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883章 血魔軍團

    “你說的同伴,指的是他嗎?”

    陳凡一手抓著血影,扭頭望向黑袍老者。

    老者是血魔道使者,面容兇狠,倒三角眼,名叫烈山,是血魔道赫赫有名的強者,威震極北之地。一身魔道修為可謂深不可測。也就是北寒王占著吞天蟒之軀,再加上大意之下才戰敗。

    但烈山依舊狂妄,他修成血影魔功后,極難殺死。便是趙絕仙,最多也只能將他鎮壓,想斬殺就難上加難,只要同伴逃脫通知血神王,趙絕仙就死無葬生之地。可烈山萬萬沒想到,同伴竟然被不起眼的陳凡,一掌從千里之外抓來,簡直匪夷所思,不敢想象。

    “這...這是不是你在城外布下挪移法陣,借用法陣之力,裝神弄鬼,來哄騙我等!”烈山依舊嘴硬,眼中閃耀兇芒。

    “呵呵。”

    陳凡沒有回答,反而望向赤蛟王:

    “你應該知道我是誰吧。”

    赤蛟王此時,宛如一條死蛇般,癱倒在地,瑟瑟發抖。他見到趙絕空時,就嚇得手腳發軟,戰力沒發揮出三四成,見到陳凡后,更是徹底魂魄俱散,撲通一聲跪倒求饒道:

    “陳真君饒命,我是被逼無奈的。血魔道威脅,如果我不投降,就要屠滅我們赤蛟族。可憐我赤蛟族只有幾百個族人,哪夠它們殺的啊!”

    赤蛟王老淚縱橫。

    遠處圍觀的修士,見到堂堂新任北寒域主,竟然跪在一個普通人族少年面前,苦苦哀求,無不驚駭。

    “那是誰?難道是血神教的血神王不成?”

    “不可能,你沒看到血神教的兩個使者,都被抓來。倒是那個白發魁梧老者,有點像傳說中的北寒王趙絕空啊。但他不是失陷在兩界峰中了嗎?”

    “等等,我想起來了,那少年不是陳北玄嗎?”

    大半個北寒王城震動了。

    趙絕仙闖入王宮一戰,本就動靜極大,驚動了無數修士。此時,諸多先天修士和金丹老祖,紛紛從四面八方趕來,或直接觀戰,或用神念偷窺。

    陳凡所站之地,瞬間被無數道神念籠罩住。

    他當年王都一戰,許多人都見過陳凡,立刻認出了陳凡身份。

    “陳北玄回來了?”

    這個消息傳出,王城數千萬人振奮。

    盡管大家一開始對陳凡,并不是很喜歡,甚至厭惡。畢竟陳凡一人踏一城,生生把整個北寒王庭都踩在了腳下。但此時,面對外域血魔道的入侵,陳凡的事情,就屬于北寒域內部矛盾了。

    “中州純元門宗主,夏驚龍,拜見陳真君。”

    “王城黃家家主,黃振庭,拜見陳真君。”

    “金烏堂堂主,金傅生,參見真君,賀喜真君歸來...”

    一位位金丹老祖或宗派宗主,如潮水一般,從四面八方狂涌而來。見到陳凡,都如見大救星般。北寒域淪落數年,終于等到一位至強者回歸了。

    許多人到了近處,才認出北寒王趙絕仙。

    無數人驚詫。

    但看到趙絕仙恭敬侍立在陳凡身后,他們越發敬畏。連傳說中的縱橫無敵的趙絕仙,都被陳凡收服,誰還敢與陳凡為敵?

    “真君,真君,您可回來了,想死小人了。小人日日夜夜,都在苦盼期待真君啊。”真龍楚家家主楚元鼎倉皇飛來,一到陳凡腳下,就撲通一聲跪下,恨不得抱住陳凡大腿痛哭。

    “好了,有事站起來說。”

    陳凡哼了聲,無形罡勁將楚元鼎震飛出數百米。

    楚元鼎狼狽的爬起身來,神色悻悻,但依舊滿臉堆笑道:“有真君回歸,我等就再也不怕血魔道了。這異域外道,悍然入侵我北寒域,更驅逐走了謝長老。元鼎每天,都痛不欲生,恨能力不足,無法保護大長老啊...”

    “咦,楚家主。我好像記得,血魔道攻入王城的時候。你們真龍楚家,是第一個投降的吧。”純元門主在旁邊冷笑。

    “胡說八道,我那是為了保存實力,等待真君回歸,為真君效勞。”

    楚元鼎義正言辭。

    “算了算了。”

    陳凡揮揮手。

    這群王城世家大族,都是見風使舵之輩。當年他屠滅王庭趙家,楚家等不照樣跪在他腳下?血魔道勢大,他們叛變是很正常事情。

    “血魔道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王城不是有護城大陣嗎?大長老手中,更有我留下的準天寶,為什么瞬間就敗了?”

    陳凡詢問道。

    北寒王城的護城大陣,足足有十二層,便是讓上百位金丹聯手圍攻,都未必能打破。當時陳凡也是爆發全力,激活了‘截天劍’,才一劍斬開。

    那一劍的威力,直追天君了。

    “這...”

    眾人面面相覷。

    純元門主夏驚龍出列,無比恭敬道:

    “稟告真君,這一次血魔道入侵,乃是蓄謀已久。血魔道不僅自己,還聯絡了蠻荒六大魔道,一同攻入五域。當時以血神王為首,三大長老、十大使者聯手,再加上赤蛟族等異族,助紂為虐。以我中州三億人族為血祭,在王城外布下‘六極輪回血陣’,生生磨滅了護城法陣。”

    “當時,整個王城外,幾乎化作一片血海,方圓百里都被魔氣充塞。便是以大長老之力,也無力回天,不得不撤出北寒城。”

    說到這,夏驚龍眼都紅了。

    整個中州,人口也就十億。血魔道以三億人血祭,對中州而言,是個毀滅性打擊。純元門的根基,可就在中州啊。

    聽到這,周圍人都心中沉甸甸的。無論是華族,還是其他宗派的爭斗,更多的是利益糾紛。而血魔道此來,卻視北寒域眾生為螻蟻,需要時,毫不猶豫的拿人血祭,無遺刺激了這些世家大族。

    “無怪乎當年,他們被各大天宗聯手,逐出人族疆域,趕到了蠻荒異域去,這等手段,果真是魔道。”

    黃振庭咬牙道。

    “華族和玄冥洞天怎么樣?”

    陳凡面色不動,淡淡問道。

    這種人魔之爭,他前世看的太多了。當年異族或魔道勢力大興時,曾席卷無數星域,血跡了一個又一個星系,讓億億萬生靈充當能量魔爐。而人族仙人攻入魔域時,也毫不手軟,動輒屠滅幾十上百個魔道世界。

    “六大洞天都已經被血魔軍團擊潰,虛空洞天太上掌教太虛真君,也向血魔道投誠。至于華族的消息,我們已經得不到。血魔道封鎖了北方的所有訊息,真君要問,可以問赤蛟王,和血魔道這兩位使者。”

    夏驚龍沉聲道。

    赤蛟王早就聽得瑟瑟發抖。

    倒是兩個血魔道使者,占著神通強悍,毫不在意,烈山反而冷笑道:

    “告訴你們也無妨,只怕此刻,我血神教的血魔軍團,已經把古華城圍困的鐵通一般,甚至踏滅了古華城。教主早有嚴令。當年我族要重返中央天域,被你華族的齊天君死死攔住,致使功虧一簣,此仇必須報,要血洗整個華族,把華族生靈全部轉化成血傀才行。”

    “大膽!”

    烈山此言一出,眾人盡皆變色。

    趙絕仙更是一爪,狠狠拍在烈山身上,把他打的四分五裂,神體破碎。但下一刻,血光一閃,烈山就化作血影,瞬間恢復原樣。

    “你們殺不死我的,我血神教的血影魔功,乃是堂堂天功。傳承自上古魔道。除非有天寶,或者元嬰天君親至,否則我就是不死之身。”

    烈山狂笑。

    趙絕仙氣急,接連施展出各種手段,甚至化作吞天蟒,一口將烈山吞了。但烈山始終不死。靈寶劈在他身上,一劃而過,瞬間就化作血影復原。神火、雷霆、玄風,同樣無法奈何烈山。

    不少北寒真君,臉色都很難看。

    魔道功法之詭異強悍,由此可見一斑。區區一個血魔教使者,就如此難殺,三大長老以及那位血神王呢?

    倒是陳凡并未在意,血魔道的功法,明顯是返照血魔族而來。在各大魔族中,血魔族號稱最難殺死,其難纏之處,遠勝于古魔族。

    如果說古魔族之軀,是滴血重生的話。

    那血魔族,哪怕千刀萬剮,粉身碎骨。只要無法消滅血影,都能瞬間聚合。所謂抽刀斷水水更流,就是此意。

    “真君,開啟王城核心的‘地火爐’吧,那里采集了十萬丈地下的億萬年地肺毒火,我不信把這兩人扔進去,無法擊殺。”

    趙絕仙氣憤。

    “不用了。”

    陳凡微微搖頭。

    烈山以為陳凡放棄,哈哈大笑:

    “與其想著怎么殺我,還不如想想你們怎么活下去。我血神教真正的力量,可不在我們這兩個使者身上。”

    他一說完。

    遠處,王城外的一座荒山中,忽然涌出一條滔天血龍。那血龍足有萬丈長,盤踞天空,橫過數十里,張牙舞爪,威勢驚天。

    但離得近了,仔細看,才發現,那哪是什么血龍?明明是無數血色人影,組成的一條長長血河。那些血魔道修士,各個氣息強悍,盡皆為先天。足足有十萬人之多。而為首的上百位統領,更是魔威震天,身具金丹修為。

    十萬先天!百位金丹!布成戰陣。

    此陣,可斬上品金丹。

    當這血陣布成時,滔天魔氣席卷長空,整個北寒王城都在顫栗。諸多真君,更是臉色難看到了極點。便是趙絕仙都為之色變。

    ps:第一更奉上,作者菌繼續去寫第二更_貓撲中文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