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895章 古藥郡

    瓊花山前,長風呼嘯,一片死寂。

    胡霄眼角直跳,他沒想到北寒王趙絕仙,竟然真做了別人奴仆。能讓堂堂一域之主趕車,那這人得強到何等程度?長生榜天驕,又或者一位隱世不出的天君?

    其他胡家戰將,更是如臨大敵。

    只有一些旁觀者認出,不由紛紛驚呼:

    “真的是青木真君。”

    “不錯,青衣無雙、丹術通天的青木真君。一車一馬一老仆。青木真君自蠻荒而來,路過諸域,號稱道術、丹術雙絕,縱橫無敵。”

    “沒想到在這里,能見到這位丹道宗師啊。”

    陳凡一路行來,闖下了偌大名頭。一手木系道法,有鬼神莫測之威。如今聲名鵲起,很多人都能認出。

    “青木真君?”

    胡霄眉頭微皺。

    他久居天域,俯瞰自大,真沒聽說過什么青木真君的威名。尤其看到陳凡修為只是金丹初期后,頓時放下心來,冷笑一聲:

    “我管你什么青木真君、白木真君的。敢闖我胡家,觸犯紫月仙子的仙駕。就準備以性命來償還吧。”

    說完,胡霄就準備動手。

    上萬修士組成的胡家戰陣,更殺氣騰騰,四尾天狐嘶吼,要吞人魂魄,噬人靈元。陳凡背負雙手,眼中眸光淡漠,絲毫不懼。大戰一觸即發。

    這時,亭亭玉立,身形修長,嬌艷動人的紫月仙子,忽的輕啟朱唇:

    “這位,應該就是以丹術聞名的青木大師吧。”

    她此言一出,頓時胡家寂靜。胡霄面色一僵,強笑道:“仙子認識這人?”

    “青木真君,道術無雙,丹道通天。號稱北荒十七域第一丹道宗師。紫月此次北來,屢聞大師威名。這一次總算見到,三生有幸。”

    紫月仙子瓊波流轉,水袖飛舞,盈盈一拜,現出婀娜多姿的曲線,和巴掌可握的細腰。

    “他是丹道宗師?”

    胡霄驚異,目光四下打量陳凡,還是不明白。丹道宗師雖然地位崇高,可煉出寶丹,哪怕是金丹真君,也得求著。但趙絕仙為堂堂北寒王,執掌一域,可直指長生榜,怎會俯首甘為一個金丹初期做奴仆呢?

    “不止,青木真君此來,曾與三位宗師、二十五位煉藥大師斗丹術,百戰百勝。連嵐山域岐黃大師,封緣域藥王木散人、玄河域九丹真君,都甘拜下風。被尊為十七域丹道第一。”

    紫月仙子又道。

    這一次,連胡霄臉色都有些變了。

    岐黃大師、藥王木散人、九丹真君,這都是赫赫有名的頂級丹道宗師。他們坐鎮一域,連域主都得禮敬三分。每年,都有無數其他荒域,乃至天域的強者,前去三位宗師處求藥,整個北荒諸域,除了天域外,只有這三人,可煉制上品寶丹。

    陳凡能壓下這三人,無論真假,丹道已可謂通天。折服北寒王,確實有些可能。畢竟任何一位真君,都不愿得罪丹道宗師。

    “說完了嗎?立刻讓開,讓我等通過。”

    陳凡語氣平靜,眼中毫無波動。

    紫月仙子笑容頓時微微一澀,但迅速消去,依舊笑靨如花。胡霄此時,也明白了紫月仙子用意,同樣笑著開口:

    “原來是青木大師法駕,這一切都是誤會。”

    “誤會嗎?我看未必。你們北荒胡家好大的面子,畫地自圈,天海域的無主之地,就成了你們胡家禁地。區區兩個先天奴仆,更敢攔我車駕,還敢攻擊。這是誤會?”

    陳凡冷笑。

    胡霄頓時面容一肅:“若真有這事,家仆作惡,胡某必然嚴查到底,給大師一個交代。”

    說完,他轉頭喝道:

    “來人,將那兩個攔截大師法駕的賤仆,立刻帶上來。”

    張百夜搶先飛出,化作一道沖天火光遠去,不過片刻,就提著兩個青衣奴仆轉回,扔在胡霄面前。那一老一少兩人,不正是之前攻擊馬車的胡家奴仆嗎?

    “二公子,就是這兩人,把我打傷的,更私闖禁地。”

    原先趾高氣昂,持刀攻擊的青年,一見到胡霄,就跪倒在地,涕淚痛苦,指著陳凡告狀。但旁邊的青衣老仆,隱隱感覺不對,臉有些白了。

    “呵呵,本公子只是命你二人,好聲勸說路過的道友,請他們暫移法駕,繞路而行。你怎敢擅自驅逐別人,甚至畫下禁地,悍然出手?”

    胡霄正色,眼中重瞳閃耀。

    持刀青年,頓時臉色一白,呆若木雞。而旁邊青衣老仆,更是面色蒼白如紙。

    “敗我胡家威名,損我胡家清譽,罪該萬死。”

    胡霄出手,輕輕一拂袖,就將兩人憑空震成血霧,然后抬頭,滿臉堆笑道:“青木大師,您看這個交代,滿意嗎?”

    “嗯。”

    陳凡不置可否,只是微微點頭,然后看也未看兩人,直接背著手轉入車廂中,吩咐趙絕仙繼續前進。

    看到陳凡要走,胡霄臉色頓時僵住了,紫月仙子也慌忙開口:“大師,請暫止法駕,紫月有事想求大師幫忙。”

    “你想用山中那株‘九靈天參’煉丹?抱歉,本真君沒這能耐,另請高明吧。”

    陳凡頭也不回。

    說完,無視紫月仙子哀求,馬車橫空而去。

    等兩人一馬,消失在遠處天際時。胡霄才怒哼一聲,臉色鐵青道:

    “這個青木,太不是抬舉。仙子乃是堂堂縹緲天宗高足,他竟然一點面子都不給仙子和我胡家。真以為區區煉丹宗師,就敢無視我世家大教?”

    周圍胡家眾人,都面現怒色。

    煉丹宗師雖然地位崇高,但天君世家更高高在上。胡家名垂北荒天域數萬年之久,除了縱橫無敵的王家外,誰人敢這樣不給面子?

    紫月仙子也無言,俏身立在那,眼中流露出一絲不悅。

    離開瓊花山后,馬車又前進了數萬里,總算離開天海域。

    天海域是北荒天域外,最后一個荒域。一踏入北荒天域的剎那,陳凡就感覺到,天地再也不同。周圍的元氣無比活躍,靈氣異常濃厚,是北寒域的數倍。

    天空中,隱隱有道鳴轟叫,神人頌經之聲,似天君在演法。

    地面上,更靈泉噴涌,靈脈處處。到處都有數十丈大小的巨禽、妖獸飛騰。在其他地方,非常罕見的先天靈獸,在這里比比皆是。

    “北荒天域。天荒最古老天域之一,據說有數十萬年歷史。經過歷代無數天君加持,早就化作道土。在這上面,先天輩出、真君如雨。不知道有多少奇珍異寶存在。”

    陳凡仰頭。

    他目光穿過車頂,看到天空中。那一位位演法的天君虛影。

    那都是歷代天君,留在這片道土上的印痕。天君與天合一,已經觸摸到法則邊緣,可以把自己的力量痕跡留下,千百年都不朽。這也是能形成天域的主要原因。

    “有這些天君時刻演法,北荒天域的人族修煉必然一日千里,遠勝其他荒域。難怪以面積,北荒天域不大,但卻能力壓荒域,成為北方第一。”

    陳凡微微額首。

    “主人,北荒天域共有十三郡,我們去哪里?”

    趙絕仙傳音詢問。

    “去古藥郡吧,據說那里是北荒最有名的丹道圣地,有無數天藥寶藥蘊藏其中,更有諸多丹道宗師坐鎮。修行木系道術的強者最多。”

    陳凡道。

    他此來,主要目的,是為了將青帝長生體修煉到極致,完成仙輪第二轉。只有仙輪九轉大成,合而為一。陳凡才有把握登帝神山,為華族討回公道。而想要把青帝長生體修行圓滿,一是要尋找天藥乃至神藥,二就是體悟木系大道,知行合一。

    “是。”

    接下來,馬車向古藥郡飛去。

    一路上面,陳凡不止一次,與真君座駕擦肩而過。比起那些,動輒數百上千丈,橫亙長空,靈光閃耀滿是神輝的巨型飛舟、法器相比。陳凡這黑色馬車,太不起眼。

    甚至有一次,兩人看到一只足有十里大小的巨大黑色玄鯨,從頭頂飛過。垂下一大片烏云,宛如山脈綿延。更恐怖的,是玄鯨之上,有一座富麗堂皇的仙家宮殿。玄鯨體型就痕嚇人,更不用說一身黑水法力滔天,乃是金丹巔峰級兇獸。若在海中,必是一域霸主,如今卻做人座駕。

    聽周圍人議論。

    那只‘北海裂戟鯨’,乃是鎮海郡吳家大小姐座駕。鎮海吳家,同樣是北荒赫赫有名的天君世家,不比胡家稍弱。

    “不來北荒,不知道我等原來,只配做人座駕啊。”

    趙絕仙仰頭,眼中苦笑。

    論戰力,他真未必是那頭玄鯨對手。如今這海中霸主,卻只能做吳家大小姐的坐騎。讓趙絕仙情何以堪。

    陳凡閉目,并未理會。

    在宇宙深處,星河中央。甚至有合道真仙,把天龍、鯤鵬當做坐騎。遠古時代,太古黑帝的座駕,更是一只xw區區一只玄鯨算什么?

    “嗖嗖。”

    馬車急行,一片靈草盛開、藥香濃郁的氣息傳來。在遠處,一座高聳入云,直插天際,足有千丈之高的巨大丹爐,出現在眾人眼前,蔚為奇觀。

    古藥郡到了。

    ps:還有一更_貓撲中文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