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891章 不朽道統

    “帝神山?”

    陳凡輕皺眉。

    他曾隱約聽過這個名號,在昆墟界時,云天宮器靈曾提過,在上古時代,帝神山的一位天驕真傳,曾踏入中土,橫掃地球年輕一輩,但哪怕叫‘帝釋’的那人,都非帝神山最強真傳。

    “不錯,帝神山,無上神教,傳承數十萬年,中央神域的主宰者,當世第一大教,不朽道統。”趙絕仙緩緩說著,聲音低沉。

    他每吐出一字,謝長纓眼中絕望就濃烈一分。到最后,趙絕仙更開口:

    “更重要的是,帝神山曾出過一位神君!”

    這一刻,便是陳凡都神情微變。

    神君,是化神大能的封號,這意思是,帝神山是一位化神大能留下的道統?這就太恐怖了,化神哪怕放眼宇宙,都算的上至強者。一個星域只有誕生化神,才可稱修仙星域。一個種族,只有出過化神,才敢號星空之族。

    陳凡雖知道,天荒曾有過神君,但沒想到,這位神君就誕生在帝神山。一位擁有神君坐鎮的道統,得何等可怕,橫壓當世,幾無敵手。

    “噗通。”

    原先意氣風發,想著復仇的謝長纓,徹底跌坐在地上,他枯瘦的手掌顫抖,整個人仿佛衰老了十歲,心中只剩下深深的絕望與無奈。

    趙絕仙低頭,面色凝重,但眼底卻閃過一絲快意。

    整個大殿內,一時靜如死寂。過了許久,趙絕仙都感覺,對面兩人被嚇退時,陳凡忽的開口:“帝神山的那位神君,還活著嗎?”

    “這自然不可能?那位神君是數十萬年前的人物,哪怕成了仙人,都不可能活這么久,早就坐化。”趙絕仙一愣,不由自主答道。

    他心中疑惑,陳凡此言何意?

    “既然死了,那就沒什么威脅。”

    陳凡彈了彈手指,眸光冷冽:“若帝神山還有化神,我可能還要再等五十年。但無神君坐鎮,區區一些元嬰,最多十年我就能能踏平他們。”

    這話一出,不僅趙絕仙,連謝長纓都愣住了。

    “真...真君,您的意思是...還要像帝神山復仇?”謝長纓有些結巴。

    那可是帝神山啊,不朽道統,中央神域的主人,數十萬年以來,從無人敢挑戰它,高高在上,主宰天荒星域。陳凡竟然叫囂要踏平帝神山?

    趙絕仙更用望瘋子的眼神,看著陳凡。

    “呵呵。”

    陳凡笑了笑,沒有回答。

    對這些人而言,帝神山是無敵的。但陳凡前世見過比帝神山強大千百倍的勢力。那些不朽神教,鎮壓星域,教中化神輩出。屹立在星空深處的太古圣地,更是有返虛坐鎮。更不用說諸多仙宗,連合道真仙都有,他更來自真武仙宗。怎么會怕區區一個帝神山?

    不過這些話,陳凡懶得解釋,說出來兩人也不信,而是轉移話題:

    “華族與帝神山無冤無仇,為什么要下這種毒手?齊天君等人去了哪里,是被抓還是死了?華族血脈中的詛咒,又是怎么回事?”

    一連串問題,問的趙絕仙面色難堪。

    “真君,這些我真不知道。當年華族出事時,我根本沒生下來,只是后來聽我父偶爾說了幾句。當年我父本是普通小族族長,被帝神山選上,替他們鎮壓北寒域的。”趙絕仙苦笑:“不過,我父偶爾提過,華族的血脈,似乎是‘天荒神律’,除非帝神山人出手,否則無人可解。”

    “天荒神律?”

    這一次,謝長纓臉色更白了:

    “天荒神律,是帝神山親自下達的律令。據說帝神山人口含天憲,言出法隨。天下人無不景從。若有反抗的,便是天宗大教,萬古世家都會莫名崩塌,所以世人畏懼的將其稱作‘天荒神律’,意思是帝神山代天刑罰,執掌神威。”

    “若是天荒神律,那我族就徹底沒有希望了。從來沒聽說過天荒神律被解開過。”說到這,謝長纓神情灰白,只剩頹廢。

    “哼,什么天荒神律?一點血脈詛咒罷了。”

    陳凡冷哼。

    他手指微曲,往謝長纓身上一抓。

    “哐當。”

    數條法則神鏈,在謝長纓身上浮現。這些神鏈,充滿著天地威嚴的氣息,宛如代天刑罰。每一條,都由無數符文組成,深深扎根血脈深處,將謝長纓體內的法力,死死鎖住,不讓他結丹凝嬰。

    “這?”

    謝長纓和趙絕仙都驚呆了。

    他們是第一次,直觀看到華族體內詛咒的形體。看著那幾條蘊含無盡威嚴的神鏈,兩人差點跪下,頂禮膜拜。

    “這就是天荒神律。世間沒有言出法隨,讓天地改變的強者。哪怕有,也不是什么帝神山。”陳凡嗤笑,屈指一彈。

    “嘭嘭嘭。”

    在兩人驚駭目光中,謝長纓體外的神鏈,竟然接連崩斷。

    緊接著,一股浩大的氣息,在謝長纓體內,蓬勃而起。謝長纓苦修四百余載,天資絕世,體內真元早就足夠渡劫凝丹。但始終被法則神鏈鎖住。此時掙脫枷鎖,頓時如龍躍空。

    “轟隆!”

    天空中,竟然不知何時,驚起雷光。雷云漸聚,籠罩方圓百里,巍巍如華蓋。

    “這是有人要渡雷劫了?奇怪,沒聽說那位先天修士,到了晉級關口啊?而且看這氣息,有點像大長老。”

    祖廟外,諸多華族長老抬頭,目現疑惑。

    至于古華城內,更多的金丹真君,都皺眉望來。他們對雷劫無比敏感,輕易察覺。而且確定,那位渡劫者積累無比雄厚,一旦晉級,金丹四品以上。

    “看來我北寒域,又要出一位強者。”

    黑冥真君等對望一眼。

    “噼里啪啦。”

    此時,祖廟內,大長老不由自主飛起來。他體內如汪洋大海一般的真元,沸騰狂涌,最后化成旋渦,層層疊加凝結,竟然凝成了一枚鴿蛋大小的元丹。這枚元丹綻放光芒,照徹他身體,甚至透到體外,大殿中宛如亮起了一枚小太陽。

    “去吧。”

    陳凡一拂袖。

    大長老就不由自主被轉移到天上,直面雷云。謝長纓被五道雷劫劈頭蓋臉砸一頓,本暈頭轉向,等雷云散去時,才赫然發現,自己已經成了金丹。

    “我盡然成真君了?而且凝成了金丹五品?這怎么可能?”

    謝長纓愣愣站在天上,感受著周圍,方圓百里內的所有元氣,沸騰如海一般,向他體內灌輸而來。在紫府丹田中沉浮的金丹,更是綻放光芒,充滿永恒不動的氣息。

    這時,他終于醒悟,自己真成金丹了。

    頓時,無邊狂喜,充塞謝長纓心。四百載苦修,無數時間的煎熬,本以為要老死先天,金丹無望的時候,沒想到陳凡區區一抓一指,就斬斷他無數年的最大阻礙,讓他破繭重生。

    “陳真君真乃神人也,我族有希望了。”

    謝長纓心中顫抖。

    在他眼界內,眾多華族長老,都激動的飛來。恭敬向他下拜,口稱‘謝真君’。而在最前方的秦昊,更是前所未有的興奮,滿臉喜悅。便是留在古華城的諸多真君,也都紛紛來賀。

    望著以前趾高氣昂的各宗門掌教,此時誠心恭祝時,謝長纓恨不得仰天長嘯。

    “我華族,終有出頭之日了!”

    華族大長老謝長纓,晉升金丹,這乃是了不得大事。在半個月后的真君大典上面,五域無數高層,前來祝賀。

    不過大家更多,是看在陳凡面子上。

    否則區區新晉真君,根本不值得陷空老祖等人親至。

    但大典當天晚上,又一道氣息沖天而起,雷云籠罩滿城。在無數人震驚的目光中,秦昊連渡六道雷劫,修成金丹六品。

    第二個華族金丹出現了?

    而且一成就是六品?

    ‘華族這是怎么了?不是傳說他們血脈被詛咒嗎?’

    許多人嘀咕。

    但接下來一幕,讓所有人都瞠目結舌。第二天,華族慕雷長老渡劫,金丹四品。第三天,華族吳峰長老渡劫,金丹三品。第四天,華族林陽長老渡劫,金丹三品...最后一天,更出現五位長老,同時渡劫的盛況。

    真君大典持續的十日內。

    華族一共誕生了十七位真君,最高的金丹六品,最低的也是金丹三品。整個真君大典,成為了華族的狂歡節。每一天,華族都在瘋狂慶賀。

    這一次,便是連林家老祖,都坐不住了。

    “華族這是在示威啊,十天內誕生十七位真君,金丹中品者五人。這股勢力,直追北寒六大洞天了。而這僅僅是開始,以華族現在的資源,不出百年,恐怕真君就要過百了。到時候,陳北玄說不定真能坐穩五域共主之位。”

    陷空老祖皺眉,轉頭吩咐:

    “傳令下去,不許再與牧靈王族、元武王族接觸更深。若有違令者,別怪本老祖清理門戶。”

    “是。”

    林家家主等躬身答著。

    抬起頭來時,都看到對方眼中的苦澀和疑惑:

    ‘這華族,不是傳說血脈下等,最多修到先天嗎?怎么突然吃了大補丸,天才接而來三的冒出來,要知道,中品金丹的修士,在任何一域中,都算頂級天才了。’

    無人知曉。

    pS:第一更奉上,在努力調時間,爭取早一點,昨晚欠的更,這兩天就補上。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