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939章 一人滅一族

    “轟!”

    隨著青光閃過,一條千丈長的黑龍發出哀嚎,然后攔腰被打成兩截,最后整個冥淵世界,徹底被璀璨

    的如水清輝充滿,再無人敢還手。

    所有觀戰者,都知道這意味著什么。

    “風家敗了。”

    王玄風開口,語氣帶著一絲苦澀。

    而他旁邊,一頭絢爛銀發,璨如星河,周身星羅密布,宛如置身神秘星空中的王玄龍,一言不發,眸

    光如鐵。

    這位王家的天之驕子,此時面色肅然到極點。雙眼閃耀璀璨銀輝,劇烈波動,視陳凡,直如此生未遇

    的生死大敵。王玄風從未在大哥身上,見過這幅神情,哪怕面對長生榜第二十一的洛長生時,王玄龍也依

    舊從容,雖不敵但心氣猶在。

    ‘上一次大哥如此表情,還是在我等拜見老祖時...’

    王玄風心中震動。

    而王家的老祖...自然是北荒唯一的元嬰,王家天君王星河!

    ‘難道大哥,真把陳北玄,視為星河老祖一級的存在?但這怎可能?’

    王玄風駭然。

    不過陳凡這一戰,確實駭人聽聞。連堂堂天君世家,都一腳踏平,偌大北荒,還有什么能阻攔他?

    便是王家家主王天辰,也不得不承認。恐怕除了星河老祖回歸,或者其他幾家聯手圍攻。否則縱橫北

    荒,也再無人是陳凡的對手。

    至于寧家、胡家、太一宗等,從上到下,無論家主長老,還是族中弟子,無不面色如土。

    風家在陳凡面前,摧枯拉朽,不堪一擊。這豈不代表,其他的天君世家,同樣擋不住陳凡嗎?論硬實

    力,其他幾家還未必比得上紫嵐風家。

    ‘該死,胡霄那小子誤我胡家!’

    胡元朔已經開始悔恨跺腳。

    胡家長老們無比面色鐵青,幾大世家中,論仇恨,胡家與陳凡關系最差,無可挽回。

    有不少心思活躍的世家,自思和陳凡關系并非生死之敵,還有回轉余地。已經開始想著,怎么在事后

    較好陳凡。

    此時,哪怕是再愚蠢的人,也能看出。

    今后北荒的格局將大變。風家隕落,但另外一個至強者,則踏著風家的尸骸,登天而上,向世人宣告

    他的存在。

    “天翻地覆,天翻地覆啊。”

    一襲白發,身材魁梧高大的吳問鼎長嘆搖頭。這位執掌一族的吳家老祖,此時身形竟然有些佝僂,似

    英雄氣短:

    “赤手撼天寶,一擊滅風家。我北荒出此等絕世人物,真不知是福是禍?”

    吳問禪等長老們,皆說不出話來。到是吳青顏等小輩,雙眸放光,歡喜雀躍。畢竟陳凡與吳家較好,

    還曾煉丹給他們家。

    只有吳曉,嬌軀顫抖,臉上現出后怕的神情。她此時又悔又怕。

    當日在古仙臺上,面對離塵等三大天驕壓迫,就是她站出來,要求吳家姐妹別庇護陳凡。

    ‘誰能想到,區區一北寒域丹師,竟然修為如此強悍。’

    吳曉心底,被無盡悔恨吞噬。

    而大部分觀戰者,則徹底被震驚的,不知該說什么。

    “高高在上的風家,竟然被人連根踏平了!”

    “那可是天君世家啊,傳承數萬載,曾出過元嬰天君的存在,俯瞰整個北荒!”

    “連天君世家都可覆滅,這北荒,還有什么,是他陳北玄不敢做的?”

    無數觀戰的修士,驚懼不語。

    風家屹立紫嵐郡萬載,自當年風天君開辟這偌大基業,數萬年以來,不知道經歷多少劫難與挑戰,但

    始終不滅。今日卻被別人攻入老巢,絕風城毀滅,連冥淵世界,似乎也守不住。而且對手,竟然只有一人

    “一人踏一族,這是真正的一人踏一族!”

    辰焰長老長嘆。

    “今日之后,北荒除了諸天君世家外,恐怕還要再多一位陳丹王了。”

    聽聞此言,司徒長老神情大變,臉色鐵青,難看至極點。

    風家小世界中。

    陳凡一拳擊出,一腳踏出,將一條黑風長龍擊碎。然后再一腳,死死踏在一尊面容枯槁,氣血衰敗的

    風家太上長老身上。這尊一萬多年前,曾經威震北荒,修成金丹八品的絕世大修士,雖然此時修為扔在。

    哪怕面對王玄龍、離塵等人,也能戰而勝之了,但在陳凡腳下,卻宛如螻蟻一般,被凌空踩成數截。

    青帝長生體大圓滿后,陳凡體魄,強悍到了極點。

    便是一尊元嬰天君,此時論身都未必比得上陳凡。何況這些氣血衰敗,只是靠著封印,才茍延殘喘

    的風家古修士呢?

    “不堪一擊。”

    陳凡輕哼。

    他周身青光,如一層層火焰般,向外面鋪展開來,最后化作一輪青色大日,懸在冥淵世界上空,照徹

    的數百里方圓,都無比透亮,連厚厚的泥土,都擋不住光芒。

    而在陳凡背后,到處是殘肢斷臂,血灑長空,如一條天路,鋪滿半片天空。

    從陳凡踏入風家小世界以來,不過半刻鐘。但這半刻鐘時間內,數十位蘇醒的風家太上長老,被他斬

    滅。幾百座布置在冥淵世界內的秘陣、殺陣,更是被陳凡盡數踩踏干凈。

    至于風家留在冥淵世界中僅存的兩支誅魔衛,剛剛組成戰陣,就被陳凡一拳擊毀。上百金丹,上萬先

    天,瞬間被震成粉碎!

    此時,偌大的風家世界,竟然只剩下寥寥幾人還存在著。

    “邪魔,你是邪魔。”

    風無荒渾身顫抖。

    這位風家家主,滿目驚懼的望著陳凡。

    他親眼看著,數十位先祖,如飛蛾撲火般,被陳凡一拳一腳,輕易擊毀。無數風家修士,慷慨激昂,

    拼死一戰,也不過陳凡彈指之事。眾多可以鎮殺長生榜天驕的陣法,陳凡更是身體一震,就如同掙脫稻草

    般,輕易掙開!風家數萬年積攢的底蘊,竟然抵不過陳凡半刻鐘所殺。

    無可匹敵。

    什么叫橫推無敵。以前風無荒不懂,但今日,他終于明白了。

    如此兇殘,不是邪魔是什么?

    “邪魔?便是元始天魔也不敢這般稱呼本座?”陳凡冷笑,輕輕一抬爪,滿臉驚恐轉身欲逃的風無荒

    ,就被陳凡直接攝入手中,凌空捏爆。所有的秘寶、法器,連同神魂身,盡數化作虛無。

    到最后,整個冥淵世家,再無一人時。

    陳凡抬頭,望向虛空:

    “風子秋,你就這樣眼睜睜看著本座,屠滅掉你整個風家?我不信你逃入這冥淵世界,借用這座天

    之力,沒有一戰之力。”

    “哼!”

    天空中,忽然傳來一聲清冷的聲音。

    就看到,一道道長達千丈的黑色長風,宛如巨龍般呼嘯,似從冥界吹來,化作無數長龍,匯聚到一起

    。最后竟然憑空凝成一個人形。

    那人四十多歲,一襲黑衣,面容慘白如紙,赫然是風子秋。

    但他此時,氣息不降反升,無盡澎湃的血氣向周圍狂涌。絲毫不像身被毀,反而比之前,更強大三

    分。黑絕天刀在他掌中,嗡嗡震動,戰意如怒濤狂涌。

    “這冥淵世界,當年乃是你先祖所留。你既然執掌天寶,必然清楚如何動用這座小世界的力量。盡管

    此地,只是方圓數百里的一處天罷了。但足夠讓你短時間內重凝身。不過這樣抽取世界本源,恐怕這

    座還可以存在數千年的小世界,最多百年就要崩塌了吧。”

    陳凡輕笑。“而且你坐看風無荒等人身死,只是為了讓他們消耗本座的戰力,哪怕贏了又如何?風家

    已滅。”

    “這不用閣下心。只要黑絕天刀還在,我還在。大不了重建一個風家。”

    風子秋面色清冷。

    “到是閣下如此大意,竟然敢追入冥淵世界,卻不知道。哪怕是王星河,成道之后,也不敢輕易踏足

    此地嗎?”

    說完。

    他探手往虛空一抓:

    “刀來!”

    轟隆!

    整個數百里冥淵世界為之顫動。無窮的黑色風暴狂涌,一道道冥風龍卷,從九幽拔地而起,沖上虛空

    。從遠處看,宛如一根根黑色天柱般。

    “嗡!”

    一道黑芒,從小世界中心,忽的激.而出,落入風子秋手中。

    風子秋此時,一刀在手,氣息無止盡的暴漲,迅速超越之前,向著一個無比宏大的層次邁進。他一呼

    一吸,一舉一動之間,似乎都牽引著整個世界,是這數百里方圓的主人。實際上,此刻,冥淵世界的力量

    ,就加持在風子秋身上。

    他一刀劈出,不僅是天寶之力,更匯聚百里天的力量。

    就像陳凡曾煉制的‘定海珠’一樣。論戰力,未必比天君遜色多少。哪怕是天君,也不愿在一個天

    中,與小世界的主人交戰。因為那其實,相當于與一個世界為敵。哪怕僅僅是方圓數百里的小世界。

    足有萬丈長的黑色刀芒,把整個天空都撕裂。

    虛空震動,世界顫栗,這座冥淵世界,此時,似乎都承受不住力量,要崩塌了般。

    “王星河做不得的事情,憑什么本座做不到?風子秋,你風家這輩子最后悔的一件事,就是招惹我陳

    北玄。”

    陳凡平靜說著。

    面對這足以匹敵天君的一刀,陳凡不僅不退,臉上竟然還掛起一道淡笑。他抬起手,手掌晶瑩白皙,

    細嫩如女子。然后只看到,陳凡輕輕握掌成拳,輕輕一拳打出。

    天翻地覆!

    公元2020年,10月27日。天荒十二萬九千六百五十三年。

    陳凡于紫嵐郡之巔,萬眾注視下,攻入風家。絕風城消失,冥淵世界崩毀,風子秋戰死,偌大風家,

    被一人踏滅。

    消息傳出,北荒震動。

    自此,天下無人不知陳北玄!

    ,歡迎訪問大家讀書院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