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912章 因為我叫陳北玄

    女修無比艷麗,穿著一襲紫色的宮裝長袍,胸前分開,露出大片的雪白,長裙開叉,兩條又細又長的美腿,若影若現,雙眼勾魂,嬌俏嫵媚,是一個性感尤物,更是一位金丹修士。☆番茄○△小說網w.在眾多年輕有為的男修士承托下,更如女王般孤傲。

    不過此時,這女修的下巴高抬,眼含輕蔑,破壞了三分麗色,顯得盛氣凌人。

    “胡媚,我們登不登古仙臺,和你有什么關系!”

    三女見到那女修,都神情微變,云依兒仗著膽子反駁道。

    “呵呵,我問的是林舞華,你這先天境界的小丫頭插什么嘴?不知道尊敬前輩嗎?”

    叫胡媚的女修輕哼一聲,抬起玉手,一巴掌就扇來。

    嗤一聲,虛空中現出一道紫色的霞光。這道霞光宛如法寶,撕裂空氣,發出尖銳的破空聲。這是金丹一擊,足以把方圓數里打沉,霞光未至,鋪天蓋地的威壓就降下。

    云依兒和穆紅提兩女,瞬間臉色慘白。

    她們僅僅先天修為,那能扛得住這等威勢?便是有靈寶護身,也會瞬間被拍成肉餅。

    “哐當!”

    劍聲長鳴。

    林舞華并指成劍,一道抽刀斷水的黑色劍虹劈出,將紫色霞光擊潰。

    “胡媚,你別放肆。與你有仇的是我,不是云依兒。你這樣下狠手,是想殺了她們嗎?”

    林舞華臉色如冰霜,怒然道。

    “殺了又如何,膽敢冒犯媚兒小姐,不要說你們區區幾個荒域的土著,便是大宗世家嫡子,也要付出代價。”

    胡媚身邊一個白衣修士冷笑。

    他身姿筆挺,一襲白衣如雪,容貌俊美。尤其修為強悍,邁入金丹中期。身上一道道隱晦的靈光閃耀,赫然攜帶著不止一件靈寶,若爭斗起來。一般金丹中期巨頭,遠非他對手。

    “不錯。小丫頭,你們知不知道媚兒小姐的身份?”

    “媚兒小姐,可是胡家二公子的親妹妹,玄都胡家嫡系。堂堂天君世家,也是你們能得罪的?還不跪下求饒?”

    “那個黑衣女子長得不錯,有幾分修為。媚兒小姐若懲戒過,不凡交給黃某,帶回去調教一番,充個私寵玩物。”

    幾個青年修士,接連開口。

    他們修為,各個強悍,都在金丹之上。尤其身上靈光閃耀,法寶眾多,顯然來頭非富即貴。周圍旁觀的修士,早就臉色大變,紛紛向后閃去,對這幾人很是忌憚。

    被他們一說,云依兒三女越發俏臉難看。

    “怎么回事?”

    這時陳凡開口。

    他看出對面,應該都是北荒各大世家、頂級大宗的子弟。否則不會年紀輕輕,就修煉成金丹。

    但這些人金丹品級都不高,大多三四品左右,在宗門中估計屬于來頭很大,但天資稀松平常的二代三代,被資源堆上金丹的。讓陳凡奇怪的是,林舞華等人,怎會惹上他們?

    “稟陳前輩,之前我們初入北荒時,遇上了胡媚。”

    “結果她的一位風姓男伴,似乎對林姐姐有些意思,從那以后,這胡媚就視林姐姐為仇敵,一直找林姐姐麻煩,聽說我們來古仙臺后,更揚言,我們絕對上不了古仙臺。依兒一時氣不過,就反駁了她們一句。”

    穆紅提紅唇輕咬,小聲說道。

    看著咬亞切齒的胡媚,以及冷艷以對的林舞華。陳凡有些明白,這壓根就是胡媚嫉妒了,男伴被搶,對這種風流成性的女子,自然是重大打擊。

    不過林舞華冷傲嬌艷,確實比胡媚,更有一番吸引力。

    “北寒域的小丫頭,那風御山喜不喜歡你,本小姐也不稀罕,本小姐的追求者多了去,不缺他一個。但你折了本小姐的面子,若不下跪道歉的話,我就廢了你修為,禁錮住你神識,將你送入妓寨,讓你嘗嘗千人騎的滋味。”

    胡媚冷冷一笑,美麗的大眼中,全是怨毒之色。

    周圍修士,盡數打了個寒顫。

    太狠毒了。

    無論如何,林舞華也是堂堂金丹真君。那妓寨可是最低賤的凡人場所,連青樓和教坊司都不如,出入的都是毫無修為的平民。讓堂堂金丹真君去接客,簡直比殺了她更難受。

    “你找死。”

    林舞華秀眉怒豎,殺氣騰騰。背后的黑色古劍,哐當一聲就要出鞘。

    胡媚根本未理會,只是冷笑。而她旁邊的幾個世家大宗的青年修士,則嘿嘿笑著,身上各自亮起法寶靈光。

    “轟隆!”

    “轟隆!”

    一道道氣息沖天而起,澎湃的靈寶波動,在虛空中,幻化出龍吟虎叫之聲,充塞百里,威勢震天,讓周圍人盡皆失色。

    這些世家嫡子們,雖然修為平常,但那是和最頂尖的天才真傳們相比。比起一般人,他們毫不遜色。

    “林姐姐。”

    穆紅提當時就臉色變了。

    林舞華雖然修為強悍,更凝成五品金丹,但絕不是對面這么多世家嫡子的對手。林舞華在這恐怖威勢下,果然嬌軀一顫,握著古劍的手指,都開始泛青。

    “陳前輩,你快出手,救救林姐姐吧。”

    云依兒瞪大美眸。

    穆紅提也俏臉微抬,滿含期待望來。

    在她們印象中,陳凡威震五域,可壓服北寒王趙絕仙。乃是真正的強者,絕非胡媚等世家子弟可比。

    “這位道友莫非想出手。道友可要想好了,胡媚小姐,出自玄都胡家,不僅是天君世家嫡傳,更是胡霄二公子最寵愛的妹妹。如今二公子可就在古仙臺上。”

    “而我們兄弟幾個,雖然并非來自天君世家,但也都小有來歷。高個的言無妄言兄,來自鎮海郡三山宗,是三山宗掌教第九代嫡孫。”

    “而修行火系功法的方炎方兄,則是玄怒真君的關門弟子。道友可能未必知道玄怒真君名號,但只要清楚。玄怒真君位列北荒榜前五十,不遜色大宗掌教就行。”

    “至于單文勝單兄、黃維君黃兄、安舒鳳安兄等,都各有來頭。背后或多或少,都站著一位頂級強者,可以和長生榜天驕過上幾招。也只有我劉湘,沒多大來頭,但修為馬馬虎虎,也能在年輕一輩中排個前三十。”

    “道友若要駕這個梁子,可得做好與我等為敵的準備。”

    最先開口的白衣修士,意味深長的沖陳凡一笑。

    此言一出,頓時周圍人都倒吸一口涼氣。

    三山宗掌教、玄怒真君這些,可都是站在北荒之巔的存在。雖不如天君世家,但也各自占據幾座古城,論實力,絲毫不遜色荒域王族。

    尤其北荒榜,乃是名列北荒所有頂級強者的榜單。

    能入北荒榜前五十,那位玄怒真君的修為,恐怕與王玄龍,都差不了太多。遠超一般的金丹后期大真君。

    更不用說,還有玄都胡家這個龐然大物。

    “難難難,這幾個小姑娘要糟。”

    有圍觀者搖頭。

    實際上,三女已經身形一僵。

    她們一路上,遇見好些想出頭的修士,其中不乏金丹后期大真君。但聽到玄都胡家的名號后,無不退縮。從那以后,三女才清楚,玄都胡家在整個北荒,意味著什么。

    那是高高在上的天君世家啊!遠非七魔道、北寒趙家之流可比。陳凡真的會為她們幾個沒多少關系的人,得罪堂堂玄都胡家,以及三山宗、玄怒真君嗎?

    穆紅提望向陳凡,見陳凡身形紋絲不動,頓時一顆心,如墜谷底。

    “別耽誤時間,直接拿下她們。我還要登古仙臺,去見二哥。這一次,可是有不止一位長生榜天驕到來。二哥答應我,帶我去見洛長生。”

    胡媚有些不耐煩。

    至于林舞華三女在她眼中,幾如螻蟻,輕易就可碾碎,根本抬不起勁來。

    其他幾個世家嫡子,也都興致闌珊。比起異域天驕、長生榜巨頭們,區區幾個荒域小丫頭,算得了什么?他們身為各大世家嫡子,數百年來,玩過不知道多少美女呢。

    “陳前輩!”

    見單文勝、黃維君們壓上來,云依兒終于叫出來。

    連林舞華,此時也忍不住輕轉粉首,冰冷絕艷的俏臉望來時。陳凡終于開口:

    “給我個面子,饒了她們可不可以?”

    他此言一出,幾個世家嫡子,如聽童話般,差點笑出聲來。

    胡媚抬眼,詫異望來。至于周圍人,只覺陳凡瘋了。他區區一個金丹初期修士,平平無奇,怎敢讓這么多世家嫡子給面子?以為自己是王玄龍又或洛長生嗎?

    白衣修士劉湘,更是似笑非笑望著陳凡:

    “不知道友是哪個天宗大教的真傳?或者天君世家嫡子?又或登臨長生榜的天驕?”

    “都不是。”

    陳凡搖頭。

    “既然不是,我憑什么給你這個面子?”

    劉湘臉色一變,鋪天蓋地的氣勢,就如怒濤狂涌而來。

    他一身修為,已經邁入金丹中期,一身玄冰真勁更恐怖到極點,虛空中,憑空現出一道道白色寒龍,宛如狂蛟怒吼,要攪碎一切。

    周圍眾人,全都色變。

    只有陳凡,如清風拂面,似無感覺。反而歪了歪頭,輕松道:

    “也許...因為我叫陳北玄吧。”

    這個名字一出,劉湘先是毫不在意,冷笑一聲。然后漸漸,笑容就僵在他臉上。到最后,劉湘用略帶遲疑和一絲敬畏的語氣道:

    “丹王...陳北玄?”

    “不錯。”

    當陳凡點頭的那一剎那,整個古仙臺下,一片死寂。

    圍觀眾人,盡數色變,包括劉湘在內,所有世家子弟臉色鐵青,如喪考妣。

    ps:超抱歉,這次感冒比我想的嚴重,這兩天全身無力,一點力氣都提不上來。今天支撐著碼字,盡量多寫一點,為這兩天的斷更萬分致歉。貓撲中文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