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906章 戰丹君

    丹君。

    北荒天域公認的第一煉丹師,丹盟的太上長老,前任丹盟盟主,傳說中最接近天丹師的人。在連徐淵都敗了后,這位丹盟的擎天巨柱,終于坐不住了。

    “哥哥,你一定會打敗丹君的。”

    小丫頭喬喬,揮舞小拳頭,為陳凡打氣助威。

    “真君還需小心,丹君成名在千多年前,近幾百年,已經鮮少再出手為別人煉制丹藥。誰都不清楚,丹君的水準到底到了何種程度。不過以真君的通天丹術,想來勝過丹君輕而易舉。”

    站在喬喬身后的灰袍老人,也讒著臉道。

    后來陳凡才知道,他叫葛炎,是東陽城煉火堂長老。煉火堂雖然也是一個煉丹宗門,但比起丹盟來,就小巫見大巫。

    陳凡擊敗司徒宸之后,葛炎就態度軟化,放喬喬來看陳凡。等陳凡連敗丹盟長老,最后更擊敗丹盟盟主后,葛炎更是親自跑到陳凡面前,鞍前馬后,儼然以門下弟子自居。

    “爺爺真不要臉,都這么大了,還想給哥哥當徒弟。”

    喬喬小手刮了刮臉蛋,吐舌頭道。

    “所謂道無先后,達者為師。青木真君道法通天,丹術無雙,老頭子憑啥不能拜他為師。”葛炎老人吹胡子瞪眼,臉皮厚到極點。

    他對陳凡,確實琢磨不透。

    陳凡明明非常年輕,才二三十歲,在煉丹這個靠積累經驗的職業中,只算剛入門的幼童。但一念成丹之術,恐怖如斯。像極了傳說中,生死由心的神圣之境。

    “莫非十萬年來,我天荒又要出了個藥神?”

    葛炎望著陳凡,吶吶道。

    除了葛炎爺孫外,這九天,不知道有多少大家族、宗派、商會的勢力,把陳凡小院的門都快踏破了。無論陳凡是不是藥神丹圣。但他能煉出上品寶丹,那么放眼北荒,也是排名前五的大宗師。

    甚至連王玄風,都曾派人前來問候。

    而胡霄,則恨的牙都快咬碎。明明是把陳凡推入深淵的一擊,怎么讓陳凡爬了起來,而且一飛沖天,聞名整個北荒了?

    “我不信,他真是藥神。等丹君出手,一定會揭穿這人的真面目。”胡霄恨恨道。

    當丹君約斗的消息傳來,頓時登門的趨勢戛然而止。

    丹君終究名垂北荒上千年,面對這位絕世丹道宗師,誰都不敢小覷。更不用說,有很多消息稱丹君已成了天丹師。

    “丹君應該未成天丹師,否則丹盟早就崛起,與王家平起平坐了。但這數百年苦練,非同小可,只怕他離天丹師也很近了。”

    吳家老祖推測。“你們拉攏陳丹師的行動,暫時先停止,等待這一戰的結果。”

    “老祖,您的意思是,陳北玄要輸?”吳白素皺眉。

    “無論輸贏,陳丹師都是頂級丹師。不過在這個關頭,我們不能得罪丹盟與丹君太甚,誰都不清楚,丹君到底到了什么層次。別忘記,他除了是位煉丹師外,還是一位北荒前十的至強者。”

    吳家老祖意味深長。

    實際上,丹君出山的消息,已經震撼了整個北荒。無論從任何角度說,丹君都是絕代強者。甚至,曾登入長生榜,但在千年前就下榜。

    這位活了近兩千歲的大宗師,修為有何等深厚,誰都不清楚。除了王家那位天君老祖外,放眼北荒,都無人敢言必勝他。

    “丹君出山,一定會吊打陳北玄。”

    “不錯,之前盟主等人大意,但那陳北玄丹術再高,又怎是丹君對手!”

    “我丹盟,還沒有敗!”

    丹君出關后,籠罩在丹盟頭頂,足足有十天的陰影,瞬間被全部掃清。每一個弟子見面,都喜氣洋洋,臉掛喜色。

    盡管陳凡丹道通天。

    盡管陳凡深不可測。

    盡管陳凡百戰百勝...

    但那可是丹君啊!北荒第一的丹君,丹道無敵的丹君!

    連司徒宸,都振作了起來。這位被陳凡打擊到的天才,原先失魂落魄,無比頹廢。尤其在徐淵等人,接連戰敗后,更是似被打斷了脊梁,徹底頹廢下去。但丹君要迎戰陳凡后,他瞬間又振奮起來,整個人眼中,都閃耀著希望的光芒。

    實際上,丹君確實,成為了丹盟最后的希望了。

    丹君親自出山,要與陳凡斗丹。

    這消息太過震撼,連吳家、胡家等天君世家,都坐不住了。許多家主、老祖,甚至破關而出,親自前往古藥郡。

    此時。

    整個藥城人山人海,到處都是從北荒各地,乃至其他域來的強者。煉丹師與修行,息息相關。有更強大的丹師出世,自然受到強者們的關注。

    “好大的玄鯨啊,足足有十里大小,聽說是吳家小姐的座駕。莫非吳白素來了?”

    “呵呵,吳家小姐早就到了,這一次來的,是吳家老祖吳問鼎。據說他活了快三千歲,半步天君,修為深不可測。”

    “不會吧,連吳家老祖都來了?”

    不僅是吳家。

    胡家、寧家、風家的家主或老祖,也都親至。

    玄都郡胡家,連山郡寧家,紫嵐郡風家...這些都是北荒赫赫有名的天君世家,族中曾出過元嬰天君。盡管已隕落,但依舊底蘊深厚,屹立北荒,俯瞰眾生。

    “寧兄,你都三千歲了,據說光延壽的天丹,都吃了不下三五種,怎么還有興趣來湊這熱鬧。莫非指望這兩人中,出一個天丹師?”

    風家老祖目光斜睨。

    “呵呵,風老鬼,你同樣不小。據說你偶然得到一株化嬰草,一直想煉成‘凝嬰丹’,突破到元嬰層次。可惜始終找不到合適丹師。估計也在打丹君的注意吧。”

    寧家老祖冷笑。

    他們都相識數千年,自然清楚對方的目的。

    丹君或陳凡,若真晉級天丹師,恐怕各大家族,都要求爺爺跪奶奶的,將那人供起來。而現在看來,丹君距離天丹師層次,更加接近。

    其他強者,或多或少,都抱著這些目的。

    而等王家人到來時,整個古藥城,更是徹底轟動起來。一道璀璨的銀光,劃破天空,降臨石塔上空。他一頭燦爛銀發,容貌俊美,不似人類,周身有星光點點,似籠罩在星幕之中,舉手投足間,都引動九天之上的星辰之力。

    “大哥。”

    王玄風直接飛出,畢恭畢敬向那人鞠躬。

    “王兄、玄龍公子。”

    胡霄和紫月仙子兩人,也快速飛來,向這銀發人問好。

    此時,許多人已經猜出了那人身份。

    王玄龍!

    北荒王家本代第一人,北荒唯一一位長生榜天驕。傳說中,有望天君的絕世天才。

    “星斗王家,真是名不虛傳啊。”

    吳青顏仰頭,望著天空,那個如星君臨塵的銀發人。

    “王家以星辰殺法,冠絕天荒,一身星辰天賦強大到了頂點。王玄龍據說孕育星光而生,號稱天星之子。論修為,他未必超過老一輩強者,但以天賦來說,他確實是整個北荒,最有希望登臨天君的人。”

    吳白素面色肅然到極點。

    對她這樣的天才而言,王玄龍就是一生大敵,拼命都要超過的。

    王玄龍到來后,并未張揚,只是依照禮節,拜會了吳家老祖等老一輩大修士。然后就被徐淵迎入石塔內,下榻休息,等待賭斗到來。

    到了賭斗那一天。

    古藥郡萬人空巷,無數修士,飛到半空中,把天都遮蔽住。一座座仙山樓閣,在石塔周圍環繞,這些仙閣,每一棟都代表一個北荒赫赫有名的大勢力。

    丹盟弟子,更是凝重到極點,無數人翹首以待。

    到最后,陳凡與丹君出場時,更是引爆全場。

    “那就是丹君?”

    “從我祖爺爺輩開始,他就是北荒丹界第一人啊,沒想到今日,我終于能看到。”

    “丹君必勝。”

    丹君的容貌并算不出眾,只算普通。他兩鬢斑白,穿著洗舊的白色丹袍,看著約莫四十多歲的中年人,眼中似有歲月滄桑流過,身上帶著儒雅的氣息。若不說他是丹君,很多人還以為,是城內書塾教書的學者。

    但就是這儒雅男子,鎮壓古藥郡上千年,是當之無愧的北荒丹道第一人。

    丹君到來。

    吳問鼎、風家老祖、胡家家主等,紛紛起身,向他致意。連王玄龍,都笑著代王家家主,向丹君問好。

    眾強者,不僅是敬重丹君的丹術,更是出于對同輩強者的尊敬。而陳凡到來時,王玄龍等人,只是微微抬了抬眼皮,點點頭罷了。

    “陳丹師,你若退出,我可以不計較此前發生的一切,并且愿意贈送一株萬年天藥,作為禮物。”丹君負手,淡淡道。

    他與陳凡,立在數千丈的石塔之巔,互相相隔百丈,但給陳凡一種感覺。丹君似一尊萬丈巨人,比石塔還要高出一大截,與天平齊。

    “丹道賭斗,勝者生,敗者死。我若輸了,聽天由命罷了。”

    陳凡笑道。

    “善。”

    丹君點頭。

    這場北荒數千年以來,前所未有的丹道賭斗,終于開始。

    而丹君說出的第一句話,就驚爆整個古藥郡,讓王玄龍、吳問鼎等人,都為之動容。丹盟長老等,更是驚得跳了起來。

    “本次賭斗規則,煉制一枚...地元天丹!”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