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931章 古魔淵

    “榮耀天才丹師,是年輕一輩丹師的最高稱號。而封號宗師,更是只有最頂尖的煉丹宗師,甚至可煉準天丹乃至天丹的存在,才能獲得。整個北荒,只有丹君一人,可獲得封號,但哪怕在封號宗師中,都算弱小。”

    洛長生解釋。

    趙絕仙、林舞華等人,越聽越心驚。

    就算是紫月仙子,都未曾耳聞。縹緲天宗雖然也是天宗大教,但比起來歷神秘莫測的洛長生,以及他背后的長生天域,終究查了一籌。

    “而主持這一切的,正是‘藥神宗’。”

    洛長生最后道。

    其他幾人還懵懂無知,但紫月仙子卻一震。

    她出自縹緲天宗,對一些傳統有了解。知道在某些古老道統中,‘神’這個字不是能隨便使用的。便是頂級天宗,也不敢在自己宗門名中,加入‘神’字。這代表某種傳承,某種至高!而能以‘藥神’為宗名,這個藥神宗在古老道統中,也必然是最頂級的存在。

    “這么說,我想成丹王,還得讓這什么勞子藥神宗來承認?”

    陳凡歪頭,似笑非笑。

    “殿下想要成為真正的丹王,藥神宗這一關是必過的。”洛長生說道。

    不過據他所言,藥神宗虛無縹緲,宗門在何處、有哪些弟子、門中有什么高手,誰都不清楚。只知道每隔數百年,會有一位藥神傳人,行走天下。所到之處,便是天丹師以及無上大教,也禮敬有加。

    “據說這一代的藥神傳人,即將出世。殿下若能得到他的認可,這丹王的名號,才算徹底坐實。”

    洛長生言辭誠懇。

    可惜陳凡對這個,根本不在意。

    他就從頭到尾,沒有注重過這個‘丹王’的名頭。以陳凡北玄仙尊的地位,就算是藥神、丹圣又如何?能大的過堂堂渡劫仙尊?

    “洛兄跑到荒山野林,為的就是和我說這些?”

    陳凡眼睛半瞇,笑著問道。

    這里位于古藥郡深處,山川險峻、異獸橫行。就算金丹入內,也得小心。陳凡絕不相信,洛長生會為了幾句話,特地跑到此處。那什么藥神宗的事情,只要稍加打聽,很容易能探聽到。洛長生作為堂堂長生榜前列的天驕,必然有其他事情。

    “不瞞殿下,長生此來,確實有事。”洛長生笑容一斂,正色道:“不知道殿下聽沒聽說過‘古魔淵’?”

    “是天荒九大禁地之一的古魔淵?”

    趙絕仙驚呼。

    等陳凡目光望過來,他連忙低頭道:

    “主人,這古魔淵,傳說是上古天魔之戰留下的戰場,乃是一處超大的天然空間通道,連通天荒與古魔界,有億萬魔兵魔將。”

    “里面據說有九十九層,越往下去,遇見的對手越強。最深處,甚至有魔帥級強者存在,無比兇險,就算元嬰天君入內,也有閃失。與古魔淵相比,兩界峰只是個小通道罷了,這里才是主戰場。十大天域中的鎮魔天域,就坐落于虛魔淵上空,負責鎮壓這個絕地。”

    眾人都倒吸一口涼氣。

    古魔族的魔帥,就是人族天君。這等強悍存在,便是放眼天荒,都沒什么對手。什么長生天驕、世家長老,在這等強者眼中,真如螞蟻一般。

    “不錯。這古魔淵當年是天荒與古魔界大戰時,我族踏天神君和古魔族古魔王交戰之所。兩尊大能出手,把虛空都打裂,數萬年后,依舊留下一條深淵通道,連通兩界。”洛長生點頭。

    “每年都有無數古魔族強者,想要從古魔淵中爬出來,攻入天荒。當然,也有無數天荒修士,深入古魔淵中,斬妖除魔,磨礪自身,并且獲取寶藥密藏。當年不知道有多少兩界強者,在此處廝殺,天君都不止隕落一位。經常有人在其中得到天功乃至天寶。”

    說著這,洛長生話音一轉:

    “當然,我知道以陳丹王的修為,一般天功或天寶,已經不入殿下眼中。但古魔淵是兩尊大能交戰之所。大能留下的法則道紋,千百載不滅,我等哪怕能觀摩一二,也有助突破元嬰。更不用說,古魔淵深處,還有神藥生長....”

    “神藥?”

    這一刻,陳凡終于動容了。

    什么天功天寶之類,完全不在陳凡眼中。再強大的功法,比得上青帝長生體和十二天功圖嗎?但神藥就不同了。

    每一株神藥,都奪天地造化,為日月所鐘,具備著不同的神能。凡人服下,甚至可以一步登天,結成元嬰。

    這等存在,不要說元嬰天君,就算是大能說不定都要動心。

    陳凡所煉制的‘長生丹’,只是頂級天丹罷了。不要說神藥,連準神藥都不算。

    “是的。古魔淵中生長一株神藥,乃是世所認定的。可惜里面太過兇險,不止一次,有天君深入探尋,但都被古魔淵深處的魔帥所阻,不得不退回。”

    洛長生搖頭。

    “不過,神藥難尋,但準神藥乃至頂級天藥,在古魔淵中卻容易找到。雖然同樣在兇險絕地中。但以陳丹王的修為,想來不懼。”

    “這么說,你此來,是為了邀請我一同進入古魔淵?”陳凡瞇眼。

    “過不了多久,古魔淵就會開啟。每次古魔淵大開,都是年輕一代修士的盛宴。不知道有多少年輕修士,會深入魔淵之中,以生死之戰磨礪自己,淬煉道心。陳丹王,到了你我境界,一切外物靈藥,基本上都不起什么作用。只有在生死搏殺中,才能激發潛能,踏破最后一步,登臨天君之位。”

    洛長生無比鄭重道。

    紫月仙子等,無不眸放光芒。

    修仙之路就是逆天之行,在大家天資功法家世都差不多的情況下,為什么有人能逆世而起,登臨九天之上,俯瞰眾敵。憑的就是一顆百折不磨的道心。

    為了磨礪自己,有人劍試天下,一人一劍挑戰無數宗門。

    有人閉關苦修,一坐就是五百年。

    有人自封修為,化入凡塵,禮敬百世磨難,以紅塵洗滌道心。

    但這些手段,都太過溫和,哪如在生死之間,拼命搏殺中,激發潛能突破瓶頸呢?天荒本地的交手,終究要顧忌太多。就算那些長生榜天驕,也沒法不顧一切的一戰。

    但在古魔淵中就不同,古魔族和天荒修士,乃是無數萬年的死對頭,見面必殺。在那里,幾乎每時每刻,都游走在生死邊緣。你不想殺人,就得被殺。可以說,能從古魔淵中活著出來的人,無不是強者。更何況,那里還有上古神君留下的道紋,以及無數奇遇,確實是修煉圣地。

    “所以,我想與陳道兄結伴,一同入古魔淵中。到時候,不僅有天荒年輕的天才,對面古魔界中年輕一代的天驕,同樣會入內,尋我天荒修士做對手,磨礪自身。據說,甚至有古魔王族的嫡系。你我兩人聯手,在古魔淵中,當無對手。”

    洛長生很是誠懇。

    可是,他卻料錯了一點。

    陳凡的修煉,沒有瓶頸,也不需要生死之戰磨礪自己。他乃是渡劫仙尊轉世,這一世,僅僅是重走一遍路罷了,在修成渡劫之前,陳凡只要積攢足夠的修為和資源,自然水到渠成突破。

    ‘不過,那古魔淵中的神藥,卻是好東西。哪怕得不到神藥,弄幾株準神藥和頂級天藥也劃算。丹盟的圖譜中,確實記載好幾株無上天藥,就在古魔淵中。’

    陳凡思量。

    況且,一旦青帝長生功修煉完成后,陳凡就將開啟仙輪第三轉,古魔淵中特殊的修煉環境,正好符合陳凡接下來,想要修煉的某部功法。

    但最終,陳凡沒有答應洛長生的邀請,只是委婉表示,到時候自己可能會前往古魔淵修煉,但未必與洛長生同行。

    對這點,洛長生并不意外。

    兩人又交談幾句后,洛長生離去。臨走前,洛長生無意提及,要陳凡小心北荒的天君世家。這些天君世家雖然早以沒落,只能算二三流,但終究還隱藏一些底蘊和殺招,謹防狗急跳墻。

    陳凡笑著點頭應下。

    等洛長生走后,林舞華皺眉:“前輩,此人是什么意思?真想與前輩一同前往古魔淵嗎?我怎么感覺,他似乎不懷好意。”

    穆紅提和云依兒也點頭。

    盡管洛長生從頭到尾,都表現的非常誠懇,態度謙和,言辭切切。但三女打心底,有一種本能的排斥。

    “是敵是友,到了古魔淵中,自然見分曉。”

    陳凡聳了聳肩。

    接下來,眾人轉移地點,往古藥郡更深處又前進了三萬里,最終尋到一個人跡罕至的荒山中。陳凡盤腿坐在山峰之巔,取出百藥寶爐。

    他終于決定,要把神體修煉到大圓滿,徹底完成仙輪二轉了。

    “轟!”

    當陳凡試圖突破的時候,無窮恐怖的波動,在陳凡體內爆發開來。群山震蕩、日月沸騰,如同混沌瀑布般的氣流,從天地傾斜而下,把陳凡籠罩在其中。

    他的氣息,也開始無止盡的攀升,在眾人驚駭的目光中,一直向上,似要撐破蒼穹,踏入一個不可思議的神妙境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