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892章 北荒胡家

    這一切的手筆,自然出自陳凡。

    以他現在的神通,哪怕沒法把全部華族數億人的詛咒都根除,隨手破去幾根法則神鏈還可以的。秦昊、慕雷長老、吳峰長老等,本來就在先天巔峰,距離金丹只有半步,枷鎖一除,頓時可立地渡劫。

    而其他十幾位長老,則服用了陳凡從兩界峰帶回來的天藥。

    在兩界峰的三年中,陳凡除了修煉外,還不時出游,遨游十萬里,把整個兩界峰搜個底朝天,尋到了七八株天藥。陳凡取其中一株,和眾多古魔族的血肉、金丹混合為一,練成了一爐混元天丹。

    這爐混元天丹,雖然只是天丹中的下品,但對先天而言,功效可謂恐怖,可助人突破瓶頸,直升金丹。

    “稟真君,族中一共五十三位先天長老,其中已經有十四位服用混元天丹了,剩下的還有三十枚。”謝長纓穿著黑玄色道袍,廣袖飄飄,鶴發童顏,滿臉笑容的立在陳凡身前匯報。

    華族大興,這位大長老同樣高興。

    “剩下的,就留在族中吧,若有修為足夠者,就讓他們服用。不過用丹藥突破,終究不如自我凝練金丹,走的扎實穩當。”

    陳凡開口。

    他盤腿坐在祖廟中,頭頂懸浮一尊玄武虛影。

    陳凡雙手互相環繞,劃出玄妙的軌跡,看起來似毫無用處。但若有元嬰天君在,打開天眼就會看到。古華城方圓千里的地氣靈脈,正隨著陳凡手指,在緩緩移動,向著古華城處集中。

    陳凡赫然正以無上法力,在扭轉靈脈地局,認為創造一個超大型的聚靈陣。

    實際上,各種天域、神域,之所以靈韻遍地,元氣充沛,處處仙花異獸、靈禽滿地。就是因為那里被大能改變了地脈,將周圍的靈氣抽調匯聚而來,形成道土。

    這等手段,可謂奪天地造化,逆日月生機,只有元嬰期修士,才能做到。所以元嬰才被號稱天君,地位無比崇高。

    “轟隆隆。”

    一條條地龍,從四面八方聚集而來。在古華城外的地面上,都可以看到微微隆起,足有數百里長的土丘。只不過發覺的人不多,大家只是感覺,最近修煉效率越來越高,周圍的靈氣似乎也漸漸濃密了。

    “真君,您將我族數萬修士的詛咒都破去,再加上您傳下的諸多功法,和靈丹。不出百年,我族說不定要誕生上萬先天,上百金丹。到時候,就穩坐北寒域第一大族了。”

    謝長纓興奮。

    “嗯。”

    陳凡點頭,心不在焉。

    對陳凡而言,北寒域的事快了去了。他該前往天域和神域,見識一下天荒真正的修仙世界,更不用說,看看小蠻如何,更不用說,那中央神域,還有一個仇敵等著他去清算。

    ‘齊天君,你放心,有些仇,哪怕過了數千年,我也不會忘記。終究會從他們身上討回來。’

    陳凡冷笑。

    陳凡又留在古華城半個月。

    這半個月中,他以玄武真身的力量,將地脈、水脈、靈脈徹底凝聚到古華城,把方圓千里化作道土。現在,只要一踏入這片地域,就感覺天地靈氣大增,精氣充沛,隱隱有大道的轟鳴聲。不但修煉事半功倍,在這片地域中,凡人的壽元也會大幅度增加。

    很多人都驚奇,以為華族受了天眷。

    元武域、牧靈域的強者見狀,更加懼怕,不敢妄動。

    接下來,陳凡傳下了數十部修仙功法,都是他從記憶中選取的,沒有一部,比天荒星域的天功天法稍弱。最后,將截天劍也留在祖廟中后,陳凡孜然而去。

    離開前,只有大長老謝長纓相送,對外則宣稱,陳凡閉關。

    “真君,此去保重,我族與帝神山的恩怨,不急于一時了解。完全可以等數百上千年之后,我族徹底強盛起來,再一并清算。”

    謝長纓勸說。

    “放心吧。”

    陳凡笑了笑,然后踏入馬車中。

    這座馬車,黑蒙蒙的,外表古拙,拉車的,也僅僅是一頭先天級的妖獸‘黑炎踏焰馬’。但駕駛人,卻是前任北寒域之主,趙絕仙!

    “走。”

    趙絕仙手持符文長鞭,一鞭打出。

    周身燃燒著熊熊黑色火焰,腳踩黑云的妖獸,就凌空飛起,向遠處天空遁去。謝長纓抬頭,心中沉重,以他對陳凡的了解,恐怕陳凡未必會忍這么久。

    而此時。

    陳凡更多的思緒,則在梳理自身的修為功法。

    隨著對仙輪的了解越多,陳凡也發現了,仙輪的弊病之處。盡管,它能修煉九種神功,最后合而為一,但沒有大成前,陳凡每次只能施展一種神功。仙輪本身,更近似于一枚巨大的發動機,源源不絕的給陳凡提供精純真元。

    “若我化身玄武時,顯然就沒法動用青帝長生體的力量。其他功法同樣如此。這也是正理。無論是玄武天功,還是青帝長生功,都算絕世功法。哪怕在宇宙中,都鮮少有人同修。”

    陳凡摸著下巴。

    這枚仙輪,確實強大到極點,可稱‘造化’。

    大成之后,相當于九枚圣品金丹合一,那威能。便是元嬰都要失色。但同樣,想要凝練九枚圣品金丹,需要的資源,也是如山如海。

    陳凡好不容易,千辛萬苦,搜集了諸多神料、靈材,才機緣巧合凝練出玄武金丹。想要再凝出八枚來,不亞于晉級元嬰,而且還是連晉八次。

    “接下來我的主要任務,就是搜集更多的資源,讓仙輪九轉大成。若能再找到神料或神藥,將會大大縮短時間。而等這枚造化仙輪大成之后,就是我登帝神山,討回公道之時。”

    想到這,陳凡眸中寒芒一閃。

    要尋找神料或神藥,在北寒域中顯然不太可能。那枚古冥寒珠,都是機緣巧合。但那些古老天域,乃至不朽神域中,必然有著神料乃至無上神藥存在。這也是陳凡離開北寒域的主要原因。

    “不過,想要九轉大成,先腳踏實地。”

    “呼。”

    造化仙輪輕震,一股郁郁蔥蔥的青氣,沖上陳凡面龐。他立刻從玄冥滾滾,鎮殺萬魔的冷酷殺者,轉化成一個青衣儒雅的秀氣青年,雙瞳似看穿萬載歲月,背后神樹搖曳。

    仙輪第二轉,青帝變!

    接下來,陳凡尋求的,就是將青帝變修到大成,凝聚混沌神樹真身。

    “呼啦。”

    黑炎踏焰馬在空中飛行,一日數萬里。

    兩人一馬,向著北荒天域而行,一路上,穿過了一座座古城,越過一個個遼闊無疆的荒域。在每個城市,陳凡都會駐足。

    他此時所用功法,純粹是木系玄功,施展的道術,也都是乙木仙法。陳凡化身成一個煉丹師,一路上,為許多人治病,給諸多家族煉丹,更憑青帝長生功,與無數修仙者爭斗過。

    甚至因煉丹手段高明,木系道法強悍,博得了一個‘青木真君’的稱號。

    隨著青帝玄功的催動越純熟,陳凡對木系元力,感悟越深。

    “所謂木之道,就是生之道,時間之道。連綿不絕,無窮無盡,永恒不衰。難怪太古青帝,能重活三世。”

    陳凡輕嘆。

    隨著他的體悟,周身的木系元氣越發活躍,體內也漸漸綻放出璀璨的青光。陳凡肉身深處,似有大道轟鳴,古經綻放。一個個青金打造的文字,在陳凡周圍環繞,最后化作一片古老的經文,赫然是青帝長生功的總綱。

    當這篇經文浮現時。

    陳凡不僅覺得,仙輪上的小樹虛影,微微深了一點,他大成神體的瓶頸,似乎也有些松開,隱然有突破的跡象。

    “我這青帝長生體,自從大成以來,雖然修為越深,修為越強,但始終沒法突破到大圓滿的境界,莫非是因為我之前,對木系法則的感悟不夠?”

    陳凡疑惑。

    不過神體突破,終究是好事。若修成大圓滿神體,陳凡的肉身,就可與元嬰天君媲美。到時候不動用法力,僅憑肉身,也可碾壓一切金丹。

    一路行來,陳凡感覺到,離北荒天域越近,地域越發達、修士越多,靈氣也越來越濃密。這一日,當馬車踏入青陽域,與北荒天域近在咫尺時。

    這一日,馬車忽的一震,似被擊中,被迫了下來。

    “怎么了?”

    坐在車中,閉目修煉的陳凡,不悅睜眼。他剛對青帝長生體的感悟深了一層,正想乘勢,借機突破,沒想到卻被打斷。

    “主人,前方有人強行攔路。”車外趙絕仙有些惶恐道。

    “嗯?”

    陳凡微微皺眉,輕哼一聲,推開車門,一步踏出。就見天空中,一老一少兩個修士,正是攔在數百丈外。

    青年修士,手中的火焰剛剛熄滅,顯然就是他一擊逼停了馬車,正挑著眼角望來,眼中躍躍欲試。而旁邊的年老修士,則背負雙手,神情平靜,眼中一片淡漠道:

    “北荒胡家辦事,無關人等繞行,勿謂言之不預。”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