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904章 一念丹成

    丹盟很大氣,各種型號的丹爐,藥材,輔助法陣,地火靈脈等等,都已經配齊。每個丹爐,都是靈寶。其中最大的一個丹爐,甚至是上品靈寶級別。更有許多個助手傀儡,可以幫忙。

    并且,藥架上面,擺滿了各種各樣的靈藥,動輒千年、萬年份,甚至不乏寶藥。都用小型禁制保護起來,但依舊異香撲鼻。

    可以說,一個丹師需要的,丹盟全部考慮到了。

    到了丹盟這個層次,他們也不屑玩鬼,堂堂正正,就可以擊敗陳凡。于是,陳凡這種發呆,在許多人眼中,就是徹底蒙了,根本不知道怎么做。

    “哼,露相了吧,他根本不是煉丹宗師。以他的修為,估計連一件丹爐都無法催動。”

    江寒冷笑。

    煉丹宗師,首先要求是金丹真君,因為煉制寶丹的丹爐,至少是靈寶級別。修為不夠,甚至無法動用丹爐。

    顏無妄低頭,心中開始動搖。

    而高居云臺之巔,坐在軟墊飛閣中的胡霄,輕哼一聲,轉頭看向身邊佳人:

    “仙子,我說的沒錯吧,這人并無真才實學。你當日尋他煉‘九曲天參’,其實是找錯人了,這只是個混子罷了。”

    水袖云袍,長發飛舞,出塵脫俗的紫月仙子,也眉頭輕皺。

    ‘難道,我看錯了?”

    這一幕,不僅發生在云臺上。

    在石塔內、在丹盟、在藥城、在古藥郡各處。許多人都微微搖頭。煉丹術,容不得半點僥幸,那是真材實料的硬功夫,基本上,起手就能看出不同來。

    “煉制寶丹,開始分為辯藥、選藥、粹藥三重步驟。世間靈藥,有億萬種,而靈藥屬性不同,年份不同,出產地不同,蘊含的藥力也不同。若不能一一分辨挑選出來,只是按照丹方,死抓硬記,是絕對練不出好丹的。”

    盟主徐淵背負雙手,淡淡說著。

    而在他旁邊的司徒長老,輕輕皺眉道:

    “盟主,您看此人,是在故意藏拙,還是真的不懂辯藥選藥之學?”

    “寶丹的煉制術,乃是不傳之秘。除了各大丹鼎宗門、世家、大族外。一般宗師,也就懂幾種寶丹丹方罷了。全部步驟甚至都未必清楚。他是否是真的宗師,我們靜觀就可。”徐淵平靜說著。

    此時。

    無數雙眼睛,都在盯著陳凡。

    而陳凡,依舊饒有興趣的打量眼前的諸多器材、靈藥。

    他之前用天荒煉丹術,只煉過上品靈丹。而寶丹與靈丹,是兩個概念,已經具備了一定靈性。所以對天荒星域如何煉制,他心中還是有些好奇的。

    半個時辰后。

    “小丹君已經粹藥完成,正式開爐煉丹了。”

    有人叫著。

    果然,司徒宸將所有淬煉的靈藥收起,以法訣開啟了一尊下品靈寶級的丹爐。催動七脈地火,然后按照不同的步驟,開始打入不同的藥材。

    什么時候打入、什么火候、什么地點,都有嚴格的步驟,精確到毫秒級別。

    煉丹,乃是一門精致的科學。

    容不得半點錯誤。丹道,同樣是一門窮盡宇宙變化的大道,在踏入傳說中,生死由心、變化在我的神境圣道只前,任何丹師煉丹時,都必須專心一志,把所有神念投入其中。

    “呼!”

    火焰灼燒。

    丹爐上空,現出黑色靈芝般的霧氣,那代表著三魄回魂丹,開始漸漸成型了。

    眾人看到這一幕,再見陳凡依舊悠閑的四處觀攬,始終沒有動手的樣子,無不搖頭。吳青顏心中,對陳凡已經絕望了,只有喬喬,急的眼淚都留下來,但卻絲毫沒用。

    一個時辰后。

    司徒宸開爐,把丹爐內的半成品小心取出,跟換另外一個丹爐,然后催動不同的地火。

    兩個時辰后。

    他再次更換丹爐,并且繼續添加靈藥。

    三魄回魂丹,號稱奇丹。它的煉制難度,遠遠超出一般寶丹的煉制方法。單單這回爐重煉,就要來至少七次,而一般寶丹,只有三次罷了。

    “人說金丹九轉,但想要煉成傳說中的渡厄金丹,何止九轉?至少得上百次,乃至上千次才行!所以常有長生天君,煉一爐丹藥,就動輒百年。”

    徐淵搖頭輕嘆。

    而胡霄則拍掌振奮:

    “玄風兄、紫月仙子,以這司徒宸的手段,九轉升靈丹他說不定就能煉制。我們未必要求到天君頭上。”

    “在看看吧。九轉升靈丹終究是準天丹,要動用天藥煉制,遠非三魄回魂丹可比。”

    王玄風微微搖頭。

    五個時辰后。

    司徒宸第五次更換丹爐。

    此時,丹爐上空,呈現靈芝模樣的黑霧,越來越凝實。隱約可以看到,那靈芝上面,竟然長著鼻子、嘴巴、眼睛模樣。無比靈動,宛如真人,在蠢蠢欲動。

    寶丹之所以為寶丹,就因為它已經成寶,具備一絲靈性。若走脫了,甚至可以自我修煉,化作元靈、圣靈一級的生命。

    而天空中,同樣隱約有黑云凝聚。那黑云陰森恐怖,似來自幽冥地獄。

    “丹劫要來了,只有渡過丹劫,才算真正煉丹功成。”

    無數人抬頭。

    而司徒宸的煉制,也越發凝重。他額頭甚至現出汗珠來,這對一位金丹真君,簡直不可思議。第六次更換丹爐,花費了一個半時辰。第七次,則用了兩個時辰。

    到最后,天都黑了,金烏落山。

    只有古藥郡,依舊燈火輝明,照亮天空。靈芝幾欲騰空飛走,而天上黑云,更是足有百里大小,壓的天空黑蒙蒙一片。

    而相比之下,陳凡依舊沒動。

    他看完諸多丹藥后,老神在在的盤腿打坐,仿佛完全不把這當做一場考試。反而借助考場內,諸多濃郁的靈藥之氣,修煉起了青帝長生功。

    見到這一幕,許多人對他徹底絕望。

    “爺爺!”

    喬喬急的淚水哭了又干,干了又哭。

    “來不及了,十二個時辰,此時已經用掉了九個時辰。最后三個時辰,無論如何,都沒法煉成三魄回魂丹。哪怕讓天君來,都沒這本事了。”

    灰袍老人搖頭。

    “可是,小哥哥輸了,會死的。”

    喬喬小臉煞白,身體搖搖欲墜。

    “連他自己都放棄,你跟著急又有什么用呢?”

    老人長嘆,望著陳凡。有種哀其不幸,怒其不爭的感覺。

    這場賭斗,是生死局。勝者生,敗者死。整個古藥郡的人全清楚。所以對于陳凡這種,視生死為玩笑的舉動,不知道有多少人痛罵。

    “呵呵,當日我還信了他的豪言壯語,真以為他是身負絕世大才,隱世不出的天才煉丹師。隱居苦練無數年,一出事就要驚怖整個北荒呢。沒想到,只是好為大言的狂徒草包罷了。”

    一位丹盟二星丹師冷笑。

    “戚兄,我早就告訴你,該和我一起去壓小丹君勝。你非不聽,要壓陳北玄。這下,一萬靈石全輸出去了吧。”

    同伴調笑。

    對此,戚丹師只能搖頭。

    包括吳青顏在內,對陳凡都徹底絕望。吳白素遺憾:“本以為這是場精彩的丹道對決,沒想到,只是一面倒的碾壓。看來,我就不該出關,千里迢迢跑來古藥郡。”

    吳青顏摟著女子,吶吶道:

    “七姐,你就來當看看小妹了。可惜,之前我停看好他的。沒想到,他是真的金玉其外敗絮其中,我差點都推薦給家族了呢。”

    至于司徒長老、徐淵等人,直接搖頭:

    “罷了,勝負已分,接下來的,不用在看,我們回去吧。”

    此時。

    司徒宸已經七轉完成,開始收丹渡劫。天空中,一道道黑色閃電劈下,穿透諸多法陣,劈在黑霧靈芝上面。經過這閃電洗禮,靈芝越來越凝實,到最后,已經幻假成真,再無二異。

    最后,第四十九道雷劫過后。

    一只晶瑩剔透,宛如黑玉鍛造而成的芝馬,憑空飛起,化作一道黑光,就要遠遁而去。但迅速就被云臺上的陣法攔住。

    “十個時辰,三魄回魂丹終于煉成,司徒幸不辱命。”

    司徒宸以寶瓶收了芝馬,走到魏黃真君面前,在眾目睽睽下,遞交給十位評委。在諸多評委見證下,魏黃真君最終宣布:

    “下品寶丹‘三魄回魂丹’成,品級‘中上品’!”

    此言一出,古藥城先是一靜,然后迅速傳來山呼海嘯般的震動聲。

    寶丹真的成了,而且還是中上品級!要知道,寶丹的品級極難提升,中上品級,已經比一般上品靈丹的絕品階,都要艱難無數倍。

    “小丹君功成了,那個陳北玄呢?”

    無數人叫著。

    眾人的目光瞄向云臺另一端,陳凡依舊在打坐,如處無人之地。

    “要不要叫醒他?”

    有人提議。

    “不用,時間規定是十二個時辰。若到了時間他沒煉出丹藥,就算判負。”辰焰長老直接開口道。有人甚至嘲笑:

    “這位青木真君,根本不是來斗丹,而是來比打坐神功的。”

    至于王玄龍、吳白素等人,更是無奈。

    “是本公子看走眼了。不過能見到司徒兄的玄妙丹術,這一天等待也算值得。”

    王玄風坦然答道。

    司徒宸連稱不敢,態度恭敬。他哪怕真是煉丹宗師,也不敢在王玄風這位北荒王家的公子面前放肆。

    ‘看來,是我高估這人了。’

    司徒宸掃了陳凡一眼,微微搖頭,為有這樣一個弱的對手而遺憾。他身為小丹君,從不怕人挑戰,所以當時第一刻,就答應了陳凡的賭斗。

    十一個時辰。

    十一個時辰半。

    十一個時辰六刻...

    時間越來越推移。

    喬喬等人,心中的希望,也越來越渺茫。到最后,喬喬直接把頭埋入她爺爺懷中,不敢再看。至于吳青顏,更是失望的嘆口氣。

    而徐淵、司徒長老等丹盟高層,已經起身離開,準備返回石塔。

    整個古藥郡,無人再認為陳凡能贏。時間不夠了,便是天藥師來此,讓他半個時辰內煉成一枚寶丹,他也會麻爪。

    到了最后一刻鐘的時候,魏黃真君終于等不下去,開啟法陣,走到陳凡身外,將陳凡叫醒,提醒道:

    “青木真君,只剩一刻鐘了。”

    “哦?是嗎?時間過的這么快?”

    陳凡有些詫異。

    “哎。”

    他升了個懶腰,從地面上起身,不慌不忙的舒張筋骨。

    “霄丹君已經煉成了三魄回魂丹,并且丹成‘中上品’了。陳丹師,你是決定認輸,還是繼續煉丹?”魏黃真君猶豫一下開口。

    “你若聽我勸,及時退出,未必走到現在這一步。”

    司徒宸負手,面無表情,淡淡的說道。

    他此時勝券在握,看著陳凡居高臨下,目光淡漠,如視死人般。

    “你放心,我贏了也不會殺你。我陳某人是講究人,一向言出必行。”陳凡咧嘴一笑。

    “你還能贏?”

    司徒宸仿佛聽到笑話般。

    實際上,此時整個古藥郡的數千萬民眾,都以為耳朵聽錯了。

    “這家伙失心瘋了吧。”

    江寒脫口而出。

    而胡霄、王玄風等人,更是嗤笑出來,望著陳凡,如看著垂死掙扎的螻蟻。辰焰長老等,已經準備出手,拿陳凡正法,以震懾丹盟的對手們。

    陳凡避而不答,轉頭望向臺下的蕓蕓眾生,眸光如水,平靜的道:

    “你們天荒的丹師,總以為煉丹應該按部就班,按照一個個步驟來。卻不知道,丹道即是天道,生死由心,變化在我,這才是真正的丹師境界。”

    “你不懂....但今天,我可以教你。”

    陳凡說完,伸手輕輕一招。

    “藥來!”

    嗖嗖嗖!

    數百種靈藥,瞬間從龐大的藥架上飛出,每一種,都恰巧是三魄回魂丹所需。一絲一毫不差。彈指間,靈藥就聚在一起。宛如聽到了帝王的命令。

    “火來!”

    陳凡跺腳。

    虛空中,青木之氣匯聚,凝練成‘乙木神火’。青色火焰把諸多藥材包裹在其中,彈指間,連變九次,煉丹九轉,形成了一只足有手臂大小的靈芝。瞬間超過了司徒宸十個時辰苦工還不止。

    緊接著,陳凡屈指成爪,往虛空一抓:

    “雷來!”

    言出法隨。

    九九八十一道雷電,如疾風驟雨落下,幾乎同一時刻降臨,形成一道巨樹大小的黑色雷柱。瞬間把靈芝包圍在其中。百煉淬丹。

    到最后,陳凡猛地一跺腳,爆喝一聲:

    “丹成!”

    轟隆!

    雷劫散去。

    在眾人驚駭的目光中,一只綻放璀璨黑芒,宛如通體琉璃黑玉鍛造而成,足有手臂大小的芝馬,出現在眾人面前。它比司徒宸煉成的寶丹,足足大了一倍。更無比閃耀。如果說,司徒宸的三魄回魂丹,是一塊黑玻璃,它就是耀眼奪目的黑曜石。是如此晶瑩剔透,神光奪目。

    寶丹一成,異香飄散三百里。

    整個藥城,所有人都可以聞到,神魂為之一凝。

    這時,時間才過去一句話的功夫罷了,幾可謂一言成丹。

    在丹成的剎那,無論是諸多評委、王玄風胡霄幾人,還是古藥郡的數千萬民眾,以及吳青顏、顏無妄等丹盟弟子,都愣在當場。

    司徒宸呆若木雞。

    旁邊要出手的辰焰真君,直接傻住了。

    而已經轉頭,即將離開云臺的丹盟盟主等人,更是身形一頓,面現驚駭。

    此時,天上地下,一片死寂。只有陳凡手托寶丹,平靜的望著司徒宸,如視眾生:“你煉丹,需要十個時辰。而我...”

    “一念足以!”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