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936章 震動八方

    當十丈刀芒被陳凡,一拳打碎的剎那。

    整個天地,一片寂靜。

    所有觀戰者,都愣愣看著,發不出一絲聲音。

    “敗了?”

    看著萬里天鏡術屏幕中,獨立戰場之中,青衣洗舊,秀氣文弱,不傷分毫的少年。胡元朔艱難的吐出二字。

    “敗了?”

    望著一拳擊碎十丈刀芒,毫發無傷的陳凡。洛長生低頭,眼底露出一絲震動。

    “真的敗了?”

    寧家家主臉色難看。

    沒有人愿意相信。

    風子秋當年,乃是與星河天君爭道的絕世天驕,便是在長生榜上,也是排列巔峰的存在。這等絕世人物,加上絕世天寶,拼卻性命的一擊,不僅沒殺掉陳凡,似乎連一絲傷勢都沒造成。

    “怎么可能?風叔祖當年與星河天君爭道,驚采絕艷,冠絕北荒,早就踏入半步天君之境。如今又手持天刀,怎會敗給一個金丹修士?”

    有風家長老身形一晃,壓制不住心中的驚懼叫道。

    風家上下,諸多高層,臉色更是難看到了極點。

    這已經是風家最強大的底蘊了,連風子秋都敗北,誰還能贏陳凡?諸多世家家主們,心中無不想到這個,頓時一顆心如墜深淵。

    相比之下。

    在遠處觀戰的穆紅提、云依兒,則滿臉欣喜,歡呼雀躍起來。

    “陳前輩真厲害,連天刀出世,都沒有擊敗陳前輩。”

    “我就說,陳前輩無敵的。”

    連一向冰山美人的林舞華,俏臉都浮現贊嘆。只有趙絕仙,雖然笑著,但那笑容怎么都有點不情不愿的樣子,眼底更流露出一絲失望。

    “當!”

    刀芒破碎后,黑絕天刀發出一聲清脆的轟鳴,直接被打飛出去,凌空撞出上百里,生生插進地面,把一座三千丈高的山峰,都劈成兩截。它上面,血色光芒漸漸暗淡,一條條黑色風龍開始收縮,無窮威勢收斂,漸恢復普通。

    而陳凡紋絲不動,立在那,青衫飛舞,黑發披散,一派淡定從容。

    仿佛擊敗黑絕天刀,對他并非難事。

    勝負關系,一目了然!

    “長生哥,他真贏了?”

    紫月仙子到此時,還不太相信。

    天寶全力復蘇,威能何等強悍?那種霸絕八荒,力壓天地的氣勢,紫月仙子相隔上千里,都感到一陣窒息。自己上去,恐怕連一縷刀芒都擋不住。但陳凡竟然生生以肉身,一拳打破,這是何等威能?

    “天君之體,萬載不壞,風子秋若有天君修為,持此刀自然一刀斬殺,可惜他終究只是半步天君。差了一個層次。”

    洛長生輕嘆。

    他一邊說著,眼中光芒越發熾熱,望著陳凡,就像千載難遇的大敵。

    此時,陳凡勝局已定。

    沒有了人催動,天寶再強,終究只是件死物罷了。但就在陳凡邁步,想要捉向黑絕天刀時。黑絕天刀忽的亮起,發出一聲清脆的刀鳴,竟然猛地化作一道黑芒,向極遠處射去。

    “想逃?”

    陳凡冷哼一聲,一步千里,直追黑絕天刀。

    他臨走前,神念傳音給林舞華等人。趙絕仙接到后,立刻帶著三女,匆匆離去。眾多觀戰者的目光,全部匯聚在陳凡身上,也沒人在意他們。

    “天寶竟然逃了?”

    眾人驚詫。

    在大家記憶中,天寶乃是無敵的存在。除了天君出手,任何修士都擋不住天寶一擊。但如今,威震北荒的黑絕天刀,竟然主動逃跑?

    “不,是風子秋逃跑,他的神魂藏在天寶中,還可以駕馭這件兵器,可惜已經散失還手的能耐。”洛長生搖頭。

    “天寶以萬金融鑄,以天君的法則煉就,乃是一位天君的道果顯現,可謂萬劫不滅。便是陳北玄修成元嬰,都未必能擊碎天寶。何況他僅僅天君之身呢?”

    說到這,洛長生眸光望向西北。

    “恐怕,風子秋帶著天寶,逃回風家了。”

    實際上,所有觀戰者,此時都明白過來。

    眾人心中既驚駭,又震恐。

    陳凡不但生生擊敗了風子秋,更一路追殺,這是不罷手啊。

    “看那個方向,是紫嵐郡的位置。陳北玄殺向風家了。”

    “他果然睚眥必報,風家堂堂天君世家,他都要打上門去。自從數千年前,星河天君崛起后,還從無人敢觸犯天君世家的威嚴。”

    “風家要糟。”

    諸多長老們斷言。

    而此時,紫嵐郡,風家中。

    一襲黑衣,長發披散,容貌削瘦的風家家主風無荒,正背著手站在水鏡前,注視著水鏡中陳凡的身影,臉色鐵青。

    這一次,風家真是虧大了。不僅隕落了一位先祖,損失了底牌,更招惹大敵。還好黑絕天刀返回了,只要天寶不失,就不算太大損失。

    而風家上下,既驚又怒。

    天君世家高高在上數萬年,視眾人如螻蟻一般。他們早就養成俯瞰整個北荒的心態,在風家眾人心底。風家可以去欺負你,殺你,甚至屠你滿門,這都是天經地義的。但你只要敢還手,就是對風家,對天君世家的大不敬。

    這就像主人打罵奴仆,都是正常,奴仆還嘴一句,就會激怒主人。

    荒域出生的陳凡,在他們眼中,就是一個奴仆。最多強大點,但只要一日不成天君,一日就不可與他們并肩而立。

    “陳北玄好大的膽子,擊敗風叔祖后,還敢追到我們風家來?”

    “開啟鎮族大陣,召集戰陣兵團,啟出家族底蘊。我族并非只有風叔祖一人!”

    “不錯,天君世家不可辱!”

    無數風家弟子和長老叫囂。

    “族長,我們怎么做?”三長老風無傷上前一步問道。

    “陳北玄若真敢來,我等一定要讓他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天君世家底蘊。”九長老風無顏也冷哼。

    天君世家底蘊何等深厚。

    讓他們與陳凡在外交手,恐怕整個風家,無人是陳凡一合之敵。但陳凡若殺入風家祖地,那就不一樣。這個祖地,被風家經營了數萬年,布下無數密陣,殺陣,就算天君來,也步步艱難。

    “恐怕他連我族祖地在哪,都未必能找到吧。”

    有人冷笑。

    盡管風家眾人,震驚于陳凡的實力,但依舊信心滿滿。

    “風家一位先祖持天寶,暗殺陳北玄!”

    “陳北玄赤手撼天寶,大敗風子秋和黑絕天刀。”

    “陳北玄追殺去風家了。”

    當時在古藥郡深處,除了諸多天君世家外,同樣有觀戰者。當戰事一開始,他們迅速就將消息,向外面傳遞出去。

    這場戰斗,實在太大驚人了。

    幾乎可以稱之為天之戰!

    兩人打的山河崩裂,日月倒懸。古藥郡數千里大地,都被兩人交手的余波給摧毀掉。所有目睹這場戰斗的人,無不感覺,自己在看著兩尊神靈交戰。

    “太強了,那陳北玄遠遠超出金丹之外,什么長生榜天驕,什么世家老祖,在他面前,都如螻蟻般,彈指可滅。”

    “我北荒,什么時候出了這等絕世強人?就算長生榜首的君傲城、李懷仙,也不過如此吧。”

    “天寶都敗了,誰還是他對手。”

    無數人感嘆。

    而玄怒真君、三山宗掌教聽到后,更是心中驚懼。原先他們還懷著小心思,并未把方炎等禁錮,還在坐觀,看陳凡結局如何,是否會被天君世家聯手扼殺。

    現在,他們恨不得把方炎幾個關上一萬年,免得陳凡某天心血來潮,突然發現他們陽奉陰違。到時候,憑他們的實力,哪能擋陳凡一擊?

    但更多人,則心中震怖于,陳凡竟然一路追殺去了風家。

    “天君世家高高在上,俯瞰北荒已經有數萬年。除非另外一位天君出世,否則任何人都不敢挑戰他們。陳北玄有些不智了,應該見好就收。”

    “不錯。天君世家的底蘊,不止這些。”

    “未必,連天寶都敗了,這一次陳北玄說不定真能逼得風家低頭。”

    一道道目光,向著風家,向著紫嵐郡而去。

    天君世家凌駕眾生太久,大部分北荒的修士,都想看到有人去挑戰他們。陳凡此時表現的無敵戰力,讓許多人看到了希望。

    但哪怕最樂觀的人,也覺得,最多讓風家低頭認輸罷了。想要踏滅風家,那簡直癡心妄想,就算王家那位天君回來,都未必能做到。

    而丹盟眾人,則五味成雜。

    司徒長老、丹盟盟主等,都眸光閃耀,臉色復雜難明,只有小丫頭喬喬,歡呼雀躍。

    鎮海城,吳家中,更傳來一聲長嘆:

    “這小子,真成氣候了。從今往后,整個北荒,還有誰敢不把他陳北玄放在眼中?”

    聽到這句話。

    吳家姐妹,無不默然。

    而此時,陳凡正緊緊追著和黑絕天刀不放。

    黑虹橫貫長空,黑絕天刀銳利到了極點,輕易的撞碎虛空,幾乎每一個閃耀,都出現在了數百里開外,是音速的百倍,乃至千倍。

    但陳凡一腳踏出,無數道紋法則顯化,匯聚成一道青金色鑄就的光路。他腳踩光路,同樣瞬息千里,緊緊追著黑絕天刀,甚至黑絕天刀遁入空間風暴中,都擺脫不了陳凡的追蹤。

    “該死。”

    風子秋心中狂吼。

    他從沒料到,這場戰斗的結局,竟然是自己慘敗。如今不僅肉身毀滅,連神魂都遭受重創,只能龜縮在黑絕天刀中。不要說重新恢復修為,恐怕連鬼仙都未必煉成。

    “陳北玄,你壞我求道之路,此仇此恨,我一定要報。”

    他眼中恨意大增,駕馭天寶,撞破重重空間屏障,忽的眼睛一亮。黑虹速度暴漲,瞬間射入虛空中,消失不見。

    此刻,陳凡也停下腳步,淡漠望去。

    在他眼前,一座無比宏偉的大城,高高聳立。這座大城,建立在萬丈山峰之巔,宛如云端之上。只看到,一道道狂風呼嘯,兇禽飛騰,讓它顯得越發縹緲。黑絕天刀,就是消失在這座城中。

    絕風城!

    紫嵐郡風家到了。貓撲中文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