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940章 天下誰人不識君

    鎮海郡。

    北荒十三郡之中,此郡面積最為遼闊,到處都是動輒數萬里的湖泊大海,汪洋沼澤。一座座古城,星羅密布在鎮海郡之上。

    滄浪城羅家,號稱鎮海郡七大古老世家之一,族中雖未曾出過天君。但大真君輩出,單單族內金丹,就超過百位,先天如雨。數千年前,更曾有先祖修成上品金丹。羅家論實力,絲毫不比北寒趙家、天瀾林家稍弱,可主宰一荒域。便是放眼北荒,都是響當當的世家。

    “呼。”

    巨大的赤水玄蛇,飛過天空,可謂橫沖直撞。它身軀足有數千米長,乃是實打實金丹級兇獸。就算一些體型龐大的寶船飛舟,在這玄蛇面前,也顯得渺小,不由紛紛退讓開道路。

    “公孫小姐,從這滄浪城到古藥城,橫跨數郡,誰不知道我滄浪羅家的威名?赤水玄蛇所到之處,就算一宗宗主都退讓,便是那鎮海吳家,也得給我羅家三分薄面。”

    羅乾炎背手站在方圓數里大小的‘赤水玄蛇’之上,俯瞰腳下蕓蕓眾生。

    他哈哈大笑,志得意滿。

    作為滄浪羅家此代最拔尖的人才,羅乾炎不到百歲,就修成金丹。而且還是金丹六品,距離上品金丹也僅半步。若把北荒年輕一代排名,羅乾炎固然不如風御秋、寧海潮等頂級世家子弟,但也算第二梯隊。足以俯瞰億萬普通修士。

    立在他身旁的女子,不置可否。

    女子一襲華麗宮裝,容貌絕美俊俏,金色的腰帶束緊,勾勒出胸前驚心動魄的曲線,纖細的小蠻腰仿佛巴掌可握。論身姿相貌,便是比林舞華三女也絲毫不遜色,可謂傾世傾城。襯托的身后羅家諸多清麗侍女,無不暗淡無光,自慚形愧。

    只是女子眉宇間,總是帶著一絲傲氣。

    “我在離陽聽聞,這北荒這一代,以星斗王家的王玄龍為尊。但王玄龍也僅僅位列長生榜第九十三位,比我大兄還差十名。更不用說,在離陽,還有兩人,位于我大兄之上。”

    公孫嵐淡淡道。

    羅乾炎聞言,不由面容一澀:

    “北荒在諸多天域中,位列末席,道法衰落,自不能和鼎盛的離陽相比。”

    “論實力,恐怕除了不朽神域和十大天域外,當以離陽天域為第一。令兄公孫魁,就算比起君傲城,李懷仙只怕也不遑多讓。一域出三位長生幫天驕,可謂極盛啊。”羅乾炎感嘆。

    他可是知道,眼前這女孩,雖然只是離陽天域一大家族的旁系,但那家族,終究是貨真價實的天君世家,有元嬰坐鎮,可比肩王家,遠非他們羅家能比。

    所以羅乾炎小心應對,更想博得身邊佳人歡心。

    “呵呵。”

    公孫嵐不語,但眼中不由浮現一絲傲然。

    “大兄雖才位列長生榜第八十余名,但以他的絕艷天資,總有一日,會登頂榜首,挑戰君傲城和李懷仙的。”

    說到這,公孫嵐俊俏的小臉上,滿是崇敬之情,如同小迷妹遇見偶像,眼底再無其他。仿佛與那公孫魁相比,身旁的羅乾炎只是草芥瓦礫罷了。

    羅乾炎在旁邊笑著,臉上不由僵了僵了。

    “其實...我北荒如今年輕一代,為首者并不是王玄龍。”羅乾炎略有些猶豫道。

    “哦?不是王玄龍是誰?沒聽說北荒還有第二個登上長生榜的天驕。”公孫嵐詫異,撇向身邊男子,一雙美眸帶著絲絲懷疑。

    羅乾炎正欲開口,忽的感覺周圍一靜。

    他猛地抬頭,就看到身前的飛舟人群,如同潮水般分開。一輛黑色馬車,正腳踏虛空而來。馬車通體漆黑,有一黑衣老仆,端坐其上,看著很樸素不起眼。

    “是他?”

    羅乾炎瞳孔一縮,慌忙命令仆人,操縱身軀龐大的赤水玄蛇讓到一旁。

    那馬車如帝王出行般,視漫天修士于無物,自顧自而行。而羅家眾人,大氣都不敢出一個,羅乾炎更束手立在玄蛇上,對著馬車恭敬鞠躬,一直等到馬車離開,才剛抬頭。

    “那車莫非是星斗王家家主出行?”

    公孫嵐明顯感覺到氣氛不對,等馬車消失后,奇怪開口。整個北荒,能讓羅乾炎畏懼成這樣的,公孫嵐也僅能想到王家了。

    她說著時,眼中還帶著一絲居高臨下。

    公孫嵐雖然只是公孫家旁系,但離陽公孫家論實力,更在王家之上。公孫家以陣法橫行天下,數萬年間,曾出過三位天君。所以他她對這個北荒高高在上的王家,并不懼怕。尤其堂堂天君世家家主出行,卻如此樸素低調,讓公孫嵐很是不解。她們公孫家家主,哪次出游,不是六龍開道,數千上萬修士隨行?

    “比王家家主更可怕。”

    羅乾炎緩緩起身。

    “嗯?”

    公孫嵐皺眉。

    “你剛才不是問我,北荒年輕一代還有誰在王玄龍之上嗎?”羅乾炎嘴角綻放一絲苦笑。“我的答案,就是馬車中那人。”

    “陳北玄!”

    “陳北玄?”

    公孫嵐一愣,似有些疑惑。

    但下一刻,她俏臉上,猛地現出一絲驚駭:

    “你說的,莫非就是那個一人踏滅紫嵐風家,赤手撼天寶的丹王陳北玄?”

    在得到羅乾炎點頭后,這位驕傲如龍的公孫家大小姐,也不由倒吸一口涼氣。望著遠處馬車身影,眼底駭然忌憚皆現。

    雖然紫嵐風家不能與離陽公孫家相提并論,但她公孫嵐和陳凡一比,更如螢火對比皓月。就算她那位一代天驕的大兄公孫魁,在陳凡面前,都有些黯淡失色。

    “世間怎會有如此絕艷天才,大兄真能比的上他?”

    此時,連公孫嵐也不敢確信。

    而羅乾炎心中則在疑惑,馬車所去方向,明明是鎮海吳家的位置。

    ‘難道,陳丹王在踏滅風家后,準備對吳家下手了?’

    念到此,羅乾炎不由駭然。

    而此時,黑色馬車中。

    陳發一襲青衣,儒雅秀氣的盤膝而坐,身上一絲一毫修仙者的氣息都沒有,宛如凡夫俗子。只有膝前橫放這一柄通體漆黑,彎如滿月的奇形長刀。

    那柄長刀,不時跳動,似想掙脫束縛破空飛去。但陳凡每一指點下,都會有一道青色光芒,如龍如符,灌注進長刀中,讓它漸漸平穩。

    “陳前輩,您是要去找吳家算賬嗎?”

    穆紅提有些猶豫說道。

    林舞華也秀眉微皺。

    她們對吳家的感官并不算差。雖然在古仙臺上,吳家有些人想要出賣陳凡,吳白素更在關鍵時刻退縮。但吳青顏一直對她們關照有加。

    “我和吳家,無仇,但也無恩。此行僅僅見一故人,還一份人情,然后辭行罷了。”

    陳凡搖頭。

    在說著的時候,威震北荒的黑絕天刀,依舊在他膝前劇烈跳動。引得三女不時驚懼望來。紫嵐郡那一戰,她們雖未輕言目睹,但也聽聞了。

    陳凡的戰力,可謂舉世無雙,肉身幾近無敵。風家被一舉踏平,冥淵世界被橫掃,連最后的風子秋都當場戰死。黑絕天刀自然落入陳凡手中。

    雖然當時,胡家、寧家、太一宗等出面,想要討回黑絕天刀。

    但被陳凡彈指連殺數位太上長老后,再無一宗一族,敢開此言。在王家天君不出面的現在,陳凡如今威及八方,橫壓北荒。

    “陳前輩是去找青顏姐姐的?”

    云依兒快語。

    林舞華和穆紅提正要開口的時候,就見外面一聲蒼老的聲音,遙遙傳來:

    “吳家吳問鼎,挾吳家上下,拜見陳丹王!”

    上一次陳凡來的時候,雖然名滿北荒,但吳家并未太過鄭重。但這一次,吳家老祖吳問鼎,帶著吳家所有高層,遠出千里迎接陳凡。吳家七支鎮海戰陣,更是傾巢而出。

    數十萬修士,數百位金丹,列于天空兩旁,無窮無盡,但這些人,望著黑色馬車,具都齊齊躬身,恭敬到極點。

    坐在馬車中的林舞華三女不由一個恍惚。什么叫威勢滔天,這就是真正的威勢。

    車馬還未至,堂堂天君世家,就遠出千里之外迎接。吳問鼎天君世家老祖的身份,尚且恭敬以待。許多尾隨著黑色馬車,見到這一幕的羅乾炎、公孫嵐等人,更是倒吸一口涼氣。

    “吳道友不用客氣,我此來,僅僅是見一見吳青顏罷了。”

    陳凡身形未動,淡淡的聲音從馬車中傳出。

    “見青顏?”

    吳家上下驚訝。

    陳凡踏滅紫嵐風家后,如今已經是整個北荒,最頂尖的大人物。一舉一動,都引動北荒所有修士的矚目。除了王家外,就算其他天君世家,在他面前都挺不直腰板。所以陳凡一路向鎮海郡行來,吳家早就驚惶到了極點。

    吳曉她們都在懷疑,陳凡是不是要清算她們背叛。

    便是吳白素,也有些擔憂。害怕陳凡挾滔天威勢而來,逼吳家臣服。吳問鼎等人,雖然想和陳凡交好,結交一位年輕俊杰。但此時的陳凡,哪還是年輕俊杰?雖不為天君,但勝似天君!如此一位絕世強者登門,而且敵我不明,他們怎能不懼?

    吳問鼎表面雖然恭敬,但他手中托著的玄水黑鼎,散發出的隱晦波動,絲毫不比黑絕天刀稍弱,赫然是吳家鎮族天寶。

    可誰都沒想到,陳凡竟然是來找吳青顏的。

    “殿下,您來找我?”

    在吳問鼎的示意下,穿著白色丹袍,清雅秀麗的吳青顏有些遲疑的站出來。

    她腦海中,忽的響起陳凡的聲音。

    “我要離開北荒了,此來向你辭行。”

    “丹盟中斗丹之前,你將司徒宸的丹術盡數告知我,這份恩情,陳某一直記著。我傳你《玉清丹書》一卷,勤加修持,可登天丹師之位。”

    “代我照顧好喬喬。”

    三句話之后。

    等吳青顏回過神來,黑色馬車已經飄然遠去。她腦海里,只剩下一卷清光繚繞的丹經,證實這之前的話真實。

    “真是奇怪的人啊?”

    吳白素在她旁邊,眨巴著大眼睛,咕噥道。

    天荒歷,十二萬九千五百六十三年。

    陳凡入北荒三月,又出北荒。入北荒時,默默無聞,區區一丹師。出北荒時,名動天下,舉世皆知!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