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927章 全部灰灰

    “嗖!”

    數百道如龍一般的靈氣長虹,憑空交匯,化作巨鼎,鎮壓蒼穹。更讓人恐懼的是,大地上面,一縷縷道紋亮起。那些道紋,都曾是古藥天君留下的法則,用以凝聚元氣,鎮壓天域的。

    但此時,這些道紋法則,同樣浮現,匯聚到鼎爐上。

    “轟隆!”

    五千丈長的巨大鼎爐,發出雷鳴一般的轟響,聲動天地,仿佛里面在煉一尊混世魔王般。

    “這是什么東西?”

    十三位太上長老,盡皆不解。

    風城子等人抬頭,就發現,整個虛空都被封鎖住。方圓百里,全部被巨大的鼎壁給籠罩。他們赫然落盡了一尊鼎爐中。

    “裝神弄鬼。我還沒聽說過,有什么法術,可以封鎖方圓百里?要知道,術法的范圍越大,則力量越分散。你這爐鼎,若只能容納幾人,說定可煉化金丹。但這么大范圍,我抬掌就可劈開。”

    胡歸命冷笑。

    許多人都點頭。

    到了先天境界,就可以一念引動方圓十里的天地元氣。金丹真君,更可掌控百里,操控天地,讓山陵崩塌,湖水枯竭,大河倒轉。

    但這種種神通,雖然威勢震天,但卻很少在同境界比斗中出現。

    掌控天地、封鎖空間這些,欺負低層次的人有用。但同境界的神體、法力、神通,都不遜色于你,憑借這么大范圍的攻擊,很難傷到。

    到了長生榜級的交手,往往都憑借幾道秘傳殺招,甚至法寶的一擊來分出勝負。

    短暫快速,同時一擊必殺!

    “是嗎?”

    陳凡淡淡一笑,并不言語。

    他雙手交織,環抱虛空,如同抱著一個巨大的圓球般。數千丈高的鼎爐,更隨著陳凡的手掌運轉,轟隆轉動,讓虛空都發出雷鳴般的轟響,似真在煉丹。

    “給我開!”

    風城子一掌拍出,無數黑色玄風,凝聚成一只高達百丈的巨掌,狠狠擊打在爐壁上面,但讓所有人驚訝的是。

    古樸大氣,繪制著無數道紋的爐壁,竟然紋絲不動。

    “怎么回事?”

    姬玄宗皺眉。

    風城子更臉上掛不住。他作為堂堂風家太上長老,長生榜級強者,連區區一個封鎖法術都打不破,怎好意思面對同伴?

    “玄風千刃指。”

    風城子抬手。

    他右掌上面,帶著一個青銅鑄造的指套。此時,一道道青色光刃,從指套中飛出,如同飛鳥一般,帶著嗖嗖的破空聲,向古樸的爐壁擊打而去。

    “是風城子的得意法寶千刃指,號稱一指千刃,可傷天君。這可是上品靈寶,被他蘊養了上千年,威力不遜色準天寶一擊。”有人認出來。

    風城子以拿手法寶的攻擊,便是姬玄宗等人,都得重視。

    但出乎所有人預料之外。

    “砰砰砰!”

    青色光刃如雨點般打在丹爐內壁上面,僅僅鑿出一個個小的坑洞,讓丹爐微微顫抖罷了。但距離打破爐壁,逃出生天,顯然還遙不可及。

    “不好!”

    這一次,十三位太上長老同時色變。

    他們不是蠢人。風城子在眾人中的修為,排不進前三,也能進前五。但他以得意法寶的全力一擊,卻連一小塊爐壁都無法撼動,更談何摧毀百里丹爐?

    “沒用的,這是天地之爐...只有天丹師才能用出的絕世天術!”

    司徒宸望著天空,失魂落魄。

    當百里丹爐匯聚的那一刻,司徒宸就臉色狂變。在場中,只有他是煉丹師。而作為一個有志沖擊天丹師境界的丹道天才來說,對天丹師最醒目的標志,怎會不認識?

    “天地之爐?”

    眾人盡皆皺眉。

    連林舞華、趙絕仙等人都不解。只有一兩個最古老的太上長老,隱約聽聞過這個名字,但一時半刻,也想不起來。

    “天丹師與煉丹宗師最大的區別,就在于天丹師能以天地靈脈為鼎爐,以日月精芒為炭火,以萬物眾生為草藥,以法則道韻為藥方。如此,才能煉成真正的天丹!”

    “天丹師之下,所煉制的天丹,僅僅是偽天丹罷了。”

    司徒宸滿臉苦笑,眼中全是絕望。

    “天地為爐,日月為炭?”

    眾長老面面相覷,這聽著玄乎,怎么像傳說中,長生天君的手段。據說天君出手,往往不需要動用任何神通法術,僅僅一念之間,就可以讓天地萬物,為其所用。

    一粒塵埃,可碎萬山。一根草木,可斬日月。

    怒而雷震,悲而化雪,一言化春風。

    執掌天地,號令眾生,所以才被尊稱為‘天君’。

    “等等,天丹師?天地之爐,這豈不是說,陳北玄已經成為天君了?這怎么可能!”胡歸命忽的叫了出來。

    眾人也齊齊一震。

    天丹師,先是天君,再是丹師,真乃是萬古以來的鐵律。

    “我不知。”

    司徒宸站在那,臉上只剩下苦笑。

    “我不信!”

    姬玄宗長身而起,現出法相,直接化作兩千丈高。他祭起太清神雷,掌中如山岳般的雷芒閃耀,轟然砸向爐壁。

    “我也不信!”

    風城子、胡歸命、商宮越等人齊齊怒吼,一同出手。

    “轟隆轟隆!”

    宛如一千枚核彈爆炸的力量,在丹爐內壁上面爆開。恐怖的沖擊波,更是把整座丹爐,震得轟隆作響。十三位太上長老全力出手之威,何等恐怖?到現在終于顯現。

    但依舊沒用。

    等沖擊波散去時,眾人瞪大眼睛望來,發現那古樸厚重,大氣蒼茫的爐壁,依舊聳立在那里。一片片道紋浮現,閃耀金光,死死的把各種各樣的轟擊,全部擋住。

    “啪嗒。”

    司徒宸直接癱倒在地。“我們死定了。”

    陳凡更是雙手如化太極般,包容萬物。一條條如龍一般的靈脈,從更遠的地方,被他以無上法力剝奪,憑空飛來,加持在丹爐上面。

    五千丈高的丹爐,顯得越發凝實,到最后,及如真的爐鼎般。上面花鳥魚獸、飛禽走卒的圖案,栩栩如生。厚重大氣的鼎壁,更浮現出一絲絲金屬鑄造的光芒,冰冷而又沉重。

    到最后。

    陳凡一跺腳。

    “轟隆!”

    地面上直接裂開一個十公里大小的洞口,從中噴射出無窮的淡綠色火焰,乃是藥城地下,儲存了不知道多少萬年的地肺真火。丹盟修士,平時根本舍不得動用。

    但此時,陳凡直接把地肺火脈打開,讓真火盡情的噴發出來,灼燒丹爐。

    天空中,一道道太陽光芒匯聚,更化作太陽真火,如斗大的火鏈般,纏繞丹爐,讓百里天爐,顯得越發璀璨熾熱,神輝閃耀。

    爐煉天丹!

    這才是真正的天丹之術。

    陳凡之前的所有作為,其實只是一種欺騙罷了。想要煉成‘長生丹’,僅憑準天寶級的百藥寶爐,怎么可能煉成?不要說十三轉,便是三十轉都沒用。

    “輸了輸了。”

    司徒宸坐在地上,失魂落魄。他望著陳凡的目光中,帶著震撼、不解、疑惑、驚駭等種種神情。司徒宸到死都想不明白。陳凡僅僅是一個金丹初期修士,怎么會搖身一變,成為天丹師?

    “這局棋,終究是我輸了啊。”

    司徒宸慘笑一聲,緩緩閉上眼睛。

    而荒山外,十三位太上長老們,依舊在瘋狂的轟擊爐壁,想要鑿出一條出路來。但根本沒用,古樸的爐壁,反而顯得越發厚重。

    當地肺真火和太陽精火落下的時候,爐內的溫度,更是以幾何速度向上攀升,到最后,幾乎融鐵化金,連石頭都被燒成熔巖了,便是真君在里面,都感覺有些承受不住。

    “殺!”

    有太上長老掉頭,轟擊向陳凡。

    既然轟不開爐壁,那斬掉陳凡這個罪魁禍首,應該就能破掉這門天術。

    可惜一道道攻擊,落在荒山百丈內,就盡數化作無形。天地之爐一成,這方圓百里的爐內,全是陳凡的領域。

    他此時立在這里,就如同一尊天君立在天域之中,掌控一切,無人可傷。

    “啊!”

    打到最后。

    風城子等人,直接祭出了準天寶。

    “黑風天珠。”

    “太一滅魔劍。”

    “妖神攝魂幡。”

    十三件準天寶,同時被祭出來。林舞華等人,只感覺到,似有十三尊魔神在緩緩的從沉睡中蘇醒般,威勢撼天動地。

    但已經遲了。

    準天寶之所以不如真正的天寶,除了威能上之外,更在于它臨戰時需要時間覺醒。而陳凡根本不給他們機會。

    “煉!”

    陳凡雙手結印,口中吐出一字,如天地轟鳴。

    無數條火龍,瞬間從天地之爐的九個竅口,同時噴出。這些是足以把金丹都煉化成水的地肺真火加太陽精火,就算是天君在此爐中,都得變色,何況幾個區區金丹修士呢?

    “啊!”

    在一聲聲慘叫求饒中,陳凡神色不動,只是有條不紊的結著法印,引動更多的地肺火焰和天地靈脈,加持丹爐。

    火龍焚天,赤焰長空!

    那一日,丹爐內的火焰,足足焚燒了三天三夜。

    當陳凡撤去天地之爐的時候,眾人只看到,方圓百里,全部化作一片熔巖湖泊,一切生命物質,盡數消失。什么山峰、什么大地、什么河流、什么太上長老...全部灰灰。

    只有陳凡一人,負手立在荒山之巔,手拖寶爐,睥睨眾生。

    我有一爐,可煉千萬敵!rw

    ,歡迎訪問大家讀書院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