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885章 如神降臨

    炎州,古華城。

    無數華族戰士,縮在高大的城墻背后,他們穿著道紋甲胄,手中持著法兵,數個士兵聯手,勉強能擊殺一個血傀。但在古華城下,如山如海一般,足足有數十億的血傀,似一片汪洋大海。

    而更多從北寒域四面八方退來的各宗修士,匯聚在古華城中。此時,古華城的法陣早就開啟,不止華族的法陣,還有六大洞天、諸多世家宗派的陣法,五光十色,層層疊加,最鼎盛時,足足有數百層,但大部分都已經被血魔軍團攻破,如今只剩下薄薄的十層了。

    “不行,最多半個月時間,如果再沒有援軍的話,古華城必然要淪陷,我們撐不了太久了。”

    黑冥真君抬頭,面帶憂色。

    在他身邊,五大洞天的掌教,以及諸多金丹老祖們,都表情難看。

    天空中。

    籠罩千里的血海,將整個古華城包圍,這些血海浩浩蕩蕩,仔細看,是一層層的污穢的血煞之氣。而這些血煞之氣,則來自于數十公里外的三座大陣。

    每座大陣都有超過十萬的血魔道修士,正身穿戰甲,手持魔刀立在虛空。他們法力勾連子啊一起,身上騰起滔天魔氣,化作無數血煞,將古華城上的法陣,一層層消磨。

    “不能再等下去了,若繼續空等,血魔軍團根本不需要出手,僅憑法力就足以把我們的法陣給磨滅。到時候法陣一破,整個古華城中,所有人都要任其宰割。”

    天芒洞天掌教扭頭:“請謝長纓長老出手,動用截天劍,破開血煞,逼退他們吧。”

    立在一旁的秦昊臉色難看:

    “這半年內,大長老已經五次動用截天劍。無論是修為還是身體上,都已經吃不消。截天劍更被催動過甚,處在休眠階段。”

    周圍人聞言,眼中都露出一絲失望。

    古華城之所以成為北寒域最后的中心,無數宗派帶著弟子趕到這里,就是沖著大長老謝長纓手中的截天劍。當時血魔道來襲,未有謝長纓能憑借天寶,硬抗血魔道,雖然最終敗退,但終究讓大家看到希望。

    “哎,若是陳真君在這里,就好了。”

    穆紅提輕嘆。

    “陳真君哪怕在,也不是三支血魔軍團的對手。它們根本沒有動用本部戰士,純粹靠法力,以及那殺都殺不絕的血傀,就能把我們各宗數百道法陣,一層層消磨。若非顧忌截天劍,全力出手,早就一擊把古華城從地上抹去了。”黑冥真君冷笑。

    此時。

    在古華城中,除了華族外。

    六大洞天中的五個,都全員而至。各州超過五十個宗派和世家,同樣到來。整個古華城匯聚的金丹,足有一兩百位之多。

    但眾人面對那三支血魔軍團,卻束手無策。

    不通戰陣之法,他們哪怕人再多,也不是血魔軍團一擊之敵。

    穆紅提面現黯淡,云依兒雙眼通紅,林舞華則負劍立在城墻上,俏臉冷峻。至于其他的北寒域天驕們,都神情難看的望著下面,如山如海一般的血傀。

    血傀是血魔道煉制的一種活人傀儡,以秘法煉制而成,力大無窮、刀槍不入,擁有媲美內勁武者的戰斗力。

    而眼下,這血傀足有一二十億之多。除了炎州外,周圍三個州的人口,幾乎都被血魔道祭煉了血傀,用來圍攻古華城,消耗古華城的法陣。

    “嘭。”

    無數華族戰士,一邊廝殺著,眼中都帶著淚。

    對面這些雙眼血紅,面目呆滯,行動如風的血傀,有很多,可都是華族,都是他們的親人啊。如今卻變成神志不清的對手。

    “殺!”

    秦昊仗劍殺入血傀群中,一劍噼出,將方圓百丈內的血傀,盡數斬成兩截。足足有上千人死于這一劍,但更多的血傀,瘋狂涌來,前仆后繼。

    哪怕是先天修士,也會殺到手軟。

    “沒用的,只要北寒域人不絕,血傀就殺不盡。對血魔道來說,他們制造血傀,只是廢點法力罷了,對我們而言,這些也只是小患,只有擊破那三座血魔大陣,才能真正從源頭上解決血傀的問題。”

    天機洞天掌教,玄命子微微搖頭。

    在眾多真君眼中,只具備煉氣修為的血傀,不要說一二十億,便是來幾百億,都無關緊要。一位真君出手,就能將它們全部屠盡。

    但那三支血魔軍團就太致命了。

    任何一支,雖只有十萬血魔道修士,卻都不是任何人能抗衡的。

    “血魔道太強大了,整整四支血魔軍團,一支就足以橫掃我們北寒域。什么王庭九衛、六大洞天、三十六州府,根本無法抗衡。除非有天寶出手,否則無人能敵。更不用說,他們的魔主血神王,一直沒有出現,否則我們古華城早就淪陷了。”

    陰陽洞天掌教搖頭。

    “血魔道作為蠻荒魔道之一,它的實力是直追天域大教的,遠非我們這些荒域可比。以前不來,只是實力不夠,懼怕天域大教的反應。”

    “估計也只有天瀾域的林家可以抗衡一下。但天瀾域此時自身難保,此次七魔道會盟攻入五域,大部分實力應該都放在天瀾域身上。我估計血神王以及七位魔主,已經趕去天瀾域了。”

    玄命子緩緩道。

    “那玄掌教,我們該怎么做?突圍逃跑嗎,還是派人去稟報中央天域的大教們?”周圍諸多掌教老祖的目光,都匯聚在玄命子身上。

    “最好的辦法,自然是逃跑。血魔軍團聚在一起,縱橫無敵。但若分散開來,未必是我們的對手。所以絕不會追殺我們。但我們一跑,弟子們卻未必能逃掉,古華城若覆滅,整個北寒域都要淪陷。我們也就只能成喪家之犬,再無稱宗做祖的威風。”

    “但若不跑的話...轉機在那里呢?”

    玄命子遲疑,有些猶豫不決。

    眾多掌教老祖們,也都心懷鬼胎。

    秦昊等華族長老在旁邊看著,都暗暗嘆口氣。戰斗還未開始,這些金丹老祖就打定主意想逃走,那這場仗還怎么打?

    但若不依靠他們,下一刻,古華城必破。哪怕截天劍再強,又能擋幾個人?

    ‘罷了,死就死吧,陳前輩救了我父母親族,我決不能背信棄義。’

    穆紅提輕咬貝齒,眸中暗暗下定決心。

    就在眾人想著的時候,城外,諸多血傀忽然一頓,然后如潮水般退了下去。無數生死搏殺的華族戰士見狀,剛要發出歡唿聲的時候。

    就見到,遠處三朵血云,騰空而起,如山般向古華城壓來。

    “血魔軍團動了,立刻去請大長老,準備戰斗。”

    玄命子等人,紛紛色變。秦昊更是第一時間,向祖廟飛去。

    “該來的,終究還要來,罷了。老夫就用這條命,去見識一下,血魔道的血魔軍團,是不是真的萬域無敵!”

    黑冥真君豁出去了,沖天而起,飛出古華城外,直面血魔軍團。他現出領域法相,黑水滔滔,席卷三千丈方圓,黑水領域之上,更現出一尊雙手控蛇,腳踏浪濤的黑水真神。

    “我也來!”

    天芒殿二長老沖天而起。

    緊接著。

    一位位金丹老祖,都或咬牙,或無奈的飛了出來。到最后,五大掌教都站到了最前方。上百位金丹,立在古華城上空,各自現出法相。

    青木、黑水、暴風、神魔、天尊...一道道詭異奇譎的領域,一尊尊頂天立地的神人,把整個古華城的天空撐起。浩蕩法力沖天,擊散了血煞海洋。

    一時間,百位真君云集,威勢鋪天蓋地。

    那一刻,古華城中,億萬眾生匍匐在地,向這些真君禮敬。祖廟內,更有一道沖天劍氣,化作數萬丈高,斬開九霄,氣射斗牛。

    謝長纓手持仙氣騰輝,瑞霞千條的截天劍,凌空飛來。

    這是整個北寒域,最后抵抗的力量了。任何金丹修士,面對上百位真君,和一件準天寶,也得退讓三分。

    但三座血魔大陣,卻不緊不慢,繼續壓上,如山碾來,氣勢恢宏沉重。

    “玄命子,謝老鬼,你們終于舍得滾出龜殼了?”

    一個尖銳刺耳的聲音,從左邊血魔陣中傳來。

    “嘖嘖,我看他們,不是不想繼續賴下去,而是龜殼要碎,實在待不住了。不得不走出來。”另一個陰寒的聲音,自右邊血魔陣傳出。

    “廢話少說,立刻動手。別人可以放過。謝長纓必須死,他手中的那柄截天劍,教主預定了。若有失,你我都要提頭去見教主。”

    中間一個蒼老聲音冷哼。

    頓時,數十萬血魔修士同時一陣,身上魔氣升騰。三座血魔大陣,更化作三條滔天血龍,從不同的三個方向,排山倒海般向古華城卷來。

    那一刻。

    天上地下,無數人屏住唿吸,等待這最后一戰的結果。

    云依兒緊緊攥著穆紅提的手,幾乎捏出汗來。林舞華貝齒緊咬,緊張望著天空。諸多金丹老祖,更是法力催動到極點,準備拼死一戰。

    就在此時。

    “嘭!”

    天空中,忽然亮起一道金光。

    那金光,是如此璀璨,如此恢弘,宛如耀眼。宛如一尊躍出山海的太陽。當金光出現的一剎那,千里血海被照的無比通透,每一個角落都無法躲避。

    所有人都忍不住抬頭望去。

    只看到,一只通體金輝的仙輪浮在半空中。仙輪中,一人腳踏天地,負手而來。他黑衣黑發,雙瞳閃耀熾盛金焰,如神降臨。

    “陳北玄?”

    見到那人的剎那,無數人呆若木雞。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