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922章 睚眥必報

    此時,臨江城外,這場北荒年輕一輩的巔峰聚會,還未結束。

    無數人抬頭,震驚看著天空。剛才那一戰,是所有人此生僅見的巔峰之戰。龍華、古焚、天璇劍子等人,每一個實力,都不遜色天君世家的老祖,并且更覺醒了準天寶。

    但四人聯手,卻都敗給了陳凡。

    “轟!”

    恐怖的波動,撼動日月。元氣海洋,沸騰如水。但這一切終究終結,當塵埃逐漸散去時,顯現出五個身影。

    龍池嘴角流血,衣衫襤褸。

    古焚半邊肉身,都被火焰燒焦,宛如木炭。

    王玄龍身上,道道劍痕密布,血染長衫,氣息衰落。

    只有天璇劍子離塵,還保持一定的戰力,但也略顯狼狽。

    “怎么,還想戰嗎?”

    陳凡高居九天之上,俯瞰四人,彈劍輕笑。

    這一場大戰下來,他竟然一絲傷痕都沒有,甚至連發須、衣角都沒有亂。依舊氣定神閑,宛如郊游般。但實際上,誰都知道,剛才那場大戰,何等驚人!

    龍華等人,動用了四件準天寶,全力蘇醒。

    離塵的‘萬星塵埃劍’、古焚的‘大梵火輪’,以及王玄龍的‘周天星辰鼎’,無不赫赫有名的準天寶,都傳承自天君之手,可以鎮壓一族。

    再加上龍華的斬龍刀。

    四件準天寶全力復蘇,打的天翻地覆。恐怖的波動,傳遍無數里。方圓千里都被打爆,半個臨江城被摧毀。至于三千里的大江,更是徹底被移平。

    在這樣的威能下,一般金丹,來多少死多少。便是趙絕仙,自覺也支撐不住一個呼吸。

    但偏偏,陳凡就活了下來!

    他不僅勝了,而且還一劍擊敗了四位長生榜天驕,勝的如此輕松,如此愜意,如探囊取物。

    “你手中的劍...叫什么名字?”

    過了許久,龍華終于開口,她聲音沙啞,高聳的胸部劇烈顫抖,眼中依舊帶著驚駭。

    “斬天魔劍,取自古魔族之手。不過它太弱了,我可能過段時間,就把它熔鑄重煉。”陳凡聳了聳肩。

    神他么的太弱!

    龍華等人心中,直接噴了出來。

    剛才一戰,他們徹底見識到斬天魔劍的威能。這件古魔族的準天寶,在陳凡手中,綻放出無比璀璨的光輝,銳不可當。每一劍劈出,都把虛空炸裂,帶著無數的魔道法則,劍氣凌霄三萬丈!

    無論是龍華、古焚,還是王玄龍,都擋不住一劍。只有離塵,還能支撐一下,但也僅僅半個呼吸罷了。

    “好一柄斬天魔劍,陳道友劍術通天,法力源深,我等輸的不怨。”離塵苦笑一聲。

    “廢話少說,你們不是嫌棄我修為太低,絕對煉不出天丹,所以要來剝奪我丹王頭銜,并且審判我的嗎?怎么不繼續?”

    陳凡似笑非笑。

    “陳道友,之前是我等看走眼了。您的修為,遠在我等四人之上,便是與長生榜巔峰的那幾位相比,也不弱多少,這一戰,是我們敗了。”

    離塵低首。

    “不錯,不錯。陳道兄憑這一戰,足以躋身長生榜前二十乃至前十。北荒天域能出陳道兄這等絕世奇才,真是北荒之福。”

    古焚也果斷點頭。

    身材高大健美的龍華,鐵青著臉,一言不發,但也默認陳凡的修為。

    只有王玄龍眼中眸光閃耀,不知在想什么。

    “既然知道,那就滾吧,別出現在我眼前。”

    陳凡哼道。

    他此言一出,龍華頓時俏臉一變,就要反駁。但離塵果斷拉著她,轉身沖天而去。

    技不如人,受羞辱是很正常的事情,天荒乃是修仙界,一向以強者為尊。陳凡修為遠在他們之上,就有資格說這話。何況這事起因是他們,他們先招惹了陳凡,才引起陳凡的反應。

    只有王玄龍臉色鐵青,冷冷掃了陳凡一眼:

    “陳北玄,今日所賜,我王玄龍絕對不忘,日后必要討教回來。”

    “你再廢話,就留下吧。”

    陳凡眸光一寒。

    王玄龍一言不發,轉頭化作一道星光飛走,沒有半點猶豫。

    “大哥、大哥,等等我。”

    王玄風叫著,匆忙跟上。王家眾人,同樣狼狽而去。他們來的時候,氣吞萬里如虎,宛如天潢貴胄,高高在上。走時卻狼狽不堪,如喪家之犬。

    許多北荒修士,見到這一幕,都心有戚戚,接著,用更震撼敬佩的目光,掃向陳凡。

    那可是北荒王家的王玄龍啊,竟然就被陳凡一言逼走?

    此時,哪怕是再愚蠢的修士,也知道,這北荒的天,估計要換了。

    “呼。”

    陳凡從高空飛下,落在臨江城上空。

    五人交手的時候,終究有些留手,雖然毀掉了古仙臺和三千里大江,但刻意避開了臨江城。這時,無數修士,早就聚集在臨江城中,靜靜抬頭,望著陳凡。

    滿場修士,無一人發言。

    “陳前輩,你好厲害。”

    云依兒第一個飛出去,一把撲住陳凡的手臂。

    “主人。”趙絕仙跟上。

    “陳前輩、陳真君...”林舞華、穆紅提也都上前來,向陳凡恭敬行禮。穆紅提容貌絕世,風姿搖曳,眸光欣喜的望向陳凡:“恭喜陳前輩,這一戰之后,整個北荒天域,恐怕都要聽聞前輩大名了。”

    “不止。離塵、龍華、古焚等,都是位列長生榜的天驕。陳丹王以一敵四,還戰而勝之,這等絕世戰績,除了長生榜頂點的幾個妖孽外,聞所未聞。要不了多久,天樞宗估計就要把陳丹王列入長生榜,并且排名在洛長生之前。”

    吳白素飛來,接口道。

    她眼眸中的光芒,無比復雜。有驚駭、有疑惑、有愧疚、有一絲難明之意。

    不只是吳白素,所有見證這場斗法的北荒修士,都感覺心中古怪難明。仿佛一萬頭羊駝飛奔而過般。

    ‘這陳北玄不是丹王嗎?以煉丹聞名,這么會如此能打?’

    許多人心理,疑惑到極點。

    無論是煉丹、煉器、還是修煉,都是非常復雜的事情。需要修士誠心一至、專精一門。許多天丹師,雖然也是元嬰天君,但論戰力,肯定比不上其他專精戰斗的天君。

    偏偏陳凡,不僅丹術通天,還以一敵四,暴打了龍華等人。這就像一個炒菜的特級大廚,竟然是跆拳道世界冠軍般,讓人如何不驚愕?

    “長生榜之類,對我而言無所謂。”

    陳凡搖頭,目光落在了胡家、風家,以及玄怒真君等人身上。

    胡霄、風御秋雖然死了,但陳凡可沒忘記,這場戰斗的起因是什么?離塵之類只是適逢其會罷了,被別人當成刀,借刀殺人。這真正的主謀,則是胡家、風家等世家大族。

    不過在場的胡家風家等人,只是一些小輩,陳凡也懶得理會,還不如日后再殺上門去討債。

    “陳丹王,您這是什么意思?”

    面對陳凡的目光,胡家眾人通體一寒,玄怒真君滿臉堆笑道。

    半刻鐘之前,無人把陳凡放在眼中。無論是玄怒真君,還是三山教掌教等人,具都是北荒有頭有臉的強者。哪怕陳凡真是丹王又如何?惹不起,我大不了躲著走罷了。

    “你就是玄怒真君,剛才我戰斗的時候,你一直在說我必敗,莫非對我有什么意見?”

    陳凡歪頭,似笑非笑。

    “絕對沒有,我對丹王殿下恭敬之心,宛如北海之水,無邊無際,萬年不枯竭。”玄怒真君頭搖如撥浪鼓。

    他雖是北荒前五十的修士,論實力不比趙絕仙弱多少。但直面陳凡這位彈指殺域主的魔頭,哪敢有半分放肆?

    “但你背后,那個叫方炎的弟子,對我似乎不太歡迎。”

    陳凡目光落向玄怒真君背后。

    之前和陳凡有沖突的方炎,正顫抖的立在那。他聽到陳凡一言,全身抖得更厲害了。方炎雖然腿被趙絕仙打斷,扔進了大江。但對一位金丹修士而言,這等小傷,片刻就復,更多的是心理上的羞辱。

    本來方炎還計算著,怎么向陳凡復仇。

    但經過這一戰之后,方炎什么念頭都打消,只恨不得陳凡能夠徹底遺忘掉他,把他當一個屁放掉。

    “這孽徒,膽敢觸犯丹王殿下的女伴,實在是罪大惡極。玄怒回轉洞府后,就打斷他腿,關他一百年禁閉。”

    玄怒真君怒氣沖沖說著。

    “嗯。”陳凡點頭,然后接了一句:“一百年有點少了,一千年吧。”

    “這...謹遵丹王殿下法旨。”

    玄怒真君先是一愣,最終還是低頭。

    而方炎已經啪嗒一聲,徹底癱倒在了地面。金丹修士,壽元也就一兩千歲。關個一千年的話,幾乎就相當于無期徒刑。而大家都知道,以陳凡現在的修為,和在北荒的威望。只要玄怒真君腦子沒被沖昏,就絕對不敢在陳凡死之前,違背他的命令。

    只要想到一輩子,可能都要在禁錮中渡過,方炎就心如死灰了。

    許多人更是心中暗叫。

    ‘這個陳北玄,真是睚眥必報啊。那方炎只是口頭冒犯幾句,就被關一千年禁閉。這簡直比殺了方炎還痛苦。’

    接下來,三山宗掌教,黃家、安家等,也都紛紛表態,絕對要回去,重重收拾這些弟子。至于胡家、風家之類,更是大貓小貓三兩只。

    最后,陳凡走到了司徒宸面前:

    “司徒兄,久違了,你沒想到,我活下來了吧。”

    司徒宸立在那,面色鐵青,一言不發。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