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923章 登門問罪

    司徒宸怎么都想都不到,最后的結果,是這樣。

    他臉上擠出一絲微笑:

    “陳丹王,這只是個誤會。”

    “誤會?你不是說,丹盟不是藏污納垢之所,絕不會包容我這個騙子嗎?”陳凡似笑非笑。

    “殿下丹術通天,乃是我丹盟所有長老,以及老師親眼見證。整個北荒,誰人不知,誰人不曉。除了您之外,誰還配得上丹王這個名號?若有人敢質疑,我丹盟第一個不答應。”

    司徒宸義正言辭,一片拳拳之心,仿佛對陳凡無比恭順般。

    “呵呵。”

    陳凡笑了笑,最終沒殺司徒宸。

    在他眼中,司徒宸就如小卒般,真正的幕后黑手,是那些高居北荒之巔的世家、宗門。

    “陳前輩,接下來我們去哪?”

    穆紅提在旁邊問道。

    “去丹盟。既然丹君大人和諸位長老,對我如此信任。怎能不登門拜訪,以表謝意呢。”陳凡露出莫名笑容,似是嘲諷。

    司徒宸臉色不由一僵,眼中閃過一絲慌亂。

    最終硬著頭皮應下。

    從鎮海郡到古藥郡,也就七八十萬里,陳凡此前從古藥郡出來時,一路行來,走走停停,花費了大半個月時間。但這次回去,就風馳電掣,很快就重歸藥城。

    而當黑色馬車,君臨藥城的時候,整個藥城都震動了。

    此時,臨江城外的一戰,早就驚動北荒。所有修士,無人不知,無人不曉。許多人都知道,陳凡一戰斬滅了六大世家嫡子,更擊敗四位長生榜天驕聯手。

    如今陳凡重回,是準備做什么?

    轟隆!

    此時,整個藥城徹底蘇醒了。一座座古老的法陣開始運轉,無數道氣息,沖天而起。就看到,五顏六色的天幕,憑空浮現在藥城上空,滔天波動,震動千里。無數座丹塔中,更射出一道道光芒,撐開天地。

    這些法陣,都傳承自數萬年前,有些,甚至是天君親手布下,威力恐怖到了極點。就算是天寶到此,都未必能轟開。足以阻攔七八位準天階的攻擊。

    “好大的陣勢,自從萬年前,風家、寧家聯手攻打丹盟以來。已經有多少年,丹盟沒有開啟護山大陣了?”

    “陳北玄好大的威風啊。”

    “沒辦法,這可是一人壓長生榜的存在,再怎么重視都不過分。”

    許多人議論紛紛。

    更多人,則眉頭微皺:

    “陳丹王此來,莫非真是興師問罪?”

    “不會吧,我們丹盟這一次,并沒有人出手圍攻啊。再怎么問罪,也應該先找到胡家、風家等頭上。”

    “未必,我聽說司徒宸曾表態,丹盟不承認丹王的,或許因為這個?”

    顏無妄、江寒等丹盟年輕一輩,同樣驚訝。他們站在高大的石塔上,仰頭望向天空。

    此時,藥城上空,萬里如洗、碧空澄清。滿城修士,如臨大敵。而敵人,其實只有一架黑色馬車罷了。一人一車,遙遙懸浮其上,鎮壓整座百里藥城。

    “一人壓一城啊,誰能想到,他不僅丹術通天,連一身修為,也恐怖如斯。”

    江寒苦笑,眼中羨慕嫉妒。

    “青木真君名震十七荒域,靠的可不僅僅是丹道,更重要的,是無人可敵的木系道法。你們對他太輕視了。”

    顏無妄搖頭。

    周圍不少人,都心有戚戚。

    陳凡出丹盟前,眾人雖然對他禮敬有加,但并不畏懼。畢竟陳凡再是丹王,地位極高。丹盟若不理他,也就那樣。

    但此時,陳凡攜著擊敗長生榜天驕的威勢,登門問罪而來,再驕傲的丹盟修士,也不敢輕視了。

    一道遁光,飛射入長空,落在了法陣之外,現出丹盟盟主徐淵的身形。他當空沖著黑色馬車微微鞠躬,面帶疑惑道:

    “丹王殿下,您這是做什么?”

    “丹盟與胡家、風家等串通一氣,陷害我家主人。你竟然問我等來是做什么?”

    黑色馬車里,無一人說話。只有坐在外面的趙絕仙冷笑。

    “胡說八道。我丹盟對陳丹王一向友善,自丹君上下對丹王殿下恭敬有加。怎會做出這種事?趙老你不要聽信謠言,破壞我們兩方關系。”

    徐淵面色一肅,嚴聲說著。

    “是不是謠言,等見了丹君自然明白。”

    趙絕仙搖頭。

    徐淵臉上,不由露出一絲為難:“這個...不瞞趙老,自從陳丹王走后,丹君大人就開始閉關,沖擊天丹師境界,他老人家一再囑托我們,決不可打擾。”

    “這么說,丹君不想見我?”

    馬車中,忽的傳來陳凡聲音。

    “絕非不想見,只是丹君大人在閉關,可能要等一段時間。”徐淵畢恭畢敬道。

    “那我進丹塔等他。”

    陳凡再道。

    “這...丹塔正封閉,進行十年一度的陣法檢修。包括整個藥城,此時都處于封鎖狀態,可能,暫時無法讓外人入內。”徐淵遲疑道。

    “哦,你的意思是,不僅丹塔,我連藥城都進不去?”

    馬車中,陳凡聲音漸冷。

    徐淵垂目,面無表情,口中吐出一字:

    “是。”

    頓時。

    天上的空氣凝固住。一股滔天殺意,從黑色馬車中狂涌而出,席卷整個天地,方圓百里,似都被這股恐怖的殺意凍結,許多修士,哪怕處于法陣防護之內,都只覺身體一僵,無不駭然。

    過了許久,殺意忽的一收,縮回馬車中。一個清冷聲音,從車內傳來:

    “既然如此,本尊就在城外等他,希望丹君別讓本尊,等待太久。”

    說完。

    黑色馬車調轉車頭,落在了藥城外的一座荒山上。

    見到這一幕,徐淵微微吐出一口氣。剛才陳凡震怒時,那殺氣幾乎把時空都凝結,徐淵首當其沖,他雖然也是北荒屈指可數的強者,但面對陳凡時,卻只覺似大象腳下的螞蟻般,抬腳就可碾碎。

    ‘此子的修為,怎么會恐怖到這種程度?辛虧我等沒把他放入城內,否則誰人可制。’

    徐淵摸了摸額頭的汗,背脊發寒,匆匆回轉藥城。

    接下來。

    陳凡就在藥城外停駐下來。

    藥城乃是整個古藥郡靈氣所忠之所,當年古藥天君建立這座仙城,不知道移來了多少條靈脈。致使這里靈韻彌補、奇花異草無數,仙禽靈獸遍地。

    雖是荒山,但論靈氣,卻不比北寒王城差多少。更是地球的十倍、百倍。

    陳凡居住下后,反而不急了,優哉游哉的引來地肺火脈,豎起丹爐,準備煉丹。他這一趟出去,收獲了十幾株天藥,再加上手中儲存,超過二十多株,這些天藥,已經足以讓陳凡,煉制一爐真正的天丹了。

    “天丹,同樣分為三六九等。”

    “如地元天丹、水元天丹等等,只是不入門的下品天丹。哪怕不是天丹師的修士,憑借一定丹道修為,也能煉制。”

    “但真正的天丹,引九天之力、四時之風、法則之能煉制而成。非元嬰不可煉、非天爐不能成、非大丹師不可造就。那等天丹,一旦出爐,仿佛神邸臨塵般,威勢絕不會比一般元嬰弱多少。若煉成一爐,足以把我的青帝長生體,徹底推入大圓滿之境。”

    陳凡眸光深遠。

    他前來北荒域,不就是為了天藥神藥而來嗎?此刻,終于到開花結果的時候了。

    “轟!”

    藥城地下,就是萬載地肺火脈,當年古藥天君,特意選此建城,為的就是后代更方便煉丹。畢竟越是極品丹藥,越需要強大的火源。

    陳凡以力,直接引動火脈,鑿開大地,噴出一道通天火柱。

    那火柱直射長天,升上三千丈高空,才漸漸衰竭。接下來,陳凡又豎起丹爐。這座丹爐,高達百丈爐壁上刻畫著無數種靈藥、飛禽走獸的形態,泛出恐怖的波動,乃是一件準天寶,赫然是丹君曾以煉丹的‘百藥寶爐。’

    “這寶爐還不錯,據說是古藥天君隨身煉丹的七大寶爐之一,雖不如那千丈天爐,但用來煉天丹,也勉強可以。”

    陳凡微微點頭。

    司徒宸在旁邊一臉賠笑,但心中卻越發怨恨。

    百藥寶爐本來是丹君的珍藏,并且已許給司徒宸,未來是他的丹爐。結果陳凡以賭斗獲勝為理由,強行奪取,丹君也沒說多少。畢竟丹盟中,不止這一件準天寶。可司徒宸每見一次,心中的怒火就燃燒一層。

    “接下來,就開始煉丹。順便等你師父出關。希望他這次閉關,別拖太久,我沒什么耐心的。”

    陳凡閉上眼,盤腿坐在寶爐前。

    熊熊地肺真火,從地底瘋狂涌出,百丈寶爐上面,逐漸綻放神輝,顯得越發璀璨。一件件天藥寶藥,被陳凡從養劍葫中取出,拋入丹爐內,他赫然真的準備煉丹了。完全無視了不遠處,滿城修士和丹盟的存在。

    ‘陳北玄,你太狂妄了。’

    司徒宸低頭,嘴角露出一絲冷笑。

    陳凡駕臨古藥郡,并且在藥城外停留的消息,迅速傳遍整個北荒。此時,因臨江一戰,被攪動起的風暴,開始爆發。許多天君世家,在短暫的震驚之后,終于反應過來。

    頓時,藥城外,山雨欲來,暗流涌動。rw

    ,歡迎訪問大家讀書院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