴硬。

    “呵呵,若這些證據還不夠的話。那不如讓陳真君當年的小情人,來親自指認真君吧。”祝九山輕輕一笑,抬手從觀禮群中一抓。

    就見到一個婀娜多姿,端莊大氣的紅衣女子,凌空飛出,落在眾人眼前。

    “穆姐姐。”

    云依兒高叫出來。

    那女子,赫然是穆紅提。

    “陳真君當年,據說就是為了她沖冠一怒,殺了青陽宗兩位真傳。如今佳人當前,陳真君難道沒有什么想說的?”

    祝九山冷冷笑著,他輕輕道:

    “穆小姐,你的父母親人,以及整個穆家族,還關在我白蟒衛的地牢中。你的一言一行,可是決定他們的生死。”

    原先正想開口撇清,不承認與陳凡認識的穆紅提,聞言頓時嬌軀一震,再說不出話來,只是用一雙心碎的目光,望向陳凡。

    “林姐姐,你快救救穆姐姐吧。”

    云依兒急的快落下淚來,抓著林舞華的水秀黑衣,低聲哀求。

    “沒用了。天底下,還沒人能從祝九山手中救人。祝九山心思縝密,歷來謀定后動。他此來,必然是做好萬全準備,如今整個古華城,早化作天羅地網。不要說你穆姐姐,便是陳北玄恐怕也逃不掉了。”

    林舞華眸光清冷。

    “什么?”

    云依兒俏臉一白,抓著衣服的手,再也捏不住。

    此時,一道道目光匯聚到陳凡身上。無數前來觀禮的使節,各洞天長老,甚至包括許多華族人,都靜等著陳凡回復。

    秦洛幾次想反駁,但最終說不出話來。

    實在是陳凡與陳北玄,身上有太多重疊之處。都是華族、都很年輕、都實力強悍...這三點重疊,哪怕秦洛也不得不承認,陳凡太具備嫌疑了,更何況他還知道真相呢。

    “沒想到,這出戲竟然還能這樣唱。”

    虛空教的金長老,微微搖頭。

    仿佛一個世紀過去。

    在眾人的目光中,陳凡彈了彈手指,面色不變,淡定從容道:“不錯,我就是陳北玄。那又如何?你想抓我嗎?”

    “哈哈哈。”

    祝九山仰天長笑。

    無數人心中,失望的一嘆。盡管他們早就懷疑,但此時卻不得不接受現實。

    赤焚空更踏前一步,周身怒焰熊熊,九條火鳳騰空而起,厲聲道:“陳北玄,你犯下重罪,擅自剝奪王族血脈,還不快束手就擒?前往王庭懺悔?”

    “重罪?”

    陳凡搖頭輕笑:“我是堂堂華族真君,當世巨頭。趙清塵區區一螻蟻,竟然敢以下犯上,觸我威嚴。不要說剝奪他血脈,便是殺了他又如何?誰能反駁一句?”

    陳凡此言一出,許多人都不得不承認他所言事實。

    真君高高在上,如仙如神。觸犯真君威嚴,不要說殺人,便是屠滅九族,都算輕的了。有些真君,就因為稍被冒犯,就一口氣屠滅了一個種族數百萬人。

    是以世間對真君,才如此敬畏。

    “你無需狡辯,十七王孫殿下,乃是我北寒王族嫡系血脈。是殺是廢,由我北寒王族決定,容不得你一個外人插嘴。”

    祝九山冷哼一聲:“劍君命你立刻前往王庭見他,懺悔自己的罪孽,若態度誠懇,還有將功贖罪的機會。”

    “若我不去呢?”

    陳凡眼睛微瞇。

    他身為堂堂當世巨頭,金丹中期的大強者,站在北寒域之巔。便是劍君和北寒王庭,也不能太過強壓。否則與一位金丹中期接下死仇,可能會千百年不得安寧。

    “那本座,只好親自抓你去見他老人家。到時候,失手屠殺幾百萬個華族人,把古華城打爛,可別怪祝某。”

    祝九山嘿嘿一笑。

    秦洛、慕春長老等,盡數拳頭攥緊,死死盯著祝九山,雙眼噴火。小蠻更是拽著陳凡衣角,越攥越緊,心中擔心。

    “呵呵,就憑你?”

    陳凡抬了抬眼皮,目光輕蔑。

    眾人也覺得不妥。兩人都是金丹中期,祝九山雖強,最多壓陳凡一籌,想要讓他束手就擒。甚至跪地投降,有點太自大了。陳凡打不過,逃還是輕而易舉的。

    “若憑祝某本人,自然沒絲毫把握。但若再加上莽荒衛和寒螭衛呢?”

    祝九山陰測測的冷笑。

    他話音剛落,虛空中猛地想起兩聲悶雷,就看到,兩支鋪天蓋地的飛舟群憑空浮現。它們每一支,都有上百艘,飛艇巨大無比,遮天蔽日。赫然早到了古華城,之前用法寶隱去了身形。

    站在最上首的兩人。

    一人白衣秀士,手中揮舞折扇,一人身材高大,足有五米,宛如洪荒巨人。

    “是寒螭衛大統領,李純陽,以及莽荒衛大統領雷山!”

    許多人臉色一變,驚呼喊出。

    這可都是王庭中,跺跺腳天下震動的大人物。李純陽和雷山,雖然不是金丹中期。但他們一身神通強悍和詭異,絲毫不比當世巨頭弱多少。

    再加上一個四品金丹的赤焚空。

    陳凡面前,瞬間多了四位金丹中期的高手。

    但這,緊緊是開始。緊接著,一道道如雷響聲,在古華城上空轟傳,一位位如神一般的身影,憑空浮現,腳踏天地。

    “隨州州主玄冰真君;兵州州主武尊者;雷州州主紫天穹;鎮海軍軍主西門殤...”

    每一個名字吐出,都是撼動天地,腳踏日月的大人物,至少也是一州州主,或一軍軍主級別。北寒王庭麾下,有三十六州,十七支鎮域軍隊,他們的首領,都是真君級強者,僅次于王庭幾衛罷了。

    “我的天,炎州加周圍七州州主都來了,再加上三衛統領,這區區一座小城,云集了超過十位金丹級強者啊。便是六大洞天掌教,在這么多金丹面前,也要被生生圍殺啊。”

    無數人色變。

    “這么多金丹,沒救了。”

    林舞華搖頭。

    云依兒臉色蒼白,幾如薄紙。

    虛空教長老等,更是紛紛搖頭:“可惜啊,他就差一步,就能登天而上的。奈何要招惹北寒王庭,那可是我們北寒域真正的主宰。”

    而在風暴的中心,華族人更是心生絕望。

    超過十道通天徹地的金丹氣息,鋪天蓋地壓下,震懾方圓百里。許多修為弱的華族人,已經被壓趴在地。若非謝長纓及時開啟護城法陣,整個城市,恐怕有百萬人要被生生壓死。

    “陳北玄,跪下,或者死!”

    祝九山飛入長空,腳踏天地。他背后,一條長達千米的吞天白蟒,憑空浮現,俯瞰萬民,恐怖的寒潮,讓方圓百里凝結。

    在這千米白蟒腳下,無論是陳凡,還是整個祖廟,是如此渺小。

    諸多真君,盡皆顯現異象,天空中,兇獸咆哮,劍芒今天,火鳳長鳴,黑浪滔天,古華城上空,宛如地獄降臨般。威勢震天,讓眾生失色。小蠻、謝長纓等人,臉色盡皆慘白如紙,一顆心入追深淵。

    一剎那間,陳凡陷入絕境。

    ps:第二更奉上,作者菌繼續去寫第三更。有些高估自己了,但只要能寫下去,就不會停的,答應好五更的。自己發的誓,咬牙也得完成。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