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888章 驚世間

    劍氣行空,一劍縱橫百萬里。

    從北寒域到天瀾域,無盡遙遠,橫跨無數大州的距離,陳凡只用片刻鐘趕到。這劍起自古華城。經過炎州、越州、臨州、殤州等二十七州,蘊含了陳凡成就金丹以來,苦修三年的無上真勁,一劍劈出,可謂石破天驚。

    千里黑云,為之斷裂。

    無數魔道修士,當場隕落。

    七大魔主更在沒反應過來的剎那,被凌空斬成兩截。

    “我的天!”

    林家祖城內,無數修士目瞪口呆,瞠目結舌的望著這一幕。便是林家長老、高層,都不敢相信。至于無數七魔道修士,更是驚成雕塑。

    “魔主們這就是死了?怎么可能?”

    噬心道、血魔道、萬鬼宗的諸多長老們,拼命搖頭,不承認眼前這一幕。

    七大魔主,那乃是蠻荒七魔道的主人,修為最弱的,也有劍君、趙絕仙一流,凌駕于金丹后期大真君之上。至于修為最強的血神王,更是深不可測,傳說已半步元嬰。

    這樣七位絕世強者,怎么可能被一劍朱砂。

    “一定是幻覺,有人施展幻術!”

    諸多魔道真君斷定。

    而林家家主,早就興奮的跳起來:

    “這必然是北荒王家的強者來了,也只有王家這等屹立天荒的萬古世家,才有如此天威。就不知道,來的到底是王家長老、家主,還是王家老祖親至。”

    他搓著手,就要喝令打開護城大陣,迎接王家強者。

    “住手,情況好像有點不對。”懸空老祖喝著,目光疑惑:“這劍芒我有些眼熟,似乎在哪里見過。”

    “不錯,北荒王家以槍道著稱,什么時候擅長劍修了,來人必不是王家高手。”陷空老祖也搖了搖頭。

    眾人正疑惑的時候。

    就見到,天空中,耀眼的劍輝漸漸散去,現出其中一個黑發青年。

    現出一個黑發青年。青年容貌俊美,長發披肩,黑衣獵獵。他手里持著一柄斷刃古劍。古劍上仙輝閃耀、瑞氣千條。誰都沒法想象,就是這柄劍,一劍洞穿了七大魔道無數防護法陣,斬殺了數萬魔道修士,更把七大魔主劈成兩截。

    青年仗劍而立,傲絕天地,凌駕在無數魔道修士上空,雙眸俯瞰眾生,視蕓蕓生命如螻蟻。那種氣吞萬里如虎的氣魄,一時間鎮住無數魔道修士,眾多魔道真煩,反而不敢動彈。

    “他是誰?難道是王家這一代的絕世天驕?”

    林家家主奇怪問道。

    旁邊一位林家小輩,突然叫出來:“那不是北寒域的華族真君,陳北玄嗎?”

    “不錯,他手中那柄斷劍,就是鼎鼎大名的天寶‘截天劍’,以前一直執掌在華族大長老謝長纓手中,我還曾在北寒域前線見過。”另一位長老也開口。

    此言一出,眾人再無疑問。

    “原來如此,難怪我感覺那劍芒眼熟,原來是謝長纓的截天劍。傳說這件天寶已斷裂,無法發揮真正天寶威力,所以謝長纓持著它,也屢次敗于血魔道手中,沒想到今日這一劍,卻幾如天君神威,莫非截天劍復蘇了?”

    懸空老祖一拍掌叫道。

    “家主,那我們該不該把他迎進來。”高大魁梧的長老請示。

    頓時,大殿內氣氛開始微妙起來。

    林家許多人臉上,都露出一絲尷尬神情。

    陳凡殺了踏空老祖等人,致使五域群龍無首,被蠻荒七魔道入侵。大家本該痛斥陳凡才對。但現在,林家陷入絕望之境,確實陳凡一劍來緣,又神威赫赫,讓林家人心中五味成雜。

    中年模樣,身穿玄金道袍的林家家主,更是干笑一聲:“這個,還是從長計議吧,魔道聯軍未退,七大魔主未確定身死,若打開法陣,致使祖城破了怎么辦?”

    在城內城外,無數驚呼震撼的聲中。

    陳凡一手持劍,一手負于身后,目光掃過七大魔主的尸體,用淡淡語氣道:“我此來,只殺血神王一人,與你們無關,立刻退下,否則別怪陳某劍下無情。”

    “噼里啪啦。”

    一陣骨節爆炸、肌肉澎湃的聲音中。七尊本被斬成兩截的魔主,都各自運用魔功,重新恢復魔軀。他們具都目光陰寒看著陳凡。

    任誰被無緣無故砍了一劍,臉色都不好看。

    早在劍出那一刻,陳凡就料到這一幕,所以好不驚訝。金丹修士本就難殺,何況是七尊直指長生榜的強者。這些魔道之主,無不是魔功詭異精湛,有種種保命之法的老怪物。尤其是血神王,一身血影魔功,恐怕早就大成,不動用特殊手段,根本無法消滅。

    “桀桀,你讓我們退,我們就退,視我七大魔道如無物嗎?”

    噬心老祖陰笑。

    “劍氣縱橫三萬丈,一劍破開千里血海,更敢向我等七大魔主揮劍,真是好大的威風,好大的實力。天瀾域什么時候,出了這等絕世強者?比陷空、懸空那兩個老烏龜有膽識。”戰魔主目光熾盛,黑芒暴漲,戰意獵獵。

    “戰兄,這可不是天瀾域高手。而是幫了我們大忙的那位華族陳真君。他手中那柄斷劍,就是華族天寶‘截天劍’。陳真君此來,開始時沖著本尊來的啊。”

    血神王淡淡一笑。

    他同樣滿頭黑發,外表只有十六七歲,容貌俊美年輕,宛如少年,只是皮膚過分慘白,仿佛死人一般,沒有半點血色。但雙瞳卻不時閃過一抹血光。

    他若不開口,誰都沒想到,這蒼白少年,就是赫赫有名的血神王。

    “陳北玄?”

    這一刻,幾大魔主都微微色變。

    陳凡的大名,如今可謂傳遍周圍數域,連極北蠻荒深處,都有耳聞。他斬劍君,破王城。更在兩界峰中以一敵五,生生擊殺了踏空老祖等人。現在外界,已經隱隱把他傳為五域第一高手。

    但對諸多魔主而言,最熟悉的,就是陳凡擊殺了五域域主,給了他們入侵天瀾諸域的機會。

    “原來是陳真君,真君可謂幫了我七魔道大忙,本老祖還未感謝真君呢。”

    滿頭亂糟糟綠色長發,頭顱極大,但身形矮小,四肢萎縮,手如雞爪的噬心老祖,露出善意的笑容,但從他口中說出,卻如同嘲諷般。

    其他幾位魔主,都不動聲色的稍移方位,從四面八方,隱隱封住了陳凡去路。

    面對這位盛名已久的五域第一人,他們不敢有半點懈怠。尤其陳凡手中那柄截天劍,更是眾人重點關注對象。剛才那一劍縱橫三萬里的恐怖劍氣,大家都切身體會。若非劍氣破開千里魔云、層層法陣,銳氣已盡的話,在場的七人,真未必能抗住。

    “滾回蠻荒,或者死。”

    陳凡彈劍,聲音冰寒。

    他目中從未有其他六人,只是定定盯在血神王身上。

    七位魔主,臉上同時現出一絲怒色。

    “陳真君真是要與我七大魔道為敵了?要知道,我等可不是踏空老祖。”百毒老人皮笑肉不笑。

    “哐當!”

    陳凡根本未廢話,直接拔出截天劍。

    宛如龍吟般的劍鳴聲,在天地間暢快響起。隨著一層層潮水般的澎湃法力灌注進去,截天劍上的光芒越來越璀璨,它開始逐漸復蘇,恢復當年天寶的神威。一股恐怖的波動,從斷劍上面,向四面八方溢出。

    “動手。不能讓他催動天寶復蘇,否則我們誰都擋不住天君一劍!”

    血神王眸光森冷。

    噬心老祖、百毒老人、戰魔主等人,頓時全力出手。七道粉碎空間,劈開混沌的浩瀚魔氣,頓時從各個方位,向陳凡打來。

    天寶太強大了,一旦全面蘇醒,究極一擊的話,可媲美天君。到時候,方圓千里,都要被打成齏粉。便是七魔主聯手,都扛不住這樣恐怖一擊。

    只是血神王心中驚疑。

    截天劍不早就破損了嗎,怎么還能全面蘇醒?而且陳凡陷在兩界峰中,又如何跑出來的?他實力怎么突然變得這樣強大。

    不過此時,種種疑問,都根本沒機會思考。

    “轟隆!”

    把諸天壓塌的魔氣,充塞方圓十里。

    有許多魔道修士,離得很近,根本無法逃跑。直接卷入其中,被勁氣撕扯成碎片。只有一些金丹真君,才玩命逃脫。

    ‘冥血神功’

    ‘噬心大.法’

    ‘百毒誅魂刺’

    ‘萬鬼吞魔術...’

    七大魔主,同時施展出最得意的功法。七道力量迥異,屬性不同的魔氣,封鎖了陳凡前后左右,所有位置。

    他們每一個人,修為都可媲美趙絕仙,最強的幾人,甚至在踏空老祖之上。七人聯手,威力簡直撼天動地。便是長生榜最巔峰天驕到此,也得變色。

    實際上,許多觀戰者,已經驚呼出來,為陳凡擔心。

    但陳凡依舊毫不在意,手持斷刃,自顧自劈出一劍。

    那一剎那。在魔氣滾滾、血龍咆哮、萬鬼奔騰中,一抹璀璨的劍光亮起。那劍光,初時僅僅如同一縷晨曦,但轉瞬間,如同太陽躍出海面,光輝萬丈,照徹了整個天宇。百里之內,都被那奪目劍輝籠罩。

    一層層的魔氣、真勁,在劍氣面前,如同層層洋蔥撥開,就像太陽之下的朝露般。最后魔氣盡散,露出七大魔主無比驚駭震撼的面容。

    方圓百里,在此刻凝結。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