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915章 多說無益,上來領死

    “你就是陳北玄?”

    三人望來。

    被三個威勢滔天的長生榜天驕盯著,云依兒頓時緊張,忍不住拉著陳凡袖子。旁邊的吳家姐妹、穆紅提等,都表情難看。

    “不錯,是我。”

    陳凡面色不動,云淡風輕。

    “不過如此嘛。區區一個金丹初期,也敢稱丹王?簡直讓人笑掉大牙。”

    龍華冷哼一聲,翹起下巴,眸光高傲。

    “陳道友的法力...確實淺薄了一些。”

    古焚斟酌詞語,勉強用了個形容詞。眾人都能聽明白,顯然陳凡的修為太低。胡媚和胡霄兄妹,更是撲哧一聲笑了出來。吳家姐妹和林舞華三女,臉色越發難看。

    “太弱了。”

    離塵直接搖頭。

    他目光閃耀璀璨銀芒,銳利似天劍,俯瞰陳凡:

    “丹王不僅僅是丹道,更需要絕世修為,當年我天璇院先祖受封丹王時,位居長生榜第二,橫壓同輩。若沒有足夠修為,如何催動天爐,如何煉制天丹?”

    離塵每吐一字,虛空中,都發出刺啦刺啦的聲音,似空氣都被撕裂。他立在那,每一眼、每一眸、每一句,都帶給人極大的壓迫感。

    “嘭嘭。”

    在離塵的壓迫下,陳凡周圍的人,竟然節節暴退。

    穆紅提、云依兒最為不堪,瞬間臉色慘白,若非吳白素護住,直接被凌空壓爆。

    至于林舞華,雖然強頂著,但終究修為有差距。忍不住悶哼一聲,嘴角流血,不得不退。其他吳家和丹盟強者,同樣擋不住。到最后,只有吳家姐妹、趙絕仙、司徒宸等,還能站在陳凡身后,但也周身氣焰翻騰,真元狂涌,顯然在提據功力抵抗。

    到最后,陳凡周圍,竟然現出一個巨大的空地,足有數十米方圓,只有數人立足。

    “這離塵太強了。”

    “他根本未出手,僅僅憑著劍意,就逼退眾多年輕一輩天才。那林舞華好歹也是金丹初期,可以和胡家大小姐斗劍,見過連一眼都支撐不下。”

    “長生榜天驕,確實非我等能仰望,太強!太強!”

    許多人都忍不住變色。

    “離塵,你別太過分,這里是北荒。別以為我們沒法耐你何!”

    吳白素怒哼一聲,一步踏出,攔在陳凡身前。

    她背后浮現出滔天黑浪,巨潮中一尊玄水黑鼎鎮壓蒼穹,神通法相顯現,高達百丈,直接擋住了離塵的劍意。

    吳白素臉色越發難看,怒意暴漲,鎮海吳家,當年同樣出過天君,有天寶鎮壓氣運。雖不如天璇院,但也不懼多少。尤其吳白素修為強悍,已邁入金丹后期,直指長生榜,怎會懼怕離塵?

    “哦?”

    離塵眼睛一瞇。

    雙瞳之中,竟然射出丈許長的銀色劍芒,如璀璨的天劍,就要哐當一聲斬來。而吳白素同樣不退,玄水黑鼎的法相,越發龐大,到最后,撐天動地,似要碾碎蒼穹。

    眾人色變,就在兩人要拼斗起來的時候。

    “夠了。”

    一聲冷哼傳來。

    只見王玄龍長袖一拂,一道星光斗幕垂下,直接隔絕二人,把古仙臺憑空分開。無論是銀色天劍,還是黑鼎法相,都被這星幕給攔住。別看那星光斗幕薄薄一層,卻堅如鐵墻。

    “離塵兄,這里是北荒,不是天璇院。”

    王玄龍目光清冷,面色肅然,鄭重對著離塵說道。

    龍華和古焚,臉上都忍不住現出一絲怒氣,就要踏前一步,忍不住出手。眾多北荒年輕一輩修士,同樣張劍起身,一步不讓。離塵三人雖是長生榜天驕,但北荒自有驕傲,大家都是金丹巔峰,同輩中的天才,又弱到哪去?

    “算了,我只是問一下罷了。”

    離塵輕拂長袖,攔住同伴,但一雙劍眸,直視王玄龍,絲毫不退:

    “可王兄請記住,丹王乃至高榮耀,絕不允許任何虛名狡詐之徒冒充。否則,就是對我天璇院,對整個丹道界的羞辱。說不得,要諸宗聯手上北荒問罪。到了那時,王家雖非罪魁禍首,但這包庇、隱瞞的罪名,同樣逃脫不掉!”

    離塵此言一出,滿場皆震。

    “大哥。”

    旁邊的王玄風,更忍不住叫出聲來。

    區區離塵、龍華、古焚三人,王家自然不懼。他們再是長生榜天驕又如何?王家有堂堂天君坐鎮,彈指就可斬殺他們。但若激怒整個丹道界,引得天璇院、圣火天城,乃至丹皇親自來問罪。便是王家也未必扛得起。

    如此大事,連王玄龍也面色凝重到了極點,眼中猶豫,不敢輕易決斷。

    “劍子大人所言即是,丹王乃是何等大人物?可與長生天君比肩的存在,怎會是一個修為低微,出身荒域的小輩?我看這件事,可能真有些玄虛。”

    一個聲音忽的傳來。

    眾人扭頭一望,就見胡霄長身而起,從容淡定,侃侃而談。

    “哼,胡霄。”

    吳家姐妹冷哼一聲,就想反駁的時候。

    那邊,三山宗掌教也開口:“不錯,當日陳丹王煉丹時,我等雖親眼所見。但以陳丹王和丹君的手段,想要瞞不過我等外行人,并非不可能。”

    “是的,本真君早就懷疑這狗屁丹王是假的,說不準,就是丹盟弄虛作假。”

    一身火焰,周身九龍纏繞的玄怒真君也怒哼。

    他們三人一開口,緊接著,七八位宗門門主、家主級人物,同樣發言。

    這些人,要么是曾被陳凡拒絕過煉丹,要么是之前后裔與陳凡有過沖突。陳凡在其中,看到了單家、黃家的身影。本來北荒眾人,是同一個陣營,一同對抗三位天驕,但他們一開口,頓時把北荒眾人的防線,撕裂開來。

    一時間,不少人都猶豫。

    ‘是啊,憑丹君和丹盟的手段,未必做不到造假。他們只要提前煉制一枚天丹,或買一枚就行。以丹盟家底,區區一枚天丹算什么?’

    不過大部分人,依舊認定陳凡。包括吳青顏,也都未當回事,因為知道這些人與陳凡有仇。

    但當一人開口的時候,吳家和丹盟眾人,終于色變。

    “此事...確實可疑。我贊成諸位道友的說法。陳北玄是否丹王,需要再議。”

    一位身著黑衣,莊總肅穆的男子說道。

    他頭發半灰半白,容貌冷峻至極,盤坐在那里,周身宛如黑洞,氣勢絲毫不比吳白素、胡霄等人稍弱。

    寧海潮!

    武嵐郡寧家此代絕世天才,北荒年青一代中,排名前五的強者。更讓人懷疑的是,他此時站隊,是不是寧家的意思?要知道,寧家可是天君世家,與吳家、胡家、丹盟比肩的存在。

    這樣一位重量級巨頭發言,瞬間把天平,向離塵方,重重傾斜。許多人目光,都游移不定起來。

    但這不是最后。

    在眾人震撼的目光中。

    一位位氣焰滔天,蓋壓高臺的年輕強者,接連起身。

    “風家贊同寧道兄發言,需要嚴查。”

    “太一宗附議。”

    “商盟贊成。”

    風家風御秋、太一宗此代嫡傳、商盟商行空...

    這幾人,要么是天君世家嫡子,要么是頂級宗門的傳人。他們每一位的實力,都不遜色于吳白素、胡霄。但更關鍵的是,他們背后代表的滔天勢力,更是讓人心下絕望。

    ‘胡家、寧家、風家、太一宗、商盟...這些加起來,已經接近我們北荒,近半的頂級勢力了啊。’

    吳家眾人心中發冷。

    偌大北荒,曾經出過天君的勢力,不過十指之術罷了,如今一口氣站出來五個,瞬時快過半。他們五家聯手,連號稱萬古世家的王家,都得忌憚三分。

    頓時。

    整個古仙臺上,一片死寂。

    吳家和丹盟眾人,臉色鐵青。許多北荒修士,也目光不定起來。云依兒雖然不認識這些人,但隱約也感覺不妙,不由緊緊拉住陳凡的袖子。

    ‘怎么回事?’

    吳青顏心中驚疑。

    本來只有三位天驕的話,雖然氣焰滔天。但北荒修士只要合力,完全可以擋在外面。但這一口氣,五家叛變,局勢瞬間逆轉了。

    “王大哥、諸多同道,我可以用丹盟弟子的身份保證,此事,絕非丹盟作假...”

    吳青顏焦急開口。

    但她還未說完,就見到旁邊一人,緩緩站起身來。

    那人身著白色丹袍,上繡四顆星辰,代表丹盟長老之位。正是一開始到現在,都從未發言的司徒宸。

    在周圍眾人驚駭的目光中,只見司徒宸仰首,一字一句說道:

    “我此來前,家師吩咐我。丹盟立足北荒數萬載,絕非藏污納垢之所,關于丹王之事,確實是家師欠妥。若各位道友要重議丹王一事,則我丹盟絕不姑息,一定嚴查重審到底!”

    司徒宸此言一出。

    吳青顏猛地抬頭,驚駭望來。

    在場許多人同樣神情莫名。至于丹盟和吳家諸多弟子,已經不僅是詫異,而是震撼了。

    丹盟不是和陳凡一起的嗎?怎么叛變了?

    這是什么鬼?

    面對眾人驚疑駭然的目光,司徒宸不言,只是一臉正氣,仿佛居中直言。

    ‘這是局!’

    吳白素面色冷峻。

    此時已明白,今天這個聚會,根本是個局。

    這個局的目的,就是沖著陳凡,或者說陳凡頭上的‘丹王’二字而來。胡霄、寧海潮、風御秋等人,都是這個局的布置者。沒有他們,三位長生榜天驕,不會如此恰好到來。

    ‘現在唯一的希望,就是王家不在此局中,若如此,還有一線可救...’

    她望向王玄龍。

    無論胡霄、離塵他們怎么說,這北荒,終究是王家的底盤。

    在吳白素的目光下,王玄龍面色無喜無悲,眼瞳宛如萬古星空般高懸。

    “既然大家同意,本尊身為王家本代嫡子,此次聚會的召開者,正式宣布,剝奪陳北玄‘丹王’之位。由眾世家,會同三大天宗,重新再審。我北荒,絕不會允許騙子竊據榮耀。”

    王玄龍語氣淡漠,不帶一絲情感,似主宰大地的星君。

    “完了。”

    當他說完的一剎那,吳白素無力的閉上雙眸。

    王玄龍此言,毫無疑問,已經判定陳凡死刑。沒了丹王身份的庇護。陳凡在這些世家大族手中,不是盡情揉捏嗎?他區區一個金丹修士,最多加上一個金丹后期的老仆,哪是諸多天君世家的對手?

    ‘陳丹師,你這段時間,結仇太多了。’

    吳白素心中苦笑。

    丹王!殿下!萬古無一、比肩天君...

    這一個個榮耀,何等光輝,又何等刺眼?而陳凡一路結下了多少仇敵?胡家、丹盟、三山宗、玄怒真君。更關鍵的是,這段時間,他一直在吳家待著,不去其他世家。已經得罪了風家、寧家等人。

    王玄龍發言時。

    胡霄翹著腿,坐在那,望都未望陳凡,只是抬眼看天。

    但周圍許多人,看著胡霄的目光都變了。

    之前陳凡與胡媚發生沖突,掌毆胡媚,胡霄卻忍氣吞聲,不敢出手。許多人還以為胡家衰落,被丹王的名頭壓下,卻沒想到,胡霄翻手為云,覆手為雨,一巴掌直接拍死了陳凡。

    ‘若沒有丹王的名頭。你只是一個金丹初期,有何資格與諸多天驕王者并肩?恐怕胡家一奴仆都比你強吧?’

    許多人眼中,都浮現出憐憫之色。

    而胡媚,更已經臉上現出怨毒的笑容,暢快的看著陳凡,如看一死人。

    至于寧海潮、風御秋、商行空等人,盡皆面色淡漠,立而不語,當王玄龍話音落下時,就代表塵埃已定。連紫月仙子微微搖頭,心下暗嘆。知道這件事已經無法挽回。

    ‘可惜啊,你本登臨九霄,與天并肩。現在卻直接墜落于地。’

    說著的時候,紫月仙子再次輕嘆。

    至于林舞華、穆紅提等人,已經徹底臉色慘白。吳青顏更苦笑一聲。而吳家和丹盟眾人,更是紛紛同情看著陳凡,明白大勢已去。當王家都做出決斷時,還有誰能來救陳凡?

    “陳北玄丹師,你對此判決,有何異議?”

    王玄龍淡漠望來,眼中空無一切。

    龍華天女同樣饒有興趣的看來,如同看著一只螻蟻掙扎般。

    在古仙臺上臺下,所有人的目光中,陳凡忽的笑了。

    他笑的很暢快,很開心,很愉快。

    “你笑什么?”

    龍華天女奇怪道。

    “我在笑你們太不自量力。”

    陳凡一邊笑,眼瞳之中,卻漸漸轉冷:“丹王這個名號,我并不在乎,不要說區區丹王。就算丹皇、丹神、丹圣又如何?你們想要,送你們就是。”

    “但我不給的...你們不能搶!”

    說完,陳凡緩緩直起腰來,眸光睥睨:

    “多說無益,想要丹王者,上來領死吧。”

    陳凡此言一出,滿場皆靜。

    然后。

    萬人嘩然!

    pS:第二更奉上,本章四千兩百字大章。最后一小時了,求一波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