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911章 故人重逢

    “臨江仙會?”

    陳凡抬頭。

    “上古時期,其實臨江古城并非叫這個名字,當有一日,曾有一位天君在此悟道十年,一指畫出千里長江,才得此名。自那之后,周圍天域的許多年輕一代俊杰,都前往觀攬前輩仙跡,互相切磋比斗,于是就漸漸形成這臨江仙會。據說,這一次,可能有十大天域的天驕到此。

    吳青顏開口。

    她空靈如雨,青絲如瀑,穿著水綠色的長袖云袍,腰間系著寶藍色綢帶,勾勒出優美凹凸的曲線,襯托傾世容貌越如仙。

    而俏立在旁邊的吳白素,氣質更勝她一籌,尤其身材高挑,足有近一米八,下巴微抬,目光高傲,宛如月宮仙子凌塵。

    “十大天域的天驕?”

    這一次,連陳凡都眼睛微瞇。

    在諸多天域中,北荒只能算中下,真正至強的,是十大天域。據說它們高高在上,凌駕天荒。是真正的絕強存在,十大天域中,天君都不止一位。

    “不錯,這一次長生天域的洛長生可能來,那可是位列長生榜前端的強者。”

    吳白素點頭。

    提起這個名字時,哪怕驕傲如吳白素,眼中也帶著一絲狂熱和敬畏。

    “當然,他僅僅是可能來。洛長生仙蹤縹緲,我北荒只是偏遠地域,他仙駕未必到此。”

    說到這,吳白素語氣有些低落。

    “我一直聽你們說長生榜,不知這長生榜到底是什么。而且王玄龍也入長生榜,不知和這個洛長生比起來,排名如何?”陳凡輕笑道。

    “長生榜,是天樞宗排的年輕一輩榜單,只收錄五百歲以下的金丹修士。五百歲之上,不入長生榜。”

    吳白素詫異的望了他一眼,似驚訝陳凡不知長生榜,但終究解釋。

    “長生榜入榜要求,其一是凝練上品金丹,其二,是修為達到金丹后期。但哪怕這樣,修為到了,也未必能入長生榜。”

    “因為長生榜名額,只有百位。這一百人,可以說是整個天荒諸域,年輕一代,最為巔峰的強者。而百人中,近半又被十大天域把持著,其他天域,只能平分另外一半。”

    “有些天域,可能幾百年中,都無人登上長生榜。我們北荒此代出了王玄龍,也算極強。但哪怕王玄龍,最巔峰時期,也僅僅在長生榜上,位列末席,排第九十三位了。”

    說到這,吳白素輕輕一嘆。

    陳皺眉。

    他沒想到,那個如星君凌塵,和諸多老祖、家主平輩而坐的王玄龍,僅僅是長生榜末尾?

    “那洛長生呢?”

    “洛長生在長生榜上,位列第二十一。是不折不扣的真正強者,在三百年前,就踏入金丹后期。連家祖都曾感嘆,遠非其對手。”

    吳白素目泛神芒。

    望著這個洛長生的迷妹,陳凡只能搖頭。他忽的好奇問了句,神曦在長生榜的名詞。

    “神曦天女?”

    吳白素詫異,似沒想到陳凡怎會問起她,但還是解釋:

    “三年前,神曦天女僅僅排入長生榜前三十,與洛長生相差無幾。但這一次,聽聞她要凝聚神品金丹,一旦出關,必入前十了。但是否能進前五或前三,就兩說。”

    吳白素搖頭道。

    “神品金丹,也爭不了前三?莫非這前三,全是神品金丹不成?”

    陳凡驚詫。

    金丹一旦凝聚神品,威能之強,就不遜色古魔圣子。這樣的人物,便是放在宇宙星海之中,都算一流天才。結果連長生榜前三都進不了?

    “這倒不是,神品金丹世所罕見,有種種神妙,威能確實強悍至極。但想要登長生榜巔峰,可不僅僅靠的修為。法寶、天賦、神通、氣運等等,缺一不可。”

    說到這,吳白素忽的壓低聲音,小聲道:

    “我曾聽聞,長生榜前三的強者,曾經在天君手下逃生過。”

    這言出,連陳凡都有些動容了。

    元嬰天君有多恐怖,只有他這樣的過來人才清楚。盡管吳白素之流,一再憑空想象,都不知道一位元嬰修士全力出手,那等撼天動地的威能。

    千里云動、時空扭轉、空間凍結,大地平沉。

    那是窺探法則之道的強者,僅憑修為。哪怕金丹再修一千年、一萬年,真元積累到無以復加的境界,也擋不住元嬰一擊。因為元嬰動用的,非自身,而是天地宇宙的威能。

    哪怕陳凡仙輪一轉大成,身具玄武真身,也僅僅敢放言可敵天君罷了。

    但若真斗起來,未必是全力出手的天君對手。而不動用玄武真身,僅憑青帝長生功,他更是連天君一根手指都擋不住。

    “沒想到,區區天荒,竟然有這等天才。是我有些小瞧這偏僻星域了。”

    陳凡自嘲一笑。

    之后,陳凡答應下來。不過他不愿出風頭,推辭了和兩姐妹共同前往。只是帶著一黑衣老仆。

    這次仙會,地點放在臨江城外的‘古仙臺’上。當年那位無名天君,就是在此悟道十年,一朝得道,指劃大江。

    時間還未到,古仙臺外,就云集了許多男男女女的年輕修士。

    他們要么是來自北荒十三郡,要么是諸多荒域,甚至有其他天域的強者前來。金丹修士比比皆是,甚至不乏年輕的巨頭。

    陳凡混在其中,一身金丹初期修為,毫不起眼。

    “是玄都胡家的胡霄,據說他距離金丹后期,只差半步。跟在他旁邊的,則是縹緲天宗的紫月仙子,兩人可謂真龍天鳳,無比般配。”

    “鎮海的吳家姐妹也來了,吳白素傳說,已經可登長生榜了。”

    “還有王家的王玄風...”

    一位位來自北荒各郡的天才到來。

    胡霄、吳白素、王玄風、寧海潮、風御秋...每一個,都是北荒最頂級的天才,都凝練上品金丹,起步金丹中期。

    他們到了后,都直接一步,登上了古仙臺上,只留下讓眾人仰慕的目光。

    甚至不乏其他天域的年輕一輩強者。或是出自天君世家,或來自某個古老道統大教,年紀輕輕,就煉成上品金丹。不遜胡霄、王玄風等人。

    “若有一日,我也能像他們那樣,登臨古仙臺,與年輕王者們比肩而立,一同論道,那該有多瀟灑。”

    有人感嘆。

    “呵呵,就憑你?”

    旁邊人眸眼斜睨。“不是金丹,在古仙臺上都待不住。那里是天君悟道之地,大道之音轟鳴,千萬載不絕。而想要真正站穩腳跟,至少金丹中期才行。”

    盡管北荒天才無數。

    但能在一兩百年中,就修成金丹者,終究是少數。而年輕的金丹中期巨頭,一個荒域都未必出一位。眾人聞言,只能搖頭。

    “主人,古仙臺是那位無名天君悟道之地,高達萬丈,每次能登臨仙臺者,都可在整個北荒揚名。更能感悟古天君的悟道天音。可惜,要登仙臺要么是金丹中期,要么有人帶著。否則修為不夠,只會從上面人跌下來。”

    趙絕仙解釋。

    陳凡抬頭,果然見到。有一些金丹修士,想強行登臨仙臺。可惜還未近半,一道道宛如雷鳴的轟叫聲,就在仙臺上傳起。

    他們直接負傷,倒飛而下,狼狽不堪而去。

    最終登臺者,不過百人罷了。

    到最后,陳凡見人數漸稀,正準備叫趙絕仙的時候。身后突然傳來一聲驚呼:

    “陳前輩!”

    陳凡轉身,就見到許久未見的云依兒,正站在不遠處,瞪大眼睛,小臉滿是驚喜。在她身邊,一襲黑衣,冷艷如冰的林舞華,和紅衣如火的穆紅提,正嬌俏立著,靜靜望來。

    “你們怎么來了?”

    陳凡有些奇怪。

    北寒域離北荒,有數百萬里的遙遠距離。一位先天修士,恐怕要飛幾個月,才能飛到頭。而且中途無盡艱難險阻。

    不過半年未見,三女的修為都有進展。林舞華已突破金丹,云依兒、穆紅提也都修成先天了。

    “真君離開北寒后,家師就告誡我們,不可局限在北寒這一域,應該多出來,游歷一番,增長見識。”

    林舞華躬身開口。

    這位玄冥魔女,再無初見時的傲氣。

    也確實如此。北寒域年輕一代中,修成金丹者寥寥無幾。但在北荒天域,可謂比比皆是。甚至不成金丹中期,連古仙臺都無法登上。

    這種巨大差距,實在讓人絕望。

    “是啊,陳前輩。我們一路過來,看到好多厲害人物啊。原本以為莽古、趙渡落都算厲害的,沒想到,北荒隨便一個宗門弟子,都不比他弱多少。還遇到好些壞人,還好遇見您了。”

    云依兒也叫道。

    這一路行來,三人顯然備受打擊,顯得有些沉默。她們就仿佛來到城里的鄉下女孩,謹言慎行,不敢多語。

    “什么壞人?”

    陳凡正要開口。

    一個略帶囂張的女聲,忽然傳來:

    “來自北寒域的三個小丫頭,你們不是口口聲聲說,能登上古仙臺嗎?怎么現在還不上去,莫非準備最后壓軸登場?”

    陳凡抬頭。

    就見一群人浩蕩而來,站在最中央,眾星捧月的一個漂亮女修,正抬著下巴,冷傲望來。8

    ,歡迎訪問大家讀書院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