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919章 只手壓眾敵

    一起上吧。

    當陳凡這句話道出的時候,所有天驕臉上,都露出無限憤怒之情。他們身為位列長生榜的絕世天才,每一個都出生天宗大教,或萬古世家。各個都是天域或宗門中最佼佼者,睥睨天荒。除了同輩寥寥無幾人外,根本沒人放在他們眼中。

    誰想到今日。

    一個默默無聞,出生自荒域的青年,竟然敢放眼,讓他們一起上?

    “好,你既然找死,就別怪我不留手。”

    龍華怒氣勃發,背后的紫眸天龍更是龍目怒豎,威嚴越發凝重。紫氣環繞的龍身,再次暴漲,化作兩千丈長。

    “吟。”

    斬龍刀發出龍吟般的鳴叫,身上紫光繚繞,神輝璀璨,逐漸變大。從一丈長,變為一丈一、一丈二、一丈三...

    這柄準天寶,竟然開始復蘇了。要知道,一般準天寶,最多能發揮出天君十分之一的威能。若復蘇之后,說不定可發揮五分之一,甚至最多一半的力量。

    哪怕是半個天君,那一擊之下,也可讓日月墜落,大地陸沉,山河破碎。

    恐怖的威壓,猛地爆發開來,宛如海嘯般席卷天地,向四面八方擴散而去。許多修士,已經退到了數千丈外,被這威壓掃中,修為弱的直接被震飛。便是不少金丹中期、后期的大真君,都為之色變。

    “這就是準天寶的威能?太恐怖了。”

    吳青顏瞪眼。

    此時,她才知道,自己的族祖吳問鼎,是有多強悍。難怪可一擊覆滅飛羽宗。

    “這還僅僅是準天寶,若真正的天寶發動,那又是何等之威呢?”

    吳白素抬頭,眼眸深遠。

    而此時,乘著斬龍刀蘇醒的,王玄龍直接腳踏星空,一拳砸來:

    “陳北玄,嘗嘗我星斗王家的絕學。”

    王玄龍背后,浮現出一張浩瀚星圖。而其中,一副星圖中,七顆斗大星辰,忽然綻放出無窮璀璨的光芒,最后化作一條仰天長嘯的白虎,融入王玄龍身中。

    “吼。”

    白虎星力入體,王玄龍身形猛地暴漲,化作千丈之高,周身星輝閃耀,寒氣森森,通體如精金鑄造般,無堅不摧。一股天地肅殺的氣息,從他身上席卷而來,充塞日月。

    ‘白虎七殺術!’

    星斗王家的四大絕世殺法之一。

    傳說中,王家天君曾以這門殺法,直接撕裂過一尊天級大妖的真身。號稱無堅不摧,殺伐第一。乃是威震天荒的絕學。

    面對這撼天動地的一擊,陳凡直接以拳對拳。一拳打出,背后浮現出混沌神樹的虛影,直接把王玄龍,連帶這他身上的白虎星圖,打的倒飛出去。

    白虎更是發出一聲哀嚎,憑空暴散。

    王玄龍凌空倒飛,吐出鮮血,瞬間就受創。

    見到這一幕,王家以及北荒眾人,根本不敢相信。尤其王玄風,更瞪大眼睛,滿臉不可置信。

    但陳凡卻理所當然。論修為,此時陳凡的青帝長生功已近大成。雖然還是金丹初期。但神品金丹與上品金丹的差距,何等之大?論肉身,陳凡的神體更是半步大圓滿,一旦修成,就是天君之身,豈是王玄龍能擋得住。

    “接我一劍!”

    但陳凡還未來得及追擊。

    天璇劍子離塵,已經乘勢一劍斬來。

    四大天驕中,以離塵的修為最高,在長生榜上的排名也最前。他雙手一合,手中無劍。但漫天星辰,此時盡數化作道道劍氣,凌空垂下。

    從地面上仰望,只覺天上的星辰如雨墜落,異常絢爛美麗。可這美麗背后,卻蘊藏著無數殺機。要知道,這每一道劍氣,都可斬殺一位先天修士。而天空中的劍氣,何止千萬道。

    “星落如雨、劍氣塵埃,這是天璇院的無上劍術‘億萬星河劍氣’啊。”

    玄怒真君抬頭嘆息。

    天璇院的師祖,參悟九天星辰之變化,最終領悟須彌介子,皆為一體的無上大道,創出這門無上天劍之術。以漫天星斗為劍,一劍劈出,足有恒河沙數般的劍氣,數量億萬之多,無法計算。與昊天劍宗的‘玄天斬劍術’,以及九玄劍宮的‘天滅劍法’齊名,威能恐怖絕顛。

    “呵呵。”

    可惜。

    在陳凡眼中。

    這所謂名震天荒的劍術,只是稀疏平常,仿佛小兒科般。

    只看到陳凡一掌托出,如納天地,包容宇宙洪荒。千萬道劍氣,垂落在上面,頓時如雨落大海,瞬間消失不見。

    離塵的劍氣越急,陳凡的手掌就越大。

    到最后,整個方圓百里,都被一掌納入。眾人瞪大眼睛望去,才隱約看到,陳凡掌心,似有一顆混沌神樹聳立。那株神樹,每一條枝干,都托起億萬星河,每一片神葉,都蘊藏一個世界。

    “這是什么天功玄術?”

    有人驚疑。

    “這不是天功或道法,這是神術,真正的不朽神術!”

    三山宗掌教嘴唇顫抖著,說道。

    神術?

    眾人先是一愣,然后所有人,盡皆臉色狂變,不可思議望向陳凡,仿佛看著一個恐怖的怪物般。

    在修仙界,凡是以神術、神法、神功貫之的。必然是出自不朽神君的功法。每一門神術,由神君大能創造而成,都摻雜著法則與神紋的奧秘,威能遠勝一般天功。

    “但這怎么可能?除了帝神山等聊聊幾個不朽道統外,流傳在外的神術神法,寥寥無幾。陳北玄僅僅是一個荒域人,怎會掌握這等玄功?”

    王玄風不解。

    “這個不清楚,天荒何等之大,上古時代更無比極盛,神君輩出。不知道有多少神法流傳了下來,被人偶爾得到,也屬平常吧。”

    玄怒真君遲疑著說。

    所有人都面色凝重,包括王玄風,都未信他。

    神法何等重要。雖然一位神君一生中,可能創出諸多神術、神法、神通。但每一門,都有驚天動地的來頭。很多人本以為,陳凡只是普通修士,但現在神術一出,不少人開始懷疑。陳凡背后是不是站著一個天宗大教、萬古道統。

    畢竟神法如此寶貴,除了那些動輒傳承數萬年乃至十數萬年的古老道統外,外人輕易都無法得到。

    “開。”

    離塵拼盡全力。

    星辰劍氣,如疾風暴雨般打落,似要把天地都射穿。可惜陳凡的手掌,越發凝練,到最后,把所有勁氣都包容進其中,見大勢已去,離塵不得不狼狽而逃,只以身免。

    億萬星河劍氣VS青帝長生功。

    長生功完勝!

    “我來。”

    離塵一敗,古焚又沖了上來。

    他之前雖然中了陳凡一掌,但以大日如來天體的強悍,還能勉強支撐著。渾身上下,纏繞著無窮火焰。古焚站在火焰中,雙手合什,越發圣潔。他似一顆天火流星般,沖向陳凡。

    “滾。”

    陳凡直接手掌一翻,包容天地的百里巨掌,直接把古焚拍入地面。

    “轟隆!”

    巨大的蘑菇云,沖天而起。

    萬丈高的古仙臺,徹底經受不住五人的打斗余波,直接分崩離散開來。無數修士只能眼睜睜看著,那座響徹道紋天音的仙臺,噼里啪啦的破碎。

    “啊。”

    古焚發出一聲慘叫。

    哪怕圣火天城以煉體著稱。大日如來天體,在諸多天級煉體功法中,都排名前列。但也承受不住陳凡,這以天地日月為棋盤的一擊。更不用說,陳凡那須彌納介子的掌中,還帶著離塵的星辰劍氣。

    “砰砰砰。”

    古焚渾身上下,被無數道劍氣射個通透,無數鮮血狂涌,化作一個血人,更不知道,有多少根筋骨斷裂,皮開肉綻中,現出黃金的血液和骨骼。

    若非他已修到金丹巔峰,這一擊,就足以把他拍成肉餅。

    “再接我一拳。”

    王玄龍此時緩過勁來,同樣駕馭白虎星力,沖殺上來。

    此時,陳凡已經明白。這三人宛如不死小強般,接二連三上來,純粹是為龍華拖延時間。斬龍刀想要徹底覺醒,是需要一定時間的。

    而一旦覺醒,那等威能,就絕非金丹修士可以抗衡。

    “沒用的,你們以為,區區一件準天寶,能奈我何?”

    陳凡屹立在不動。

    他只是抬掌、屈指、出拳。就打的王玄龍、離塵等人,節節敗退。

    陳凡根本沒動用玄武真身,僅僅憑借青帝長生體,就足以碾壓一切長生榜天驕。天君或天寶不出,根本沒人能與他抗衡。

    “轟!”

    再一次,當離塵也被打的吐血倒退,億萬星河劍氣,直接被陳凡雙手撕裂,宛如玩笑般破開的時候。所有北荒修士,徹底絕望了。

    “太強了,這個陳北玄,怎會強成如此?”

    無數人心中不解。

    吳青顏更覺得很不可思議。

    陳凡不是丹王嗎?不是以丹術著稱嗎?他當年化身青木真君時,也更擅長煉丹啊,怎么會生猛如斯。把三個長生榜天驕壓在下面打。宛如大人打小孩般。

    司徒宸、王玄風等人,早就面色鐵青。

    這次布局,本是天衣無縫,結果千算萬算。沒算到陳凡的實力如此恐怖。

    “這等修為,不要說北荒了,便是放眼整個天荒諸域,也鳳毛麟角啊。他若登長生榜,恐怕前二十都不止,甚至可沖擊前十。”

    玄怒真君嘴唇顫抖。

    此時。

    胡霄、風御秋等北荒年輕一代王者盡墨,王玄龍離塵三人,更是被陳凡壓著打。所有人的目光與期望,不由落在龍華身上。

    而這時,手持神刀的龍華,猛地睜開眼睛。

    準天寶‘斬龍刀’,終于覺醒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