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854章 劍裂蒼穹

    天上地下,數十位王庭真君,因劍君一言,盡皆停住。哪怕是桀驁不馴的六衛統領,心中再不愿,也畢恭畢敬的住手。

    劍君執掌北寒王庭數百年,被尊為北寒域第一強者,他威嚴如山,無人敢反駁半句。

    “劍叔,我一定能拿下他的。”

    趙渡落略帶一絲不滿道。

    數十位真君,包括十位金丹中期巨頭,再配上六大禁衛,滿城王族強者,拿下一個陳北玄,十拿九穩。

    “哼。”

    劍君冷哼一聲,根本未曾理會,眸光依舊緊盯陳凡。

    旁邊,天機洞天掌教,開口勸道:

    “太子殿下,您是能拿下他,然后準備付出多少代價?死多少真君?把半個王城打爛,讓數百萬人血流成河嗎?”

    “這...”

    趙渡落遲疑了。

    若把北寒王城打爛,手下死傷慘重。恐怕他那位父親出關,估計會把他皮都扒掉。而其他勢力的掌教,更是會笑出花來

    “況且,面對一位可以撕裂空間,粉碎真空的大真君,您以為這些人就能奈何陳北玄嗎?對這等大真君而言,除非有天君法陣在,否則他想來就來,想走就走,除了同級強者,無人可攔。”天機掌教輕輕搖頭。

    趙渡落臉色一白。

    他記起陳凡那神乎其神的一掌,穿梭數公里虛空,一巴掌拍在了趙渡玄的臉上。要知道,吞天宮可是被無數法陣保護,趙渡玄更是金丹真君,身具諸多法器,卻依舊被陳凡一巴掌抽飛。

    這等強者,確實非人多就可圍殺。

    “現在明白了?滾回去閉關五十年,不成金丹中期,不得出關。”劍君冷聲道。

    “是,劍叔。”

    趙渡落恭敬的鞠躬,然后束手就想向后退去。

    但這時,天空中傳來陳凡的聲音:

    “趙渡落,你派人圍攻古華城,試圖擊殺我,這筆仇我還沒和你算,怎么能這樣離開呢?”

    趙渡落聞言,頓時身形一頓。

    劍君更是不悅的一拂衣袖,抬頭望著陳凡道:

    “陳真君,之前種種,皆在于我等不知你實力。既知你乃大真君,那一切恩怨,就此勾銷。本座不會追究你擊殺九王子之事,但也請你立刻退出王城,永不可再入中州。”

    劍君此言一出,眾人都知道。

    劍君這是承認陳凡的修為,可以和他比肩而立,媲美金丹后期了。北寒域另外三位大真君,都與劍君有類似約定,各鎮一方,互不插手,互不干涉。

    “很抱歉,我這人一向心胸狹窄,睚眥必報,誰得罪了我,必要百倍奉還回去。你若交出趙渡落,并且讓那北寒王出來,給我問幾句話,陳某人未必不可能放過你們趙家。”

    陳凡信誓旦旦道。

    旁邊的小蠻,雖然緊張,但還是不由噗嗤笑出來。

    這是她第一次聽說,有人承認自己心胸狹隘的,偏偏從陳凡口中說出,卻如此理所當然。

    “這么說,陳真君不準備離開王城了?”

    劍君眸光一冷。

    “不錯。”

    陳凡絲毫不退。

    “那好,你就別離開了。”劍君淡淡說著,長袖一揮。

    刺啦。

    天地間,一道無形的利刃劃過長空,整個廣場上空,數公里內的空氣,如同海潮般,盡數被劈開,現出一道長長的白色甬道。劍氣森森,沖天而起,直指陳凡。

    劍君竟然干脆利落的出手了,而且一出手,就驚天動地!

    面對這分山裂海的一擊,陳凡絲毫沒退,屈指伸出,以大拇指往虛空一按。

    “噗嗤。”

    一道細長的黑色光柱,猛地洞穿虛空,在空氣中發出穿刺的聲音。然后化作絕世劍虹,猛地劈在無形利刃上面。

    “轟!”

    虛空炸裂。

    恐怖的波動沖起,元氣如風暴般倒轉奔騰,道道劍氣殘勁,似天女散花,向四面八方狂涌而去。兩人的一擊,何等恐怖,足以媲美威力最大的核彈,一旦落實,整個方圓十里,恐怕都會化作齏粉。

    “鎮。”

    劍君見狀,眉頭輕皺。

    他輕輕跺腳,掌控天地,瞬間凝住了無數劍氣,之后長袖一兜,以袖里乾坤的神通將所有劍氣盡數收齊,最后沖天而起,化作一道煌煌劍芒,射向萬丈高空。

    “本座在天空上等你。”

    “好。”

    陳凡答著,一手摟住小蠻,同樣化作一道滾滾黑芒,如煙如潮般,沖入九霄。

    三人幾乎彈指間,就消失在眾人目光中,只留下王都眾人,大眼瞪小眼,不知所措。

    天機洞天掌教輕笑一聲,袖袍飛舞,架起遁光就追了過去:

    “這可是千古未有的大戰,怎能錯過。”

    其他人頓時也紛紛醒悟過來,一位位洞天掌教、世家家主,同樣沖天而起。轉瞬間,幾乎所有前來觀禮的禮賓,全部無影無蹤。

    趙渡落臉色鐵青,一掌拍出,把半個廣場打碎。

    陳凡帶著小蠻,一路飛到十萬丈高空,突破云海。就看到一輪大日,從遠處躍出,日光煌煌,把無邊無際的云海,染成一片金色。

    而劍君立在云海之巔,白衣負劍,宛如劍仙凌塵。

    “陳北玄,你不該跟來。”

    劍君抬頭,仰望太陽,語氣平淡道。

    “入天荒以來,難得遇見一位對手,陳某人筋骨早就癢癢了,等此戰好久。”陳凡舒展身體,臉上躍躍欲試。

    一直以來。

    他打的趙清塵、龍蠻神之流,根本沒讓陳凡動用一半的實力,抬掌便能拍死。便是祝九山,也僅僅只能擋陳凡兩下罷了。遇見劍君這位對手,陳凡也見獵心喜。他迫切想知道,自己現在的實力,到底有多強。

    “我自幼生長在昊天劍宗,一歲時開始學劍,二十五歲入先天,三十年凝成六品金丹,兩百年劍道大成,自以為同輩無敵。卻一劍敗給了那人,從那以后,才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是以自囚北寒域,若不證元嬰,此生不再踏出北寒域半步。”

    劍君緩緩說著,仿佛把陳凡當成一位至交好友,傾訴心懷。

    從地面飛來的觀戰眾人,聽到他所言,無不心中震撼。

    以劍君這樣的絕世天資,尚且被人一劍打敗,那北寒域外的那些真正絕世天驕們,到底有多強大。

    “哦,是嗎?”

    陳凡不以為然。

    “北寒域太小,小到會讓你覺得,整個天地就如此大,天才修士不過如此。讓你生狂妄驕傲之心,卻不知道,與真正的天才相比,你我又算得了什么?”

    劍君淡淡道。

    “很抱歉,我這人一向自信。論天資,老子可能比不過他們,但論拳頭,這諸天萬界,還沒人能和我陳北玄扳手腕。”

    陳凡咧嘴一笑,露出皓白牙齒。

    他如此狂妄,連旁邊的小蠻都看不下去了。王族眾人,更是冷哼出來,語氣不屑。

    “年輕氣盛,自然以為同輩無敵。不經歷挫折,又怎能破繭成蝶呢?”劍君搖了搖頭,望著陳凡的目光,帶上一絲憐憫:

    “可惜,你若一百年后站在我面前,我一絲勝你的把握都沒有。但現在,殺你如殺雞罷了。”

    說完。

    一聲龍吟,從劍君背后的劍匣中,直接射出。化作一道煌煌劍芒,如同游龍般,在海天之間舞動,把大氣割裂,云海破碎。劍芒飛舞一拳,環繞著劍君,無比親昵,仿佛具備靈性般。

    劍君負手傲立,眸光冷冽,如一柄直插蒼穹的神劍。

    “劍名長留。”

    “自我入北寒域以來,此劍只出鞘三次。第一次,斬北海萬年水妖。第二次,敗凌家老祖。第三次,一劍踏平六大洞天。”

    “世人皆以為,我與赤蛟王等人,實力相差仿佛。卻不知道,此輩北寒域修士,怎夠資格與我天宗弟子比肩?我殺他們...一劍足以。”

    說完。

    劍君伸手,握住煌煌劍芒,猛地一劍劈出。

    “咔嚓!”

    百里云海,在此劍面前,為之裂開。無邊無際的云團,猛地現出一道巨大的裂縫。而那沖霄劍芒,宛如割裂九天的神劍,舉之無前,按之無上,天上地下,皆在這一劍面前裂開。

    此劍一出。

    上萬修士,同時失色。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