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928章 威凌北荒

    “嘶!”

    虛空之中,寂靜無聲。

    藥城內外,無數圍觀的修士,無論是丹盟眾人,還是吳家姐妹等,無不瞠目結舌的望著這一切。上百里的土地,化作了一片熔巖海洋。

    在這片海洋中,一條條太陽真火甚至凝結成火焰精靈,在飛舞騰躍。離著數百里,都能感受到那鋪天蓋地而來的熱浪,以荒山為中心的大片區域,簡直成了火焰山般。

    “太恐怖了,這怎是金丹能做到的?”

    辰焰長老等人,無不雙手顫抖,眼睛瞪大。

    金丹修士再強大,也沒有這等把大地煉成火海的神通。尤其十三位太上長老,生生被煉成灰燼,若說出去,根本無人相信。但偏偏這一切,就發生在他們眼前。

    “這陳北玄,真是金丹初期?”

    連江寒,此時都發出疑問。

    哪怕陳凡修成巔峰金丹九品,但是金丹初期和后期,還隔著兩個小境界,純以法力來算,都有數倍差距。按理來說,絕非風城子等人對手。

    但此刻。

    荒山之上,只有陳凡手托丹爐,負手傲立。而風城子等人,早就消失不見。

    “北荒第一人啊。恐怕天君不出,他就是我北荒第一強者。”有人高喊出來。許多與陳凡為敵的寧家、風家、胡家修士,都如喪考妣。

    自家太上長老死了,甚至可能被煉成仙丹,偏偏他們什么都做不了。

    這時。

    許多天君世家的修士,才體會到林舞華三女初入北荒時的感受,人為刀俎我為魚肉,哪怕長刀臨頭又如何?敢怒不敢言。

    “老祖,陳丹王真贏了?”

    吳青顏此時還不信。

    至于白衣如雪,皎潔如仙的吳白素,更是心神震蕩。

    陳凡那一言號令天地,讓無數靈脈齊現的大神通,實在撼動人心。哪怕這位直指長生榜的年輕一輩天驕,都感到不可思議。

    “呵呵,連天君手段都出來了,滅幾個風城子之流的跳梁小丑,又算得了什么?”吳問鼎臉上露出一絲苦笑。

    另外兩位吳家太上長老,立在他背后,臉色凝重,一言不發。

    所有人都被陳凡移山倒海的手段,徹底鎮住了。

    ‘敕令天地,讓山河移位、星辰斗轉。這是真正的天君能耐啊。此子哪怕不是天君,也離之不遠了。’吳問鼎望著陳凡,眼眸中,光芒明滅不定。

    而藥城中,此時一片死寂。

    所有人都不知道說什么。包括丹盟盟主徐淵在內,都只能靜靜看著,想說話,但卻發自內心的震顫和無力。

    只有小丫頭喬喬,一雙小粉拳死死攥著,無比激動的看著城外。

    “陳北玄竟然真勝了?”

    紫月仙子低頭,朱唇輕啟,帶著一絲驚訝,一絲不解,一絲贊嘆。

    洛長生閉口不言,但他那張俊美如仙的面容,此時緊緊望著陳凡,如同見到一個夢寐以求的對手般。除此之外,任何人都不入他眼。

    而此時。

    陳凡并未理會外面所有人,只是手托丹爐,轉頭望向司徒宸。

    原先三百丈高的百藥寶爐,此時化作尺許大小,古樸蒼老,上面銹跡斑駁,沒有一絲氣息與神光,仿佛最普通的丹爐般。

    但司徒宸卻親眼看到,十三位太上長老,連人帶他們體內的金丹,全部被這寶爐煉化吸收,到最后,地肺真火和太陽精火,化作兩條赤焰真龍,把寶爐團團環繞在其中。

    那一刻。

    丹爐不知道經過多少轉。

    最終才呈現現在這幅模樣。

    “你之前說我必敗,甚至跪下求饒。現在呢?”

    陳凡雙目低垂,靜靜看著司徒宸。

    “陳丹王,這局...是我輸了。要殺要剮,悉聽尊便。”

    司徒宸跪倒在地上,干枯龜裂的嘴唇勉強拉扯出一絲笑容,他想笑,但此時卻比哭還難看。地肺真火焚燒了三天三夜,其他幾人都被陳凡庇護。只有司徒宸,雖然也在荒山上,但終究被各種真火波及到。他僅僅是普通金丹修士,哪怕爐內的溫度,都是他無法承受的。

    但陳凡根本未理會他。

    司徒宸的死活,在陳凡眼中,只是螞蟻一般的存在,他從頭到尾,都沒有被陳凡當做對手。但林舞華三女,和趙絕仙卻不一樣。

    她們無不用震撼崇敬的目光看向陳凡,如同望著一尊降臨于世的神靈般。

    “呼!”

    在眾人無聲的目光中,陳凡手托寶爐,飛凌到藥城上空,一言不發,只是淡淡的俯瞰這座古老城池。

    但藥城無數修士,卻覺得壓力上大。

    盡管藥城有著無數法陣庇護,更有古藥天君當年留下的無上天陣。就算天君親至,一時半會都未必能攻破藥城。但陳凡剛才展現的神通,實在太恐怖了。若他再來一個天地之爐,把方圓百里的藥城,也煉成一片熔巖海的話,到時候千萬修士,不知道能活幾人?

    “丹王殿下。”

    有丹盟長老飛出,想和陳凡商談。

    但陳凡根本不答話,只是淡淡一眼掃過去,那人就如遭雷擊,身形暴退。

    連丹盟盟主徐淵,親自出去,都擋不住陳凡的眸光。陳凡此時挾天地之力而來,哪怕一眼,也如泰山加身般,根本無法抵抗。

    到最后,丹塔最高層開啟,丹君終于走出來。

    “丹王殿下,你我之間,何必鬧成這樣?”

    丹君輕嘆。

    這位丹盟的擎天巨柱,本就兩鬢有些斑白,面容滄桑。此時,更顯得衰老,頭發都變得花白,眼眸中,更有無盡歲月流過。

    “罪不在我。”陳凡平靜說著。

    “我與丹盟雖賭斗五場勝利,卻并未對丹盟追究到底,只是取走幾株天藥罷了。更傳給丹盟不少煉丹之術。丹盟卻乘機與我的對手勾結,招來離塵等人,欲陷害我,更阻我入城。你說我待如何?”

    他說完,靜靜望著丹君。

    陳凡每吐出一字,不少丹盟人臉上,都露出羞愧之色。

    他在丹盟那半個月,天天開講壇,確實傳授了許多先進丹道。現在,很多丹盟丹師,還把陳凡當做師父、指路明燈一般看待,丹盟卻對他恩將仇報。

    “道不同,不得不為。”

    過了許久,但丹君才搖頭說出這七個字。

    “好一個不得不為。”陳凡冷笑,他眼瞳之中寒芒越來越盛,臉上更是一片漠然:“現在,你們賭錯了。這一次準備拿什么補償我?”

    隨著陳凡的話語。

    轟隆!

    一道道天地靈脈,如龍般轟鳴,從著四面八方匯聚而來,以陳凡為中心,似乎要再構建成一尊更加龐大的爐鼎般,要把整座藥城都籠罩在其中。

    見到這一幕,無數丹盟修士,同時失色。

    “陳丹王,你那天爐之術,對我藥城沒用的。這里被古藥天君當年親手布下的古老天陣庇護,便是天君到此,輕易也沒法破開,何況您并非真正天君。”

    丹君無比冷靜。

    “是嗎?”

    陳凡不置可否,但轟鳴聲越發浩瀚。

    這一次,方圓數百里的靈脈和地脈之氣,都被陳凡引動。從高空中,可以看到讓人震撼的一幕,大地上面,隆起了一條條巨大的土丘,每條土丘都足有數十里長,宛如一條條蜿蜒生長的山脈般。正從四面八方,向陳凡匯聚。

    改天換地,移山倒海!

    陳凡此時施展的,正是天君改造天域的大神通。雖然比起真正元嬰,還差許多,但已經有天君三分風采。

    “起!”

    丹君臉色一變,猛地跺腳。

    轟隆聲中,天陣開啟。一道道混沌氣流,如瀑布般狂涌而下,將整座藥城籠罩在其中。透過天陣,只能看到,星辰墜落、山河斗轉、日月玄黃,一切都被混沌籠罩,恐怖的天君氣息,從藥城中升起,將這座古老的城池,圍成鐵桶般。

    丹君更是一招手,把城外的千丈天爐,都喚到掌中,時刻準備祭出。

    面對這一切,陳凡只是冷笑。

    他體內璀璨的仙輪浩大,發出雷鳴般轟響,青帝長生功幾乎被催到極點,無窮天地之力在他背后凝聚。眾人甚至隱隱可以看到,一尊更加好大的丹爐,在憑空凝聚。當它成型的那一刻,就是把整座藥城,煉成灰灰之時。

    陳凡與丹君的對峙,持續了近半日,最終,丹君低頭了。

    丹盟終究不是一個戰斗宗門,沒法像胡家、風家等強硬到底。它只是個松散的丹藥師聯盟罷了,缺少和陳凡拼斗到底的決心。

    最后,丹君退讓,承認此次丹盟的行為錯誤,不該與其他天君世家聯手,算計陳凡。丹君親手拍死司徒宸,以示清理門戶,給陳凡一個交代。丹盟更拿出十株天藥,和一億靈石,送給陳凡,作為補償。

    要知道。

    天藥何等珍貴,整個鎮海吳家,也就才七八株罷了。算上之前的七株,丹盟已經拿出十幾株了。至于一億靈石,更是夸張,這相當于一條大型靈石礦脈的總和。放在某些地域,都足以請動元嬰天君出手了。如此大出血,便是丹盟,也無比痛心。

    但他們實在不想再和陳凡爭斗下去。陳凡的戰力太恐怖了。

    望著滿載靈石,飄然而去的陳凡。所有人臉色都不好看。吳家老八,更是輕嘆一聲:

    “今日之后,恐怕北荒,再無人可制此子了。”

    周圍人聞言,無不失色。

    陳凡與藥城外荒山之巔,火煉天地,一舉鎮殺十三位天君世家太上長老。消息傳出,整個北荒為之震怖,無數人瞠目結舌,不敢相信,便是天君世家,也寂靜無聲。

    這一日,陳凡威凌北荒!rw

    ,歡迎訪問大家讀書院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