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五更完畢,致歉,感謝大家上個月的支持,有些話想說。

    “哥哥贏了?”

    祖廟之巔,嬌俏可愛的小蠻抬頭望著天空,有些不敢相信。`

    整整十一位真君聯手,還有四位當世巨頭,卻被陳凡彈指連殺七人。尤其玄武神相現出,幾乎一腳碾碎一個,是那般橫推霸道,縱橫無敵。

    “這不可能!這不可能!”

    楚天域等人,早就驚呆了,瞠目結舌。

    眼前的一幕,與他們想的,完全是兩樣。本應該真君無敵,祝九山聯合諸強,聯手鎮壓陳凡。卻沒想到,陳凡逆勢而起,橫推萬敵。

    不止是他們,其他來觀禮的各宗派長老們,也都化作石雕。

    “嘶,這陳真君也太強了吧,這是什么神通法術,比吞天蟒的血脈還要強?莫非是傳說中的天獸,乃至神獸?但沒聽說過,我北寒域乃至天荒星域,有神獸血脈啊?”

    有人倒吸一口涼氣。

    虛空教的金長老,抬頭望天,眉頭緊鎖,忽的開口道:

    “老唐,你覺沒覺得,那異獸有些眼熟?”

    陰陽洞天的使者遲疑道:

    “確實在哪里見過,非常眼熟的樣子,但我不太確定...”

    “你不是不確定,而是不敢想罷了。”金長老冷笑一聲,看著天上縱橫無敵的陳凡,用夢幻的語氣道:“傳說中的玄武啊,橫行諸天萬界的至強神獸,沒想到我老金有朝一日,能見到如此絕世血脈,死而無憾了。”

    而林舞華,早在陳凡變身的那一刻,就渾身劇烈顫抖,雙眸瞪大,現出璀璨的神光:

    “玄武!沒有錯,這就是玄武!和祖師閣奉的玄武畫像一摸一樣。祖師在上啊,弟子竟然見到玄武神獸了。太不可思議,太不可思議了。”

    她太過激動,甚至周身真元都開始不穩。

    “林姐姐,玄武是什么?很厲害嗎?比吞天蟒血脈還強?”

    旁邊的云依兒好奇道。

    “吞天蟒血脈?”林舞華嗤笑一聲,眼中現出前所未有的蔑視,仿佛聽到有人把蘭博基尼和五菱宏光比在一起,她用無比崇敬的語氣道:

    “如果說,吞天蟒是這明珠,那玄武就是天上的太陽。吞天蟒龜縮天荒,玄武卻遨游宇宙萬界。一千條,一萬條吞天蟒,都比不上一尊玄武。因為玄武在諸天萬界,都可稱至尊!”

    此言一出。

    周旁人盡數駭然。

    云依兒抬起目光,望向陳凡,心中不由恍惚。

    王族趙家,只是有吞天蟒的血脈,就鎮壓北寒域數千年,壓的六大洞天不得翻身。那具備比萬條吞天蟒更強的玄武血脈的陳凡,又有多強大?

    “穆姐姐...我們好像撞見個大神了。”

    云依兒吶吶道。

    在古華城百萬民眾驚駭時,陳凡已經從天而降,追殺最后的三人。

    “陳北玄,你別欺人太甚,王族和劍君絕不會饒了你的。”

    祝九山睚眥欲裂。

    就在他剛剛沖回白蟒衛戰陣的時候,陳凡已經踏平了寒螭衛。陳凡根本未動用什么神通法力,就是帶著神域,從天降下。

    然后包括李純陽在內的十萬寒螭衛戰士,瞬間就被神域壓爆,同時炸裂開來,化作滔天血水。連他們所在的位置,都被神域壓的下降百米,現出一個方圓十里的巨大洞穴!

    一擊,十萬修士盡墨!

    玄武神域的力量,實在太恐怖了。它相當于千里大湖,足足億萬噸重。根本不需要法術靈寶,神域本身的重量,就是最強法器,就算一座萬丈山峰,都承受不住他的撞擊。陳凡只要一壓一撞,就可以碾碎一切。

    “合陣!”

    蠻荒衛統領雷山,發出一聲狂吼。

    十萬名蠻荒衛修士,身上的靈甲同時綻放光芒。無數法力,從每一個人身上,透過靈甲與法陣,匯聚到了雷山體內。

    雷山撐開領域,法相化作一尊萬米之高的巨大莽荒巨人。

    巨人腳踏天地,一手持斧,一手持盾,一現出,恐怖的波動就充塞虛空,威勢比之金丹中期,還要強上數籌,讓山河炸裂,直追金丹后期。

    ‘蠻荒戰陣!’

    這才是王庭九衛真正的戰力,以十萬名修士為陣基,以一位金丹為陣心,支撐起恐怖的戰陣。普通金丹中期,根本無法擋得住萬米巨人的幾擊。王庭九衛,號稱可踏滅洞天,憑的就是這無敵的戰爭之法。

    那邊。

    祝九山同樣開啟‘白蟒戰陣’,化作一條萬米長的吞天巨蟒。白色兇蟒,渾身鱗甲雪寒,大嘴展開,似可吞噬虛空般。

    這兩尊強者,同時展現戰陣。

    論威力,已經超越陳凡在月球上迎戰的瑪雅族‘泰坦’。當時陳凡是催動秘術,強行提升修為,化作鯤鵬才最終搏殺泰坦,為此,不得不花費數個月時間養傷。

    但現在,面對這兩尊更強的戰靈,陳凡絲毫不退,直接帶著神域,橫空壓下。

    “開!”

    蠻荒巨人,斬出手中的巨斧。

    可是神域之威,恐怖到了極點。幾乎才一接觸,巨斧就嘭的炸裂開來,神域繼續壓下,摧枯拉朽。莽荒巨人從斧柄,一直炸裂到手腕處,最后不得不靠盾牌,才勉強擋下。

    僅僅這一擊。

    十萬莽荒衛修士,就有五千名爆體而亡。

    而盾牌也僅僅只擋住了半個彈指,然后瞬間也破碎開來。十里神域,從天而降,壓塌天地。直接把萬米高的莽荒巨人,從頭到尾,壓成了一塊肉餅,最后雷山發出一聲不安的哀嚎,連同十萬修士,同時被壓成齏粉,只剩下體內金丹存在,被陳凡隨手收掉。

    “嘶。”

    祝九山本還想來夾攻,見到這一幕,頓時魂魄皆散。

    王庭九衛的戰爭,便是劍君要破開,也得花費一番手腳,哪如陳凡這樣,巨石壓卵般輕易?他剛想逃走,陳凡已經逼了上來。

    這一次,陳凡沒有靠神域,直接以搏殺。

    “嘭。”

    陳凡現出神相真正的威能,同樣化作萬米大小。只不過,同等體型的玄武,比吞天蟒強不知多少倍。幾乎一個彈指。

    陳凡所化玄武,就一爪把吞天巨蟒的頭顱拍碎,再一爪,白蟒戰陣直接破碎,十萬修士承受不住這恐怖力量,爆體而亡,只有祝九山金丹包裹神魂,逃了出來。

    “真君饒命,我有秘密情報要告訴真君,關于華族,關于劍君的...”

    祝九山一邊逃,一邊叫道。

    “不用了。”

    陳凡張開口,輕輕一吸。

    這次,才叫真正的長鯨吸水,方圓百里的靈氣,頓時乳燕投懷般,匯入陳凡口中。最后形成一個巨大的風暴,而祝九山剛逃出十里,就被這恐怖的風暴,拉著節節倒退,最后在絕望中,整個人被陳凡一口吞掉。

    “咔吱咔吱,金丹的味道不錯。”

    玄武幾口,把金丹嚼碎,吞入肚中。

    而見到這一幕的所有人,都化作石雕。尤其幾個觀禮的金丹真君,更是嚇得魂魄皆散,恨不得當場就架起遁光逃掉。

    先不說白蟒三衛,被陳凡輕易踏平。

    那金丹可是號稱不朽的存在,無比堅固。便是用靈寶都無法劈開,只有最頂尖的強者,才能傷到金丹。大部分金丹都不是被殺死,而是被鎮壓的。

    陳凡卻一口一個,把金丹當成糖粒般吃掉,這怎能不讓人驚懼震怖呢?

    陳凡連續把之前收集的幾個金丹吃掉后,眸光盯向虛空某處:“在這里觀戰這么久,怎么想逃了?莫非給你們主子通風報信?”

    眾人正驚訝時。

    只聽‘噗通’一聲。兩個黑白身影,猛地憑空浮現,然后化作一條陰陽魚,就想逃竄。

    “是黑白二老,聽說他們是王庭供奉,兩人聯手,實力就足以和金丹中期匹敵。”有人認出,高聲叫道。

    但區區兩個真君,怎么可能逃過陳凡面前?

    “定。”

    陳凡輕輕一跺腳。

    方圓百里,猛地一凝。

    黑白二老竟然被憑空定在空中。他們只覺得,周圍的水系元氣,突然無比凝固,化作萬丈深海,非常難以飛渡。

    玄武為北方之神,天生掌控萬水。別的金丹,只可以操控千丈,而玄武一出,卻能掌控百里水元氣。

    “陰陽合一,開。”

    黑白二老正要施展法術時,陳凡已經一步撕裂虛空,來到了兩人面前,隨手一抓擊出,就把兩人連肉身帶法寶,盡數拍成肉餅,只剩下金丹和神魂存在。

    看到陳凡抓起金丹,就要往嘴里吞,黑白二老嚇得魂魄皆散:

    “真君饒命,我等只是來奉命觀戰的,不曾出過手啊。”

    “一切都是太子趙渡落和祝九山設計的,他們定下這計策,調集七州州主,布下天羅地網。以華族威脅真君,要把真君抓去王都大會,讓真君在大會上對太子三叩九拜,承認錯誤,拜入太子麾下當奴仆。從而威懾各大世家與強族。同時展現太子殿下為族人報仇的手段能耐,以壓服同輩,登基下任北寒王...”

    兩人實在被嚇住,瞬間什么都往外倒。

    “呵呵,想的真美。”

    陳凡眼睛微瞇:“北寒王族,太子趙渡落,這些賬,我要和你們一一算清。”

    說完,陳凡一口把金丹吞下,然后化回人形,落入祖廟中。大長老等人,正欣喜的要擁簇上來時,陳凡已經一把拉著小蠻,登天而去。

    “哥哥,我們去哪?”小蠻驚詫。

    “去觀一場大禮,我這人歷來睚眥必報,百倍奉還!”陳凡冷笑,帶著少女,一步撕裂虛空,向著王都而去。

    只留下華族和觀禮眾人,大眼瞪小眼,留在原地,心中驚駭。

    “哎,祝九山千算萬算,沒算到陳真君如此強大啊。在這樣的絕強力量面前,陰謀詭計又算的了什么?”

    虛空教長老一聲長嘆:

    “今日之后,恐怕整個北寒域,聞陳北玄之名,都要為之驚懼震怖吧!”

    周圍眾人聞言,盡皆默然。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