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902章 賭斗開始

    “斗丹?”

    大殿內先是一靜,然后迅速有人驚呼出來。

    斗丹就像斗法一樣,是煉丹界,各大丹宗,諸多丹師之間,互相解決恩怨,了解仇恨的最簡單直白的方式。修仙者,以力量強者為尊。煉丹師,同樣以丹道為雄。

    誰丹術高明,誰就是勝利者,沒有其他解釋。

    但眾人驚疑的是,陳凡挑戰的,不是某個人,而是整個丹盟。這代表,包括司徒宸,各大長老,盟主,甚至傳說中那位丹君,都有資格出手。而且這是生死賭約,一旦丹盟獲勝。陳凡的生死,就掌握在丹盟手中。

    “你瘋了?”

    吳青顏差點脫口而出。

    她望著陳凡的目光,如看著失心瘋的病人。

    司徒長老,更是搖頭嗤笑:“陳丹師,我小瞧你膽量了。萬年以來,你是第一個,敢以個人身份,向我丹盟挑戰的人,就憑這份氣度,我也要敬你一分。”

    “不知死活!”

    辰焰宗師,直接怒斥,伸出手掌,黑白雙色丹火在其掌上纏繞,就要一掌將這個狂妄之徒擒拿下。其他年輕一輩,都紛紛搖頭,以為陳凡方寸大失,已經在胡言亂語。

    這時,王玄風忽然開口:

    “膽量不錯,好久沒遇見如此膽色過人的修士,徐盟主,我看你不妨答應他。正好借此機會,展現一下丹盟的實力。我王家可做見證人。”

    王玄風此言一出,辰焰長老頓時手僵在半空。徐淵也眉頭微皺。

    若其他人說此話,徐淵根本理都不理,包括胡霄、紫月仙子等人,都不在徐淵眼中。但王玄風不同。北荒王家,那是真正的萬古世家,有元嬰天君坐鎮。

    除非丹君真成了天丹師,否則丹盟在王家面前,根本不堪一擊。王玄風作為王家年輕一代最杰出子弟之一,未來極有可能繼承王家家主之位,這樣的重量級人物所言,不能不斟酌。

    正在徐淵遲疑時。

    胡霄也開口:“不錯,徐盟主。正好讓這青木真君,和司徒丹師比斗一場。若司徒丹師真表現出極高水準,九轉升靈丹也可以放心交給司徒丹師。”

    紫月仙子同樣微微點頭。

    “盟主,答應吧,我丹盟豈會害怕一個區區荒域小子?”司徒長老叫道。

    “我愿出戰。”司徒宸更踏前一步,傲然抬頭。

    有了這些人的支持,徐淵總算下定決心。他輕摸扶手,目光如劍:“陳丹師,既然你提出斗丹之約,我丹盟不便拒絕,就由司徒丹師,代替丹盟進行這一場賭斗...”

    “我話還沒說完。”陳凡忽的插嘴打斷:

    “我可以給你們丹盟五次機會,賭斗的考題,都由你們來出,只要你們能贏一局,就算我輸。而且哪怕我勝了之后,也不需要你們生死,只要你們答應一件事就行。”

    “好好好!”

    就算是徐淵,堂堂丹盟盟主,頂級煉丹宗師,匹敵長生榜的巔峰金丹。聽了陳凡的話,也差點沒氣的拍案而起。其他丹師,更是眼中都噴出火來。

    “既然陳丹師要求,我丹盟自然接受,第一局斗丹,就在三天之后吧!”

    說完。

    徐淵一拂衣袖,怒然而去。

    而陳凡,在滿堂修士的注視下,同樣優哉游哉的,向著門外行去。只留下一個背影,給眾多丹盟長老、弟子。

    丹盟即將與北寒域的青木真君,進行斗丹。

    這個消息,瞬間傳遍整個丹盟,然后向藥城內擴散。不過半日,整個古藥郡都全部知道了,一時間,群情嘩然。

    “這個青木真君是誰?完全沒聽說過啊?”

    “據說是荒域的一位新晉宗師,號稱丹道無雙,北方諸域第一。曾經連敗過嵐山域岐黃大師、封緣域藥王木散人、玄河域九丹真君三位丹道宗師,但是真是假,誰都不知道。”

    “空穴來風,未必無奇。不過他哪怕再強,又怎是小丹君司徒宸對手。聽說司徒宸,最近已經晉級宗師了。”

    近日來。

    整個藥城,大街小巷,數千萬人,都在談論這場斗丹。

    陳凡的老底,很快就被掀了出來。他化名青木真君,一路行走各大荒域,與諸多丹道宗師、大師賭斗。雖然因為荒域離北荒遙遠,但依舊有不少人曾聽聞過。

    頓時,大家對這場斗丹的期待感,直線上升。

    陳凡在石塔頂的一番話,同樣傳出。

    “好大的口氣,年紀輕輕,就敢號稱天荒第一。便是丹君出關,古藥天君再世,也不敢如此狂妄。”

    “確實,一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年輕人罷了。”

    “自取滅亡。”

    得知那番話后,原先對陳凡還有些好感的人,瞬間就形象大敗。越有實力的人,越應該謙虛才對。如此狂妄,實在不像一位絕世大宗師。

    于是。

    在諸多古藥郡的人看來,陳凡幾乎必敗,注定淪為笑柄。

    許多大大小小的盤口,更是開出驚天比例。壓陳凡贏一局的,一比一千。一塊靈石,可以翻一千倍。而壓五局全勝的,則一比十萬倍,可惜依舊無人壓。

    這三日中。

    陳凡就端坐在‘鑒藥院’的那個小屋中,哪也不去。丹盟的人,也不怕他逃跑,畢竟整個石塔,布下了古藥天君的法陣。除非陳凡是天君,否則絕不可能能逃脫。

    當天晚上,喬喬就紅腫眼睛上門。

    “陳哥哥,你真的答應和小丹君賭斗了。”

    “當然。”

    陳凡笑著應答:“怎么,喬喬,誰惹你不高興了?是不是你那些同伴?”

    “嗯。”

    小女孩喬喬低著頭,捏著衣角,淚眼旺旺:“她們都說哥哥一定敗,絕不是小丹君對手。還說哥哥要死了,丹盟不會放過哥哥...”

    “你放心吧,就等著看哥哥怎么吊打那什么小丹君。”

    陳凡安慰。

    小女孩最終點了點小腦袋,小手抹去淚水,說要在三天后,去給陳凡加油。可惜,第二天,匆匆從東陽城趕來的灰袍老人,就將喬喬,強行從陳凡身邊帶走。

    對此,陳凡也不介意。

    畢竟此時,無人看好他,都認為陳凡必輸。身為喬喬的爺爺,灰袍老人怎敢把喬喬繼續放在他身邊,和他這個丹盟公敵為伴呢?

    喬喬走之前,哭成淚人,拼命掙扎。最后還是陳凡答應,獲勝后一定去找她,才讓喬喬稍稍平靜下來。

    “小兄弟,你好自為之。”

    灰袍老者走之前,深深望了陳凡一樣,長嘆一聲。

    之后三天,再無人登門。原先不時來招攬陳凡的各大丹道世家、商會,更是影子都沒有看見。陳凡只收到一份傳書,不知何人。上面記錄了司徒宸所精通的各種丹術,以及所有詳細情報。在陳凡看一眼之后,就自動銷毀了。

    望著上面娟秀清麗的字跡,陳凡腦海中,忽的冒出了吳青顏的身影。

    但只是一閃即逝。

    三日之后,賭斗第一局,終于要開始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