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920章 真正的無敵

    全力覺醒的準天寶,到底有多強悍,許多北荒修士并不明白,但此刻,終于知道了。

    “轟隆!”

    只見,如同汪洋大海一般的元氣波動,從龍華手中的斬龍刀上,沖天而起。化作滔天的威壓,向四面八方滾滾而去,似要壓塌諸天。

    紫光繚繞,身形暴漲,化作三丈長的龍刀上面,更是覺醒恐怖的氣息。似一尊天君蘇醒般,一條紫眸天龍,從刀身上飛騰而出。它通體由紫金鑄造而成,金色龍眸,俯瞰諸天,無比冷漠,帶著恐怖的威壓。

    “紫眸金辰龍!”

    許多人都驚呼出來。

    這是一頭赫赫有名的大妖,曾威壓南方諸域。在天荒眾妖中,有妖皇之稱。可惜,被龍家天君斬殺,不僅身死道消。連一身龍血龍骨,都被龍家天君取去,祭煉成寶物。

    斬龍刀雖然不是以紫眸天龍的脊椎骨煉成,但也威能無窮。一旦覺醒,具備了半個天君的威能。

    “吟!”

    龍華持刀在手,通體紫氣環繞,面容肅穆,眼瞳無喜無悲。巨大的紫眸天龍,浮現在她背后,化作三千丈長,橫壓天地。

    她此時,身上的氣息,恐怖到了極點,已經全面超越金丹之境,踏入一個不可知名的層次。

    “半步天君。”

    有人口中吐出這四個字。

    半步天君并非一個等級,因為金丹與天君之間,有著巨大的鴻溝,幾乎無法逾越。所以,任何觸摸到天君法則,和長生大道的修士,都被尊稱為半步天君,又或者準天階。

    但實際上,哪怕同為準天階,彼此之間,也有巨大的差距。比如龍華此時,哪怕手持準天寶,但比起陳凡曾遇見的古魔圣子,就差了一截。

    “陳北玄,你如果臣服,我可以饒你不死。”

    龍華開口。

    她每一個字吐出,都震動諸天。周圍的群山為之顫動。不少已經退到百里開外的修士,依舊被她的聲音,震得氣血沸騰,心中駭然。

    “她怎么會這樣強?”

    云依兒駭然。

    而林舞華也神情肅然,緊張的眺望。她之前對陳凡還有一些底氣。畢竟陳凡曾一人一劍,踏滅過七大魔道的戰陣。但此時,面對手持準天寶的龍華,林舞華也不自信了。

    “小丫頭,本座正缺個使喚的侍女。你若過來,本座不是不能考慮。”

    陳凡小拇指掏耳朵,歪著頭說道。

    “不知死活。”

    龍華眸光一冷。

    “斬!”

    轟的一聲。

    隨著龍華一聲爆喝,她手中三丈龍刀,猛地劈出。紫眸天龍,更發出一聲驚天動地的龍吟,讓方圓百里的所有山峰,盡數崩塌。許多修為弱的修士,更是直接被震成一團血霧。

    “咔嚓。”

    天地崩塌。

    斬龍刀直接化成一柄三千丈長的巨大神刀,橫亙長天。無盡虛空被劈碎,道則轟鳴、法則浮現,眾人只看到,原先晴空萬里的天上,此時忽然裂開一道裂縫。那裂縫,仿佛老天爺的眼睛般,無比幽深漆黑,勾連著不知道多少世界。

    龍刀劈下的時候,一道道紫色神紋,如同蛛網般,在刀刃下向周圍延伸出去。

    這些神紋,每一道,都蘊藏著堅不可摧的力量。一般金丹修士,不要說觸碰它,僅僅靠在旁邊,說不定金丹都要被震碎。

    這是天君級的力量,只有天君可以抗衡。

    “轟!”

    天刀壓下,萬道轟鳴。

    陳凡眼中,此時只剩下這道橫亙三千丈的刀芒。它還未落下的時候,恐怖的威壓,就已經把陳凡周圍千丈方圓鎖定。周圍的空間,瞬時凝成鐵板一塊,修為弱的,恐怕當場就被壓死。

    無數人失色。

    在這一刀之下,就算是年輕一代王者,或一域之主都是螻蟻。就算是長生榜天驕,也不敢直纓其鋒。

    “陳丹王準備怎么做?”

    許多修士望來。

    不少人猜測,陳凡可能同樣祭出準天寶迎敵。他既然身上藏著神術,未必沒有準天寶。但此時,準天寶想要蘇醒,速度就太慢了,根本來不及。

    ‘準天寶與天寶最大的差距,就在于天寶時刻保持蘇醒狀態,而準天寶需要提前催動,而且一擊之后,威能就會迅速衰落,無法保持巔峰。所以在比斗中,一般不會動用準天寶,因為對手根本不給時間。難道陳北玄身上還有天寶不成?’

    想到這,許多人都搖頭好笑。

    天寶何等貴重?

    就算強如天君世家,最多也只有一件。

    那是鎮壓氣運的寶物,每一件都傳承萬年乃至數萬年,上面蘊藏著無窮的威能,以及諸多傳說。玄都胡家、鎮海吳家、紫嵐風家...每一個天君世家,能夠在北荒乃至星辰上立足,靠的就是‘天寶’。

    “陳北玄必敗!”

    三山宗掌教斷言。

    “面對全力蘇醒的準天寶一擊,他哪怕不死,也要受重傷。到時候,其他三位天驕聯手,他如何抗衡?”

    玄怒真君等,也盡皆點頭。

    在眾人的環視下,在林舞華等人的擔憂中。

    陳凡不閃不避,只是背負雙手立在虛空,渾身籠罩在璀璨的青光中,如同一顆不朽的青色神星。星光中,隱約可以看到,他抬眼望天,臉上沒有一絲一毫的驚懼害怕之色。

    “轟隆!”

    最終,青色神星與紫色龍刀,轟然撞擊在一起。

    那一刻,整個天地間,似有一千核彈爆炸開來。無比絢爛的華光與異彩,向四面八方席卷而去,眾人眼前,一片白茫茫的。只剩下純粹的光芒。巨大的氣勁,貫入大地,直接在地面上砸出一個數千丈大小的坑洞,引得千山崩塌。三千里大江,更為之斷流。

    “嘭。”

    隨著一道巨大的云氣環,橫掃過數百里天空。

    無數七歪八道,狼狽不堪的修士,終于抬起頭來,打量著戰場。就看到讓所有人目瞪口呆的一幕。

    身材高大健美,兩腿修長,紫發齊腰,容貌俊美俏麗的龍華,雙手持著紫光繚繞的三丈龍刀,身形頓在虛空中,宛如一尊雕塑。

    而在她身下。

    身穿青衣,黑發披肩的陳凡,一只手背負身后,而另一只手,牢牢抓住斬龍刀。三丈長刀,發出陣陣憤怒的龍吟,拼命扭動刀身,宛如一條被扣住七寸的巨龍般,想要掙脫。陳凡眸光如鐵,他的手掌,青光閃耀,更是紋絲不動,死死斬龍刀按在掌下。

    而一道足有萬丈長,宛如地獄深淵的巨大裂縫,在陳凡腳下的地面上,緩緩綻裂開來,顯示這這一擊,是何等恐怖?何等強悍!

    “赤...赤手壓天刀?”

    玄怒真君目瞪口呆,望著這一幕。

    其他修士,更是面如土色。便是王玄風、司徒宸等,盡皆臉色鐵青。

    誰都沒有想到,那樣恐怖的一擊,竟然被陳凡接下來了。這豈不代表著,陳凡的修為,已經邁入半步天君層次?

    “但這怎么可能?除了傳說中,修成神品金丹的神子、神女外。沒聽說過,有金丹修士,僅憑個人修為,入準天階啊?”

    王玄風想不明白。

    不僅他想不明白,吳家姐妹、玄怒真君等人,同樣不懂。

    只有云依兒等人,見陳凡沒事,頓時跳起來,歡呼雀躍。

    “嘭。”

    陳凡抬手,將龍華和斬龍刀,擲在地面上。

    龍華面色鐵青,眼中全是失魂落魄。三丈長的龍刀,依舊紫氣繚繞,神輝閃耀,但她卻再也不感覺有一絲快意,反而茫然的抬頭望向陳凡:

    “你...你怎么空手接住龍刀了?就算是我父親、或我爺爺,也做不到啊。”

    “我說了,你們太弱。”

    陳凡目光俯瞰,似腳踏眾生。

    龍華頓時臉色一僵。

    她身為葬龍天域的天女,什么時候,受過這樣的羞辱?可是想到與陳凡巨大的差距,龍華不由心中絕望。眼前這陳凡,明明才金丹初期修為,抬手就可擊敗,偏偏卻如魔神一般,不可戰勝。龍華知道,如果沒法打敗陳凡的話,這一幕,將成為自己一生的夢魘。

    “龍華天女,你別擔心,他空手接下準天寶一擊,絕非無礙。不信你看他手掌。”

    離塵突然爆喝。

    眾人目光看去,果然看到陳凡右掌上面,裂出一道血色刀痕。

    這道刀痕,足有三寸上,宛如一塊玉石上面,現出的裂縫般。正有青色的血液,從中流淌出來。每一滴青色血液,都似蘊藏著無窮力量,帶著恐怖的威壓。

    “陳北玄受傷了。”

    龍華眼睛一亮,戰意再起。

    陳凡到是毫不在意,他隨意的甩了甩手,似笑非笑的環視周圍三位,隱隱從不同方向封鎖他的長生榜天驕。

    “怎么,還想上來送死?”

    “哼,陳北玄,你別以為擊敗龍華,就算贏了。我等的底牌,還未真正掀開呢。”古焚冷笑。

    在這個渾身籠罩火焰的光頭男子身上,一股恐怖的氣息,正在逐漸復蘇,并且以幾何速度向上攀登。不止是他。王玄龍、離塵身上,同樣有準天階的力量蘇醒。

    這三人,赫然都要覺醒準天寶,進行最強一戰。

    再加上龍華。

    場內,赫然有四件準天寶齊現。

    “呵呵,你們以為,只有你們有準天寶嗎?”

    陳凡淡淡一笑。

    一柄黑色的狹長戰劍,忽然浮現在陳凡手中,無數道魔氣環繞戰劍,它仿佛從地獄深淵而來,執掌阿鼻之門。

    “今日,就讓你們看看,什么才是真正的劍法!”

    陳凡眸光淡漠,平靜說著。

    說完,他仗劍而起,一劍化作天河,橫亙虛空。魔氣滔天,日月皆震!

    公元2020年,8月17日。天荒十二萬九千六百五十三年。

    北寒域修士陳北玄,于古仙臺外,先殺胡霄,再斬五位北荒年輕王者。之后,更在四位長生榜天驕的圍攻下,一劍敗之。

    數萬修士見證。

    消息傳出,北荒為之震動!

    pS:第四更奉上,還有一更。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