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908章 丹王陳北玄

    藥城上空,長風呼嘯,雷鳴震天。丹塔之巔,黃芒閃耀,氣沖斗牛,藥香飄散千里,宛如璀璨的斗黃大星,降臨古藥郡。

    一道道異相,從陳凡掌中的丹藥上現出。

    先是黃龍舞動,然后金鳳長鳴,最后又化作麒麟。一只半人高的麒麟,在半空來回亂跳,想要飛出,但被陳凡手掌牢牢困住,始終無法掙脫,只能發出一陣陣不甘的鳴叫。

    麒麟屬土,為主宰厚土的神獸。地元天丹以坤元果和萬載地脈之氣凝聚而成,最終幻化的異相,就是麒麟。這異相一出,所有人都知道,天丹成了!

    “他竟然真煉出了地元天丹?”

    古藥郡內,先是一靜,然后爆發出驚天動地的喊叫聲,宛如山呼海嘯般。無數人瞪大眼睛,不可思議的望著陳凡掌中的黃色麒麟。

    “這不可能,他區區一個金丹初期的修士,怎能煉成地元天丹?連丹君才剛丹藥二轉罷了,他就已經丹成?簡直開玩笑!”

    辰焰長老連連搖頭。

    眾多丹盟弟子,包括江寒、司徒宸等人,根本不信。天丹乃是丹藥中的至上品,便是最頂級的寶丹,也遠不如最差的天丹。

    地元天丹雖然號稱天丹之末,但也終究是天丹。

    他們哪怕沒見過,但也聽說過煉制天丹得何等繁瑣。丹爐、火焰、手法、靈藥等等,缺一不可。更要煉丹九轉,度諸多丹劫,包括最后收丹凝聚時,都需要特殊的法訣。

    陳凡不過半日之內,就煉成一枚天丹,而且還是在丹爐爆炸的情況下,這怎可能?

    “他手中的丹藥,必不是真正天丹,估計只是半成品,準天丹罷了。”司徒長老斬釘截鐵。

    他話還未說完。

    “吟!”

    一聲似龍非龍,似鳳非鳳的長鳴之聲,猛地從陳凡掌中發出。那顆乒乓球大小的地元天丹,竟然猛地掙脫陳凡手掌,化作一尊百丈大小的麒麟,凌空飛起,腳踏黃云,以極快速度,繞著藥城奔馳一圈。

    麒麟身上的每一塊鱗片,每一縷胡須,都如此逼真,宛如實質般。尤其雙眼靈動,充滿了智慧。更恐怖的是,一股股強大的威壓,從黃色麒麟上面綻放而出,壓的方圓數百里,許多人都喘不過氣來,仿佛面對一尊絕世真君般。

    這尊麒麟,論修為,竟然不比王玄風、胡霄、紫月仙子等差多少。

    “這...這,丹藥通靈了?”

    有人砸舌叫道。

    “丹藥化形,九竅俱通,靈韻天成...這是真正的天丹啊!”盟主徐淵抬頭,臉上露出驚駭、震撼以及一絲絲崇敬之色。

    天丹大成之后,可化作真正的生命,永駐人間,可以修行,可以煉法,可以戰斗,實力匹敵上品金丹。眾人本以為,只是傳說,沒想到今日真正見到,無不心神巨震。

    “啪嗒。”

    有皓首白須,面容滄桑的老丹師,直接跪拜而下,如敬神明般,對陳凡頂禮膜拜:“劉安苦修丹道五百載,始終不得大道一毫,今日得見天丹之術...死而無憾啊!死而無憾啊。”

    說著,涕淚具留。

    不僅是他,無數的年老丹師,盡皆仰天長淚,噗通跪下,向陳凡頂禮。

    他們一生苦求丹術,限于資質、天賦、才華、功法等諸多原因,往往徘徊在丹道大門之外。但他們一顆求道之心,卻絲毫不減。看到陳凡演示的絕世丹術,直覺朝聞道,夕死可矣。

    “起來,誰說他煉的是真正地元天丹?說不定作假呢?丹君還沒有敗。你們這樣就跪下,是什么意思?咒我丹盟認輸嗎?還不快起來!劉安你可是丹盟長老,不能投敵!”

    司徒長老氣的跳腳,連連叫喚,還想過去拉起張陵。

    但更多的丹師,卻拜了下來,其中不乏丹盟高層。他們是真正的丹師,求道若渴。在這些丹師眼中,無分對錯,無分你我,只敬重真正的丹道大師。

    司徒長老正焦急時。

    忽的一聲悠悠長嘆,在所有人耳邊傳來。

    只見丹君,輕輕一拂長袖,地肺真火憑空散去,百丈大小的‘百藥寶爐’也漸漸縮小,里面雷鳴般的轟叫和黃光,同時收斂。

    丹君竟然放棄煉丹了!

    所有古藥郡和丹盟的人,都心中一沉,知道這意味著什么。

    在無數人的注視下,儒雅隨和、兩鬢斑白的丹君,站在虛空,對陳凡深深一鞠躬:“陳丹師丹術通天,奪天地造化,窮日月之變。張陵自愧不如。”

    “我丹盟...認輸!”

    當這五個字,艱難吐出的那一刻。

    司徒長老面如死灰。

    無數丹盟弟子,痛哭流涕。

    司徒宸更是一個踉蹌,差點癱倒在地,但他絲毫沒察覺,只是仰頭,死死望著那穿著泛白丹袍,對陳凡躬身行禮的中年男子。

    “敗了?師尊敗了?”

    司徒宸口中吶吶。

    他只覺的,心中的某根支柱,轟然倒塌般。仿佛天地都塌下了般。數十年來,所有的苦修,所以的歷練,所有的驕傲,似都成了笑話。

    吳青顏等人,更是張大嘴巴,眼瞳瞪大,不敢相信陳凡贏了。

    “好好好。這場丹道之爭,果然峰回路轉,出人意料,不枉老祖我萬里迢迢,跑來古藥郡一趟。”吳問鼎拍著大腿,發出雷鳴般的哄笑,震得周圍金丹,無不起七道八歪,心下駭然。

    至于王玄龍、胡家家主幾人,都眼睛半瞇,緊緊盯著陳凡,瞳眸中閃爍不定。

    “爺爺,哥哥贏了!哥哥贏了!”

    小丫頭喬喬,嗖的一聲蹦了起來,跳的老高。她長發及腰,用赤紅絲帶系起,穿著一身火紅的衣裳,映襯的俏臉如花,笑靨燦爛,可愛到了極點。

    “是啊,勝了。”

    灰袍老者葛炎抬頭。

    他心中五味成雜,只覺復雜到了極點。對葛炎這些古藥郡的人來說。丹君是他們從小生下來,就仰望的對象,高高在上,宛如神明般。

    誰都沒想到,神明竟然也有戰敗的一天。

    此時,整個古藥郡,數千萬民眾,盡皆一言不發。他們不知道說什么,是該歡呼,還是悲嘆。心情無比復雜。

    “盟主,怎么辦?”

    辰焰長老轉頭。周圍的眾多丹盟長老,盡皆看向盟主徐淵。不僅是他們,數以十萬計的丹盟弟子,都望來。

    徐淵站在那,一言不發,面色如鐵。他身上似壓著泰山般。這場斗丹,對丹盟太重要了,陳凡連勝四局,已經將丹盟逼到了死角,如果連丹君出手都敗掉。

    則丹盟數萬年來,積累的聲譽,都將被一掃而盡。

    堂堂占據一郡之地,有上百位丹道宗師,無數大師、天才,號稱北荒第一煉藥圣地的丹盟都敗了,而且還是被一人壓下,那丹盟還有什么資格,稱雄古藥郡?還有什么臉面,號稱丹道圣地?

    過了許久。

    讓眾人幾乎以為是一個世紀般。

    徐淵才動。

    他緩緩開口,用一種斟酌的語氣:“丹君,陳丹師這地元天丹,未必是真。他僅僅是金丹初期,修為不夠成為天丹師。既非天丹師,煉出的丹藥,恐怕只是偽天丹罷了。這局,您并不算輸...”

    “徐淵,并非只有天丹師,才能煉成地元天丹。陳丹君雖非天丹師,但他是一位萬古罕見的丹王!”丹君長袖一揮,不容置喙。

    “丹王?”

    眾人一愣,這是什么意思?

    天丹師大家都知道,據說想成為天丹師,至少需要金丹巔峰修為。實際上,大部分天丹師,都是天君。否則根本無法催動天爐,凝聚天火。

    丹君的準天爐和地肺真火,也僅僅是湊齊半套,賭一下罷了。而陳凡的修為,眾人盡皆可見,僅僅是金丹初期,確實離天丹師甚遠。

    但這丹王,又是什么?

    “什么,這人竟然是萬年一出的丹王?”

    吳問鼎突然叫了出來。

    眾人慌忙望他看來,連吳白素也眼露疑惑時,就見吳問鼎解釋:“丹王指的是,某些天資驚艷到頂點,萬古難得一見的丹道奇才。他們的丹術,遠遠超過他們的修為層次。雖然受限于金丹修為,但丹道已可和天丹師比肩,可跨越一個大境界,強行凝練天丹。”

    “但丹王罕見,比天丹師還要稀少。據說上一個丹王,還是出自某個古老的天宗大教,已經坐化有三四萬年了。”

    聽了吳問鼎所言,無數人倒吸一口涼氣。

    眾人看向陳凡的目光,頓時變了,充滿了崇敬恭順之色。

    能以金丹之軀,跨越修為屏障,煉成絕世丹道。這樣的人,天資只怕比一般天丹師還高。誰還敢對陳凡有半分不敬?

    無數古藥郡修士,頂禮膜拜,口稱‘陳丹王’。

    連吳問鼎、寧家老祖等,都飛了過來,與陳凡結交。一位丹王地位極高,雖然稍遜天丹師,但也遠非煉丹宗師等可比。

    最后,丹君都過來,對陳凡執晚輩禮。

    他堂堂丹盟太上長老,活了近兩三千年的老怪物。北荒第一丹師都對陳凡如此恭敬,眾人見了,心下更加畏懼。

    “哥哥成丹王了。哥哥成丹王了。”

    喬喬跳起來,繞著葛炎來回跑了好幾圈。

    周圍的丹盟弟子,無不用敬畏羨慕的目光,看向小女孩。誰都知道,如今陳凡一朝得道,她算雞犬升天了。

    之前喬喬的許多同伴,此時腸子都悔青了。

    “早知道陳丹師丹術通天,當時就應該禮敬再三,請他出手。連地元天丹都煉成,區區九轉升靈丹,絕不在話下。”

    紫月仙子抬頭,語氣中帶著一絲悔恨。

    旁邊的胡霄聞言,臉上依舊掛著笑容,但收在背后的雙拳,死死攥住。周身的衣服內,隱隱有罡風雷鳴之聲,那是控制不住,真勁外泄。

    至于吳白素,更是一臉正色對身邊女孩道:

    “小妹,老祖已經連續發下命令了。陳北玄無比重要,如今更成了丹王。我們要不惜一切代價,把他拉入吳家的陣營,甚至把你嫁給他做道侶,都在所不惜。”

    “七姐,你在說什么?”

    氣質空靈,孑然若仙的吳青顏,小臉羞紅到極點,宛如熟透的蘋果,連連跺腳。

    “哼,你這小妮子還給我裝。嫁給一位堂堂丹王,而且如此年輕,前途無量,我就不信你不動心?”吳白素摟過少女,嘿嘿笑著,語氣不由凝重:

    “未來,丹盟敗北,看丹君的姿態如此之低,極有可能把陳北玄迎入丹盟中,以師長的身份供奉。陳丹王在北荒的地位,將一躍而上,可與各大天君世家老祖比肩,僅次于北荒王家。你若拉攏了他,就是拉攏整個丹盟,明白嗎?”

    “是,七姐。”

    吳青顏先是一愣,然后緩緩點頭。

    這番對話,在不少大家族和宗派中進行著。

    一位丹王出世,太過驚人。這可是能煉制天丹的存在。盡管不如天丹師,但也地位極高。畢竟天丹師的崇高身份,有一半,是他們自身元嬰修為帶來的。

    “丹王陛下請進丹塔,此次我丹盟斗丹失敗,一切條件,丹盟都會答應,絕不反悔。只求丹君能抽出時間,指點一二。”丹君姿態極低。

    這位活了兩千多歲的絕世丹師,此時在陳凡面前,宛如恭敬的弟子。

    有他在前。

    其他司徒長老、辰焰長老、盟主徐淵等,更不得不彎腰屈膝,擠出笑臉。至于司徒宸等,根本沒有湊到陳凡面前的資格。

    眾多丹盟天才,此時只能仰頭,望著眾星捧月的陳凡。

    “你放心,我在斗丹前就說過。無需你們丹盟生死,只要你們丹盟,將藥庫打開,讓我取走幾株靈藥即可。”

    陳凡開口。

    “不要說幾株靈藥,就算丹王陛下將整座藥庫搬走,我丹盟上下,也絕無絲毫二話。”丹君拍胸脯保證。

    丹盟眾人,只能含淚應下。

    接下來,陳凡在眾人擁簇中,邁入了丹盟石塔。

    眾多老祖垂涎欲滴,只能眼睜睜看著陳凡將地元天丹收入囊中,最終,只能屁顛顛的跟在陳凡身后,拼命拉關系,求著陳凡給他們煉藥。無數人仰頭,知道從今日起,北荒將誕生一位真正的大人物,僅次于王家的大人物。

    “這古藥郡的天,要變了啊!”

    有人仰天長嘆。

    公元2020年,7月5日。天荒歷十二萬九千六百五十三年。

    陳凡于古藥郡丹塔之巔,以絕世丹術擊敗丹君,登頂北荒丹道第一人,成為丹王。

    消息傳出,整個北荒天域,為之震撼!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