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909章 名動北荒

    陳凡成為丹王,這對整個北荒天域而言,都算大事。

    在諸多天域中,北荒并不算強盛,不要說與中央神域相比,就算比起十大天域,北荒也要遜色數籌。自古以來,北荒誕生的天級強者,屈指可數。但今天,出現一位數萬年罕見的丹王,簡直讓北荒無數世家,為之慶賀。

    北荒,紫嵐郡,荀家。

    荀家乃是藥商世家,掌控北荒近半的藥材產業,富可敵國。荀家的幾位長老和老祖,聽聞之后,盡皆震動,準備親自啟程,前往古藥郡,拜見陳凡。

    “老祖,僅僅是個丹王而已,聽說那個丹王陳北玄,才金丹初期修為。天丹師之所以地位尊崇,有近半是因為他們也是元嬰天君。我們何必如此恭敬?”

    荀家家主荀若望不解。

    “糊涂。不管他是否天君,但那陳丹王的丹道修為卻做不得假。能煉出天丹者,放眼北荒,還有二人嗎?你可知道,現在多少天君世家的老祖、家主,正圍著丹王殿下,恭敬有加,請他出手,煉制天丹。”

    荀家老祖訓斥。

    “況且,陳丹王如此年輕,丹道修為就恐怖如斯。一百年、一千年之后,誰知道他丹道到了何等地步?甚至未來晉升真正的天丹師,都尤未可知。”

    說到這,眾人眼中,都露出敬畏之情。

    連荀若望聞言,都倒吸一口涼氣。

    這方對話,不僅僅在荀家。鎮海吳家、玄都胡家、紫嵐風家等等,都傳遍。據說,連高高在上的王家,都被驚動。

    王家家主,準備親自啟程,前來拜會這位新晉的丹王殿下。

    一時之間,整個古藥郡,風起云涌。古藥郡的修士只看到,天空中,一架又一架龍馬、靈獸、飛舟橫天略來,動輒數千上萬丈,遮天蔽日。

    “乖乖,我古藥郡什么時候,這般興旺了?”

    有老者抬頭,嘖嘖稱奇。

    而丹塔內。

    依舊是徐淵的‘丹元殿’,但此時,坐在最上端的,是新晉的丹王陳凡。

    丹君、吳問鼎、胡家家主、風家寧家老祖等,與他同座殿上。除此之外,小輩中,僅王玄龍可躋身而上,與幾大家主平起平坐,其他人,哪怕是徐淵,也不得不退居末席。

    “真是一朝得道天下知啊。”

    顏無妄仰頭,眼中滿是羨慕。

    丹君、吳問鼎幾人,無不是天君世家、大教的執掌者。這等老怪物,動輒活兩三千年,修為法力強大到不可思議。

    一般的域主級,或金丹后期大真君,在他們面前,幾如螞蟻一般。

    便是胡霄、王玄風等,也遜色數籌。也只有王玄龍,長生榜前列,再背靠王家,才能和他們平座罷了。但陳凡卻一步登天,力壓諸多世家,這是何等風光絕傲?

    眾多丹盟長老望著陳凡,心中五味成雜。尤其是司徒長老,更是拳頭攥緊,眼中露出仇恨憤怒之色。偏偏不能顯露,只能低頭。

    “陳丹王的丹術,著實神乎其技。當年老頭子,曾遨游諸域,有幸拜見丹皇陛下,得見他煉丹。純以丹道而言,陳丹王之術,不比丹皇陛下差多少了。”

    吳問鼎感嘆。

    眾人聞言肅穆。

    丹皇是天荒星域最傳奇的人物,哪怕在天君中,都是絕頂存在。據說連那些天宗神教,不朽道統,都不愿輕易開罪丹皇。他一言出,足以踏平一個天君世家。

    “丹王誕生,不僅是古藥郡的喜事,更是我北荒盛事。不如大開宗門,宣告天下,舉行丹王大典如何?”有人提議。

    “此議甚好。”

    丹君點頭。

    眾多丹盟長老,連忙復合。連幾位老祖,都態度曖昧起來。

    “此事不急,丹盟輸給我的靈藥,在哪里?”陳凡轉頭望來。

    丹君臉色微僵,但瞬間斂去。他儒雅一笑道:“早為殿下準備好了,我丹盟藥庫中,共有七株天藥,二十四株準天藥,三百三十九株上品寶藥,一千零...”

    “只有七株天藥?”

    陳凡皺眉。

    這個數量,大大低于陳凡預想。

    他在兩界峰中,收集到的天藥都有七八株。這還是每隔數百年,兩界峰就被天荒和古魔界修士掃蕩一次的結果。丹盟身為天君級勢力,存世數萬載,收集到的天藥,如此稀少?

    “哎,我丹盟雖為煉丹大宗,但消耗也如山如海。那些天藥,都被不肖弟子們,用來煉制準天丹和上品寶丹了。”丹君慚愧。

    “罷了,就要七株天藥了。”

    陳凡一拂衣袖。

    接下來,在收到天藥后,陳凡起身,就要離開丹塔。

    丹君百般挽留,再三請陳凡留下來,為丹盟弟子講解丹術,許了諸多條件,答應再贈送十株準天藥之后,陳凡才勉強答應,留下來半個月。

    “陳丹王若離開丹塔,一定第一時刻,來我鎮海郡。吳家掃榻相迎,等待丹君到來。吳家雖非丹道圣地,但幾株天藥,還是拿得出來的,況且,我吳家還有絕代佳人,絕對讓殿下流連忘返。”

    臨走前,吳問鼎拉著陳凡手,哈哈笑道。

    吳白素、吳青顏姐妹,站在老人身邊,紅唇似火,嬌艷如花。讓周圍人齊聲暗罵,這個老不休竟然施美人計!

    其他幾大家主,也紛紛上前,拍著胸脯向陳凡保證。只要陳丹王去他們家,靈藥一定管夠。天藥都不算事。

    這些天君家族,底蘊深厚,不可思議。

    對這些上門肥肉,陳凡自然一一應下。只有面對胡家時,陳凡才收斂笑容,模棱兩可,再三推辭。胡家家主轉頭臉色就陰沉下來。

    出了丹塔后,胡霄直接怒罵:

    “這個該死的陳北玄,竟然敢給我等臉色?真以為他成了丹王,就敢放肆?我胡家可是天君世家!縹緲天宗,更是堂堂天宗大教,結果一點面子都不賣。”

    說著,胡霄眼眸之中,六枚紫金的符箓,光芒大作,背后隱隱有四尾天狐的法相顯現。可見胡霄心中何等怒急。

    連紫月仙子,臉色都有些難看,絕世仙容,一言不。

    “哼,年少得知,可理解。我胡家雖是天君世家,但丹王同樣不好惹。你可知道,在許多地域,丹王都被視為僅次于天君的存在,也被尊稱為‘殿下’,這可是元嬰天君的稱呼。”

    胡家家主胡元朔輕哼道。

    身為玄都胡家之主,胡元朔的修為極強,他眼瞳之中,隱隱有九枚紫金符箓沉浮。這代表他天狐九幻已經大成,論修為遠在胡霄之上,一般長生榜天驕都未必如他。

    “父親,接下來,我們怎么做,陳北玄絕非寬容大量之輩,我之前得罪過他,哪怕我們再怎么恭順,他絕不會為我胡家煉丹的。”

    胡霄低聲詢問。

    連紫月仙子,都美眸望來,流露疑惑。

    “呵呵,是否煉丹,到時候可由不得他。這北荒,終究是我世家大族的北荒!他再是藥王,終究只是區區金丹修士罷了。”

    胡元朔抬頭,臉上露出意味聲長的笑容。

    之后半月。

    陳凡留在丹塔,為丹盟諸多長老和天才,講解丹道之學。

    他所講的,只是宇宙深處,修仙界之中最基礎的丹術。但對丹盟眾人而言,卻是醍醐灌頂,茅塞頓開。

    “殿下的目光之深遠,視域之遼闊,高瞻遠矚,讓我等敬佩。”

    到最后,連丹君都拜下,執弟子禮,對陳凡禮敬有加。其他長老們,更是恭敬如神,望著陳凡的目光中,甚至帶著幾分敬畏。

    “如此丹道,我便是再奮斗一千年,一萬年又如何?這輩子都沒法越。”司徒宸抬頭,眼中全是絕望。

    “癡兒...丹道沒法過,不代表,其他方面也勝不過他。”

    司徒長老低聲道。

    “老祖,您的意思是?”司徒宸一愣。

    司徒長老微微搖頭,不再言語,只是望著陳凡的眼瞳中,閃耀一絲銳芒。

    這半個月中,最幸福的,自然是喬喬。如今她在丹盟中,已經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小公主。連丹盟盟主,對她都笑臉有加,不敢露出怒色。陳凡更抽出大量時間,陪著她,把半個藥城都玩遍,小丫頭差點玩瘋了。

    終于,半個月后,時間結束,陳凡準備啟程離開。

    這一次,任憑丹君再怎么挽留,陳凡都不答應。丹君無奈,率眾將陳凡一行人,送到藥城百里之外,對陳凡再三保證。

    今日之后,丹盟就是陳凡第二個家,時刻對陳凡敞開大門。至于喬喬,他更會親自收為弟子,悉心傳授。

    “希望如此。”

    陳凡點頭。

    臨走前,與陳凡相識的人,都上來相送。辰焰長老愧疚,連連向陳凡道歉,表示之前有眼無珠。司徒長老更是一見面,就跪拜于地,涕淚痛苦,請求陳凡原諒,連司徒宸,都恭謙有加,表示之前做錯了。

    這些長老弟子們,可謂對陳凡敬重到了極點。

    只有魏黃真君,神言又止,悄悄對陳凡傳音,讓他一路上多加小心。陳凡笑著明白,請他多照拂一下喬喬一家。魏黃真君點頭應下。

    最后。

    陳凡坐入黑色馬車中,宛如老仆般的趙絕仙,依舊趕著黑炎踏焰馬,漫步離開古藥郡。只不過兩人來時,默默無聞,出的時候,已名動北荒!

    ps:第一更奉上,作者菌繼續去寫第二更_8

    ,歡迎訪問大家讀書院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