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901章 斗丹

    “我要他。”

    胡霄此言一出,可謂石破天驚,在座的諸多長老,和丹盟年輕一輩,差點都驚得跳起來。胡家二公子,竟然不選司徒宸,要另選其他人?

    無數道目光,匯聚在陳凡身上。

    ‘這人是誰?’

    許多長老,都微微疑惑。丹盟中,沒聽說有如此年輕的煉丹宗師啊?但如不是宗師,胡霄憑什么選他,而不選司徒宸?莫非是其他天域來的絕世天才?

    但丹盟年輕一輩,則目瞪口呆。

    他們自然認出陳凡,實際上,當日丹盟考核上面。陳凡一日連晉九品,已經在丹盟內部風傳,許多人哪怕沒見過陳凡,也聽過他大名。只不過司徒宸拜師丹君一事,更加震撼,才把陳凡的風頭壓下來。

    顏無妄、江離、吳青顏、林夢沉等人,更是驚疑。

    胡霄怎會選中陳凡?無論從任何角度來說,陳凡的的丹術,都比司徒宸差遠了。吳青顏更是疑惑望來,滿是不解。

    “二公子,你選他?”

    盟主徐淵眼睛微瞇,神情莫名。

    “盟主,此人是誰,能取代司徒宸?要知道司徒宸可是丹君高足,雖然年紀輕輕,但論丹道修為,不比在座許多長老差!”

    一位發須怒豎,渾身纏繞焰火的長老,率先開口。

    他名辰焰宗師,長老中排位第七,在丹盟中舉足輕重。尤其擅長操縱火焰,號稱北荒控火第一。辰焰宗師執掌刑律,歷來剛正不阿,脾氣火爆,急躁起來,連盟主都得退讓三分。

    “辰長老,這位就是連晉九品的‘鑒藥院’二星丹師,陳北玄陳丹師。”魏黃真君笑道。他雖也是長老,但在長老會中敬佩末席,遠不如辰焰宗師。

    “區區一個二星丹師,只怕連寶丹的邊都沒摸到,更不用說替紫月仙子煉藥了。二公子,你選錯人了。”

    辰焰宗師冷哼一聲,直接反駁。

    其他長老,也都盡數點頭。

    紫月仙子此來,求取的雖非天丹,也要以天藥為主煉制。一般煉丹宗師都不敢接手,何況區區一名二星丹師呢?

    “簡直是胡鬧,在場任何一位長老、高層,甚至年輕一輩俊杰,誰不比這位陳丹師更強?王公子恐怕不知道,陳丹師連煉個上品靈丹都勉強。”

    司徒長老也開口。

    司徒長老在長老院地位極高,排名第二,更是司徒宸的族祖。他與辰焰長老先后發話,瞬間就堵死了胡霄的提議。

    而小丹君司徒宸,除了一開始臉色難堪后,就迅速恢復過來,繼續淡定從容。

    他對自己無比自信,哪怕敗,也不是輸給陳凡。

    幾位重量級長老都開口發言,盟主徐淵也臉色不渝,認為胡霄太過胡鬧了。連王玄風聽聞后,都望向胡霄,責怪他怎選出一個煉丹大師來。

    但胡霄卻絲毫不怒,反而玩味看著陳凡:

    “徐盟主,諸位長老,看來各位,還不清楚這位陳丹師的身份啊。”

    “此言何意?”

    盟主等人一愣。

    吳青顏、顏無妄等人,也都詫異,莫非陳凡還有什么其他身份?只有陳凡依舊淡定以對,絲毫不驚,從容與胡霄對視。

    “這位陳丹師,可不是一般的煉丹大師。他有另外一個名號...叫‘青木真君’。”

    胡霄輕輕說著。

    他話一開口,大部分人都面帶疑惑,不解這個名字何意。

    “青木真君是誰?”

    “沒聽說過啊,不過既然敢稱真君,應該是金丹修士。陳丹師年紀輕輕,竟然已經結丹了?”

    但有些消息靈通的人,卻臉色一變,似想到了什么,尤其是顏無妄。他來自天海域,最為清楚。猛地抬頭,目光驚疑不定的望來。

    “青木真君,丹道無雙,術法無敵。號稱北方諸域,丹道第一的大宗師。這樣的人物,煉一個區區‘九轉升靈丹’,應該輕而易舉吧。”

    胡霄面帶微笑,但看著陳凡的眸光,卻無比陰冷。

    “北方諸域,丹道第一!”

    這八個字一出,幾乎所有人都倒吸一口涼氣。

    這北方諸域,顯然也把北荒天域都包含在內。甚至還可能包括其他幾個北部天域,便是丹君,恐怕都未必有這么大的口氣。

    “好一個北方丹道第一,好一個無雙大宗師。”

    辰焰長老冷笑,眼中竟燃起黑白二色火焰。

    “沒想到我丹盟中,竟然出了這樣絕世大宗師,我等是應該高興呢?還是歡呼雀躍呢?”司徒長老陰陽怪氣。

    這時。

    哪怕再愚蠢的人,也聽出。

    胡霄根本不是幫陳凡,而是把他架在火上烤。這就像一個平平無奇的人,突然宣稱自己是天下第一般,自然會成為眾矢之的。第一的名頭有多重?豈是凡人可以承擔?

    “陳丹師,對二公子所言,你有何話說?”

    徐淵高坐殿上,面色平淡,無喜無悲道。

    頓時,所有人的目光,全部匯聚在陳凡身上,等待他的回答。此時,陳凡若是聰明人。無論是否青木宗師,也得立刻反駁,決不能承認身份,更不能承認丹道第一的虛名。

    “不錯,如果沒別人,那我就是是你們說的青木真君,盡管我不太喜歡這個名號,太俗氣了。”

    陳凡聳了聳肩,很隨便道:“至于什么北方諸域丹道第一嘛...也沒說錯,若以丹術來算,整個天荒,應該比我煉丹更強了。”

    陳凡實話實說。

    但他卻不知道,自己所言,是何等石破天驚。

    “哼!”

    辰焰宗師直接怒哼出來。

    司徒長老更是拂袖訓斥:“豎子狂妄!”

    至于其他長老,或臉色不悅,或失望搖頭,或面現怒容。許多丹盟年輕一輩,都紛紛怒喝,直言陳凡不知天高地厚。就算是當年,創造古藥郡的‘古藥天君’,都不敢稱天荒第一!這種名號,若傳出去,足以讓整個丹盟都萬劫不復。不少對陳凡很有好感的年輕一輩,如林夢沉等,也心下失望。

    司徒宸更搖頭,眼露輕蔑。

    他從頭到尾,都沒把陳凡當做自己的對手。

    ‘太不智了。’

    吳青顏也秀眉輕皺。

    原先,吳青顏還以為,陳凡是連晉九品,所以一時被沖昏頭腦。現在看來,何止沖昏啊,簡直失了理智。這種話豈能隨便亂說?

    “徐盟主,你們丹盟弟子,看來很有個性啊。”

    王玄風輕笑。

    他一雙星眸注視陳凡,如芒如劍,但陳凡含笑以對,毫不在意。

    “此時,是徐某管教不嚴,讓貴客見笑了。”徐盟主臉色也有些難看,他轉頭盯著陳凡,面色不渝道:

    “陳丹師,或青木真君。我不管你什么來頭,又抱著何種心思。我丹盟收弟子,歷來要求對盟內忠誠。像你這種,心懷鬼胎,狂妄自大、居心叵測者,恕我丹盟沒法接受。”

    說著,徐淵輕喝:

    “執法長老何在?將此子逐出丹盟,廢輟一切品級,收回所傳丹術。并傳告諸域各大丹道宗派、世家、盟會。愿天荒諸多同道,永不錄用。”

    徐淵身為盟主,字字如鐵,金口律令。

    執掌刑律的辰焰宗師,更踏步而出,轟然應命。

    徐淵每說出一個詞,周圍人臉色就白一分,到最后,許多年輕一輩弟子,都靜若寒蟬。用無比同情、憐惜的目光,望向陳凡。

    逐出丹盟,收回丹術,廢輟品級,再加上傳道各宗。這用地球話翻譯過來,就是業內徹底封殺。以后陳凡連做煉丹師的資格都沒有,沒有一個雇主,敢雇傭陳凡,否則就是和整個煉丹界無數丹師為敵。

    “太慘了。”

    有人搖頭。

    “活該,誰叫他狂妄無知,敢在盟主和貴客面前放話。天荒第一,這是一個煉丹大師能說的出口的?若各大天域的同道相信了,恐怕第二天就聯手殺上我古藥郡,要分個高低了。”

    另一人冷笑。

    同情陳凡的,只是少部分人。大部分人,則幸災樂禍。陳凡連晉九品,風頭出盡,早就受人嫉妒,此時自然有很多人落井下石。

    連吳青顏,都心中輕嘆,知道盟主令下,無可挽回。

    “陳丹師,請吧。”

    辰焰長老上前,面色如鐵,身上帶著層層威壓,如怒焰閃耀。這位北荒控火第一的宗師,不僅丹道驚人,更是一位金丹后期大真君,實力強悍。

    “完了。”

    林夢沉搖頭。

    辰焰長老親自出手,已經無法挽回。

    司徒宸更轉過頭去,根本不再關注,在他眼里,陳凡已經是死人,至少在煉丹之道上,再無一絲前程。

    胡霄更眼睛瞇著,全是幸災樂禍的笑意。他對陳凡當面拒絕一事,始終耿耿于懷,這次借丹盟之手,直接鏟掉陳凡,讓胡霄無比得意。

    只有紫月仙子眉頭微皺。

    她始終看不破陳凡,尤其對陳凡一口答出‘九曲天參’的存在,異常懷疑。但在諸多丹盟長老的逼迫下,紫月仙子也想不出,陳凡有什么反抗手段。

    就在辰焰長老,踏入陳凡十丈內時,陳凡忽的笑出聲來。

    他抬頭直視徐淵,平靜道:

    “徐盟主,我此來,其實就是向你辭行,準備脫離丹盟的。”

    徐淵面色冷峻。

    司徒長老更冷笑:“現在想服軟,留在丹盟已經晚了,忘記你剛才的狂妄言語了?”

    “服軟?”陳凡微微搖頭失笑:“你會錯意了,丹盟在我眼中,只是螞蟻一般。若非我不想搶取,早就踏平丹盟,將你們全部打服了。”

    緊接著,陳凡不管長老們臉上的怒容,和眾多弟子的怒喝,繼續道:

    “我走之前,本來是想和徐盟主做筆交易,給丹盟一場造化。但現在,我改主意了。不想就這樣輕易放過你們丹盟。”

    “你想做什么?”徐淵面沉如水。

    “我和你們丹盟,比斗丹術!”

    “勝者生,敗者死!”

    陳凡一字一句說出。

    如驚雷落地,震撼全場。

    一時間,整個大殿都一片死寂,所有人都面現駭色。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