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什麼?”

    眾人先是一靜,然後聲浪甚至把數百上千座清河樓,都給掀翻掉。無數人不敢相信,紛紛質疑。洪陽老祖乃是輪回宗最著名元嬰,成道一萬三千載,怎會被陳凡所殺?

    況且。

    萬古以來,未曾听說,能有金丹斬元嬰者。這打破天荒所有修士一直以來的認知。

    “不可能,元嬰老祖高高在上,乃是不敗存在。就算是長生榜天驕,也能一指碾死。陳北玄區區一個先天,最多金丹,怎是洪陽老祖對手?”

    “不錯。就算持天寶在手,也不可能。”

    “我不信。”

    無數人搖頭。

    更有年老修士,憤然怒喝,質疑消息準確性。有些人稱,清河樓是不是想搞個大新聞,弄噱頭出來,蒙騙天下英雄。

    諸位清河樓主管也焦頭爛額。

    他們同樣不敢相信,但手中信息,卻是從總樓傳來,千真萬確。

    但緊接著,第二份、第三份、第四份確認消息,接二連三傳來。甚至有天宗弟子,接到自家宗門萬里傳書,乃是宗門中同樣有超遠距離傳音陣。

    當這一切都確認時。

    所有人都沉寂下來。

    金丹斬元嬰啊!

    萬古以來,天荒有人做到過嗎?

    “好像,當年踏天神君年幼時,曾以金丹巔峰修為,戰過一位元嬰老祖,不分勝負。”有垂垂老矣的修士,遲疑說著。

    他這話,讓大家更是心寒。

    以踏天神君的威能,也只能平分秋色。而根據消息所言,陳凡可是三四刀,就斬殺了洪陽老祖,嚇得輪回宗另外兩位元嬰,根本不敢現身。一是平手,一是虐殺,這其中的差距,不可以道理計數。

    “難道說,這陳北玄,比當年的踏天神君年輕時更強,更有天資?”

    有人吶吶。

    鎮魔宗、鬼冥宗、赤炎天域的人听著,如喪考批。

    如果陳凡天資更勝踏天神君,是不是說,陳凡未來也有成就化神大能,威壓一個星域的時候?甚至不需要化神,等陳凡登臨元嬰之位時,這諾大天荒,有誰能能與之相抗衡?

    想到這,就算是鎮魔天宗的宗主,也留下冷汗來。鬼冥宗諸長老,更是徹底呆了。他們宗中,可就只有一位元嬰老祖,不夠陳凡砍得。

    更有許多天君世家和宗門,立刻傳下禁令,決不允許門中弟子再去招惹陳凡。

    從此,天宗弟子見了陳凡,無不逃避三千里,如遇瘟神。

    ...

    鎮魔宗。

    主峰大殿內,三個老者盤腿而坐。

    他們各個氣息內斂,宛如蟄龍冬眠般,但體內隱藏一顆小太陽,雖是可爆炸開來,轟碎天地,赫然都是元嬰修為的天君。

    左側灰袍老者緩緩道︰

    “金丹斬元嬰,可有可能性?莫非他是帝神山這一代神子?”

    “神子也做不到。天君與金丹,乃是天壤之別,涉及到法則的差距,絕對無法跨越。更有可能,他已修成元嬰。”

    右側的老嫗,沙啞說著。

    “不管如何,他能斬洪陽,就能斬我等。若消息屬實,立刻派人給陳北玄賠禮道歉,這等絕世人物,我鎮魔宗也不能輕易招惹。否則一不小心,萬載基業具廢。”坐在主位的白發老者,最終緩緩開口。

    不僅鎮魔宗。

    離陽公孫家、天璇院、鬼冥宗...

    所有曾得罪陳凡的宗門,連其中元嬰都被驚動,接到消息後,迅速做出決斷,要派出宗中長老,攜帶重禮,向陳凡道歉。

    鬼冥宗老祖大罵,稱付宗主那混蛋,簡直是要治鬼冥宗于死地。已經召開長老會,直接罷免付一波的宗主之位。

    鎮海吳家,吳問鼎等人更是呆若木雞。

    之前所有嘲笑吳青顏的人,此時無不瑟瑟發抖。

    等反應過來,諸人目光瞬間全部投向吳青顏,大家都知道,吳青顏曾維護陳凡,得陳凡賜予一卷天書。

    “青顏,陳丹王...不,陳天君刀斬元嬰,威壓天荒。我吳家也到要派人去道賀。你去了後,一定要替我吳家,在陳天君面前,多美言幾句。”

    吳問鼎搓手過來,唯唯諾諾說著。

    吳青顏抬頭,看著這位原先威嚴深重,在她眼中深不可測,高高在上的老祖,不由眼前一個恍惚。原來,老祖也只是個普通人,會在更強者面前卑躬屈膝。

    一時間。

    各大天域。

    有震驚者、有不幸者、有驚恐者、有悲懼者、有不敢置信者。

    但陳凡的大名,真正響徹天荒,便是最偏遠的原始魔宗,也不得不對這位劍斬元嬰的絕世大強者,報以珍重對待的目光。

    從此天荒,再多一位至高強者。

    陳北玄!

    只有古老的北海藥神谷,和帝神山接到消息時,宗中有人怒哼。

    ...

    而陳凡,一刀斬殺洪陽老祖後,先是一招手,將欲逃跑的紫金錘收入手中,凌空化符,灌注滔天法力進其中,壓制這件天寶。

    一邊持刀望向輪回後山︰

    “不出手嗎?”

    輪回後山,一片想和寧靜,鶴舞雲飛,沒有任何聲音回答。

    陳凡等了許久,神念感覺到那兩個元嬰,如萬年王八般龜縮,死活不願出頭的樣子,才收刀轉身,一步步腳踏天地而下。

    當他目光掃過時。

    無論是地位尊崇的一宗尊主,還是修為三千年之上的長老,又或者絕代天驕君傲城等人,無不低頭瞬眉,口稱︰

    “陳天君!”

    是的。

    陳凡不是元嬰。

    但那又怎樣?眾人敬的是元嬰的力量,陳凡能刀斬元嬰,他就是天君。是站在天荒最頂點,俯瞰芸芸眾生,一人能掃平一個天域的大強者。而這樣的強者,偌大天荒百域,也僅僅數十位罷了。

    甚至許多人,如林山等,拜下時,渾身都在顫抖。

    花弄影等人拜下時,甚至一陣恍惚。

    今日之前,陳凡僅僅是一個先天小修士,便是林蕭武山等人,都敢不把他放在眼中。但今日之後,陳凡搖身一變,成為天荒最年輕的天君,刀斬元嬰,腳踏神子,這是何等霸道?

    “ 。”

    陳凡一彈指。

    嗖嗖數道無形勁氣,就臨空飛出,如無影無蹤的天刀般,猛地將面容驚駭的武山、林蕭、張東山、李丹妮等人盡數斬殺當場。

    噗嗤。

    只見淡金色神血瞬間流滿大地,這幾個人,連人帶法寶,被斬成兩截。

    所有見到這一幕的人,無不戰戰兢兢,鬼冥宗宗主,更嚇得當場跪下,連連叩頭,求陳凡饒命。

    “我殺他們,是因為他們與我有仇,暗中陷害于我。你們可服氣?”

    陳凡掃視全場,平靜道。

    “我等心服口服。他們這些小輩,膽敢得罪天君,罪不可恕。”包括大長老林山在內,所有人都義正言辭說著。

    甚至最寵愛的後代林蕭死在腳邊,林山臉色都未動一下,依舊恭敬謙卑。

    對他而言,後代千千萬萬,沒了還可以再生,但自家生命就一條。連虛皇、靜海兩位老祖,都不敢出來報仇,他區區一個金丹,哪敢對抗陳凡。

    “好。”

    陳凡點頭。

    他看向林山,道︰“輪回宗恩將仇報,我今日斬你一元嬰天君,從此你我恩怨一筆勾銷。若再有觸犯,我當滅你滿門。”

    “是。”

    林山恭敬肅穆答道。

    陳凡轉頭又對鬼冥宗宗主道︰“鬼冥宗屢次犯我,限十日之內,賠償本座三株上品天藥加三億靈石,否則我當親登鬼冥宗,試試你家天君法高,還是本座刀快。”

    鬼冥宗宗主當場臉就去苦了。

    三億靈石還好說,但上品天藥太難得了。鬼冥宗普通天藥都沒幾株,何況上品呢。但面對陳凡銳利目光,付宗主權衡利弊,最終痛苦點頭︰

    “我宗必在十天內奉上。”

    接下來,陳凡又勒索了天璇院、赤炎天域、鎮魔宗一番。

    才施施然的,帶著小蠻,以及趙絕仙林舞華等人,離開輪回天宗。他來的時候,只有小蠻一人相迎。當陳凡走時。

    以輪回峰大長老為首,十六宗長老宗主,率領數萬弟子,恭敬拜倒在地,送出三十里外。等陳凡身形飛遁不見,才敢抬起身來。

    “真是一代天驕啊。”

    有年老修士,滿眼追憶落寞道。

    其他年輕一輩,對陳凡的絕世風采,更是傾慕佩服到了極點。刀斬元嬰,一人壓一宗,這是何等風采?

    月瓏長老站在那,望著陳凡背影,響起陳凡登紫月峰時,對她口稱必定帶走小蠻,自己還以為他大言不慚。誰想,今日陳凡已刀斬元嬰,而自己距離天君,還遙遙無期。

    “不如後輩啊。”

    她苦澀一笑,搖了搖頭,身形忽的變得佝僂,有些美人遲暮的感覺。

    ...

    七日之後,最新一屆長生榜公布。

    陳凡取代李懷仙,登頂長生榜第一。而長生榜編者,給出的理由時︰

    “出身北荒下族華族,年不滿五百,就刀斬元嬰,躋身天荒最巔峰強者行列。放眼天荒,年輕一代第一人!”

    據說。

    當華族接到這消息時。

    全族狂歡,所有華族人,包括大長老在內,盡數痛飲三天三夜。而周圍其他種族,包括諸多荒域乃至各大天域,盡數來賀。

    華族一躍成為天荒頂級大族。

    而造成這一切的。

    僅僅只是陳凡一人罷了!

    PS︰第四更奉上。再次感謝子天盟主^_^
最近更新小說