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933章 戰天寶

    “是誰?”

    眾女都為之一驚。

    陳凡火煉太上,威震北荒,此時隱隱有天君之下第一人的身份。連長生榜前列的洛長生,對他都畢恭畢敬。誰敢在他渡劫的時候,對陳凡出手?

    更讓驚懼的是,陳凡的肉身,經過九次重組,距離神體大圓滿只有半步之遙。此時可謂強悍到極點,如斬龍刀之類的準天寶劈在陳凡身上,最多也就留下幾道痕跡罷了,絕不可能受這么重的傷害。

    “難道是天君出手了?”

    林舞華顫聲。

    眾人都心中一沉。整個北荒,只有一位天君,那就是王家的星河天君!他若出手,豈不代表著,這個高居北荒之巔的萬古世家,要對陳凡動手了?

    “不可能,我在北寒域時,就曾聽聞,星河天君早在數百年前就離開北荒,據說遨游星海去了。那位天君若回歸,王家早該傳來動靜。”

    趙絕仙斬釘截鐵。

    長生天君乃是何等存在,壽元萬載,鮮少有待在宗門中的。大部分要么云游天荒,要么彌地苦修,要么深入星空。尤其王星河以星斗之術聞名,大部分時間,都在天荒之外的宇宙星空中。

    “不是王星河?”

    林舞華諸女愣住。

    “這道氣息,不像天君出手,到是有點像準天寶爆發的威力,但比準天寶強得多,難道...是天寶!”趙絕仙眼睛一瞪。

    此時,雷劫中。

    陳凡受了一刀,差點被劈成兩截,但近乎大圓滿的神體有多恐怖?只見肉眼可見的傷口開始復原,無數鮮血,化作微粒匯入陳凡體內。

    幾乎彈指間,他又恢復原狀。

    陳凡抬頭,望著那柄奇形如鐮,彎如滿月的古怪長刀。它漆黑如墨,刀面無比幽深,似吞噬眾生的黑洞,眾人望一眼,都只覺靈魂似被吸引去。

    “嗚嗚。”

    來自地域的嚎哭和冥風,環繞在漆黑長刀左右,一股股壓塌諸天的波動,充塞虛空,讓方圓千里的眾生都為之顫栗。讓陳凡還以為,自己在面對一尊元嬰天君。

    “好刀。”

    陳凡開口。

    這是一柄無比強大的寶器,超越陳凡所見,甚至不遜色于昆墟界中的‘云天宮’。乃是真正的天寶,天君以畢生道果打磨出的絕世寶物。

    而此刻,這柄天刀,正掌控在一個黑衣男子手中。他約莫四十多歲,容貌慘白如紙,無一絲血色,眼瞳無比淡漠,沒有一絲一毫感情。從他身上,陳凡感受到,與風千玨、風城子相近的氣息。但此人氣息,比起風千玨強大何止數倍?

    “風家好大的膽子,竟然敢動用天寶偷襲本座。你是誰?”

    陳凡傲立在雷劫中,一道道如龍雷光將陳凡籠罩,把他肉身炸的皮開肉綻。但他絲毫不覺,反而冷冷望著那黑衣男子。

    “風子秋。”

    男子淡淡開口。

    這名字一道出,趙絕仙的臉色就變了。

    “竟然是他?”

    “據說他是風家五千年前的絕世奇才,當年曾和星河天君王星河并列為北荒兩大天驕,比肩而立,兩人從小爭斗到大,不分勝負。更一同爭奪過成道機緣。最后星河天君搶先一步,貫通法則,凝聚成嬰,從而威壓同輩,風子秋黯淡收場。但他是數千年前的古人,怎會活著?”

    趙絕仙不敢置信。

    旁邊的林舞華、穆紅提三女,更是聽了一陣窒息。

    眼前這人,若是真的,可是曾與星河天君比肩的絕世天驕啊。在年輕時期,和一位天君爭斗,平風秋色,那是什么概念?

    哪怕未來錯失一步,沒有成道,但依舊讓人震撼他的天賦。

    與風子秋相比,什么王玄龍、風城子之流,只是后輩螻蟻般,不值一提。

    “主人小心,風子秋當年就半步天君,雖然不知道他怎么活下來,但實力絕對恐怖。風子秋手中持的,就是風家鎮族天寶‘黑絕天刀’,據說以地獄冥鐵打造,被九幽深淵的寒風吹拂了千載方成,威能無比強悍,據說有遁破空間的神通。”

    趙絕仙急聲叫著。

    “王星河的手下敗將罷了。便是他本人站在我面前,本尊都不會畏懼,何況你這個區區半截入土的死人。”

    陳凡冷笑。

    眼前這人確實很強。

    與王玄龍、風城子等人不同。風子秋是真正的半步天君,已經觸摸到了元嬰天君的法則,具備一絲天君之力,手中更持著天寶,一擊之下,甚至能斬傷陳凡。把十三位太上長老拉來,都不是他對手,但陳凡依舊不懼。

    “找死!”

    風子秋目光一寒。

    他舉刀胸前,一刀劈出,竟然整個人遁入虛空之中,瞬間消失不見。

    下一刻,又出現在陳凡背后,漆黑刀芒撕裂空間,帶著無比凄厲的地獄嚎哭和黑色玄風劈向陳凡。這黑色玄風,乃是從深淵吹來的冥界之風,任何金丹沾染到一絲,瞬間就會神魂具喪,連肉身都會衰朽,便是天君都不敢硬碰。

    “刺啦。”

    這一刀太過詭異。

    陳凡只來得及錯開半邊身,抬起手臂試圖擋住。結果當場右臂被一刀斬下,恐怖的刀氣,透過陳凡的后背,直接把萬丈外的山峰都給劈碎。

    “轟!”

    陳凡握起左拳,一拳搗出。

    但風子秋早就連人帶刀消失不見。他人如其名,真像一陣風般,來無影去無蹤。然后從另一個詭異的角落出現。

    “刷刷刷。”

    幾乎彈指間。

    陳凡就連中數刀。

    盡管青帝長生體強大到極點,幾近不死之軀,哪怕手臂斷裂、被劈成兩半,也迅速復原。但卻昭示著,陳凡有史以來,第一次落入下風。

    “傳說當年風天君有另外一個身份,是天荒最頂尖的刺客之一,更刺殺過另外一位異域天君。終其一生,都無人見過他的真面目。我本以為是傳聞,沒想到竟然是真。”

    趙絕仙吶吶。

    紫嵐郡風家立足數萬年不倒,號稱天君世家,必然有自己的底蘊。眾人此刻,終于見到風家的能耐。

    “前輩小心!”

    無論林舞華,還是穆紅提,都無比擔憂叫著。

    “哐當!”

    乘著風子秋喚氣的機會,陳凡硬撐著以左肩擋了他一刀,付出半邊肩膀破碎的代價,直接從虛空中拔出斬天魔劍。

    “嗡嗡嗡。”

    烏光繚繞的狹長魔劍,發出一陣璀璨的劍鳴聲。

    陳凡一劍在手,瞬間化身絕世劍客。就與黑絕天刀,連續碰撞了數次。陳凡之所以落入下風,主要是天寶太過鋒利了,自身的肉身完全扛不住。

    而且他身陷雷劫之中,不得不分出大半的力量,去防御真形雷劫。但風子秋卻不用,他可以全力出手,攻伐陳凡。以三分對十分,陳凡自然落入下風。但有了兵器就不同。

    “當!”

    再一次碰撞。

    風子秋身形退了數步,但陳凡只是身形微晃。

    “你勝不了我的,純以修為算。你只是半步天君,具備一絲天君之力。而我的肉身,已經達到天君之身,就算是王星河來,純以來和我搏殺,都未必是我對手。”

    陳凡平靜說著。

    劍身狹長,烏光繚繞的斬天魔劍上,一條條烏龍,被陳凡法力催動,從劍身上飛射而出,把半邊長空都籠罩。滔天魔氣席卷日月。陳凡此時不像一位修仙者,反而似蓋世魔君。

    “是嗎?”

    風子秋眸光淡漠,絲毫不為所動。

    “吟!”

    漆黑天刀在他掌中,發出一聲沉重鳴叫,似其中神邸被喚醒般。

    一股無比恐怖的氣息,瞬間從黑絕天刀上升騰而起。那一刻,浩浩蕩蕩的天君之威,籠罩千里。無數群山,瞬間崩塌,黝黑的風暴從地獄吹來。就像一尊元嬰天君,駕臨此處般。無數妖獸,跪伏在地,瑟瑟發抖。

    甚至遠在兩三千里外,都有修士駭然抬頭,不知所措望來。

    “怎么回事,這是天寶?有人在古藥郡中,催動天寶了?”

    丹塔靜室中,丹君猛地睜開眼。

    天寶全力催動,威能何等恐怖?和一位天君出手,沒有多大區別,那等威勢,就算千萬里之外,修為足夠的,也能感應到。

    此刻,不僅僅是他。玄都郡、鎮海郡、連山郡...一位位天君世家的家主和老祖們,看著家族中,同樣開始震動的鎮族天寶,無不眼睛半瞇。

    “風家那位,開始動手了。”

    胡元朔開口。

    “這是最后一擊了,若連他都敗了。那此子就真正無人可制。我等只能指望王家出頭。到時候,我等在北荒的地位,會近一步被王家壓縮,最終可能連獨立都保持不住,成為王家附庸。”

    寧家家主道。

    “風叔祖加上黑絕天刀,全力蘇醒,可媲美天君的巔峰一擊,絕不會敗。”風家家主斬釘截鐵。

    此次為了暗殺陳凡。風家可謂大出血,甚至動用家族底蘊,把自封靈脈中風子秋都喚醒,更啟出天寶。若再失敗了,那意味風家的滅頂之災,即將到來。

    這一刻。

    無數道目光,從北荒各地,投向古藥郡深處。

    這里蹤跡罕至,千里無人煙,卻在爆發一場震動整個北荒的戰斗。陳凡若再勝了,整個北荒,都要在他腳下顫栗。

    “轟!”

    漆黑天刀如瀑,凌空斬下。

    驚世之戰開啟!rw

    ,歡迎訪問大家讀書院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