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890章 幕后黑手?

    (貓撲中文)

    五大荒域,無比遼闊,縱橫數百萬里,有上百州郡,無數城池,億萬生民。以蠻荒七魔道的強勢,也僅僅只能占據一些主要州城、據點,想要徹底統治,那就需要花費成百上千年時間。

    所以在主力被殲滅后,五域眾生掀起了浩大的反擊,把魔道修士追殺的無路可逃。林家眾老,和林家三衛更是一馬當先,瘋狂絞殺。

    最后只有少數幾位魔道真君,逃入了蠻荒,消失在極北之中。

    這場戰斗,徹底震撼了天瀾諸域。陳凡在林家祖城前,那劍氣縱橫的無敵神威,更是傳遍天下。許多人都號召,要尊陳凡為‘五域共主。’

    “七魔道入侵,北寒、元武、牧靈諸域束手,林家苦苦支撐。只有華族的陳真君,一劍西來,連斬七大魔主,放眼五域,誰還有資質代替陳真君稱王?”

    盡管這樣。

    那些執掌五域的高層,如元武王族、牧靈王族等,并不希望看到這一幕,嘴上答應,背后卻拼命抵抗。不過他們畏懼陳凡神威,不敢正面硬來。

    而此時,陳凡已經回到了古華城中。

    “真君,您回來了。”

    大長老謝長纓迎了上來。

    “恭敬陳真君!”

    背后六大洞天掌教,以及諸多家族族長們,都畢恭畢敬的跟在身后。陳凡甚至看到了一位氣息縹緲,隨時遁空而去的金丹后期大真君。

    “真君,這是虛空教太上長老,太虛真君。他得知真君神威,決定棄暗投明,和七魔道劃清界限。”謝長纓說著,眼中帶著一絲嘲諷。

    太虛真君,已經活了兩千歲,鶴發童顏,玄黃道袍飄舞。

    盡管聽出謝長纓話中奚落,卻依舊面色不動,恭敬上前拱手:

    “虛空教太虛,拜見真君。真君在林家祖城外一戰,神威震世,一舉粉碎了七魔道的陰謀,讓我輩振奮。以小道愚見,真君不如乘勢一統五域,做這天瀾王的位置,未來說不定可只剩天君,我等五域,也可化作天域。”

    太虛真君此言一出,眾人盡皆一驚。

    大家還沉浸在魔道戰敗的喜悅中,暫時沒想到這一點,此時思維一開,頓時發現,確實是一統五域的大好機會。

    “北寒王趙家被屠滅,天瀾域林家潰敗,元武域王族商家、牧靈域王族上官家更是棄地而逃,被兩域痛斥。玄風域的玄風宗,在此戰中損失慘重。若按照機會,確實是真君一統五域的時機,以真君此時如日中天的威勢,放眼五域,誰敢不從?”

    天機洞天掌教玄命子,也撫須開口。

    不少人眼中,都亮起了光芒。

    他們看陳凡的眼神,就變了。尤其是華族諸長老,更是呼吸聲都開始粗重。

    之前的陳凡,無論再強,終究只是一人。但若成為五域共主,華族就會成為五域王族。從偏遠炎州小族,一躍成為天瀾五域的至高王族,如北寒趙家般,高高在上,建立王庭,統御億萬眾生數千年。華族每個人出去,都頂著王族身份,那是何等巨大的吸引力。

    連大長老謝長纓,手掌都有些顫抖。

    只有北寒王趙絕仙,聽聞后,眼中閃過一抹銳芒,但被他迅速壓下了。

    “此時,以后再說。”

    陳凡不置可否。

    接下來,陳凡入住主廟。開始與古華城內的故友見面。

    穆紅提、云依兒、林舞華、還有仆人丁老。這些都是好幾年未曾謀面,一見到陳凡,都無比激動。但激動之后,就化作拘謹。

    無論是云依兒,還是穆紅提,此時見到陳凡,都顯得恭敬,不敢再過多放肆。

    此時的陳凡,已經是五域第一強者,隱隱有天君之稱。不少人都把陳凡,視為一位元嬰級準天君。甚至可能是未來五域共主。

    這樣的大人物,她們哪怕想隨意。背后的家族、師傅、長輩,都會千叮嚀萬囑咐。

    實際上,此時穆家、云家,以及玄冥洞天等,都開始打主意,想要把三人送給陳凡做妾。一想到這個,穆紅提就滿臉通紅,心中羞憤。

    只有林舞華,雙手攥劍,頭抬得高高的,無比驕傲,不愿低頭。

    倒是丁老,看到陳凡,就無比焦急:

    “主人,您終于回來了。小蠻丫頭,被那個女人帶走,離開古華城,已經三年沒回家了。一點音訊都沒有,主人您一定要把小蠻丫頭帶回來啊。她年齡還小,在外面誰知道有什么閃失,壞人那么多”

    數年相處,丁老早把小蠻當成親生女兒,說著,老淚縱橫。

    “放心吧,我知道了。”

    陳凡拍了拍他的手掌。

    回到祖廟后,大長老謝長纓就有些尷尬道:“神曦天女在三年前來過一趟,當時她說受您的囑托,要把圣女帶回輪回天域。我等修為淺薄,無法阻攔。倒是圣女不想離開,想留在古華城等您,但最終哭著被神曦天女抓走了。”

    “這確實是我的吩咐,小蠻天生神脈,留在華族無人保護,太過危險。以神曦在輪回天宗的身份,應該可以庇護她。”

    陳凡點頭。

    他回到天荒的那一刻,感應到‘定海珠’不在北寒域時,就猜到神曦把定海珠和小蠻,都帶走了。不過陳凡絲毫不慌。

    那是他親手煉制的洞天法寶,除了他之外,無人可抹去關聯,只要愿意,就能找回。

    陳凡在大殿內踱步,見謝長纓欲言又止,不由笑道:

    “大長老還在想,我為什么不答應太虛真君,成為‘天瀾王’的事情?”

    謝長纓還沒回答,旁邊的慕雷長老,已經開口:

    “是啊,今天赤蛟王,也來拜見真君,再次提過這個事情。以真君此時在五域中的威望,只要站出來,誰敢挑戰真君?那元武王族、牧靈王族,根本不堪一擊。也就林家稍麻煩,但也擋不住真君雷霆一擊。”

    秦昊等人,雖然沒回答,但眼中意思,同樣如此。

    陳凡負手,屹立殿中,抬頭看著墻壁上懸掛的華族先祖畫像,聲音清冷道:“你們覺得,是天瀾王地位更高,還是一位元嬰天君更尊貴?”

    諸人一愣,謝長纓皺眉:

    “當然是天君更加尊崇。北荒王家,就因為有一位長生天君坐鎮,統治北荒天域,威壓諸多荒域。我等天瀾五域,都要仰仗王家的鼻息而存。這等萬載世家,道統延綿。一個族中弟子,可能都要比金丹老祖地位更高。”

    “是啊,與元嬰相比,所謂的北寒王、牧靈王、天瀾王又算得了什么?若修成化神,為一方大能,鎮壓星域,區區幾個荒域,彈指可滅,幾如塵埃。”

    陳凡輕嘆。

    眾人此時明白過來。

    原來大家無比眼熱推崇的天瀾王位,根本不入陳凡眼中。

    “況且,北寒王族有吞天蟒血脈,大成之后,可敵元嬰。天瀾林家,傳承自踏天宗,族中天驕無數。三位老祖震世。牧靈王族,則繼承天狼血脈,每代必出金丹元武王族、玄風宗等,要么血脈強悍,要么道統深遠,如此才能代代傳承下去,強者輩出,統治諸域。而我華族,有什么呢?”

    陳凡說到這,轉過頭來,眸光冷冽。

    “哼,此時華族,連一個金丹都沒有。哪怕成了王族又如何?誰會信服?就準備靠著我的威勢,狐假虎威,在五域眾生頭上撒野嗎?若有一天,我走了,華族怎么辦?”

    陳凡冷哼一聲。

    諸多華族長老聞言,頓時大汗淋漓,滿臉愧色。

    玄命子等人,也暗暗點頭。

    五域王族,雖然以最強者為尊。但王族的血脈,同樣高貴強大。華族被血脈桎梏,哪怕坐上王族之位,沒有新的金丹出世,也會被五域嗤笑。

    “滾下去吧,好好反思,不要好高騖遠。”

    陳凡拂袖。

    在眾多長老都狼狽退下,謝長纓也要離開時,被陳凡叫住:“大長老,關于血脈桎梏的事情,我想和你談談。”

    謝長纓聞言一愣,不由望向陳凡背后,束手恭立的北寒王趙絕仙。

    到最后,殿內只剩下三人時,陳凡冷聲道:

    “趙絕仙,這三年中,有些事情,我從來沒問,現在你該說了。當年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為什么華族突然從強大的種族,跌落成下等族群?齊天君等人,也奇怪消失,連天域都崩塌了。是不是被施加了血脈詛咒,如果是,那是誰下的?能不能解開?”

    “你別想瞞我,若有一句謊話,我就直接把你的神魂剝離出來,釘在火焰中,灼燒一萬年!”

    聽到陳凡清冷的聲音,趙絕仙一震,眼中閃過屈辱,但不得不開口:

    “是。”

    謝長纓攥緊拳頭,死死的望著他,雙眼通紅,身體都在顫抖。他知道,趙絕仙接下來的發言,將會決定整個華族,億萬眾生,未來無數年的命運。

    在殿內兩人的目光下,趙絕仙緩緩吐出一句話:

    “這一切幕后主導者,是‘帝神山’。”

    “帝神山?”

    當這三個字出現的剎那,謝長纓如遭雷劈,整個人臉色瞬間慘白如雪,眼中透露著無比驚駭的神情。貓撲中文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