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852章 觀禮北寒城

    北寒域,王都。

    北寒王都位于三十六州地域最遼闊、最繁華的中州,這里沃土萬里,到處奇花異草、靈泉異石,一條條靈脈,宛如巨龍般,從四面八方匯聚而來。而王城就在于諸多靈脈的中心,似眾星拱月般。

    此時,王都正在舉行十年一度的‘祭祖大典’。

    “初代北寒王陛下,開辟三十六州,給億萬生民提供安居樂業之所,我等每年當祭之敬之,以示不忘恩情。”

    有禮儀官,在上面宣讀祀文。

    諸多北寒王族立在其上,莊嚴肅穆。

    而北極殿下,匯聚了來自整個北寒域三十六州的重量級人物。六大洞天掌教、八大鎮域世家家主、十大強族族長幾乎齊聚。

    此時,可謂金丹云集,強者如雨。

    這每一個人,都是跺跺腳北寒域震動的存在,如今竟然云聚于此。

    “齊哥,怎么回事?平時這些掌教家主們,可是一個都看不到的,怎么今年的祭祖大會,如春筍般冒出來。”

    站在隊伍中間,一個青年神念傳音問道。

    他叫張銘,來自中州大宗純元門,雖然年紀輕輕也修成先天,但在這上萬人的祭祖賓客中,并不算突出。這些賓客中,隨便拿一個,都足以讓半個州顫動。

    “你沒聽說?據說這場祭祖大典后,老北寒王會確定儲君,傳下王位。所以不但北寒王族齊聚,連那些金丹老祖們,都前來觀禮。你沒看到,那一個個王族嫡子,如打了雞血般。王庭九衛的戰兵,更把城門都封鎖了?此時,不要說敵人,連一只蚊子都飛不進來,可見重視。”

    天機洞天行走,齊峰答道。

    “真的。”

    張銘咂舌。

    他抬頭,就見北極大殿上,一位位擁有資格沖擊王位的嫡子們,都雙拳緊攥,眼中寒焰熾熱,劍拔弩張。

    數千年來,北寒王位已傳承兩代。

    而現任北寒王,活了兩千多歲,壽元大大超越一般金丹。所以他的子嗣,綿延數十代。盡管吞天蟒的血脈,極難誕生后裔,但現任北寒王,還是有王子王孫數千人。

    “諸多嫡子中,以太子趙渡落、五王子趙渡命、九王子趙渡玄最強,都修到了金丹。本還有一位十七王孫趙清塵,也半步金丹,可惜被陳北玄廢掉了血脈,逐出王族了。”

    齊峰搖頭:“若說接任北寒王位,這三位嫡子都有資格。但是能否坐穩王位,那就另說了。”

    “此言何意?”張銘奇道。

    “金丹有三六九等之別。哪怕天賦最高的太子趙渡落,也僅僅凝成金丹四品而已。我聽說,在北寒域之外的某些古老道統中,非上品金丹,不可繼任掌教家主。甚至有些天宗神教,要求必須是巔峰金丹九品,才可以。”

    齊峰詳細解釋:“金丹的品級,決定日后的潛力與前途。想要一窺長生,登臨天君之位。非上品金丹不可,哪怕中品金丹也希望渺茫,至于下品金丹,萬古以來都不曾聽聞。”

    “所以道途在雷劫那一刻,就已經分出高低。這些王子們,不要說窺探長生,便是連劍君和幾大洞天掌教都不如,怎能鎮壓北寒王位?”

    聽到齊峰一針見血的評論,張銘不由心中戚戚。

    “哎,金丹九品,一步一登天。不知我渡雷劫時,可成幾品?”

    張銘搖頭感嘆,忽的問道:“齊哥,那你說,華族新晉的那位陳真君,是幾品?我聽聞,古華城一戰,可是有你們天機洞天長老在的。”

    “陳凡嗎?”

    齊峰眉頭一皺,似有些遲疑:“當時我宗天羅真君,路過古華城時,以紫薇斗數,測算得出的結果。一是金丹六品巔峰,還有一個結果...他并非金丹,只是先天。”

    “什么?”

    張銘幾乎驚叫出來。

    周圍人頓時不悅望來,前方純元門長老更恨恨瞪了他一眼。張銘才縮了縮腦袋,迅速拉住齊峰手臂,神念急切道:

    “齊哥,你確信?陳真君可是連斬五尊金丹,逼退赤焚空啊。他若不是金丹,恐怕整個北寒域都要被掀翻啊。”

    “何止北寒域,便是放眼天荒,這樣的絕世妖孽,那些古老道統中都未必有啊。”

    齊峰苦笑。

    北極大殿最前端。

    白衣勝雪的劍君,孑然而立,超然不群。便是幾位洞天掌教,也不敢與他并肩站立。三位金丹王族,更是束手恭立在后。

    “你們知道嗎?聽聞劍君大人,出自北寒外的某一強大道統。當年與那道統的劍子爭斗繼承人之位,最終失敗,不得不遠遁我北寒域。”

    玄冥洞天的黑冥真君傳音。

    “不會吧,劍君可是我北寒域第一強者,除了那老不死的北寒王外。便是虛空教太上長老、赤蛟王,以及八大鎮域世家之首的凌家老祖,都自稱非劍君對手。”

    周圍幾位長老咂舌。

    虛空教太上長老‘太虛真君’,赤蛟族族長‘赤蛟王’,凌家老祖,加上劍君四人,便是北寒域已知的四位金丹后期大真君。

    神秘莫測的北寒王不出,北寒域以這四人為尊。

    但如此強大的劍君,卻僅僅是一個道統爭斗失敗者,這讓眾人如何不驚?

    “這是我從天機洞天老友那聽說,據傳那古老道統,無比強大,橫跨數域。便是放眼天荒,都是頂級勢力,其中元嬰天君,都未必止一位。那劍子,更是位列長生榜的存在,凝成上品金丹,直指長生。”

    黑冥真君繼續八卦。

    “長生榜啊’。

    這一次。

    所有長老都沉默了。

    這個名字,仿佛具備魔力般,能壓服一切。再無長老質疑。

    祭祖大典有條不紊進行著,快接近尾聲時,背對眾人的劍君,負手而立道:“趙渡落,古華城那邊,有消息了嗎?”

    “稟劍叔,按照之前傳訊,祝九山已開始動手。最多片刻,就有消息傳來。以祝九山的速度,完全可以在大典結束前,將陳北玄擒至殿下,以祭拜先祖。”

    趙渡落躬身道。

    周圍幾位王族嫡子,無不用嫉妒目光望來。

    “我受趙兄大恩,被逐宗門后承蒙收留。既然失了他一位精英后裔,那我就以一位金丹天驕賠給他。當然,若那陳北玄不識時務,斬了也就斬了,我這輩子,殺得天才,不知多少了。“

    劍君拂袖,淡定從容。

    “是。”

    趙渡落慌忙拜倒,臉上不由流露出一絲欣喜。

    陳凡廢了十七王孫,整個王庭束手,最后被他趙渡落命人擒來。這明顯技壓其他兄弟姐妹,北寒王選繼承人時,必然要更偏向他。

    北極大殿上的對話,迅速傳遍了整個祭祀大典。

    “什么?陳真君就是陳北玄?趙渡落已派出白蟒三衛,去捉拿他了?”

    “不止,還調動了王室供奉黑白二老,以及七州州主,加上鎮海軍主。超過十三位金丹聯手。陳北玄再是天才,當世巨頭,也扛不住這等天羅地網。”

    “哎,可惜啊,一位驚艷天驕,竟然隕落于此,讓人扼腕。”

    頓時,王庭沸騰。

    無數前來觀禮的宗派、世家長老們無不色變。

    劍君在此時,流出這消息,明顯是要震懾各大洞天、世家。連金丹中期的陳凡,王族都說捉就捉,說殺就殺,自此之后,誰還敢再觸犯王族趙家的威嚴?

    幾位洞天掌教,臉色都有些難看。

    只有陰陽洞天的金烏真君,連連道殺得好。他是金烏堂的幕后靠山,陳凡連殺他兩位金烏使,金烏真君怎能不跳腳。

    這時,正好天外一道流光,極速射來,正是飛劍傳訊。

    “按照消息,應該來了。”

    趙渡落滿臉笑容,在五王子等人怨恨的目光下,取過飛劍,打開一看。頓時笑容就僵在臉上,如見鬼魅。

    “怎么了?”

    劍君微微皺眉,他雖未轉身,卻感受到趙渡落體內氣息的驟變,似受到驚嚇般。

    “稟...稟劍叔,古華城消息...”

    趙渡落顫聲。

    “...王庭大敗。自祝九山以下,三位統領,七州州主,黑白二老,包括三十萬禁衛...盡數覆滅。”

    “殺人者...陳北玄!”

    “什么?”

    此言一出,整個大殿,一片寂靜。所有王族成員,包括諸多前來觀禮的洞天掌教、長老們,都呆住了。

    “大哥,你是不是看錯了?那可是王庭三衛,加七州州主,十三位金丹啊。便是虛空教太上長老到此,都未必能勝過,區區陳北玄,怎能殺掉他們這么多人?而且全軍覆沒,一個都沒逃掉?”

    九王子趙渡玄跳出來叫道。

    趙渡落滿臉鐵青,手掌顫抖,一言都發不出來。

    眾人不敢相信,正要再問的時候。

    忽然遠處天際,射來一道貫穿天地的金虹。

    這金虹是如此璀璨,囂張桀驁,哪怕臨近威嚴莊肅的王城,面對王庭六十萬大軍,六位金丹真君阻攔,也絲毫沒停止。

    反而一穿而過,直接洞穿六衛守護,如風卷殘云般,層層劈開王都大陣,來到吞天宮上空。隨著金虹而來的,是一個清朗傲然的聲音:

    “華族陳北玄,攜圣女小蠻,前來觀禮北寒趙家!”

    聲震千里,萬民嘩然。

    ps:第一更奉上,謝謝大家的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