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889章 五域震怖

    劍凝虛空!

    這是陳凡修成金丹后,掌握的又一門大神通。比掌控空間更高一層次,可以把一定范圍內,所有的生命,定在虛空之中,連神魂都凍結,宛如時間停止般。

    但此時,只是劍凝虛空的前半段。

    接下來,陳凡彈劍,輕輕一抖,宛如拾起一副畫,將畫上的人物抖出來般。

    “咔嚓!”

    那一瞬間,百里空間盡數破碎,化作一個巨大的黑洞,這百里方圓內的一切生命、一切物質、一切存在,盡數被陳凡抖落。連空間都破碎,存在的依據都沒有,他們還怎么生存下去?

    “嘭嘭嘭。”

    百里之內,除了金丹真君之外,數十萬的先天魔道修士,瞬間被撕成粉碎,連一絲一毫反抗力都沒有。便是魔道真君,同樣神體破裂,被撕成千萬快,修為弱的,金丹瞬間被卷入空間風暴之中,放逐到無盡虛空中,再無法回歸。

    連七大魔主,都在那一瞬間,肉身破碎。

    但這七位魔主,都具備粉碎真空之力,第一時間撕裂虛空回歸,并沒有被卷入空間風暴中。并且各施魔功,想要重凝神體。

    就看到。

    噬心老祖化作一團慘綠光團,拼命吸收魔氣,從光團中,逐漸又長出一只瘦如雞爪的手。百毒老人則化作無數蠱蟲,瞬間聚散回來。其他魔主,同樣八仙過海。

    只有血神王最為簡單。

    他血影魔軀大成,就算空間都無法撕碎他,彈指間就能復原。

    但等七大魔主恢復的一剎那。

    “轟隆!”

    七道燦爛如驚虹般的劍光,從他們體內爆發。陳凡劍凝虛空的一劍,豈是如此就能躲開的?這七道劍虹,分散于百里虛空中。他們的每一塊肉身、每一片神軀內,都潛藏著陳凡的截天劍氣。一旦重聚,就能爆炸。面對極難殺死的金丹強者,陳凡怎會沒有準備。

    “啊!”

    這一劍,威力實在太強大了。

    當場有四位修為弱的魔主,爆體而亡。連金丹都被斬碎,神魂破滅,徹底無法復活。其中包括噬心老祖和百毒老人。

    最后,只剩下血神王、戰魔主,和最后一位赤皇魔主存活。這三人修為最強,都可匹敵踏空老祖,哪怕這樣,截天劍氣也重創他們的神體,甚至把金丹都斬出裂紋。

    “逃!”

    三位魔主,瞬間化作三道不同顏色的驚虹,向四面八方逃竄而去。他們此時已經嚇得肝膽俱裂,根本不敢有還手的機會。

    ‘太強了,太恐怖了。這哪還是什么金丹?便是十大天域的絕世天驕,都沒這樣恐怖吧。北寒域什么時候出了這等強者。’

    戰魔主等人,心中瘋狂咆哮。

    不僅是他們。

    周圍觀戰的滿城修士,以及無數七魔道弟子,更是目瞪口呆。

    面對七尊魔主聯手,撼天動地的一擊。陳凡竟然輕描淡寫的一劍就解決了?尤其他劍碎虛空,把百里化作空間黑洞的恐怖手段了,更讓人震怖。

    這樣的一劍,什么靈寶、法陣能擋?

    七大魔主身上攜帶的諸多秘寶,幾乎在第一刻,就被無盡的空間風暴撕成碎片。到最后,只能靠神體硬抗。不修成元嬰之軀,或者絕世神體,否則根本無法在爆裂的時空亂流中存活。

    陳凡沒有理會這些,他一步一劍,截天劍氣直沖九霄,瞬間就把戰魔主和赤皇魔主,凌空斬爆,連金丹都劈成兩半。

    最后才不緊不慢的踏到血神王身后:

    “我來此前,聽聞血神王法力無邊,活了三五千年,連元嬰修士都能過上幾招。你這實力,比起傳聞中,可是差遠了啊。”

    一劍斬一位魔主,陳凡輕松愜意,宛如碾殺一只螞蟻般。

    實際上,此刻的陳凡,對這些金丹六七品的修士,殺起來確實如殺雞。他哪怕不動用玄武真身,和另外三尊法相。僅憑體內澎湃如海,媲美元嬰的法力,純靠真元碾壓,都能輕易碾碎他們,何況還有截天劍呢?

    血神王不遠,催動六極血遁之術,加速逃跑,一個彈指就飛到數十里之外,瘋狂向六支戰陣軍團飛去。

    “血神王,你太弱了,讓我失望。”

    陳凡眉頭微皺。

    他本來還想試試,自己此時的實力比起真正元嬰,到底差多少。但血神王連他一劍都擋不住,根本試不出深淺。

    失望的陳凡,直接催動手中天寶,全力一擊劈出。

    “轟隆!”

    長達萬丈的劍氣,把天宇都劈開。那股天君級的波動,更是嚇得方圓數百里的所有生命,都心驚膽顫,恨不得跪地匍匐。

    “嘭。”

    到了此刻,血神王終究不能再留手。他搖身一晃,一尊巨大的血神,從他身上騰空而出,足有萬丈之高。

    這尊血神,有三面、六臂。一面做無名怒火,一面寶相莊嚴,一面現大歡喜。六臂各結法印,通體赤紅,宛如血玉琉璃般。若非帶著滾滾魔氣,恐怕被認為是菩薩佛陀,都有可能。

    “好!”

    陳凡眼睛一亮,劍芒再漲。

    瑞氣千條的截天劍,噴薄出無窮劍輝,神圣莊嚴,似把天地隔開。那一刻,虛空中,只剩下一柄橫插日月的劍虹。隨著陳凡一臂揮落,直追天君的一劍,頓時劈下。

    “咔嚓!”

    那尊六臂血神,在截天劍氣之下,連一個彈指都沒支撐,瞬間就破碎,化作萬道血影,擎天徹地的劍虹,向著血神王滾滾壓下。

    血神王嚇得三魂脫體,七魄飛灰,瘋狂叫道:

    “真君饒命,我與華族無仇,并非故意針對華族,只是受一位大人物之命,不得不為...”

    “哦?”

    陳凡手中斷劍微頓,臉上露出一絲遲疑。

    血神王見有活命機會,快速說著:“是你們人族神域的一位大人物,他傳信給我們蠻荒原始魔道的一位魔君,讓我順路滅掉華族。真君若放了我,小人不但發誓,永生不再踏入五大荒域,更會把那位大人物的信息,全部告訴您。”

    “是嗎?”

    陳凡沒想到,蠻荒七魔道的入侵,背后還有這等內幕。不過他懶得理會,任誰想來對付,直接一劍斬了就是。

    “轟隆。”

    截天劍氣再次壓下,璀璨的劍虹,銳利到極致,可割裂金丹。

    血神王沒想到,陳凡竟然絲毫不留手,頓時整個人都被劍虹撕成粉碎,連血影魔軀都無法凝聚。他神魂包裹在金丹中,化作一道血虹就想離去,被陳凡隨手攝入手中。

    一劍擊殺血神王后,陳凡抬頭。

    祖城之外,還有數百萬魔族修士,以及七魔道眾多金丹長老們。但他們面對陳凡劍氣縱橫的威勢,無不變色,一時間,竟然不敢說話。

    全場為之震怖。

    連六支魔道軍團,都遲疑。

    至于祖城內的諸多林家修士,已經嚇傻,包括林家家主在內,都瞪大眼睛,瞠目結舌。

    陳凡輕彈斷劍,眸中冰冷:

    “既然來了,就別走了。要怪,就怪你們入侵錯地方了。”

    接著,陳凡人隨劍走,化作一道劍虹,驚天而起。這道劍虹,無比純粹,沒有一絲一毫的屬性,只有最銳利的劍氣。

    就看到,劍光漫空游走,宛如一條游龍般,在天地間飛舞。

    七魔道的修士,一開始還想抵抗。噬心軍團、萬鬼軍團、戰魔軍團等戰陣,更是全面開啟,數百位金丹殺氣森森,從四面八方向陳凡包抄而來,想借助戰陣之力,把陳凡碾成粉碎。

    可惜。

    這些戰陣雖強,但面對手持天寶,法力直追元嬰的陳凡,卻根本不堪一擊。

    “嗖。”

    劍光九轉,縱橫千里。

    璀璨的劍光每一次閃耀,都有數萬的魔道修士被殺。不過幾個呼吸間,就有數十萬魔道修士隕落。到最后,陳凡身劍合一,化作一道粗達百米,長達數萬丈的通天劍芒。狂暴的天君波動,全力四溢,把方圓數百里,都打沉進地面。

    “嘭嘭嘭!”

    通天劍芒一口氣,連串了六座法陣,將六支軍團,盡數擊破。

    什么噬心神蟲,什么戰魔法相,什么萬鬼真身等等,在截天劍面前,根本不堪一擊。這件絕世天寶,此刻在陳凡手中,終于才發揮出原先本色。幾乎無堅不摧,無物不破。什么靈寶、靈甲、法陣,都被截天劍輕易一刀兩斷。

    戰到末尾。

    整個七魔道修士紛紛敗退,連六大戰陣都解除,執掌戰陣的長老,帶頭逃亡。但陳凡怎么會允許這些上號的修煉材料跑掉呢?

    他拋出七幅空白的天魔幡。

    化作七道黑氣,在整個戰場上面,瘋狂舞動,吸取無數魔道修士的生命。至于那些修為最強的金丹長老,則被陳凡追上,一劍劍斬殺。

    到了最后,除了少部分魔道修士逃亡掉外,大部分的七魔道弟子,以及眾多長老,幾乎全部隕落在陳凡手中。

    七幅天魔幡,更是徹底鑄成,化作七柄魔焰滔天,鬼氣縱橫、血焰環繞的絕世魔幡。

    “古魔族五幅,血魔族三幅,加上這里的七幅,整整十五幅,再差三幅,看來我這十八天魔陣,就要快成了。”

    陳凡收回魔幡,輕輕一笑。

    而此時,祖城內外,無數天瀾域的修士,已經寂靜一片,徹底說不出話來。包括陷空老祖等人在內,都敬畏如神的望著天空,那被七柄魔幡環繞,腳踏血海,宛如修羅魔神一般的青年。

    天荒歷,十二萬九千六百五十三年。

    陳凡出兩界峰,劍氣縱橫百萬里,連斬七大魔主,徹底踏滅蠻荒七大魔道。消息傳出,五大荒域為之震怖!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